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欠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些侍者恭敬的姿态让陈道临明白了,微微给自己的那枚特制的金币,大概代表着某种规格很高的邀请凭证。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跟着侍者沿着楼梯走了上去。

    穿过旋转楼梯来了一条走廊里,这长长的走廊足足有百步,走廊的尽头还有一扇门,包着厚厚的铁衣,门前站立着几名神色凛然的侍者,看着来人,立刻迎了上来。

    给陈道临引路的人过去和对方低声交谈了几句,来人顿时面露恭敬微笑,转身打开了那扇大门。

    让陈道临吃惊的是,门里却又是一条楼梯——这次却是往下了。

    沿着台阶下楼梯走了大约有数百步,陈道临心中估算,这只怕已经是了地下。

    果然,台阶的尽头,再通过了一道门关。这次把守在这里的,却是几名身穿皮甲佩戴武器的护卫了。他们看过了那枚特制金币,才心翼翼的打开了大门。

    随着陈道临和微微走进这扇大门,立刻有喧闹的嘈杂声铺面而来!

    ……

    这是一个硕大的地下空间。

    圆拱形的空间足足有一个篮球馆大,整体的布局也类似那种类似剧场一般的圆形格局。

    周围一圈大约有数百个座位,以阶梯式从高往低排列,在这地下空间的最中心,则是一个圆形的大坑。

    仿佛是古罗马斗兽场一般,中间的那块坑地的高度大约有三米多,坑地的一圈还竖立了有鸡蛋粗细的铁栅栏。周围站立了一些穿着皮甲的护卫。

    此刻这数百个阶梯座位已经座满了接近九成。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个地下空间里聚集了几百人在这儿,声音嘈杂,但是空气却并不混浊,也没有气闷的感觉,想来是应该有很不错的通风渠道。

    在中间的那个地坑的周围竖了一圈火把。这一圈火把将中间的那个地坑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即便是坐在远处最后一排,也可以将坑地之中看的清清楚楚。

    陈道临和微微很快便被引了座位——这座位的位置还算不错,虽然不算太考前,但总算也在前十排之内。

    两人刚坐下,旁边引路的侍者恭敬的告退。

    “这好像是一个角斗场?”陈道临皱眉看着中间的地下坑地:“难道是来看角斗么?”

    微微摇头:“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我听这里名气很大,想来应该不会只是普通的角斗这么简单吧。”

    正交谈着,已经有一个身穿白衣的侍者走了面前,恭敬的行礼之后,看了两人一眼,然后目光放在了陈道临身上:“请问先生,需要现在下注么?”

    “下注?”陈道临笑了。

    这侍者飞快的从口袋里拿出了几束各种颜色的丝带来,恭恭敬敬道:“一会儿比赛开始前铜锣一响,便停止接受下注了,两位贵客如果想要玩两把,现在时间可是不多了。”

    陈道临看了微微一眼,微微没话,陈道临苦笑道:“我还不知道今晚底什么节目呢,怎么下注?”

    这侍者神色不变,飞快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烫金的请柬一样东西递了陈道临手里:“贵客,这是今晚的节目和货物清单,您可以先看一看,我是负责您这一区的侍从,您有任何需要,只需要抬一抬手臂,我便能看见,随时为您提供任何服务。”顿了顿,他一指身后的台阶:“两位如果中途需要休息的话,可以直接从台阶出去,后面有专门的休息区域供客人使用,还有免费的酒水请随意享用。”

    完他补充了一句:“距离下注的最后时间只有一炷香了,两位如果想玩几手,请抓紧时间。”

    他鞠了一躬,便后退几步,走了台阶上,站在了一个角落里。

    陈道临看了微微一眼,只是这手里的请柬一样的册子,他却看了看,直接交给了微微。

    “怎么了?”微微皱眉,低声道:“记住你的身份,你才是贵宾,我只是你的女伴。这些东西应该你自己看了做主才对。”

    “我……”陈道临有些脸红,压低了声音道:“我不认识字。”

    “……什么?”微微一呆。

    “我不认识字……嗯,我是我不认识你们罗兰帝国的文字。”陈道临叹了口气:“我只会你们的语言,但是文字却不认识。这东西,我看也看不懂。”

    微微的脸色有些古怪起来,她瞧了陈道临一眼,略微皱了皱眉。

    陈道临心中也是无奈。

    他本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现在能一口流利的罗兰帝国语言,这都是要感谢蓝蓝的“通语术”。可问题是“通语术”只是让他掌握了罗兰帝国的语言。

    简单的来,他只是拥有了会话能力。

    但是文字,却是不懂。

    微微心中疑惑,只是此刻地方不对,她也不方便问太多,接过那册子飞快的扫了几眼,虽然蒙着脸,但是眼睛里的目光却越发的诡异了起来。

    “这儿的节目,果然……很精彩。”微微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不自然,尤其是最后“很精彩”的时候,加重了几分语气。

    陈道临正想问,微微却已经忽然抬起了手来。

    很快,刚才那个白衣侍者立刻走了两人身边——这里的侍者果然都是受过严格的训练,虽然此刻场中有数百宾客,但是这些侍者站在角落里时刻待命,却是随时都注意着自己负责的区域,一旦有客人抬手,便不能有片刻耽搁赶紧上前。

    “尊贵的客人,请问有什么我可以为您做的?”侍者欠了欠身。

    微微清了清嗓子,飞快道:“给我两根黄丝带。”

    这侍者立刻取出了两根黄色的丝带来双手交给了微微。

    微微看了陈道临一眼,忽然甜甜一笑,故意用一种腻人的嗓音道:“亲爱的,还愣着做什么,付钱啊。”

    陈道临被微微这种忽然捏着嗓子做出来的柔媚语气给吓了一跳,看着身边这个女人对自己甜笑,可是他心中却只感觉后背上一股寒气升起。

    掏钱?

    陈道临有些尴尬了:“多少?”

    “客人,您的女伴投了两根的黄丝带赌注,您的赌金是四千金币。”这个侍者飞快道:“按照今晚的赌注赔率,若是您最后赢得了赌局,可以获得一倍的赔偿。”

    陈道临脸色有些古怪——因为,道临哥身上可没那么多钱啊!

    要知道他现在全部家当虽然也有个十万金币。可问题是十万金币不是现钱,而是那四枚金丝火钻而已。

    他口袋里倒也不是身无分文,钱袋里装了几十个金币还是有的。

    可是四千金币……自己现在哪里掏的出来?

    妈的,这个杜微微,她是不是耍老子,故意让哥出丑么?

    陈道临额头有些冷汗出来,不过那个侍者倒是丝毫没有怀疑——毕竟能进来这个地方的宾客非富即贵,怎么可能套不出区区几千金币。

    在陈道临为难的时候,微微却已经故意偎依过了身子来,在他耳边低声甜笑道:“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呢?”她仿佛有意无意间,轻轻一抚陈道临的腰间,故意腻声道:“难道你是嫌弃我买的太少了么?”

    陈道临看见了对方诡异的眼神,感觉都了微微的手在自己的腰间抚过,他心中一动,立刻假装不动声色的把手塞进了腰间的口袋里……

    随后陈道临眉毛一挑。

    他手里捏了一叠厚厚的东西,掏出来在手里,却是厚厚一叠仿佛是某种特制质地的纸张,上面还有奇特的花纹以及印刻出来的字样,以及一些花花绿绿的印记。

    这东西他倒是认识的,他在格颜的手里看过这东西。

    这赫然是……金票!

    是罗兰帝国通用的金票!

    这么厚厚一叠金票,自然不可能是陈道临所有的,那么便不用猜,肯定是杜微微这个女人刚才神不知鬼不觉塞自己口袋里去的。

    她是一个魔法师,做这点事想来不难。

    陈道临吸了口气,横了微微一眼。

    看着微微眼中流露出的一丝促狭嘲弄的眼神,陈道临忽然心中有些恼火。

    想玩么?好啊!看看底谁玩儿谁!

    陈道临忽然咳嗽一声,看也不看手里的这爹金票——反正他不识字也看不懂,毕竟这罗兰帝国的金票自然也是罗兰帝国文字,不会有阿拉伯数字的。

    他也不知道这一叠金票底多少钱,全部塞给了面前的这个侍者,大声道:“赌那么有什么意思!这些,全部买那个……那个什么黄丝带了!”

    这侍者忽然脸色变了,抬头瞪大了眼睛看了看陈道临,表情陡然激动了起来吗,颤声道:“您,尊贵的客人,您,您确定都买,都买……黄,黄……”

    “都买了!”陈道临豪爽的一挥手。

    旁边的微微脸色也变了,她狠狠的朝着陈道临瞪了过去,陈道临却故意扭过头不去看她,微微脚下狠狠的踩陈道临的脚,不过达令哥也早有准备,已经先一步挪开了。

    “别问了,都买了是!”

    侍者激动的手都在颤抖,他深深吸了口气,赶紧鞠躬道:“抱,抱歉!是我失态了!尊贵的客人,这些是您的投注丝带。”他飞快的从手里清点出了厚厚一捆黄丝带来交给了陈道临:“这些请您拿好……那个……”

    他犹豫了一下,道:“尊贵的客人,鉴于您的投注金额,您是否……是否需要我将您的座位调整第一排去?那里的视野会更好一些,而且……”

    “不用了。”陈道临至少还记得微微的叮嘱,她需要隐藏身份,可不敢跑去第一排那么醒目的地方。

    “那么,您有任何需求,都可以随时召唤我!”侍者连续几个九十度的弯腰鞠躬,然后撅着屁股飞快的跑掉。

    眼看这侍者离开,陈道临才回过头来面向微微。

    微微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看上去仿佛冷笑连连,但是眉宇之间却满是怒气。

    她咬牙切齿道:“好!好啊!陈道临!你……你……”

    陈道临丝毫不肯示弱:“我怎么了?你刚才戏耍我,觉得很好玩很有趣么?”

    微微横了陈道临一眼,没好气道:“你……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

    “咦?”陈道临看着微微的表情,看出这个女人的眼神居然是真的有些心疼……

    “那个……你是真的在心疼?那一叠金票有多少钱啊?”

    “你!”微微气的险些翻了个白眼:“你居然不知道有多少钱,丢了出去?”

    “我都和你了,我不认得你们罗兰文字。”陈道临摇头:“多少钱?你这么有钱的大人物,还在乎这么一点么?”

    “……”微微沉默了会儿,然后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一点?你刚才扔出去的那一叠金票大概有六十万金币!”

    “六十万金币!?”陈道临也差点从椅子上出溜下去。

    他赶紧坐直了,瞪大眼睛看着微微:“六十万?金币?!”

    “是的!”微微咬牙道:“你好大的手笔,六十万金币,你眨眼扔了出去!那可是六十万金币,相当于一个城市一年的财政税收!可以养活一个师团的正规军一年的开销!可以……可以……”

    陈道临也觉得自己刚才是玩的有些大了,看着微微,声道:“那个……你戏耍我在先……再了,你这么一个大人物,家产富可敌国,还在乎这点……”

    “这点?”微微没好气的瞪着陈道临:“你以为我家里的钱是大风吹来的么?我现在还不曾……不曾继位!!还不曾真正执掌家产!我一年的开销也没有六十万这么多!这些钱还是我身为魔法师自己赚来的私房钱!!你你,你……”

    陈道临不出话了。

    六十万金币……可不是六十万人民币啊。

    “陈道临你记住了,若是这笔钱输了,你欠我六十万金币!”微微重重哼了一声,盯着陈道临道。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陈道临摊开手:“我反正是没钱还。”

    “哼,耍赖是么?”微微仿佛却冷静了下来,看了陈道临一眼:“你最好记住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有人敢欠皇帝的钱不还,但是还没有人敢欠魔法师的钱不还!”

    陈道临身子一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