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找麻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石头夫人的脸色变得自然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老太婆一脸想吐血又吐不出来的表情,重重的喘了几口气,才哑着嗓子,狠狠道:“你,你找的不是我?!”

    那个赏金猎人的头子此刻却是有点欲哭无泪的样子。

    他手里虽然依旧握紧了斩剑,但是看着这院子里先后跳出来的三条“大鱼”……

    尼玛,干赏金猎人干了也有半辈子了,从来没遇到今天这种事情啊。

    什么叫做惊喜?

    惊喜就是你守株待兔,结果却等来了一条饿狼。

    什么叫做惊吓?

    惊吓就是你等来了这条饿狼,身后还跟着一条猛虎!

    什么叫做恐怖?

    恐怖就是你看到了这条猛虎,后面却还跟着一头巨龙!

    此刻最让赏金猎人头子为难的是:今天这么一闹,把这几条大鱼给不小心逼了出来,这就等于坏了人家隐藏的身份。

    赤焰狮子也好,北地血枪,还有这位石头夫人,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随便一个都是脑袋上挂着厚厚悬赏的人物,身上至少背了十几条通缉令。

    人家在这里隐藏身份隐居下来这么久,结果今晚被自己带人来闹这么一出——全完蛋了,这一下身份暴露了,这几位肯定就得赶紧逃亡换地方,还得要准备应对消息传开之后引来的仇家和追捕。

    这种事情,绝不是说一句“不好意思是误会”就能抹过的吧。

    至少赏金猎人头子将心比心,若是设身处地想想,换了是自己遇到这种事情,身份被一群不相干的人戳破,坏了自己隐藏了十多年的大事,那么自己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杀人的心都会有的!!

    一个赤焰狮子就足以和自己拼的旗鼓相当了,加上一个武技更出众的北地血枪,还有一个魔法实力超群的石头夫人……

    赏金猎人的首领和手下的武士们都忍不住暗中流出冷汗来。

    “年轻人。”

    说话的是最年长的那位石头夫人,这位老婆子脸上的皱纹都在颤动,眼睛仿佛猫头鹰一样盯着这赏金猎人头子:“今晚你跑进我们的院子做下这么大手笔……我们几个家伙一个个都跳出来报了名字,却还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呢!”

    赏金猎人头子此刻委实不想报字号……难道是想今后找自己寻仇么?

    但是如此场面,若是他连字号都不敢报,难么今后也别想混下去了。咬了咬牙齿,这赏金猎人头子涩然道:“夫人客气了,我是联盟之中的猎人,夫人叫我亚历山大就好。”

    噗!

    陈道临站在众人之中听到了,忍不住就笑出了声来,表情古怪的看着这位老兄。

    亚历山大?嗯,这老兄倒是起对的名字,想来他此刻压力真的不小吧……

    此刻这位仁兄想来当真是名副其实的“压力山大”。

    那石头夫人却是笑的越来越愉快,只是这笑容的同时,目光却仿佛也越来越深邃,紧紧盯着亚历山大,用一种慢吞吞的语气道:“既然你不是来找我们这几个的。我倒是很好奇,阁下到底是为了谁而来?这等事情,今天若是不能问个清楚,想必我们几个人心中也实在难安啊。亚历山大,你不妨就说说吧?”

    亚历山大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勉强一笑,故作镇定道:“让几位受惊了,今天的事情是我鲁莽了,没有一上来就亮明字号,那个……”

    他咬了咬嘴唇,然后深深吸了口气,大声道:“我们今天来寻找的目标就在这院子里。这人曾经在南方做下大案子,一夜之间毒杀了帝国一位男爵全家上下十九口人。更曾在东部艾尔兴基市的佣兵行会假冒身份骗取一张商牌,卷走佣兵行会里储存的库房保证储备金五百公斤,更杀死了商会的一个管事和佣兵行会的两位执事。这人被帝国官方明文通缉,大陆佣兵行会和赏金联盟更是明发十万金币悬赏。只是这人行踪隐秘飘忽,做事谨慎狡诈,多年来都不曾露出踪迹,叫人无处可寻。直到近日,我赏金联盟才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这人就藏在此处……”

    亚历山大缓缓说完这些,石头夫人和唐恩还有霍克等人都同时动容。

    “杀男爵一家十九口,佣兵行会两名执事……”那个北地血枪唐恩喃喃自语了几句,才大声道:“这些事情我也听说过,你……原来要找的,是那个叫做‘黑蝙蝠’的家伙?”

    说到“黑蝙蝠”这个词的时候,唐恩不由自主的,眉头挑了挑,就连身边的火焰狮子霍克夫妻两人,也都是神色微动。

    只有那个石头夫人,嘿嘿冷笑几声:“黑蝙蝠?哼……我倒也听说过这个名字。为了这么个家伙,却把我们几个都牵连了出来。嘿!嘿嘿!!”

    火焰狮子霍克是个性子火爆之人——否则当年也不会一怒之下暴起杀人。此刻他心中满是憋出来的怒火,瞪着亚历山大喝道:“你这个家伙做事情也是乱七八糟,既然你是来找那个黑蝙蝠,怎么一进门也不说清楚!却搞得老子以为,以为……”

    亚历山大此刻却也是心中滴血,只是看着那个石头夫人也是眯着眼睛射来寒冷的目光,他才不得不赶紧解释道:“这个……说起来恐怕会让几位笑话。我们的确是为黑蝙蝠而来,也的确是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这黑蝙蝠就在这院子里隐藏。但是,但是……”

    他的脸色有些为难,不过依然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但是我们却始终不能确定这黑蝙蝠的确切身份。这人十分狡猾,本事厉害,除了武技高明之外,更精通下毒,还有一手神乎其神的伪装本事。历年做下案子,都是用了各种不同的身份,而做事之后就绝不留下活口,所以,我们并不知道这个黑蝙蝠的相貌是什么样的,甚至连这人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无法确定,唯一的线索,便是这人每次做完了案子,会留下独门的黑蝙蝠的标记。其他的就……”

    “妈的。”脾气暴躁的霍克忍不住恨恨吐了口吐沫。

    那个石头夫人却嘿嘿冷笑几声,老婆子的话语慢吞吞的:“黑蝙蝠么……我可不关心它是什么身份,只是因为这么一个小东西,你却把我们几个给引了出来,这事情说什么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吧。你说这小蝙蝠就在这院子里?既然我们几个都不是,那么……”

    院子里沉寂了好一会儿,终于,几个人同时把头扭过去,看向了这院子里最后一个店铺老板——那个卖酱料的年轻的女孩。

    此刻大家同时心中生出了这样的念头:难道是她?难道这女孩,会是……黑蝙蝠?

    被众人目光所向,这卖酱料的女孩此刻却身子抖的仿佛风中的树叶,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身子也缩在那儿,仿佛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她的年纪看上去最多不过二十出头,容貌也很是普通,脸蛋有些圆,双颊上还生了数十粒细细的雀斑。无论从任何角度上看,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寻常年轻女子。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朝她看去的时候,这女孩大概的明白了什么,拼命晃着双手,急忙辩白:“不,不是我,不是我……”

    眼看大家的目光依然满是疑惑,这女孩着急的差点就要哭出来了,拼命摆手:“真的和我没关系,我,我只是个卖酱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道临看在眼里,暗暗心中叹息,然后忍不住就想起了一首熟悉的曲子……可惜不是你……

    “不会是这个女孩吧。”陈道临皱眉想了想,道:“她才多大年纪。这些赏金猎人找的是许多年前做下大案子的人,这女孩今年最多二十岁,多年前,只怕她还没成年呢。”

    杜微微神色倒是很轻松,只是抱着双臂在一旁看戏,并不说话。

    石头夫人缓缓走了过去,走到了那个女孩面前,老婆子弯腰下去,轻轻抓住了女孩的手,将她拉了起来。石头夫人的语气听起来很温和,缓缓道:“贝蒂,你起来。”

    这雀斑女孩哭哭啼啼,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只是一手还扶着桌子,哭丧着脸,颤抖的声音道:“婆,婆婆,我好害怕,你们,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不明白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真的不是我,我……”

    “好孩子。”石头夫人淡淡一笑,深深的看着这女孩的眼睛,然后叹了口气:“我也不想怀疑你。可怜的孩子,你来这院子的时间最短,才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我记得那一年你和你哥哥一起来到自由港,然后住在了我们这个小院子里。后来你哥哥去北边通商,结果被兽人杀了。你无依无靠,咱们大家看你可怜,才帮着你在这院子里开了个酱料铺子。你这个小妮子,手巧的很,心地也不错,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平时你做了些好吃的,也会送到我这个老婆子的屋子里来……这些,我都记得。”

    石头夫人说到这里,却忽然深深吸了口气:“可惜呢,这事情实在不这么简单,你看,今天为了这件事情,我,烤肉的,卖粥的,我们都被卷了出来。这事情若是不能弄个明白,我们几个都是绝不甘心的。小姑娘,你莫要害怕,只要弄清楚了不是你,我自然还你个公道。”

    说着,石头夫人已经一抬手,右手握着的魔杖已经飞快在这雀斑女孩的额头上轻轻一点。

    嗡的一声,一道光芒闪过,这个叫贝蒂的雀斑女孩一呆,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石头夫人,唬的面如土色:“婆,婆婆……你……”

    石头夫人看着她,看了好几眼,才缓缓出了口气,轻轻一笑:“好孩子,没事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霍克和唐恩:“这孩子身上没有一丁点魔法的波动,绝无半点魔力。”

    顿了顿,她却拉着贝蒂的手,将女孩从屋子里拉到了院子。这个叫贝蒂的女孩明显已经恐惧之极,但是石头夫人拽着她的手,她身子便不由自主的跟着走了出来,毫无反抗的能力。

    “烤肉的,卖粥的。”石头夫人淡淡道:“魔法的事情有我判断,但是武技我可就不擅长了,你们两位是行家,自己来看看吧。”

    说着呃,石头夫人一伸手,将贝蒂的手掌摊开往前送了送。

    唐恩和霍克两人面色平静,两人走上来,一左一右,将贝蒂夹在了中间,也是一个在左一个在右,仔细的看了看贝蒂的手掌,然后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不是她。”说话的是北地血枪唐恩,他缓缓道:“这孩子的手掌绝不像是练过武技的。但凡练武的人,不管是练的格斗术还是任何一种兵器,任凭是再怎么保养,手掌和手指的骨节都绝对和常人有些不同,以我的眼光,再细微的差别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而且,她的手掌虽然有茧子,但却绝不是练武练出来的,而是平日里干粗活留下来的。”

    说到这里,他也是松了口气:“这孩子是干净的。”

    这个女孩听到这里,流出了眼泪来,仿佛此刻才终于心里松了下来,顿时哇的一声,痛哭不止。

    霍克恼火的瞪着亚历山大:“喂!你可看好了!咱们院子里的人都在这里了,这贝蒂小丫头也是干净的,除此之外便再没有其他人了!你说的那个什么黑蝙蝠,根本就不在我们当中!”

    亚历山大此刻也是满脑子无名之火,他的目光在那个女孩身上转来转去,甚至刚才他也亲眼看到了这个女孩的手掌——以他这种经验丰富的高手,自然能看出普通人和练武之人的手掌的区别,这个女孩的手掌一看就绝没有练过武的痕迹。

    不过这个结果,亚历山大也是彻底无语了。

    自己得到了的消息,明明就是说那黑蝙蝠就在这院子里,可现在这里的人都已经找遍了……

    “地上可还有一个呢。”

    人群之中,忽然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顿时让亚历山大眼睛一亮!

    倒是陈道临在人群之中,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杜微微:刚才这句话,分明就是杜微微故意说出来的。

    陈道临意外的是,杜微微此刻忽然插进这么一句话,管这种闲事,似乎不像是她这种人会做的事情啊。

    亚历山大却来不及去顾及这话是谁说的了,一把跳过去,将地上的那个院子老板夏尔提了起来。

    夏亚方才被吓晕了过去,此刻被亚历山大抓了起来用力晃了晃,顿时醒了过来。

    亚历山大却抓住他,如获至宝一般,上下仔细打量,更是在他的手掌之上看来看去。

    “喂,这位老兄,你,你……”夏尔哭丧着脸:“你抓着我做什么,我可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啊。”

    “哼。”亚历山大不言语,只是眯着眼睛盯着夏尔,一手紧紧握着剑柄。

    “老,老板他……”

    忽然,那个一直躲在霍克身边的叫米妮的女子,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话:“老板,他是个好人啊,我想他绝不是什么黑蝙蝠。”

    米妮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赤焰狮子霍克先是一怔,看了自己的女人一眼,米妮却神色倔强,沉声道:“霍克,我们当初来到自由港镇子里,如果不是老板好心给我们地方住,我们哪里会有这些年的安稳日子过!老板是个老实的好人,你我都再清楚不过的!什么黑蝙蝠,绝不可能是他。”

    霍克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也郑重点了点头,大声道:“不错!怀疑旁人,也不能怀疑老板!夏尔老板是世代住在自由港的老人,身份清晰明白,周围的邻居都是世代认识他家,这就绝不可能伪造的。”

    唐恩也点了点头,沉声道:“亚历山大,还是请你放开夏尔老板吧!他是一个普通人,这一点,我都可以作证的。”

    亚历山大却此刻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咬牙道:“你凭什么就可以作证他不是?”

    “那么我来作证吧!”

    石头夫人冷冷一哼,魔杖在地上轻轻一顿,这就立刻让亚历山大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石头夫人冷冷瞧着亚历山大,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你这个混蛋小子,就偏要让人把话说的太过明白么?我便告诉你吧,这个老板夏尔,我在他这里住了这么些年,这人性子胆小懦弱,要说油滑那是有一点的,贪小便宜也是有一点的,但是遇到事情就会推诿躲闪,对人客客气气,被人欺负了也不敢吭声,偶尔会喝点小酒,但是稍微有点余财,就都会送到风月街的那些婊子口袋里去了。这个家伙烂事无用胆小懦弱又好色……这么些年,他的言行举止,我都是看在眼里的。请问这么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什么黑蝙蝠!”

    亚历山大脸色稍微松弛了一些,可又看了夏尔老板一眼,质问道:“可是,他的手掌上分明就有练武之人的痕迹!”

    “我……我……”这次分辨的是夏尔老板自己,他挺着脖子叫道:“有没有搞错!我祖辈可是第一批定居在自由港的老兵!我自有家传的武技,虽然我没什么本事练的不到家,但是也从小有学过的。我,我,我……我若是练的到家,此刻哪里还容你这么抓着我的脖子!哎呀哎呀快松开,我要喘不上气了!”

    扑通。

    亚历山大手里一松,夏尔老板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疼的直咧嘴,张口就想骂,可看见了对方手里明晃晃的剑,赶紧一缩脖子,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一旁。

    “难道,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假的?有人胆敢戏弄我们赏金联盟!”

    亚历山大气的眼角肌肉乱跳。

    “好了!”

    石头夫人冷笑道:“亚历山大,你也不用惺惺作态,你只告诉我,今天这事情,现在该怎么了结呢?”

    她那双眼睛的眼神仿佛有钩子一样,紧紧盯着亚历山大:“我们几个家伙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多年,却一直隐藏的好好,互相都不知道其他人的底细,今天却被你这么一闹,弄出这场笑话来!你倒是说说,这事情,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呢?”

    亚历山大强行压下心中的憋屈恼火,看着石头夫人,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忽然走上两步,对着石头夫人和另外的几个人,分别一一弯腰深深鞠了一躬!

    他这么忽然就直接行礼,倒是让石头夫人等人都有些意外,想不到这人做事情倒是干脆,服软也如此的不拖泥带水。

    “今天的事情,无论如何是我亚历山大带人做的,惊扰了各位的隐居,也是我坏了规矩。”亚历山大缓缓道:“我个人在这里深表歉意。”

    说到这里,他忽然语锋一转,飞快道:“当然了,各位都不是眼明心亮之人,今天的事情,恐怕会给各位带来不少麻烦,我这里简单的一句抱歉,实在是不值几个钱,也实在是抵偿不了什么。所以……除了我个人对几位的歉意之外,我以赏金联盟的执事的身份在这里对各位做出一个保证。以我的名誉作保,我回去之后会请联盟通过一项决议,在一年时间之内,赏金联盟将拒绝任何针对几位的委托。任何针对几位的委托,我赏金联盟都会拒绝不受理,以一年时间为限!我想,这算是我代表赏金联盟对带给各位的麻烦而表示的一点诚意吧。”

    一年时间,不受理相关委托。

    这个提议倒是让几个人颇为满意,尤其是霍克和唐恩两人,眼睛里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光来。

    赏金猎人联盟是大陆上最大的追踪组织,专门以缉拿各种通缉逃犯为业,甚至比官方的追捕更让人头疼。如果能让赏金猎人联盟保证一年时间内不受理任何追捕自己的委托,毫无疑问会给自己减轻许多压力!

    尤其是现在自己的身份暴露,接下来这段时间恐怕是逃亡的最要紧的时候,这种时候,第一大追捕组织赏金联盟若是肯置身事外的话,毫无疑问是对自己极有好处的。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微微点了点头,而后两人又看向了石头夫人。

    老婆子神色淡淡的,似乎也没有一丝喜悦,却摇头道:“我这个老婆子可不关心这些。赏金猎人联盟从来不曾找过我。找我的是魔法师工会,你们来不来,我倒是不关心,不过……既然你肯这么说这么做,对这烤肉的卖粥的倒是好事一件,那么今儿的事情……”

    说到这里,石头夫人摆摆手,却不再说话,而是慢慢悠悠的走回了自己的豆子铺,然后双手将门缓缓关了起来,就此不见。

    院子里,亚历山大这才长出了口气,额头的汗水也终于不再淌了,他擦了擦脑袋,看了看霍克和唐恩,犹豫了一下,缓缓道:“客气的话我也不说,今天的事情得罪了!我也不说什么来日再会的话,想来过了今日,几位都会离开这里,那么我就只要祝各位今后一路平安吧。”

    说完,他一摆手,做了个手势,院子里他那些手下立刻一股脑儿人就退出了院子。

    这亚历山大做事情倒也光棍,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皮囊来丢在了地上,听动静里面有不少钱币,他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老板夏尔:“算是赔偿砸坏你的东西还有院门院墙。”

    随后这亚历山大带人就此离去,院子外面那些人也片刻就走的干干净净。

    这些赏金猎人武士离开,院子里的食客们才终于得以自由,大家不敢多说什么,不少人都是一言不发的直接就走,有的倒是似乎还想和几个老板打个招呼寒暄两句,似乎有些也是认识了多年的老熟客,但是只是迟疑了会儿,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吗,最后也不过是化作一声叹息。

    人渐渐离去,陈道临和杜微微自然就留在了最后,他和杜微微互相看了一眼,都是表情有些古怪,随着其他客人也离开了这小院。

    陈道临心中却依然想着,不知道这小院子里的这几个传奇人物,今后会怎么样再找地方躲藏隐居呢?

    走出院子,两人在这巷子里往外行走,不多片刻,周围就已经没有人了。陈道临这才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然后又抱着肚子大笑几声,最后扭头看着杜微微:“你说,今晚遇到的这叫什么事情?”

    杜微微神色古怪,淡淡笑道:“我事先又不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我又不会预言术,若是早知道有这种热闹看,今晚我也不会带你去那个角斗场,直接到这里来算了。”

    陈道临走了几步,忽然站住脚道:“你刚才忽然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哪一句?”

    “哼,就是那句‘地上还有一个’。”陈道临摇头道:“我觉得你不像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啊。”

    杜微微轻轻一笑,眼波流转:“没什么,只是想给那个亚历山大找点麻烦罢了。”

    “找麻烦?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杜微微淡淡道:“好好一个夜晚,我们吃东西吃的正高兴,他带人跑来,把什么都搅了,我自然想给他点麻烦,可惜……唉,这院子里的几个老家伙,一个比一个狡猾,哼……”

    “你,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陈道临一头雾水。

    杜微微皱眉看着陈道临,看了好几眼,才摇头道:“我以为你能看出来,看来你是真没明白啊……唉。”

    陈道临越发的茫然:“看出什么?这院子里的几个老家伙,怎么狡猾了?”

    “哼。”杜微微神秘一笑,低声道:“你说,那个黑蝙蝠到底是谁?”

    “……我怎么知道。”陈道临翻了个白眼:“今晚都排查过了啊,院子里的人都不是,想来是那个什么压力很大的兄弟得到了错误的情报吧。”

    “哈!”杜微微冷笑:“这种话骗骗鬼也就算了,方才在场的几个老家伙,包括那个亚历山大,都是老江湖了,反应何等的快!哼,也就是你这种局外人还给蒙在鼓里。”

    “你是说……”陈道临瞪大了眼睛:“那个黑蝙蝠,真的在院子里?”

    “当然!”杜微微轻轻一笑。

    “这……怎么可能?”陈道临吃惊道:“既然在院子里,那个亚历山大难道没看出来?不对……你的意思是他看出来的?可既然看出来了,他怎么不……”

    “哈!这种时候,就算给他个胆子,他也绝不敢动手抓人了。”

    杜微微悠悠笑了笑,竖起三根手指:“今晚的乌龙闹的可有些大,这亚历山大也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小地方遇到这么几尊大神。哼,一个赤焰狮子,一个北地血枪,一个石头夫人。这三个人,以那个亚历山大的本事,最多也就能对付对付赤焰狮子,而且真打起来,赤焰狮子那种军队里厮杀出来的猛将,到了拼命的关头,亚历山大这种江湖武士绝不是对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北地血枪,一个厉害的魔法师石头夫人。这三个人摆在面前,而且摆明了被这亚历山大撞破了好事,正心中恨他恨的牙痒痒的,恨不能一刀剁了这个混蛋。”

    说到这里,杜微微故意笑了笑:“这种时候,就算黑蝙蝠摆在面前,这个亚历山大敢动手么?他一动手,那么其他几个人说不定就会趁机联手直接把他给做了!这种时候,亚历山大要考虑的就只有赶紧如何安全的脱身离开才好。至于捉拿黑蝙蝠……哼,他们这些赏金猎人是经常冒险赚钱不假,但是明知道是找死的事情,谁会去做。所以,就算黑蝙蝠站在他面前,他也只好装作不知道不认得——要知道他可是赏金猎人,若是黑蝙蝠在他面前他认出来却不敢动手,传出去就会有损他名声,将来也就不用混了,可如果是他没认出来,没找到人……这就怎么也怪不到他头上了。”

    陈道临听的心中豁然开朗,忍不住长叹了口气:“咦!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道理啊!”

    想了一想,他忽然皱眉道:“话说回来,那个黑蝙蝠真的在院子里?那个亚历山大认出来了,却是装糊涂?那么,其他几个人呢?是不是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想多半是的。”杜微微笑道。

    说着,她挑眉看了看陈道临脸上的疑惑表情,杜微微哼了一声:“你不信?你若不信,我们这就悄悄回去,此刻那院子里,肯定又在上演一出好戏呢!”

    `

    `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