正文 第五十二章 【知己?!】(七千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弥赛亚走进自己的帐篷,黑暗之中,便有一双温柔的臂膀从身后纠缠了上来,轻轻勾住了她的脖子。

    “微微。”轻柔的声音,含着热气喷在耳朵上,有些痒痒的。

    弥赛亚叹了口气,反手将身后的蓝蓝拉了过来,轻轻搂住她的腰,低声道:“在等我?”

    “嗯。”

    虽然帐篷里漆黑一片,但是实力超凡的弥赛亚依然看清了蓝蓝脸上复杂的表情,她看出了蓝蓝的眼神里有一丝淡淡的忧虑,心中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对方的心思,低声道:“你……在担心那个家伙?”

    “我……终究是对不起他。”蓝蓝眼睛有些泛红,然后用力咬了咬嘴唇:“也对不起你。”

    弥赛亚沉默了会儿,抱着蓝蓝的手轻轻的松开,就在黑暗之中,看着对方的眼睛,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你这么折磨自己,是何必呢?说起来,是我对不起你才是。当年若不是我屈服的话,你也不会……”

    蓝蓝勉强笑了笑,摇头:“当年的事情便不用再说了。你,今晚又去找他……”

    “嗯,不过是随便聊了聊。”弥赛亚缓缓坐了下来,垂头想了会儿,道:“之前你认识他的时候,可曾听他说起过自己的故国?”

    “没有。”蓝蓝摇头:“我一直以为他是罗兰人。”

    “我记得你说,你刚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穿了一件有我郁金香家族族徽的盔甲?”弥赛亚眼睛一亮。

    “那不过是一件低劣的货色,普通刀剑一捅就破。”蓝蓝摇头道:“想来也是他不小心买的劣质货色吧。”

    弥赛亚“嗯”了一声,却不做评价。

    “你昨天给了他一个魔力测试水晶球,他……到底有没有魔法潜力?”

    弥赛亚侧过头看了蓝蓝一眼,嘴角扯了扯:“你倒是很关心他。”

    “……”蓝蓝抿嘴,身子一颤。

    “好了。”弥赛亚心中一软,柔声道:“是我说错了,你别放在心上。”

    她伸出手去,轻轻拉住了蓝蓝的手掌,低声道:“他倒是告诉我说没测出什么结果,我看他的模样似乎不像是撒谎……可为什么我心里总觉得这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这个家伙看上去普普通通,浑然没有半点出色之处,可偏偏有些时候,却叫我都有种看不透他的感觉。他……之前说了一番笑话,倒是够荒唐,不过……”

    “不过什么?”

    弥赛亚皱了皱眉,摇头道:“没什么。”

    她忽然一抖手指,指尖的魔法戒指闪过一丝光芒,她手掌里就出现了一柄短剑。

    借着戒指上的那一点昏昏的光芒,这剑锋却寒光闪烁,显得不凡。

    弥赛亚凝视着手里的短剑,另外一只手松开了蓝蓝的手掌,指尖在剑锋上轻轻摩挲,低声道:“这剑是格颜从他手里买来的,这钢纹和淬火的痕迹,我却是从来不曾见过!这等好剑,纵然是我家的工坊里那些矮人工匠都做不出来。”

    她的眼神渐渐的露出一丝锋芒来,低声道:“若这把剑是从他的故国带来的话,那么他的故国的冶金锻造技艺,实在是高出我罗兰大陆太多!这样的事情,我心中只是想上一想,就如芒在背!若是他说话不假,他那个故国有如此强的技艺,又如他说的那般强盛……海外有这样的强国,他达令能渡海而来,那么他的故国自然也能做到这一点……”

    弥赛亚深深吸了口气:“海外还有如此强国,非敌非友,叫我如何放心?”

    蓝蓝看着弥赛亚的眼睛,幽幽一叹,缓缓道:“他不是说了么,那海外故国远在万里,海路不同,他也是在茫茫大海上飘了上月,又经历了海难,无意之中才来到罗兰。”

    “但愿如此。”弥赛亚笑了笑,她轻轻一弹剑锋,嗡的一声,剑锋上顿时发出了一阵颤鸣,弥赛亚眯着眼睛,仔细的感受着这柄剑上材质的冰冷,然后忽然手腕一转,将短剑收进了戒指里。她看了看弥赛亚:“这样的剑,他送了你一把是么?”

    蓝蓝心中一紧,迟疑了一下,道:“不错。”然后她道:“他送我之物,我没有拿出来个你看,你这是在怪我么?”

    “哎。”弥赛亚苦笑道:“我怎么会这么小心眼,我只是想说……这剑的价值……他对你倒是真的很好。”

    “再好又如何。”蓝蓝摇头:“我对他不起,寒了他的心。况且……我原本也没有……”

    弥赛亚又沉默了会儿,忽然道:“对了,他让你拜的那个神像,我记得你包袱里有一幅吧?”

    蓝蓝一愣,看了看弥赛亚,果然转过身去,从自己的包袱里找出了一幅卷起来的关羽的神像来。

    弥赛亚接过这幅卷起来的神像,缓缓展开。

    这个女人的确聪明非凡,只是手指捏着神像的纸张,仔细的捏了捏,又轻轻折了折,感受了一下纸张的材质,就低声道:“这纸张也有古怪,这等纸张的厚度和韧度,便不是一般工坊能做的出来的。”

    随即,弥赛亚缓缓将这张关羽的神像展开。

    她手指上的戒指发出了照亮的光芒。

    在这光芒之下,画卷上的关公神像便纤毫毕露。

    气势非凡的武将造型,头戴绿巾,面如重枣,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一身金甲,气势磅礴,手里更扶着一柄雕了东方盘龙的长刀!在神像的四周,更是画下了缭绕的云雾。

    正上方几个中文汉字:关帝圣君!

    “关帝圣君。”弥赛亚缓缓的用字正腔圆的中文念出了这四个字来,然后忽然想起来今晚那个达令和自己说的那些关二哥的故事。

    什么千里送嫂,过五关斩六将之类的……

    弥赛亚忽然一阵好笑,轻轻叹了口气:“好个滑头狡诈的小子,以为我当真不知道这关羽是谁么?我先祖就曾经写下过这三国的故事,小时候父亲还和我讲过三英战吕布呢!这家伙,十足滑头!”

    嗯,不过那句“好萌”,父亲却从来不曾和自己说过呢。不知道是真是假,回去之后倒要翻翻先祖笔记看看有没有这段。

    ……

    陈道临哪里知道自己的关二哥的传奇故事早就被人家识破,弥赛亚回去之后,他正要休息,身边巴罗莎就已经靠了过来。

    “达令。”精灵女孩好奇的望着陈道临。

    “嗯?”

    “你……”巴罗莎犹豫一下,低声道:“你和她说的话,是真的么?”

    “什么?二哥教么?”

    巴罗莎笑了,她虽然天真,但是却幸好深知陈道临的性子,抿嘴摇头道:“我虽然不清楚,但是这件事情,多半是你在戏耍她的。”

    “咦?你怎么知道?”

    巴罗莎看着陈道临的眼睛,自己脸上却是一红:“你这人……最不正经,每次你骗人胡说八道的时候,都有一个习惯,就是眼睛会不由自主的往下看。”

    陈道临脸色一僵,苦笑道:“这你都能看穿?看来今后我是没法骗你了。”

    巴罗莎温柔一笑,然后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你……和她说的,到底似乎是真是假?那个魔法天赋水晶球的测试……”

    “你说呢?”陈道临嘿嘿笑了笑。

    “我说,你一定是在骗人。”巴罗莎皱眉道:“那天晚上你分明没有睡着,你必定是看到了什么。”

    精灵女孩想了想:“可是,你说看到的什么大海,火山海啸,我也是不信的……你若是有那等本事,哪里还会被人追杀的像条小狗一样。”说着,轻轻白了陈道临一眼:“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陈道临耸耸肩膀:“你真想知道?”

    “想知道啊。”巴罗莎满脸好奇。

    陈道临笑的有些古怪,把脸凑了过去:“巴罗莎,你亲我一下,我便告诉你,怎么样?”

    巴罗莎面色绯红,看着陈道临凑过来的脸颊,精灵却忽然眼睛一闭,凑了过去,飞快的在陈道临的脸颊上轻轻一琢,随即缩了回去。

    陈道临只觉得自己脸上一痒,看着精灵女孩满脸红晕,那可人的小模样,不由得心中发热,就想再凑过去。

    巴罗莎却毕竟面嫩,低呼了一声,往后退开,低声道:“你……你可别……”

    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他知道这精灵女孩虽然心中喜爱自己,但是精灵天性保守,自己想要一亲芳泽,只怕要有点耐心才行。

    “你……亲也亲过了,你快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陈道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低声笑道:“我看见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抬起手来,在地面上轻轻的划了一个图案来。

    巴罗莎看的目瞪口呆,目光茫然:“咦……这,这是什么?”

    陈道临已经飞快的一手抹去了这图案,淡淡一笑:“这是你自己看不明白,却不能怪我没告诉你哦。”

    ……

    …………

    翌日队伍启程,陈道临依然和巴罗莎两人遥遥跟随在后。

    有这郁金香家的队伍在前面开路,这一路走的就极为顺畅。

    郁金香家的商队常年在这冰封森林之中行走,路途极熟,一路往南而行。就不知不觉的走了十多日,早已经远离了大圆湖。

    随着越往南走,原本茂密的树林就变得开阔起来,树林也变得渐渐稀疏,甚至偶尔还会走过一片开阔地带。

    这些日子,晚上休息的时候,弥赛亚隔三差五都会来到陈道临的火堆旁和他闲谈。

    两人聊的话题渐渐驳杂起来,海阔天空天文地理,这弥赛亚果然不愧是郁金香家的嫡传继承人,显然是家学渊源,从小便接受的各种精英教育。无论是天文地理政略宗教,各种话题信手拈来,所学极为渊博。

    至于陈道临,好歹也算是一个正经大学毕业出来的,曾经学习成绩倒也不差,而似他这种宅男,平时宅在家里都是喜欢在网络上看了一肚子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知识,说起肚子里的杂货,倒未必就少于这位郁金香家的小公爵

    每每两人一聊,便能聊到后半夜,甚至偶尔谈论起某一个话题,还会发生争执。

    弥赛亚和陈道临说罗兰帝国的开国历史,说起开国阿拉贡大帝如何气吞山河,建造出大陆第一雄城帝都。陈道临便和她讲秦始皇一统天下,横扫六国。造阿房宫修长城。

    弥赛亚和陈道临讲罗兰帝国的光明神殿教会当年如何鼎盛,如何压制皇权,教宗一纸令下,便能让帝国皇帝都为之屈服。陈道临便和弥赛亚说欧洲的中世纪的黑暗时代,教皇可以随意罢黜国王等等。

    弥赛亚和陈道临说起罗兰帝国数百年之前曾经经历过一次衰落,帝国险些崩,幸而有一代名将罗林伯爵为帝国擎天之柱,率军横扫天下,扫平天下叛军一统河山。

    陈道临便和弥赛亚说起中国古代的岳武穆中兴大宋北伐中原直捣黄龙,最后含冤而死留名青史。

    弥赛亚:我罗兰帝国古有一位大学者名满天下,所教的学生之中出了三位宰相两位总督一位大将军。”

    陈道临:算毛!我故国有孔夫子昔年带几百个弟子周游列国,后世几千年读书人都是他的门徒,不是出了几个宰相的问题,而是应该问问有几个宰相不是他的弟子?

    弥赛亚:我罗兰帝国有史书留名的大诗人大文豪,吟游诗人留下璀璨篇章,史诗经典传承千年!

    陈道临:算毛!岂不闻诗经雅颂乐府篇章,我不说诗圣诗仙,一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就把你罗兰的诗人都爆出翔去。

    弥赛亚:我罗兰有大歌唱家,歌唱咏叹之调华章唯美,歌颂太阳歌颂月光。

    陈道临:算毛!我故国有无数各种乐风,要高贵有高贵要冷艳有冷艳要国风有国风,大风吹大风吹冰激凌流泪!

    两人这么一路下来,居然是越说越投机。

    更让弥赛亚吃惊的是,这个看似平庸的陈道临,居然肚子里颇有墨水,胸有丘壑!无论自己和他说什么天文地理政略哲学,对方都是有说有答,虽然大家时常见解不同,但是弥赛亚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哪怕是说出一些让自己吃惊的奇妙异论,可仔细想来,却仿佛也隐隐的有些古怪的道理。

    只单纯说对方的学识而言,却是自己生平罕见的博学之人!

    这么一连十多日下来,弥赛亚自己都不曾发觉,自己每日和陈道临聊天的时间,却是越来越长,有的时候,甚至不知不觉便说到天亮!

    她心中,更是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古怪的感受来。

    这个看似平庸,时而有些小狡猾的家伙,居然是自己有生以来遇到过的聊的最投机,也最畅快的对象!自己生平认识的人,不论是敌是友,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有如此博学的程度,陪着自己聊这么多海阔天空的杂学。

    这人……

    这人……

    这人,居然堪称自己生平仅见的知己!!

    这个感受,让弥赛亚自己都吓了一跳。

    知己?!

    这个词儿把弥赛亚自己都给吓坏了。

    她生在帝国第一豪门世家郁金香家族,从小便是以家族未来继承人的身份被着力培养,虽然家教极好,并无半分纨绔味道,平日为人也是谦和有礼。但实际上,弥赛亚的骨子里却是极骄傲的,这种骄傲,却是基于她自身学识的一种骨子里的东西!

    她生平所遇到的人,尤其是同龄之人,没有一个能在学识上和自己相抗衡的对手,甚至……就连和自己为友的资格都没几个人拥有!

    以她弥赛亚的眼界,能看上的人便少之又少,即便是在帝都那种豪门遍地,无数青年才俊的地方,也没几个人能被骄傲的弥赛亚看进眼睛里。

    别说是当朋友或者当敌人了,就连和她坐下来谈谈聊聊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知己……陈道临?

    帝都那么多青年才俊,才女佳人……自己都看不进眼睛,不屑为伍。

    可偏偏这个一身俗气的陈道临,却能在学识上让自己为之折服?引为知己?

    说起天文,他知道星辰日月,还有那一套什么星座的理论,把自己说的都给震住了。

    说起地理,他知晓山川河流,知道高原盆地的区别,甚至就连自己问起一些水利的东西,他也能说出疏引坝塞等等理论,那天偶尔听他说起一套什么束水冲沙的治水的法子,自己也只是从一些文献之中看过而已。

    说起哲学,这家伙居然能把世间万物的认知清楚的分出“唯物”和“唯心”这两种,什么现象到本质,什么超人论什么人性论,还有什么自我本我之类的说法,更是让自己惊叹!

    说起艺术,这家伙看似粗鄙,却能说起什么画技的朦胧之美和写实之美的对比,抽象和现实的差距。

    说起音乐,这家伙居然更让自己吃惊,他随口吟唱了几句据说是他故国的音乐曲风的歌曲,便让自己惊艳。而这个家伙也居然会乐理,他随手写下了那段古怪的符号,据说是一种什么乐谱的符号……这更是让自己叹服。

    说起政论,这家伙说起所谓的帝制,**,君主立宪,民主,古典民主,等等诸多理论,却是自己从前连听都不曾听过的!

    甚至……最最让弥赛亚吃惊的是,这个家伙居然连军事也略懂一些!

    要知道,自己的先祖郁金香初代公爵杜维大人,昔年便是大陆公认的第一传奇名将!带领帝国人民抗击异族,赢得了那场人类的战争!

    说到军略,当世谁不承认郁金香家族乃是帝国第一武勋!

    可这个偏偏看上去四体不勤,连马都不会骑的家伙,却居然说出了一套古怪的建军的方略来。什么军纪军略,还有什么军队的向心力荣誉感,以及以集体性来抹去个性等等。

    甚至具体说到行军打仗,这家伙也能随口就说出几个让自己吃惊的战争奇例!他说的那一套什么三十六计也好,还是他故国的什么孙子兵法也罢,那些奇特的理论,果然是字字千金!

    如此奇人……和他聊天,当真是一种享受!

    知己……知己……

    真的是知己么?

    “我一定是最近太疲惫了,所以脑子有点不清楚吧。”

    弥赛亚叹了口气。

    ……

    ”尼玛那个郁金香家的小妞可真难缠!”

    弥赛亚并不知道的是,为了应付弥赛亚这些日子来的紧追不舍,陈道临为了不丢面子,尤其是在自己的这个女情敌面前丢面子,可怜的达令哥几乎是掏空了肚子里多年的全部积累,自己看过的无数各种杂书杂论小说影视史书野史等等等等,几乎自己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快被这个弥赛亚给掏空了!

    每天和这个女人聊天,对于陈道临来说就简直如同打仗一般,自己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无论对方说出任何刁钻古怪的话题,自己都要绞尽脑汁拼命去想,或者是干脆从现实之中找出更震撼人的话题来反砸回去。

    这种聊谈哪里是聊天,自己当年写毕业论文的时候都没有这般虐心啊!!

    ……

    就在这样痛苦而快乐的日子之中,经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队伍终于走到了冰封森林的尽头!

    往南看去,那树林的边缘就在眼前,面前的一片开阔地带,看上去却甚是荒凉。

    陈道临已经在昨晚和弥赛亚的聊天之中知道,原本这冰封森林要更大更远,只是这百年来,兽人为了得到更多的土地,在外围不停的蚕食树林,砍伐树木,烧林为平地,只为了得到更多更大的地盘。

    精灵族原本只居住在森林的深处,所以对于兽人蚕食冰封森林的外围并没有及时阻止。

    百年下来,这冰封森林的面积至少被兽人族往北蚕食了一百里。

    一百里的森林都变为了平地,原本的树木都被砍伐一空。

    队伍走出了冰封森林,周围的环境为之一变,这变化,终于让陈道临生出了一丝好奇来。

    在那茂密的树林之中走了一个月了,每日所见都是葱翠的树木,茂密的树丛,这么下去,再美的绿景也会看烦。

    忽然走出林子来,面前这一片开阔的旷野,看上去就顿时让陈道临心中一阵舒爽!

    脚下的黑色土地有些松软泥泞,仿佛是前两日这里刚下过雨。

    出了森林,巴罗莎召唤来的鹿就被放了回去,陈道临和精灵就只好步行在队伍的后面。

    幸好这土地泥泞,车队也走不快,行走的速度便降了下来。

    弥赛亚派人过来和陈道临商量了一下,随后弥赛亚派人送了两匹马来,而陈道临则给了来人几个金币。

    虽然不愿意占对方的便宜,但是自己花钱买她的买,而且给的价钱应该不低了,这便不算欠对方的了。

    况且……虽然陈道临心中也不愿承认,通过这些日子两人每天晚上如同交战一般的“谈天”,这么争斗辩论了十多天下来,就算是打也打出了点儿交情来了。

    这个女人虽然是情敌,但是……她的确很厉害!这一点,陈道临也不得不服气。

    巴罗莎已经穿上了一件厚厚的袍子,将身后的双翼裹在了衣服里,更是戴了一顶斗篷帽,遮挡住了精灵的一双尖尖的耳朵。

    陈道临虽然不会骑马,但是郁金香家的马匹很是温顺,只要坐在上面抓稳了别掉下来,也就是了。

    出了冰封森林之后,这旷野上一路都很荒凉。

    脚下甚至没有什么道路,幸好队伍前面有郁金香家的武士骑马在前面探明了道路。

    旷野之上,茫茫一片,远处偶尔会有些山丘突破,大多矮小,而且很是荒凉,没有什么植被。

    有些土地仿佛有被烧过的痕迹,一片焦黑,让陈道临颇为怪异。

    “兽人族不善耕种。除了蹄族还懂一点耕种之外,其他的兽人大多只会放牧打猎。田地间的事情,对它们来说无法胜任。所以兽人族耕种土地,粮食出产都很低。”巴罗莎道:“兽人族还有一个古老的习俗,便是土体耕种过度之后,为了恢复地力便会放火烧田,然后荒上几年,以恢复田力。这种做法,我听说就不太妥当,南边的人类早就不如此做了。只是人类的耕种法子,这些兽人却学不来,人类使用的一切奇特的肥料,从来不肯卖给兽人,所以这兽人只能不停的耕地,然后烧田……”

    巴罗莎指着周围的旷野:“这里附近的土地,想来都是烧过的。附近的兽人恐怕都已经搬迁走到别处土地肥沃的地方了,要等过些年,这里的土地恢复了地力,才会有兽人搬迁过来耕种居住吧。”

    “好无知的种族。”陈道临撇撇嘴。

    终于,就在走出了冰封森林的这天傍晚的时候,队伍终于遇到了情况!

    南边的方向,郁金香家的探路的会骑马飞奔了回来,同时打出了提醒同伴戒备警惕的手势。

    队伍立刻停了下来,格颜威严的声音响起,立刻约束部下,一条一条命令发了出去,马车停下聚集在一起,护卫武士们纷纷拿出了刀剑弓箭武器,更是让人把一面郁金香家商队的旗帜打了出来!

    片刻之后,南边的方向忽然扬起一阵尘土!

    随即就看见有一片黑压压的身影从南边而来,走近了,才看清,却是一群兽人军队!

    `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