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贵宾】(求推荐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片刻之后,弥赛亚黑着脸从楼上下来,陈道临小心翼翼跟在身后,口中倒吸着凉气,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尤其是左脚走路的时候有些不太敢用力。

    弥赛亚下了楼来,才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眼看陈道临行路的姿势,才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即沉下脸来,喝道:“你还敢再乱说话么?”

    “不敢了!”陈道临赶紧摇头——方才在楼上,自己已经吃了这女人的苦头了。话说这女人出脚可真狠,直接就在自己的脚踝上来了这么一下。偏偏以对方的实力和身手,自己实在是没本事躲开,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当场便差点抱着脚坐地上。

    陈道临也不是傻瓜,自然明白自己的话是冒犯了人家的忌讳,不敢再多嘴。

    “若是你再说话无礼,我便不会这么客气了。”弥赛亚哼了一声,眯着眼睛看着陈道临。

    望着弥赛亚面带薄怒,俏脸微沉,那细长的眸子眯起来,却反而更有几分妩媚的样子,陈道临看了不由得一呆,随即就立刻回过神来,不敢多看,将目光挪到了别处。

    心中却忍不住好奇:这一路上也不知道看过她多少次了,可没想到穿了女装,怎么会这么……这么……这么好看?

    弥赛亚却注意到了陈道临目光的异样,她脸上微微一红,随即皱眉看向别处。她从袖子里抽出一条面纱来挂在了脸庞上,那薄薄的面纱将眼睛以下的面容遮挡住。原本惊艳的容颜,便只露出了那双细长的眸子。

    这么好看的容颜却遮挡起来,陈道临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

    不过幸好他已经有了教训,赶紧咳嗽一声,道:“公爵大人,不知道你要带我去哪里见识见识呢?”

    弥赛亚“嗯”了一声,也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道:“这自由港的夜生活丰富多彩,历来也是大陆闻名的。而这里没有帝国法律管束,行事更是肆无忌惮,许多在帝国境内都不得见识的事情,在这里却是毫无顾忌,就有很多帝国内的大富豪有钱人,偶尔都会悄悄的溜到这自由港来找刺激。”

    顿了顿,弥赛亚才继续道:“自由港之中没有什么太多的法律,隐身会只和这镇子里的居民约法三条:第一条,在自由港之中杀人者偿命。第二条,偷盗者斩手。这第三条么,便是欠债者还钱,尤其是赌债。”

    “赌债?”陈道临顿时明白了:“这里的赌业很发达么?”

    “自由港南来北往的贸易枢纽,每日不知道成交多少巨额交易,汇聚了多少财富。而隐居在这里的各种高人,袋囊也大多丰厚。要知道如此一个财富之地,岂能没有博彩赌业?自由港的赌业倒也不难开办,只要愿意向隐身会交一笔巨额的保证金便能开办赌场。当然了……赌场这种生意水太深,若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底气,也没人敢做这行。这里做赌业的,无一不似乎后台极为强硬,敢在这里欠下赌债,只怕逃到天边都没处躲藏。”

    弥赛亚说到这里,忽然低声笑了笑:“帝国流传了着一句话:若是犯了国法,还能逃到自由港躲避。可若是在自由港欠了赌债,那真是天下之大都无处可逃。”

    陈道临来了点兴趣:“这么说,咱们今晚是去赌场了?”

    “倒也不是。”弥赛亚缓缓道:“一会儿我带你去的地方,并不是普通的赌场,却是一个特殊的所在。那个地方,说起来我也是第一次去,我方才问过,今晚那儿有一场正好有一场热闹可以瞧瞧。”

    陈道临有些意外:“咦?还有公爵大人居然都没有去过的地方?”

    弥赛亚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嗯,一会儿我们去的那个地方有些敏感,我身份特殊,不想让那儿的人知道,你,还是换个称呼吧。”说着,她顿了顿,补充了一句:“其实我还没有正式继承爵位,所以你真的不用叫我公爵大人。”

    陈道临嘿嘿一笑,就道:“不叫公爵大人,那便不叫吧。”他心中却想:你以为老子很愿意叫么?

    不过随后他眼珠一转:“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弥赛亚忽然心中一动,也不知道哪里生出了一丝古怪荒唐的冲动来,脱口就道:“我私名叫做杜微微,我父母私下里都是这么叫我,嗯……你既然也懂得秘语,便不妨叫我微微好了。”

    微,微微?

    陈道临心中也是一动,看着面前这女孩的眼睛,居然无意之中捕捉到了对方眼神里飞快闪过的意思奇异的光芒。

    她……这是在……羞涩么?

    微微……很好听的名字啊。

    ……

    …………

    这旅馆显然和郁金香家关系极深。陈道临和弥赛亚两人走出来的时候,门外便已经有一辆马车等候。

    这马车装饰很是华丽精致,车厢造型极为考究。只是这车夫看上去模样凶狠了一些,虽然穿戴的衣衫很干净整齐,只是却有一张刀疤脸,脸上一道深深的刀疤,将鼻子几乎都切开成了两截,看上去很是恐怖。

    车夫跳下来恭敬的给两人拉开车厢门,虽然他努力的做出恭敬的笑容,但是那张刀疤脸笑起来,却反而让人不敢直视。

    弥赛亚先一步上了马车,陈道临随即也钻进了车厢。那车夫在一把将门关,跳上马车,扬鞭而行。

    车厢里装潢的也很是奢华,屁股下是厚厚的皮垫,脚下踩着柔软的地毯,甚至空气之中也充斥着淡淡的熏香。

    陈道临忍不住道:“公……”

    他忽然看见了弥赛亚的眼神,赶紧就改口道:“呃,微,微微。”

    微微看着弥赛亚,眼神里带着一丝笑意,眼珠转了转,压低了声音,甚至略微凑近了几分,居然用标准的中文低声道:“小心说话,这车夫不是我的人。”

    眼看微微居然用中文和自己交流,陈道临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古怪来。虽然在前些日子两人每晚的夜谈之中,两人偶尔也会用中文说上几句,但是此刻,在这狭小的车厢空间里,两人距离如此之近,近得自己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那女孩儿的体香。这种情况下,对方在和自己耳语说着中文,让陈道临忽然生出了一种奇妙的错乱感觉来。

    努力的让自己定了定神,他也用中文回应道:“哦?我以为这马车是你安排的。”

    “是我安排的不假。”微微摇头:“我只让旅馆的老板找的这镇子上的马车行。自由港极为繁华,镇子里自有专门做这车行生意的。这生意是隐身会自己经营的,你看这车夫身上的伤疤,还有他坐立行走的姿态,一看便是行伍出生,想来是隐身会旗下的退役老兵,在这车马行里谋的差事。”

    说完,她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道:“这里的车马行才是真正的地头蛇,本地的一些聚会,甚至还有一些赌场的热闹集会,这些车马行的人都认得地方,可以带路。否则的话,有些地方,初次来的陌生人可是没办法进去的。我雇来的这马车可是花了大价钱,这马车上有标志,便可出入自由港里的几个规格最高的赌场。不过我隐藏了我的名字,这雇佣马车的时候,留下的可是你的名字哦。”

    “我?”陈道临呆了呆。

    “不错。”微微看着陈道临,婉然一笑:“所以,今晚在名义上来说,真正的贵客是一位来自罗兰帝国的神秘富商陈道临先生……”说到这里,她有些恶作剧般的笑容,指了指子的鼻子:“而我嘛,外人看来,只不过是富商陈道临阁下身边的女伴罢了。只怕不是交际花,便是情人之类的。”

    她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陈道临都脸上有些发烧,忍不住偷偷瞄了微微一眼,心中暗暗叹息:她这么美丽的女孩,若是肯当交际花或者情人的话,恐怕天下有钱的男人打破了头都会来争抢吧。

    倒是微微自己,说到“交际花”什么,神色却是坦然的很。

    两人就在车厢里用中文低声交谈,自然不用怕被人偷听去了什么。

    马车在镇子里形势,过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陈道临感觉到马车减速,他拉开了窗户,就看见马车开进了一闪巨大的栅栏大门。

    栅栏大门两侧各站立了一排身穿皮甲的武士。

    等马车走进大门之后,这些武士便立刻将栅栏大门缓缓拉上。

    这里是一个硕大的院子,一个露天的喷水池在院子中间,那水池用光滑的石料打磨砌成,池水中央,却耸立着一尊铜像,铜像雕刻的是一名姿态威严的武士,一手执剑,一手玫瑰,昂首挺胸,面向北方而立。

    水池旁便是一座豪宅,高高的台阶之上,铺上了红色的地毯,地毯上还洒下了不少鲜花花瓣。

    随着马车停下,从台阶上立刻就有数名穿着鲜亮的侍者一路快步走了下来,躬身拉开车厢门退到一旁,弯腰行礼。

    陈道临先跳下了马车,然后学着自己从国外电影里看到的样子,做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绅士的姿态,伸出一只手到车门口。

    车厢里,微微眸子明亮,眼睛里含着一丝促狭的笑意,看了陈道临一眼,终于还是抬手搭在了他的手掌上,盈盈迈步走下马车。

    她虽然戴了面纱,但是毕竟似她这等绝色美女风姿卓越,纵然只是一身简单的女式裙装,却也魅力惊人,尤其是那头淡淡的金色长发,披在背上,映衬出纤纤一握的腰肢。

    微微搭着陈道临的手,和陈道临两人并肩沿着脚下的红地毯走上了台阶。台阶之上,早有侍者等候,立刻拉开了面前一闪高大的巨门……

    这厚重的大门只拉开了一线,顿时就从里面传来了一阵悦耳的乐曲。

    门中的世界灯火通明,空气之中流淌着欢快的音乐,人们的欢声笑语,以及浓郁的酒香和各种女士香料馥郁的芬芳。

    随着步入这个世界,身后的大门无声无息的缓缓合上。

    这里显然是一个陈道临只从一些电影里看到过的那种高档舞会的场所。

    大厅里金碧辉煌,头顶上一座让陈道临看了都膛目结舌的巨型吊灯,也不知道是用了多少水晶制作,上面遍插烛台,烛火和水晶的光芒反射作用之下,更是显得灯光瑰丽。

    脚下厚厚的地毯柔软的如云端,这大厅足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空间至少有七八米高。

    大厅侧面一座小小的舞台,上面挂了细细的帘子,帘子后却有一队乐手正在弹奏欢快轻盈的舞曲。

    舞会之中的人并不少,陈道临只是一眼扫过去,便发现这里的宾客至少有数十人,男女老少都有,不过大部分人都看上去穿戴华贵,气度俨然。几乎每一个穿戴齐整的男性宾客身边都会偎依着至少一个美艳的女伴,有的甚至会携带两三个女子。

    这个舞会里大多数的女宾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孩,无一不是穿戴华贵打扮艳丽,陈道临只是一眼看过去,就有些看花眼的感觉。至少自己有生以来,看到过的美女,除了电影电视里的不算,现实之中亲眼看到的美女……之前的二十多年加起来只怕都没有今晚在这个屋子里看到的多。

    不过……

    “看什么看。”微微在一旁低声道,语气似乎对于陈道临有些不满:“这些都是交际花,你现在也有十几万金币的身价。你若是对这种女人感兴趣,随便扔出几千金币,便能挑一两个陪你一夜。”

    几千金币?

    陈道临惊呆了!

    他现在已经对这个世界有些了解了。对罗兰帝国的金币的购买力也已经颇有认识。

    罗兰帝国的货币按照价值从低到高,分别为铜币银币和金币。

    一个金币的价值实际上已经相当不低。一个寻常的人家,全家一年的收入若是能有十几个金币,便算小康之家了。

    几千金币?多少家庭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财富!

    “这里的女人这么贵?”陈道临忍不住吐槽:“风月街可便宜多了吧……”

    “哼。”微微有些不满,挽着陈道临胳膊的手指不由得紧了紧,顿时就让陈道临疼的有些脸色泛白,只听微微眼含笑意,却压低声音道:“你以为这里的这些女孩子是那些风月街上的可以比么?这地方的后台老板身份我知道,堪称是帝国一流的豪门望族。这些女孩都是从各地精挑细选而来的美女,经过了严格的教导和一些特殊的秘密培训。告诉你,这里的这些交际花女孩,她们虽然身份见不得光,可她们这些女孩平日里吃穿和用戴,比普通贵族家的小姐都要好。”

    陈道临吐了吐舌头——下的好大本钱!

    微微却已经悄悄的将一枚奇怪的特制金币塞进了陈道临的手里,在他耳边低声道:“你看见那站在楼梯口旁的侍者了么?我们过去,你把这枚东西交给他,然后就有人引我们去看热闹了。”

    “咦?你说的热闹,不是这个舞会么?”

    “当然不是。”微微挑了挑眉毛:“这种舞会有什么热闹可看。这种无聊的事情,我从小就已经腻烦了。今天这里是有一场真正有趣的热闹可看,否则的话,我可没兴趣来这种地方。”

    说着,她拉着陈道临就朝着舞会大厅的一角走了过去,那里是一个旋转楼梯口,站着几个身穿礼服的彬彬有礼的侍者。只是这些侍者虽然面带温和的笑容,却始终守在这楼梯口不离开半步,而且陈道临发现,一旦有人走近,这些人虽然面上依然是彬彬有礼的笑容,却会立刻的站直了身体,仿佛很是警觉。

    陈道临迎着一个侍者走了过去,就伸出手掌,亮出了掌心放着的那枚金币。

    这枚特制的金币比罗兰帝国的金币要大上一倍,与其说是金币,倒不如说更像是一枚徽章,上面刻画着的图案,正好就是方才在院子里看到的那尊一手长剑一手鲜花的武士。

    原本绷直了身体戒备的侍者,一看见陈道临手里的金币,立刻眼神就松弛了下来,赶紧让开了身子,露出了那身后的楼梯,躬身道:“尊贵的客人请进,两位来的可有些晚,今晚的节目已经快要开始的,若是再不快些,恐怕就赶不上开场的精彩小节目了。”

    陈道临不明情况,含糊的“嗯”了一声,随口道:“开场的小节目,是什么?”

    侍者非常恭敬,压低了声音,客客气气道:“看来客人还没见过今天的投注单吧。我们老板花重金从北边弄来了几个身手很不错的高等货物,开场的热身节目,可是许多客人都期待已久的呢。”

    说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姿态,就走在了前面领路。

    `

    `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