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百七十三章 【我醉欲眠君且去】(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两百七十三章【我醉yu眠君且去】

    (二合一章节!)

    这个古乐在那儿驱使着那些厨房里的仆从,举止从容随意,仿佛早已经十分熟稔的样子。

    甚至就大大咧咧的招呼仆从将希洛亲王珍藏的好东西直接取了出来随意使用,仿佛就如同在自家一样。

    就算是傻瓜也能看的出来,这家伙和希洛亲王的关系绝不一般。

    希洛拉着陈道临走进了厨房,还没说话呢,古乐已经听见了脚步声扭过头来。

    他看见了希洛,也只是笑着很随意的点了点头,倒是瞧见了陈道临,脸上露出一丝惊奇来,随后立刻就大笑道:“果然是有贵客到来,哈哈!殿下啊殿下,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居然肯亲自下厨,原来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这位贵宾。殿下只说今天有一位客人要来,我却不知道居然是达令教授。最近您可是名动**啊!”

    说着,古乐就已经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陈道临的手用力摇晃,一副老友重逢的亲热模样。

    陈道临对这种热情显得有些准备不足,被古乐抓住了手用力摇晃,只好苦笑道:“古乐先生太客气了。”

    希洛在一旁一扬眉,笑道:“怎么,古乐,你居然认得达令先生?”

    “如何不认得。”古乐看着陈道临的眼睛:“说起来,可算是老相识了。我们在北方曾经见过一面呢。”

    陈道临心中顿时就有些紧张。

    自己当初在ziyou港那个秘密角斗场里,可是冒充了希洛亲王的身份啊!可自己的当时可没和古乐照过面,这家伙应该是不知道的。

    不过随后陈道临就冷静了下来——这个古乐说的应该是在自己去李斯特家族城堡路上的那次相遇吧。

    果然,古乐不慌不忙笑道:“殿下,当初我从北方回来的时候,前往李斯特家族给洛黛尔小姐庆贺芳诞,倒是在路上遇到过达令教授,当时达令教授还未曾来到**,虽然名声不显,可我就知道这位年轻的魔法师必定不同凡响。果然,达令先生来到**,便立刻大放光彩,如今在**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说到洛黛尔,陈道临注意到希洛亲王的脸se微微有一丝不自然,不过很快就闪过了,又笑道:“你这家伙的嘴巴,总是会给人灌**汤。好了,既然正主儿来了,你就赶紧让位吧。今天一下午,你浪费了我好几尾食人鱼了,快让这位正主亲自cao刀动手来,弄上两条碳烤食人鱼,好让大家痛痛快快吃一顿。”

    说着,希洛亲王就把陈道临推了过去。

    陈道临心想反正都到了这里,也就不扭捏,在仆从的伺候之下换上了一身袍子,就在这烤架旁忙了起来。

    让人找了几块岩石块来,用火烧得滚烫,再把洗刷干净的食人鱼剖开了放在上面烤,陈道临拿出了自己的“独门调味品”来,细细的洒在上面,洒一遍,又细细的刷了一层油。很快这烧烤之后的油脂味道,伴随着鱼的鲜香就飘散了出来。

    一旁的希洛亲王看的眼睛放光,抚掌笑道:“好好好,只闻味道就肯定不凡!”

    说完,这位亲王也卷起了袖子,叫人又拿来了一副烤架,自己学着陈道临的样子弄起了岩烤,又拿过了陈道临带来的调味料闻了闻,忍不住问道:“这味道倒是奇特,却从来没品尝过。”

    陈道临心想这五香八角和川椒粉,你若是尝过才叫奇怪。嘴里随意敷衍,只说是自己在海上客人手里无意之中弄到的东西,来历自己也说不清楚。

    希洛听的却极仔细,听完陈道临的一番胡说八道之后居然就当真了:“这么好的东西,岂不是吃一点就少一点?若是有种子的话,自己种些出来,才是最好。”

    陈道临心中一动,笑道:“种子我倒是也弄到了些,不过今儿没带来。亲王想要的话,下次我派人给您送一袋来,只是能否种得活,我就不敢保证了。”

    一旁古乐却摇头道:“殿下,你这可就想差了,何必向达令教授要种子,种子留在他手里,他自然会种出来的,试想在魔法学院的植物培育园里,那是何等手段,什么东西种不活?到时候咱们想吃,就只管去找达令教授拿便是。”

    三人说说笑笑,气氛倒是极融洽。

    陈道临倒也真的对这个希洛亲王心服口服,他不但自己能拉得下架子,更就能做出把陈道临这位客人直接拱上厨台忙碌的事——可偏偏他越是这样,却反而越叫人心声亲近,以他亲王之尊,如此对待客人朋友,这等做派,的确是真的叫人心中折服。

    半桶食人鱼,全部进了三人的肚子里。

    反正这里也没用什么奢华高档的宴会,也没有什么衣冠楚楚的尊贵宾客,三个男人就在这厨房里吃吃笑笑,渴了就随意叫仆人搬来一桶果酒大杯灌下去。

    这么一顿饭,居然就吃到了天黑。厨房里的仆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三人在里面。

    酒足饭饱,希洛亲王已经干脆就席地而坐,就坐在了厨房外的台阶上,古乐则是半靠在园子里的树干旁,已经喝得有些眼神涣散。

    只有陈道临,毕竟还有些拘谨,站在了台阶下,也不好意思坐在这位殿下的身边。

    感觉到气氛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希洛亲王随意就用油腻腻的手抓了抓被风吹乱的头发,也丝毫不顾及自家形象,又用脏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大声笑道:“好!今天吃得过瘾!吃得痛快!这等美食才叫做享受!!有知心好友,有美食,有这悠闲的光景,人生当如此,当如此!”

    古乐在下面打了个饱嗝,斜着眼睛瞧了瞧亲王,忽然摇头道:“殿下,你说这话,大有心事!”

    希洛哈哈一笑:“什么心事?胡说八道!我的心事只有一桩:我生平只怕美酒不够,美食不足!其余的事情,管他那么许多!”

    陈道临在一旁看着,仔细瞧着希洛的眼神,只见他目光清澈坦然,从容挥洒,毫无做作,看来这些话倒是发自真心——心中忽然想起卡门对自己说的那些事情,不由得微微一叹。

    这位亲王如此,倒算是幸运的了。

    若是换做一个野心勃勃的,只怕新年庆典时,便要悲愤伤心发狂了。

    古乐闻言,却脸se忽然一黯,他居然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猛的伸手,在树干上一拍!

    就听见嗡的一声,那大树浑身巨颤,落下的枯叶纷纷如雨!这古乐的实力深不可测,一掌下去,这大树颤抖不止,倒好似院子里下了一场树叶雨一样。

    看见古乐如此样子,陈道临不由得一奇。

    而古乐却已经踉踉跄跄走到了希洛的面前,忽然就抬手指着希洛的鼻子,大声喝道:“好!好!好一个希洛.奥古斯丁!!便是冲着你这份心胸和不羁,我古乐生平就最最服你一人!**里群英闪烁,可那些人在我古乐眼中,不过尔尔,偏偏你希洛奥古斯丁,却叫我古乐发自内心的由衷佩服!偌大的皇位就摆在你面前,你却瞧都不瞧上一眼!偌大的江山放在你手边,你却只伸手,伸手……伸手去拿,拿,拿他妈的食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古乐一番狂笑,笑得恣意轻狂,可笑声之中,却隐隐的流露出一丝无奈和感慨。

    陈道临心中越发的好奇——这个古乐是**里著名的清客,出名的墙头草,骑墙派,怎么今天看他的言行举止,却仿佛是……

    仿佛是为希洛鸣不平,为希洛而可惜感慨?

    若是他们两人老友在一起,说这些话自然无妨,可当着自己这么一个外人,这个古乐居然就敢这么随便说话……

    难道是真的喝多了?

    只见古乐狂笑了几声之后,长长吐了口气:“好吧!我生平就佩服你这个闲散逍遥王!从年轻的时候开始,我就最服气你!还记得咱们十五岁那年,你皇兄加冕为帝,典礼当晚,你就拉着我在御花园里,悄悄把西北进贡来的那匹千里马给宰了烤肉吃!结果时候你被狠狠的责罚……还有外面风言风语,说是你心中不忿皇帝陛下加冕,心中怀有怨望,事后让你好不为难,不得不离开**漂泊南洋以自清!”

    说到这里,古乐忽然眼睛一红,居然隐隐的流出了两滴眼泪来,脸上却挂着笑:“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可只有我才知道……那晚我们在御花园烤马肉,只因为我!只因为那晚我喝醉了,和你说了一句,我说吃了这么多年美食,却从来没尝过千里马的肉是什么滋味。你把我当好朋友,只因为我这一句,你就带着我悄悄去宰了那匹马,烤了马肉给我吃!!你不过是对朋友尽意,却没想到累得你陷入漩涡之中……”

    古乐这话越说越轻,说到最后,长叹不语。

    陈道临听了,却是心中震撼,看着希洛亲王的眼神,越发的流露出了一丝钦佩来!

    这……为了好朋友的一句想吃千里马肉,就胆大包天的敢在新皇加冕晚宴上,悄悄的宰了贡品千里马来烤了吃……

    这等做派,要说是惊世骇俗也行。

    可若是换个角度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孟尝之风啊!

    这人若是放到现实世界的古代里,绝对是一代孟尝君那样的人物,或者是名士风流的传奇人物啊!

    再看古乐,却仿佛已经站立不稳了,这家伙晃晃悠悠,踉踉跄跄的跑出了院子去,片刻之后,再跑回来的时候,居然手里抓了一把明晃晃的利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侍卫手里抢来的。

    眼看他持剑冲进了院子里来,身后已经有数名侍卫追了过来,可才到院子门口,希洛就已经站了起来,笑着对院子外满脸紧张的侍卫摆手大声喝道:“没事的,我们在游戏而已,你们不用理会,都出去吧,没我的吩咐不要过来。”

    侍卫退了出去,却只见古乐已经持剑跑到了院子当中,就站在了希洛面前不远的地方,哈哈一笑,陈道临这才看清,原来这古乐不但抢了把剑来,他身后居然还背了一把猎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翻出来的。

    希洛一看这张弓,居然愣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一丝复杂为笑道:“你这家伙,原来是跑去我的练武房里,把这东西翻了出来。”

    古乐哈哈一笑,就把那张弓丢给了希洛,自己却横剑在手,大声笑道:“今ri兴致高,来来来,就像当年年轻时候一样,喝到痛快处,我舞剑,你赌she,谁若是输了,再灌……灌……灌他妈的一桶!”

    希洛原本眼神里有些感动,听到古乐说完最后一句,也不由得莞尔,脸上路出了意动和兴奋,叫道:“好!灌他妈的!”

    扭头看了一眼陈道临,大声笑道:“达令,可擅she?”

    陈道临摇头,希洛略一思索,就笑道:“那好,就劳驾你来当旁证,若是输赖账,你就执法灌酒,不管是我还是这个醉猫,输了都要灌下一桶,少了一滴都不成!”

    “好好!有达令教授做旁证,谁输了也赖账不得!否则的话,达令教授就用束缚术来捆了人灌酒!”古乐大笑三声!随后他的笑声忽然音调一变,化作了一声长啸!

    这一声长啸可非同小可,陈道临只觉得这啸声气势惊人,人在院中,那声音却仿佛直冲云霄而去!

    随后就看见古乐手里的剑陡然动了起来!

    这家伙的身影也瞬间化作片片虚影,院子再也看不清一个清晰完整的人影,瞬间只见无数残影漫天飞舞,而他手里的长剑也化作无数星星点点的jing光闪烁,这一时间,就连漫天星辰都相形失se!

    院子里出现了一点一点的星火,随后这星火化为一片,斗气纵横闪烁,越来越惊人,就听见“嗤嗤”“嗤嗤”的声音不绝,那远门落了满地的落叶,忽然被一种力量重新席卷而起,就打着转而在院子里旋转飞舞起来!

    漩涡之中,古乐的人影渐渐清晰,但是手里的剑光却越发的捉摸不透,只能看见无数剑光纵横,却哪里能分辨出真正的利剑在哪里?

    陈道临看到这里,心中惊骇莫名,忍不住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古乐的剑术,居然jing绝如斯!!!

    这等神奇剑术,叫陈道临看得目眩神驰。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就看见那漩涡之中的古乐人影高高飞跃而起,只见他的身影仿佛居然定格在了半空之中,然后手里的长剑一引!

    咻的一声,一团落叶卷成一片,夹杂着斗气,就朝着院子的西北角飞she而去!

    就在这与此同时,忽然站在院子里的希洛,动了!

    他原本一直站在原地含笑而立,看着古乐尽情舞剑,等到了此刻,眼看古乐动作,希洛陡然之间就原地一个转身,脚下一直腿往后迈了一步,做弓箭步,然后手里的长弓已经挽如满月!

    嗡!

    弓弦轻颤,一道银se的锐光飞she而出!那she向西北角的一团斗气落叶顿时就被击中,蓬的一声化作乌有,落叶早已经在锐光和剑气之中被剿得粉碎!

    古乐再动,手里长剑一引,又是一片落叶卷着斗气朝东南方she去!

    希洛亲王拧腰,拉弓,形态姿势矫健之极,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就听见弓弦微颤,锐光激荡而去……

    砰!!

    再中!!

    古乐纵声大笑,忽然身子飞快旋转起来,咻咻咻咻几声,一连有数道落叶she向了四面八方而去!

    希洛却也是嘴角微扬,然后一口气将这弓拉到了极致!陈道临甚至仿佛听见拉着弓的撕裂的声音!

    随即只见希洛的弓弦之上,飞she出无数朵如流星一般的锐光,四面八方而去,就看见院子里四处如同燃放礼花一般,砰砰砰砰的声音不绝,斗气和锐光撞击,碰撞出的火星四she,煞是好看!

    如此神奇的she术,陈道临已经看的惊呆了!

    自己当初得救的那晚,就已经见识到希洛亲王的神she之术了,他那惊艳一箭,算是救下了自己一条命!而此刻他再次展示出来,却发现这位亲王的she术神奇如斯,直叫陈道临看得心旷神怡,险些就忍不住鼓掌喝彩起来。

    可就在陈道临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声“好”还没有叫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院子东边角上的一道锐光,却终于落空,she在了墙壁上,激起一片碎屑,倒是一团落叶,毫无阻拦的飞了出去,落在了院墙之外……

    古乐已经站在院子zhongyang,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殿下,你可输了!!”

    希洛却看着院墙,自己she空的地方,又看了看手里的这张弓,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感慨来,随即将弓往身后一背,淡淡笑道:“好,我输了,那就认罚便是!”

    陈道临心中一动……他站得距离希洛较近,此刻仔细看去,却发现了一丝不寻常。

    原来希洛亲王手里的那张弓,弓角上已经出现了一丝微微的裂纹!

    陈道临立刻想起,就在希洛最后发出那满天流星一般的惊艳一击的时候,他已经仿佛听见了这弓不堪重负的声音,而当时……似乎是希洛及时的收了几分力……仿佛他生怕伤了这张弓?

    而这弓,看上去也不过就是一张极为普通的猎弓,质地虽然是不错的木材,弓弦也算是很好,但是在算不上什么上等的强弓。这等货se,只怕寻常武士都未必会看上眼,却不知道为何希洛却将它如此爱惜。

    古乐走了过来,站在了希洛面前,看着希洛坦然认输,他却反而有些意外,可随后看见了希洛有意无意将弓藏到了身后,古乐仿佛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希洛,是我不好……”古乐长长吐了口气:“我……不该把这种弓翻出来的。若是损坏了,我……我真的就……”

    “无妨,不过就是一件器物罢了。”希洛淡淡一笑,眉飞se舞,然后主动走到了台阶上,将弓轻轻放下,却一手抱起一个酒桶来,用牙要开了橡木塞子,大声笑道:“不劳达令旁证动手执行,我自己认罚就是!满饮此桶!”

    说完,这位亲王殿下就将木桶高高举起,往自己嘴巴上灌了进去!

    他这灌得货真价实,丝毫做不得半点虚假的,虽然灌得太猛,不少酒水都泼洒在了脸上顺着脖子流淌,全身淋漓,不过他这一番豪饮,还是让陈道临叹为观止!

    这位亲王殿下,私下里居然是这么一位豪迈的名士风度!

    只见亲王一口气灌了好久,居然气息绵长,好不停歇!一桶酒灌光了,虽然到了最后,大半都洒了去,但是至少也有小半进了他的肚子。

    只见他的腹部之处已经明显的凸起,放下酒桶之后,希洛打了个长长的酒嗝,满脸涨红,醉态可掬,原地踉跄了两步,还指着古乐哈哈大笑道:“看!老子灌完了!一滴都没剩下!”

    “好!你厉害!”古乐也已经醉得不行了,原地傻笑了几声,却也拿起了一个酒壶,仰脖子将酒全部灌进了自家嘴巴里,然后一扔。

    两人相识哈哈大笑,笑得畅快淋漓。

    最后希洛忽然就一脚将地上的酒桶踢飞,对着古乐和达令,大笑三声,然后高声叫道:“我醉yu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抱,抱……抱他妈的碳烤食人鱼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这位亲王就直挺挺的躺了下去,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陈道临看得哭笑不得……

    这倒好,把在这位亲王直接喝趴下了。

    不过原本以为今晚这场见面还有些难度,没想到希洛自己对政治上的事情只字不提,上来就大口吃鱼大口喝酒,一个字的题外话都不讲,然后就这么快把自己灌醉了。这倒也让陈道临省心了许多。

    只是看着希洛醉倒,古乐却走了过来,这家伙也差不多快不行了,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地上那张弓,忽然就一拍自己的大腿:“哎!古乐啊古乐!险些毁了殿下最真爱的这把先皇亲手制作的猎弓!!”

    然后这家伙眼皮一翻,居然也倒了下去。

    随后外面终于有仆从进来了,手忙脚乱的将希洛和古乐搀扶抬了出去。

    陈道临跟着一起在别院之中待了会儿,等仆从将主人安顿下之后,有别院之中的皇家管事来招呼陈道临。

    陈道临拒绝了在这里留宿的邀请,然后皇家别院的管事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送了陈道临出来。

    出了皇家别院之后,陈道临上了自己的马车,虽然心中感慨,还是连夜回了魔法学院去。

    ……

    别院之中,到了后半夜,仿佛已经寂静无声。

    古乐作为贵客被安排在了一个单独的庭院之中,到了半夜,原本握在床上鼾声如雷的古乐,忽然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他脸上神se沉静,哪里还有半分醉意?一双眼睛眯成一线,目光闪动,然后轻轻的从床上起来,稳稳走到了桌边。

    在袖子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张花花绿绿的纸来。

    古乐坐在那儿,思索了片刻,然后微微一笑,用力咬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指尖,就用鲜血在这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随后他将纸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在空中一扬,顿时一片飞火闪过,纸片化作灰烬。

    ……

    皇宫之中。。

    皇帝深夜坐在密室之中,这密不透风的书房里只有他一人。

    面前一杯残酒,一本古书。

    皇帝正沉吟,忽然空气之中闪过一丝火星,随即出现了一片花花绿绿的纸张来。

    皇帝微微一笑,伸手接过来,展开。纸上一行猩红的字迹:

    “亲王无所求,安!”(未完待续。)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