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不是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汉子一声大喝,院子里诸多食客都是人人变色,看着他脚下被踩成碎粉的石板,不少人的眼神都有些敬畏。

    涌进院子里来那十多名披甲武士也纷纷亮起了武器,这么多杀气腾腾的目光,就在这院子里转来转去。这些人虽然不曾真的动粗,但是脸上的威胁之意却是毫不掩饰。

    杜微微和陈道临并肩而站,却偷偷瞧了瞧陈道临的神色,发现这家伙居然面色如常,心中也不由得一动:这家伙,倒是颇有点定力。

    陈道临其实倒当真没什么定力,只不过他却很清楚此刻身边站着的可是名满天下的郁金香公爵,而且这个女人实力还很强,一个很厉害的魔法师。有这么一个强力的同伴站在身边——天塌下来也有个高的顶着,关我达令哥什么事情?

    “这位先生。”一个客客气气的声音响起,陈道临侧头看去,却是原本坐在院子里喝粥的两个穿着华贵的客人之一,这两个客人都是大约四十岁左右年纪,看样子穿戴整齐干净,衣料也都是上等货色,说话的时候,未言先笑,一看就是那种标准的商人模样。开口说话的是其中一个稍微胖一些的,笑呵呵的走上几步,客客气气对那个汉子道:“阁下在这里做事,和我们这些食客没什么相干,若是没事的话,我们这就离开,也方便你们……您看?”

    这商人一脸笑眯眯的样子,那个汉子却看了一眼,神色不变,淡淡道:“抱歉了,请几位稍安勿躁在这里先等一会儿,只要没有人插手,我们办事情绝不惊扰旁人。现在要走,却是不行。”

    这商人脸色就有些难看,其他的食客也忍不住纷纷鼓噪起来,这个汉子却冷笑一声,喝道:“兄弟们,请这几位客人好好的休息会儿吧!”

    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披甲武士顿时围上来,刀剑相逼,就把院子里的客人都驱赶到了角落去。

    陈道临和杜微微隐藏在这人群之中,不动声色随着大家一起站到了角落。

    那个汉子大步走到院子中间,冷冷笑道:“怎么了?阁下还是不肯站出来么?你也算是个成名人物,都到了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藏头露尾的!难道你不出来,我们就会放过你不成?早早的爽快出来吧,也免得拖累旁人!”

    这院子里的主人,那个头发乱糟糟的中年人忍不住站了出来,对着这个汉子连连弯腰,语气有些哀求:“这位老爷,您这么来一通,我这小院子以后可就别做生意了!!我这里都是小本经营的穷苦生意人,恐怕实在没有什么您寻找的人啊。我们都是老老实实过日子,赏金猎人联盟要抓的什么盗贼罪犯,怎么可能会在我这里?这位老爷,您莫不是找错了地方了吧?”

    这汉子哼了一声,凑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这个院子主人,龇牙一笑:“哼,我得到的消息绝不会错,我要找之人就在你这院子里!你这个老板只怕也脱不了干系,哼!”

    “这可冤枉!”这老板顿时不干了,他满脸涨红,大声道:“我可是最老实本分的人!我家在自由港定居已经有四代!我曾祖便是自由港第一批入驻的老兵!这院子也是我祖传的房产!你可以打听打听,我夏尔在这里可是住了一辈子,绝不可能是什么为非作歹的人啊!”

    那个汉子闻言,皱起眉头仔细看了这个叫夏尔的老板一眼,深深吸了口气:“哦?你当真是在这里住了半辈子?”

    “不错!”夏尔一挺脖子:“隐身会里可是有我的祖传的房契背书的!你问问周围的左邻右舍,不少人都是从祖上就认识我家的,这绝做不了假。”

    “很好!”

    这个汉子忽然面露狞笑,一把就抓住了夏尔的肩膀,轻轻一提,就把他拎到了自己的身边,手里大剑一横,锋利的剑锋就架在了他的肩膀横在脖子那儿。

    夏尔老板顿时吓的面如体色,惊呼一声:“啊!!你!!”

    “嘘!”这汉子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凑过去故意低声笑道:“你叫夏尔是吧?尊敬的夏尔先生,既然你自称半辈子都在这里,那么我只要找你问些问题了。”

    他一手握着剑,一手指着院子里的各家商铺:“这些人,都是你的房客吧?麻烦你把这些人一个一个的来历都说个清楚吧!若是说不清楚……我可是会生气的。这人可有个不好的习惯,这人一生气,手就会发抖,手一发抖么……”

    说着,他手里的剑锋一抖,夏亚老板就觉得脖子一凉,脸色都灰了,挺着脖子不敢喘大气,生怕被剑锋划破喉咙。

    “兄弟们,进去把这些商铺的老板都请出来,然后一家一家的仔细检查一下吧!”

    几个武士如狼似虎的扑了进去,先冲进了第一家烤肉店,顿时闹得鸡飞狗跳,这店铺房屋是两层的小楼,这些人用刀剑逼住了老板两口子,随后把一楼的店铺被翻的乱七八糟,就连烧烤架子都掀了起来,更有人就跑上了楼去,就听见楼上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

    随即后面的汤粥铺子,酱料铺,豆子铺,都被这些武士冲进去扫荡一场,那些男女老少的经营者老板们都被这些武士用刀剑逼住。一个个都是吓的战战兢兢全身颤抖。

    尤其是那卖豆子的老婆子,更是连站都站不动,若不是旁边那个卖酱料的女人好心扶着她,只怕就要晕过去了。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面色茫然木讷,惊恐担忧,看上去再普通不过,俨然便是普通的平民。

    那个领头的汉子眼看搜寻无果,神色越来越难看,横了夏尔老板一眼:“开始吧老板!麻烦你给我好好介绍一下你这些房客的身份!”

    “我……”夏尔老板忽然眼睛一翻,一口气没接上来,就这么晕了过去。

    这领头汉子没想到这老板如此胆小,眼看夏尔晕过去往下栽倒,他反手收回了剑,将夏尔提住了,冷冷道:“哼……胆小鬼。”

    随即狠狠的瞪了众人一眼:“怎么样?还想躲藏到什么时候?哼,这夏尔老板看来是个好人吧?平日里待你们都不错吧?此刻就因为被你拖累,便要倒霉了,你却不敢站出来……昔年大名鼎鼎的人,如今这么没种了吗!”

    说着,他深深吸了口气:“好吧,既然你不肯站出来,那么我只要做一点出格的事情了。我数到十,你若再不出来,那么便是逼我做这等手段了,不得已,我只好一把火先烧了你这藏身的巢穴!”

    ……

    “喂。”陈道临压低了声音,和杜微微站在人群后,低声道:“不是说这自由港里不许寻衅闹事么?这家伙喊打喊杀还要烧人房子,太嚣张了吧?”

    杜微微淡淡道:“他有赏金猎人联盟的特许徽章,就是得到了隐身会的默许行事。自然没有人管他……”说着,杜微微也皱起眉头,低声道:“隐身会一向爱惜名声,不肯轻易破坏自由港的秩序,居然特许做这种事情,看来他们这次要寻找的目标,是一条重要的大鱼啊!”

    两人躲在人群后低声交谈,人群之中那些食客也在纷纷议论,所以倒并没有被人注意。

    那个领头的汉子已经开始了数数:“一,二,三……七,八,九……十!啊哈!当真是想藏到底了么?去,先给我把这房子烧了!”

    领头的汉子一声令下,就有一个武士提着火把朝着第一家的那个烤肉铺子走了过去,正抓着火把就要往屋子里的那些木桌架子上扔……

    忽然,一条人影猛的蹿了出来,就听见嘭的一声,那个手提火把的武士已经身子朝后飞了出去,人直接撞在了那院墙上,把那砖头砌的院墙直接就砸塌了一截!人也翻了出去。

    外面守候在街上的人已经一声惊呼,纷纷就朝着院子里拥了进来!

    那个领头的汉子却一张双臂,拦在了部下前面,大声道:“都等一下!!”

    他瞪大了眼睛,朝着里面看去!

    只见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油光的汉子站在屋子前,怒目圆瞪,身子还保持着踹人的姿势,直到对方这领头的汉子的目光瞪了过来,他才缓缓的放下了脚。

    这汉子身材魁梧,面色阴沉,右手里抓着一把长长的烤肉用的大火叉,迎着那领头汉子的目光,他咬了咬牙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你不是来找老子的么?老子现在就站在这里,有本事的便冲着我来吧,何必为难这些无辜之人!哼,这些年,赏金猎人联盟做事,是越来越没样子了!”

    他昂首挺胸瞪着那个领头汉子,重重的“呸”了一声,这才扭头,看了看屋子里那些其他店铺的经营者,又看了看在墙角的那些食客,最后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个院子主人夏尔。

    他对着众人欠身行了一礼,语气之中虽然豪气不减,却终于流露出几分萧索来:“抱歉了各位,今日之事,都是受我拖累,才让诸位受了这些惊吓!哎,夏尔老板是个好人,因为我的事情让他受了这些苦,请待我向他赔个不是吧!”

    说完,他豪迈一笑,一手直接将自己的上衣撕了去,嗤的一声,上衣就被扯成两截,顿时露出上半身雄壮的肌肉。

    只见他那如小牛犊子一般的胸肌之上,赫然却是纹了一条凶狠的狮子头!

    而那个烤肉铺的女子也飞身跃到了他的身边,这女子面色阴沉,只是抬起头来看着身边的汉子,眼睛里才流露出了一丝温柔,低声道:“霍克,咱们……”

    “米妮,别说了。”这个叫霍克的汉子的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轻轻搂住了身边女子,柔声道:”能和你在这里过了这些年安静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活的时光。只是很可惜,咱们的安稳日子今天恐怕要到头啦。”

    这个叫米妮的女人一拧眉毛,忽然手腕一翻,手掌之中赫然就是一把锋利的短刀,却是她刚才用来切羊肉的,只是不知道放在却被她藏在哪里。

    “不用多说了,当年你做出那件案子也都是为了我!能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也够本了!”这个女子神色决然:“今天是死是活,咱们都在一起!”

    说着,她一横手里的短刀,刀锋上寒光闪烁,这个女子盯着那个武士领头汉子,狠狠道:“你们不是冲着霍克来的么?那就来吧!要想抓住他,就得先问问我们夫妻两人手里的刀答应不答应!”

    霍克也是狂笑一声,他举起了火叉,就朝着那个武士领头汉子大步走了过去!

    “你!!”那个武士领头汉子神色却仿佛有些古怪,眼看这霍克走到面前,仿佛还想说什么,这个霍克却已经一火叉就当头劈了下来。

    虽然只是一柄火叉,但是这一记竖劈,气势却十分惊人,火叉之上更是爆发出了一团如火焰般的赤芒!

    周围的人自然有识货的,就有人忍不住惊呼道:“斗气!”

    那个领头武士汉子面色阴沉,此刻也深吸了口气,手里的斩剑做了一个横档的架势,只见他周身也是瞬间爆发出了一团银色的斗气光芒来。

    砰!!

    斩剑和火叉的碰撞,顿时迸发出一团耀眼的火星!

    两人身子都是晃了晃,那个霍克连连大呼:“再来!”

    话音未落,他已经又飞快的连续几记劈砍。

    武士领头汉子周身斗气光芒闪烁,斩剑在他手里左遮右挡,霍克的几击都被他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两人都是实力强悍,这几次硬碰硬的正面对撼,两个人都是身子猛震!

    终于,霍克的武器终究还是吃了点亏,火叉的分量不如斩剑,连续几记硬拼,他不得不后退了几步,飞快的回了口气,低吼一声,就要再次扑上去。

    “等……等等!!”

    那个武士领头汉子却忽然断喝一声,他主动的飞快后退两步,手里的斩剑的剑锋垂下指着地面,另外一手张开手掌,对霍克做了一个手势。

    “嗯?”

    霍克一拧眉,停下脚步:“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阁下……”那个领头的武士神色越发的难看起来,他深深吸了口气,嗓音都有些涩然:“阁下好身手!你的名字叫霍克……加上你胸前这狮子纹身……你刚才这几下进击,使用的分明是军中修炼的战场搏杀的战技!至于你这斗气,若是我没看走眼的话,应该便是赫赫有名的‘赤焰斗气’……”

    “霍克……米妮……赤焰斗气?”杜微微站在后面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眼神却忽然落在了那个叫霍克的汉子的胸前纹身上,那凶猛的狮子头纹的栩栩如生,让杜微微顿时眼睛一亮,忍不住脱口低声道:“我知道这人是谁了!十多年前在西部要塞之中有一位军中高手,就是以这赤焰斗气闻名,还得了几次军中比武的优胜。我记得那人就外号叫做‘赤焰狮子’!”

    这话不禁陈道临听到了,周围的几个食客也都听到了,就有人扭头好奇的看向杜微微。

    陈道临苦笑道:“这个人……很有名么?”

    “很有名。”杜微微叹了口气:“你看见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没有?”

    “看见了。”

    “当年为了这个女子,他做出了一桩大案子,之后便被帝国通缉,逃亡多年未曾归案,却没想到是躲在了这里。”杜微微摇头。

    “为这个女人。”陈道临忍不住多看了那个女人两眼,那个女人看似三十岁左右,的确颇有几分姿色。

    ”嗯,传闻这女子是赤焰狮子的爱人,却被军中另外一名军官爱慕,那个军官一次酒醉之后调戏了女子,险些强暴她。这赤焰狮子赶了回去,就亲手将这军官斩杀。军中严谨斗殴,跟何况的杀了同僚。这赤焰狮子知道,纵然是对方有错在先,但是军法森严,自己杀了同僚必定是难道一死,所以他干脆就带了自己的女人逃亡。据说当时军中为了捉拿他归案,军法处派遣了两队精锐,却被他一路厮杀,最后军法处的精锐死伤六十多人,这赤焰狮子却带着自己的女人就此失踪,多年来,这案子一直都是那只军队的耻辱……”

    陈道临听了,却忍不住就大声道:“妈的!杀的好啊!这军法也太操蛋了吧!意图强暴自己的女人,换做哪个男人,只要胯下那话儿还在的,谁能忍下去,若是不干死那个王八蛋,还叫做男人嘛!这种情况,军法还要处死他?这他妈的操蛋军法是谁定的!”

    杜微微皱眉:“军中自有军中的法规,他杀死意图强暴自己女人的军官,虽然事出有因,但毕竟犯了军法是真的,而事后逃亡,更杀了六十多名军法官,这总……”

    陈道临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他们两人在后面窃窃私语,前面那个武士领头汉子,却已经对着霍克苦笑道:“若是我没看走眼的话,阁下应该就是昔年那个‘赤焰狮子’霍克吧!”

    “不错,老子就是……”霍克昂然回答,可随即他也脸色一变:“咦?你问的倒奇怪,你……”

    领头武士脸上此刻却是哭笑不得,他盯着霍克,深深吸了口气:“非是我怕了你不敢和你打!!只……只是,行有行规,我这次来可是做任务的,我们要找的人,却不是你啊!!”

    “……”霍克也呆住了,他看了看身后同样目瞪口呆的女人,然后扭过头盯着武士领头汉子:“不……你们找的不是我?”

    “当然不是。”领头武士的表情哭笑不得:“阁下虽然也鼎鼎大名,但是我这次来找的目标,却是另有其人啊。”

    “……尼玛啊。”霍克额头流淌出了冷汗。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哭丧着脸同时后退开。霍克也收起了自己的火叉,拉着自己的女人朝着一旁的墙角退了退。

    “得罪了,阁下……今日的事情实在和阁下无关,既然说清了,还请阁下站到一旁吧,那个,只要你不多管闲事,我们赏金猎人联盟做事,历来是不惊扰旁人的。”

    这个武士领头汉子无奈的交代了几句场面话。

    “妈的!你们不早说!”这霍克此刻心中恐怕也有几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这乌龙闹的太过荒唐了,自己居然为了这种荒唐的事情,暴露了隐藏多年的身份……

    霍克心中欲哭无泪,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既然不是找老子,你们也不早早说清楚找谁!妈的,还说不会惊扰旁人!!”

    就在霍克愤怒的骂完之后,院子里,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

    “老弟啊,实在抱歉,是我连累了你。”说着,那个卖粥的瘦瘦的老板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自己的店铺来,站到了这院子中间。

    他神色之中带着一丝愁苦,干瘦干瘦的身子仿佛风一吹便会飘起来一样,远远的看了一眼霍克:“大家相处了多年,我也都没想到原来老弟你就是昔年鼎鼎有名的军中高手赤焰狮子。实在抱歉,让你在这里暴露了身份。这些人……其实是来找我的。”

    这瘦子老板说到最后一句,傲然一笑,语气之中,隐隐的便有几分卓尔不群的气魄!

    他随即一抖双臂的袖子,忽然那件脏兮兮的袍子就被他轻轻松松的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一套精干的短衫。

    这人腰间还插了几根短短的金属柄,他飞快的拔了出来,只见他手里仿佛随意的一拧一结,很快就变成了一根短矛。

    这人一矛在手,顿时整个人的气势就大不相同了!他原本瘦弱的身躯,却挺直的如同标枪一般,一股锋利无匹的锐气从身上散发而出,这样的气势,绝对是从无数次的生死关头挣扎出来的人才能具备的!

    “赏金猎人联盟是么!不要连累别的无辜的人了!”这人目光犀利如鹰,满身傲气冲天,大声喝道:“我便是唐恩!昔年外号‘北地血枪’的就是我!我在这里隐居多年,早就想到过会有今日!既然你们找上门来,必定是为了昔年那个案子吧!不怕告诉你们!当年我既然敢那么做,就从来不曾后悔过!只是想要抓我归案,恐怕你们还得付出些代价!”

    嗡!

    这几句话说的斩钉截铁,字字掷地有声!

    陈道临只觉得这人气势惊人,心中不禁就有些钦佩。旁边的杜微微却神色一变:“唐恩……北地血枪!咦?居然是他!!”

    那个武士领头汉子,神色却变得极为难看。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唐恩手里的短矛,然后,缓缓的将自己的斩剑横在面前,用力吞了口吐沫。

    “唐恩!你就是唐恩?”

    “不错,我就是!”

    武士领头汉子深深吸了口气:“北地血枪!曾经是北方佣兵联盟之中排名前十的顶级佣兵。曾经为军方效力,深入兽人王国调查军情,昔年焚烧兽人王国粮仓,你也立下过大功。只是后来,有一次,你接受了一个佣兵雇佣委托,护送一个商队的货物进入兽人地盘交易,最后却爆出你黑吃黑,杀害了商队的人,吞了那笔财货,并且就此消失,帝国通缉了你多年,你都未曾露面……我说的,可没错吧?”

    “不错!那事情就是老子做的!”唐恩昂首挺胸,却大声喝道:“只是那个什么黑吃黑,却是胡说八道!我唐恩一生做事情问心无愧!分明是昔年我接受了委托护送那个商队,半路才发现那家商会居然暗中违反国法,贩卖违禁的武器铠甲铁器给那些兽人!我唐恩也算是为国效力多年的,这种事情岂能不管!我一怒之下就杀了那些吃里扒外的混蛋。只是那个商会是属于一个帝国内的大权贵豪门,是非黑白,还不是那些贵族老爷一张嘴来说!我这等人,也没处伸冤,干脆便一走了之了!”

    他侃侃而谈说完,满脸豪气,让陈道临看了更是心中折服。

    忽然……

    “好汉子!!”

    一声断然喝彩,只是发出这声赞叹的不是旁人,却是那个武士领头汉子!

    这家伙盯着面前的唐恩,大声道:“唐恩阁下,昔年我听说过你的事情,深入兽人王国百里,烧了它们的粮仓,这更是大快人心!我信你的为人,绝不是那种贪财的贼子!”

    “那可多谢了。”唐恩神色不变,淡淡道:“好了,话也说了,我知道你的行规,你既然是来捉拿我的,那便动手吧!不必为难!”

    这武士领头汉子神色又古怪了起来,他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手持短矛的唐恩,双手一摊:“那个……唐恩先生,你的为人我是敬佩的。不过呢……我这次来,要找的人,也不是你啊。”

    唐恩:“…………”

    只见两人脸上的肌肉连连抽动,也不知道此刻心中到底是什么感想。

    不过陈道临看在眼里,将心比心,这位唐恩先生,现在心中一定是有无数草泥马在来回的兜着圈子狂奔吧……

    “你……你……你……”唐恩气的几乎要吐血,好不容易才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话:“那你到底是来找谁的?!”

    “他们,是来找我老人家的!”

    轻飘飘的,一个身影咻的从屋子里飞了出来,轻轻落在了唐恩的身边。

    这老婆子满脸皱纹密布,一身黑袍子,正是那个卖煮豆子的老板。

    此刻她手里却不知道从哪里抽来了一根破木棍。

    这老婆子一双眸子里充满了感慨,长长叹了口气,声音了充满了那种岁月沧桑之后的寂寥萧索。

    “你们都是好孩子。霍克,米妮,你们两个是真心的小情侣,唐恩,你也是个正直的好家伙。可惜,都是我这个老婆走连累了大家,是我害你们暴露了身份。”

    这老婆子说着,仿佛只是轻轻一抖手腕。

    那手里的木棍,忽然就有一层细碎的木屑洒落!

    转眼的功夫,剥下了一层木屑,她手里的哪里还是木棍?分明……

    “魔杖?”杜微微眼睛一亮。

    这一下,在场的所有人,赤焰狮子霍克,还有北地血枪唐恩,以及那些武士的领头汉子,都是神色巨变!

    魔杖!

    这个老婆子,居然是一名魔法师!!

    “你?你是?”那个赤焰狮子霍克的女人,米妮看着这个老婆子,神色惊诧,忍不住颤声道:“你……”

    “好孩子。”这个老婆子轻轻一笑,笑容里有一丝慈祥:“很抱歉,瞒了你们这么都年,其实一直都没告诉过你们我的真名,因为我的真名有些难听,叫做……石头夫人。”

    “石,石头……石头夫人!”米妮脸色狂变,望着那老婆子的目光,居然就流露出了一种深深的惊恐!

    就连那个赤焰狮子霍克,也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北地血枪唐恩,则神色震撼,下意识的往一旁让开了几步,悄悄的拉开了和这个“石头夫人”的距离。

    “哎。”石头夫人轻轻一叹:“还是吓到你们了啊……我一直以来不敢告诉你们我的名字,便是担心这样的反应。其实,我依然还是那个给大家煮豆子吃的婆婆嘛。”

    陈道临注意到,这个石头夫人自报家门的时候,身边的杜微微甚至身子轻轻的震了一下。显然,这个老婆子的身份,连这位郁金香公爵都为之吃惊了。

    “她到底是谁?”陈道临压低了声音。

    “你……说来话长。”杜微微叹了口气:“你只要知道……她是一个很厉害很邪恶的魔法师,至少有三名大魔法师都死在了她的手里……”说到这里的时候,陈道临表情还能算镇定,但是微微的最后一句话却让他变色了。

    “……那死在她手里的三名大魔法师里,就包括上一任帝国魔法工会主席!”

    杜微微幽幽道:“魔法公会都通缉了她多年无果,也曾派人来自由港搜寻过她,只是想不到……昔年的魔法公会第一药剂高手,居然隐藏在这个偏僻的小院子里卖豆子。”

    “石头,石头夫人。”那个武士领头汉子的眼角肌肉狂跳,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如临大敌的盯着面前这个老婆子。他狠狠的咬了咬牙齿。

    “来吧!既然是要抓我老婆子回去,你们总要拿出点真本事才行。你们在外面预备了多少人手?嗯……赏金猎人联盟这次来了几个魔法师?”

    石头夫人眯着眼睛,不慌不忙道。

    “那个……”

    那个武士领头汉子脸上的表情仿佛都快哭出来了。

    然后他说出了一句话,让这位石头夫人也彻底呆住了。

    “我……我……我们找的也不是你啊!!”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