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初入自由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说一下,强推期间,每天两更,上午一更,晚上一更。

    所以,下一更是明天上午哦~

    最后,求推荐票!!!

    弥赛亚的话,让陈道临顿时打消了对这个“zìyóu港”的浪漫幻象。

    “通缉犯……”陈道临苦笑:“这个地方的治安一定很差吧?”

    “恰恰相反。”弥赛亚的摇头否定了陈道临的猜测:“zìyóu港的治安可以说是这世间上最好的几个地方之一了,甚至它的犯罪率比dìdū都要低。仅次于我郁金香家族西北领地的首府。”

    “怎,怎么会?”陈道临想不通了。

    一个遍地隐藏着通缉犯的地方,居然治安会很好?

    “很简单啊,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弥赛亚耸了耸肩膀:“zìyóu港里藏龙卧虎,每个跑去那儿的人都会小心翼翼,若是太高调的话,真是不知道会得罪什么传奇之中的高人。没有人敢嚣张,也没有人会擅自乱来,自然就太平了。”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道:“也不是没有傻瓜的,前几年就有一伙在罗兰帝国做下大案子的江洋大盗跑去了zìyóu港避难,那伙人自以为了不起,在那儿作威作福,结果不到三天便直接消失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在那个地方,若是太高调太嚣张,便等于是自寻死路。而且……有个传说,在zìyóu港镇子外的旷野上,随便拿个铁锹往下一铲,便能挖出死去的尸体来,都是到了zìyóu港之后不小心做人故意犯事的!”

    “…………”陈道临额头有些冷汗,追问道:“那……这么一个zìyóu港,总也有些自己的规矩吧?总要有人负责维持这个地方吧,若是真的没有人管的话,也不可能发展到今日的局面。”

    “不错。”弥赛亚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陈道临:“你倒是也明白这个道理,绝对的无政府只会导致彻底的崩乱。zìyóu港不受罗兰帝国管辖,也不看兽人王国脸色,但是这一百年来,却有一个组织一直在维持zìyóu港的局面,也是这个组织定下了在zìyóu港生活交易的种种规矩。”

    “想必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组织吧?”陈道临眼睛一亮。

    “是的。这个组织虽说诞生的历史只有短短一百年,但是这一百年来,发展的却已经颇有点样子了。在大陆上的名声也是很大,实力也很是雄厚呢。”弥赛亚笑道:“这个组织,便是一百年前zìyóu港初建的时候,那伙退役的老兵们联合起来创建的,当年便叫做‘老兵联盟’。后来他们嫌这个名字不够威风,就改名叫做‘隐身会’,寓意为战士退役之后功成身退之意。这个组织专门吸收一些从军队之中退役的精锐老兵,百年前如此,如今也是这样。一百年的发展,他们已经在帝国内遍地开花,不少大城市都有他们的分会,也经营了一些生意,每年都会花费很大一笔钱来资助一些退役之后因为伤残或者因为种种原因而生活困苦的老兵。因为这个举动,他们在大陆上的名声很大也很好。这zìyóu港,便是一直由这个隐身会掌控。这些人很是聪明,并不太干涉zìyóu港里的日常的事务,任凭zìyóu港里的各色人随意做生意或者生活,只是若是有人敢破坏规矩,他们才会出手展露一下肌肉。百年前,他们还常常为了维护zìyóu港的规矩而出手,而近年来,这种情况就已经很少了。”

    陈道临叹了口气,道:“这个隐身会掌控了zìyóu港这么一个南北通商的枢纽,就算他们不在zìyóu港里捞取好处,也不在zìyóu港征收任何税,可就凭借着手里有这么一个重要的地盘,他们在各地的分会做生意自然就无往而不利了。”

    “正是这个道理。”弥赛亚笑道:“如今大陆上的那些民间的商会团地,这隐身会可位列前十的。”

    “我猜……”陈道临看了看弥赛亚:“这个隐身会,应该和你的家族有很深的关系吧。”他低声道:“当年这个小镇就是你先祖占下来了,第一批退役的老兵想来也是你先祖组织派去的……”

    弥赛亚微微一笑,道:“这个么,你却误会了我先祖的胸怀。我先祖何等之人,岂会贪图这么一个小小的zìyóu港的利益。他昔年的确扶植这老兵组织起步不假,可后来这组织是完全毒莉的,并非是我郁金香家的附庸。”顿了顿,她轻描淡写道:“不过,这些人一直还算念旧,总算是一直对我郁金香家客客气气的,算他们厚道了。”

    这最后一句话说的看似平淡,但是其中蕴含的那份深意,却足以让陈道临叹息。

    ……

    接近傍晚的时候,天边的太阳还不曾完全落下,夕阳余晖依旧挂在天边,南边的地平线上便已经出现了一片灯火辉煌,而在那片灯火之中,还有不少炊烟袅袅。

    随着队伍往南的步伐,zìyóu港的轮廓,终于一点一点的出现在了南边的道路之上。

    随着天色渐黑,这镇子里的灯火辉煌就显得越发的醒目耀眼,在旷野之上,周围俱是漆黑寂寥,偏偏这一小片天空,却充满了繁华的味道。

    距离镇子近了,这道路就越发的宽阔平整起来。

    首先让陈道临感受到一丝与众不同的是,这zìyóu港小镇果然是充满了生机勃勃。随着空气之中飘来的那隐隐约约的欢声笑语歌舞音乐的动静,这夜晚的镇子里仿佛正在经历一场狂欢。

    陈道临坐在马背上,已经努力的伸长了脖子眺望,看的脖子都酸了,就听见旁边弥赛亚低声笑道:“达令阁下,可看出有什么不同?”

    “不同?”陈道临摇头道:“没进镇子,哪里能看出来?”

    弥赛亚一愣,眼神有些失望,皱眉道:“难道……你就没发现,这镇子居然没有城墙遮挡么?”

    “……咦?”

    陈道临反应过来了。

    大概是因为自己来自于现实世界,在现实世界里,几乎所有的村镇城市,都不再有什么古老的围墙或者城防了。围墙或者城防这种东西,只是冷兵器时代存在的产物罢了。而现实世界不论是那些现代化大都市还是偏远的小村庄,都不会再出现这种古老的东西。

    可问题是,这个世界却依然停留在封建冷兵器时代啊。

    任何一个村镇或者城市,都是拥有城防或者围墙,将村镇围在里面,才能给里面的人带来安全感。

    可这个“zìyóu港”……从远看来,就是一片房屋影影绰绰,果然不见什么城防或者寨墙的踪影。

    而到了近前,更是一条大路畅通无阻的通往镇子里,而这个没有围墙的小城的周围,也是四通八达,无数条大小的道路,可以随意进出这个镇子。

    不得不说,这样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确是很稀奇的。

    陈道临想了想,道:“虽然有些不同,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了。这镇子夹在两国之间,不论两国哪一国真的要来找麻烦,区区一个小镇子的实力就绝抵挡不住。既然如此,修不修城墙倒也没区别了。而不修城墙……对这个zìyóu港来说,却有诸多好处。”

    “哦?”弥赛亚来了兴趣:“有哪些好处呢?”

    陈道临眯着眼睛想了想:“首先,这里的居民如你所说有很多通缉犯隐藏其中,没有城墙的镇子,却反而会让他们有安全感,不会有一种身陷囹圄的感觉,而且会让他们感觉:一旦有任何危险,自己随即可以从任何方向逃跑。而如果有了城墙的话……很多时候不但是防御外敌,而外敌也能借助城墙困死城中之人,只要把几个城门堵住,就可以瓮中捉鳖了。”

    弥赛亚笑了:“不错,还有么?”

    “还有么,便是这经费了。”陈道临道:“既然没有税收,那么这个zìyóu港本身是没有财政收入的。若是有了城墙,每年的维修,就要花费不少钱财。干脆省了这笔开销,也算是一举两得。”

    弥赛亚点了点头:“嗯,你说的的确不错。”

    “还有!”陈道临看了这个郁金香家的小妞一眼:“第三……”

    “第三?”弥赛亚终于露出了一丝意外来:“你还想到了第三条?”

    “你若是想听,我可以说到第七第八。”陈道临很无耻的说了一句谎话,然后不顾弥赛亚意外的表情,飞快道:“从一个城市的发展来说,其实城墙这种东西,反而是阻挡城市发展的一道枷锁。你想,首先从城市的规模,城市发展大了,就要拆掉旧的城墙扩建城区,这来回反复便是浪费财力物力。还有……在物流上也是具备了极大的优势,没有了城防,城市的对外的运输就不用局限在几个城门里,理论上来说,每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都是外界通往一个城市输血的血管。交通最发达的城市虽然不一定是最繁华的城市。但是繁华的城市,却一定是交通发达畅通的!这zìyóu港我现在目测就至少有七八条通往外界的大路,东西南北方向都任意通行,可比局限几个小城门要方便多了。”

    这番城市交通道路的理论,在现实世界实在不稀奇,稍微关心一点时政的人都会调侃几句——甚至就连那些出租车司机都能说出一套两套来。

    可问题是,这番理论从陈道临口中说出,却叫弥赛亚真的动容了!

    她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心中却是波涛起伏。

    要知道,自己当初研究这zìyóu港的时候,对于没有城墙的好处,自己也只想到了两条而已。这陈道临说的第三条关于城墙是限制城市发展的枷锁,这种理论,当年自己也不曾想到……还是后来看过了一些先祖的秘密笔记里,仿佛提到过这种理论,自己初看到的时候,便十分震惊,只觉得先祖果然是学究天人,让自己这个后世子孙只有仰止的份儿。

    可……可……

    这这个陈道临,居然就随随便便的把这番理论给说了出来!而且说的自信从容,说的更比先祖的笔迹写的要详细!

    他……他怎么会懂得这许多的?!

    不止是弥赛亚吃惊。

    在马车的车厢里,更有一双眼睛带着惊奇的目光,悄悄的望着陈道临。

    蓝蓝咬着自己的嘴唇,坐在马车车厢里,看着那坐在马背上侃侃而谈的年轻人,忽然心中生出一丝古怪来——他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车队缓缓沿着道路进入zìyóu港,顿时陈道临就感受到了这里的繁华。

    也不知道是不是领队的格颜故意选择的这条进城的道路。

    这道路十分宽阔,足可以让三辆马车并排而行,地面的石板厚重结实。道路两旁一栋栋建筑并不高大——这zìyóu港之中似乎没有高楼,街道两边也不过就是一些两三层的小楼罢了。

    不过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自己走入这zìyóu港所看到的第一条街道,居然是……是……

    ……

    “尊贵的客人哟,进来坐坐嘛~~”

    “哎呀,我好喜欢你手臂上的肌肉呢!进来么~~”

    “骑马的哥哥,你生的好英俊呢~~~”

    道路两边,这一栋栋小楼窗户大开,里面不时的传出来花天酒地的声音。

    而在这楼上楼下的门里窗里,却更有不知道多少花枝招展的女子,浓妆艳抹,对着步入zìyóu港的郁金香家商队的每一个护卫娇喊呼唤。

    这些女子……一看便知道是做什么职业的了。

    让陈道临稍微有些惊奇的是,这个zìyóu港里,这个行业居然如此发达……这么长长一条街,放眼望去,都是做这个行业的楼宇院子,挂着各色各样花花绿绿的旗帜招牌。

    这些女子一个个穿着暴露,有的穿着束腰束胸的裙衣,却故意将白花花的胸脯露出大半个来,倚窗而笑。

    有的则站在楼下门框旁,一手扶门,却故意撩起裙角来,露出雪白的大腿,然后对着车队里的汉子们做出飞吻。

    还有的胆子更大,楼上窗户里就有姑娘直接用上衣里扯出香喷喷的内衣来,就往街上直接丢了下去,正落在一个郁金香家护卫的脑袋上,引起周围同伴轰然大笑。

    那格颜却是笑的最大声,对着那个得到了内衣的手下笑道:“哈哈!看来是看上你了,一会儿休息的时候,你便过来找她吧!”

    那个被他取笑的部下却是毫不在意,大大咧咧的将那内衣抓到面前嗅了嗅,就塞进了怀里。

    这些汉子都极为奔放,丝毫不扭捏,而弥赛亚看见部下如此也根本不管。

    车队在这一条脂粉街上行走,自然就有两边的姑娘注意到了骑马马上的陈道临。

    他虽然看似文弱一些,不过也收到了不少媚眼,更有大胆的女子对着他大吹口哨。

    更有甚者,有个二楼的女子对陈道临吹了声口哨,等陈道临回头看去的时候,那个女子却已经直接扯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两团硕大的胸脯,让陈道临看的险些就一头从马上栽下去。

    “年轻小子,一会儿来找我吧,我让你一辈子忘不掉我哦!!”

    那个女子眼看陈道临低头落荒而逃,顿时发出了一阵得意放肆的笑声,周围不少jì女看见了,也都纷纷取笑起来。

    倒是巴罗莎看在眼里,气的面色涨红,用力握着双拳,嘴巴里用精灵语低声嘟囔着什么。

    这长长一条风月街终于走完,陈道临回头看了一眼,长舒了口气:“天啊……这些女人可真……那个,这里生意这么好么?这么一条街,得有二十多家……”

    弥赛亚皱了皱眉,没搭理这种话题。

    倒是一旁有一个郁金香家的护卫说一句:“这算什么,zìyóu港似这种风月街,还有三条,要说姑娘漂亮够浪,还得去红街才行啊。”

    眼看走过这条风月街,郁金香家的护卫们纷纷心猿意马,弥赛亚终于也看不下去了,重重咳嗽了一声,格颜听到了,便立刻大声呵斥道:“都看什么看!早早找店铺休息再说!”

    走过了这条风月街,转过一个路口,便看到了街道两旁的各种大大小小的酒馆餐馆,还有很多挂着各种奇特招牌的店铺,却不知道是经营什么生意的。

    道路两旁的行人倒是不多,但是可以看的出来,那些酒馆饭店里灯火辉煌,人影涌动,显得人气十足。

    陈道临腹中早饿了,此刻拿起了水袋正在喝水。忽然,他眼神扫到了这条街道尽头,看见了一座门口宽阔的大院门,只见那院门前挂了一面旗帜,金光闪闪,上面的字样龙飞凤舞,黑暗中也看不清写了什么。

    而看那院子的位置和气势,门口还摆放了一长排武器架,两旁的墙壁上更是张贴了一张一张密密麻麻的告示图文。

    陈道临心中一动,问弥赛亚道:“那个就是这zìyóu港的隐身会据点吧?”

    弥赛亚看了一眼,微微一笑:“隐身会的据点哪里会修的这么张扬。”她看了看陈道临,却低声道:“不过这地方倒也是一个颇有名气的组织,你倒是猜猜看是哪里?”

    “嗯?难道是……魔法师工会的分会?算了……我猜不到。”陈道临皱眉,拿起袋子喝了口水。

    “可不是什么魔法师工会,这地方,说起来,可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民间组织,专门负责接受一些官方或者民间的委托,然后将任务张贴出来供旗下的从业之人来领取任务,他们做的便是根据任务寻找目标人物,将其缉拿归案,换取丰厚的报酬……”弥赛亚看着陈道临正把一口水倒进口中,才故意悠悠道:“……这个组织,便是……赏金猎人联盟!”

    噗!!!

    陈道临一口水顿时就喷了出来!!!

    赏金,赏金猎人?!!

    没搞错吧!!

    赏金猎人联盟?!开在这zìyóu港里?!

    开在这到处都是隐藏逃犯通缉犯的zìyóu港里?!

    专门捉拿逃犯通缉犯的赏金猎人联盟,开在这遍地都是通缉犯逃犯的zìyóu港?!

    这算什么?!

    基地组织的本部设在五角大楼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