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钻进狼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算了吧!”陈道临赶紧摇头,他虽然心中也颇有好奇心,可是呢,他虽然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但是至少也明白这种去偷窥人家隐秘的事情,万一被发现,是十分危险的。

    那个小院子里的几个家伙各个都不是善茬儿,人人都是背着通缉悬赏,这会儿跑去窥探,那简直就是找麻烦嘛。

    就算这个杜微微是郁金香公爵实力强大,也未必就很保险。自己一个小废柴,武功不会魔法不懂,何必去凑这种热闹冒这种风险。

    “回去吧。”陈道临摇头道。

    杜微微笑看了陈道临一眼,就不再说什么。

    两人走出了这条深深的巷子来到外面,马车依然等候在这里,上了马车,便回了居住的那个旅馆。

    一路上,杜微微都没有再说什么话,陈道临也没有了聊天的性质,只是心中忍不住回想着今晚在那个小院子里发生的一切。

    回到了旅馆里,那些郁金香家的武士们倒是大部分都回来了。

    陈道临和杜微微两人走进旅馆,就有守夜的武士立刻上来迎接。两人上楼之后,便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去。

    第二天,陈道临起身之后,去敲了巴罗莎的房门,精灵女孩早已经穿戴齐整等候陈道临。

    两人一起来到了旅馆的大厅,就看见那些郁金香家的武士们已经早就做好了出发的准备。马车已经在院子里准备妥当,护卫们也早已经准备好了马匹。

    杜微微最后才从另外一个楼梯缓缓走下来。她又换上了男装,仿佛掩去了昨晚那妩媚动人的绝色容颜,蓝蓝跟在她身边,神色有些古怪,走下来的时候,远远的看见了陈道临,蓝蓝似乎欲言又止,可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达令先生。”杜微微很是爽快的走到了陈道临面前。两人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似乎更熟稔了不少,杜微微的语气很随意:“昨晚休息的可好?”

    “多谢,还行。”陈道临点了点头,杜微微就道:“既然休息好了,那么我们这就上路吧,出了zìyóu港往南,走的快的话,下午就能到东部要塞,那才是真正的进了罗兰帝国的国境线。”

    陈道临听了,却并没有立刻点头,而是看了杜微微一眼,略一沉吟,深深吸了口气:“说到上路,我倒正有件事情不知道如何向你开口。”

    杜微微神色一动:“哦?”

    “这一路从冰封森林南下而来,我和我的同伴,都承蒙您的照顾。”陈道临面色诚恳,深深的对杜微微鞠了一躬,然后直起身子来:“不过么,天下没有不散的饭局……啊,那个筵席。我和郁金香家族原本就非亲非故,一路上承蒙你的照顾,也得到了商队的庇护,才得以平平安安的走到这里,不过,接下来的路程,我就不和你们同行了。”

    杜微微听了,细长的眸子一眯,扬了扬眉毛:“为什么?”

    “人各有志。”陈道临轻轻一笑:“我有我的去住,也有我的事情要做。咱们同行了一路,能和名满天下的郁金香公爵相识,也是我的荣幸。”

    杜微微叹了口气,皱眉道:“那么,不知道达令先生是有什么打算呢?”

    “这个嘛。”陈道临想了想,笑道:“我还没去过罗兰帝国,想来会四处走走吧,或许往东,或许往南,或许往西……这个都说不清的。”

    杜微微听了,心中忍不住好笑:说这话就是摆明了不想告诉自己嘛。

    她倒也不生气,略一沉吟,看着陈道临,正色道:“既然先生说起这件事情,那么我也有几句肺腑之言相告,不知道达令先生可以愿意听一听?”

    “呃?”

    “请,我们坐下说吧。”杜微微的表情很洒脱,一指大厅角落里的一张桌子。

    陈道临犹豫了一下,不过一路上都是吃人家喝人家住人家的,现在自然不好太摆架子,只好拉着巴罗莎,随着杜微微走了过去坐下。

    杜微微坐下之后,看了一眼还在大厅里守着的格颜等人,轻轻一摆手,格颜立刻带人退了出去。

    “到底什么话?”陈道临苦笑道:“还需要避开旁人么?”

    说着,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一直跟在杜微微身边的蓝蓝。

    蓝蓝的表情淡淡的,一直垂着头不再看自己,陈道临心中微微一叹,虽然已经告诫自己对这个女子彻底死了心,不过心中依旧浮现出一丝淡淡的酸楚来。

    “达令先生。”杜微微居然亲手主动提起了桌上的一只铜壶来,亲手给陈道临面前斟了一杯茶。

    陈道临脸色一动,看着对方的动作,脸上做出有些受宠若惊的表情,心中却暗暗的打起了十分的警惕。

    以这个女人的身份,只怕就算是什么皇亲贵戚都没有资格让她亲手斟茶吧。人家对自己忽然这么客气……非奸即盗啊。

    “公爵……”陈道临皱眉,一句话才说了个开头,杜微微就已经一皱眉。陈道临一看对方表情,他立刻心中一动,改口道:“微微!”

    杜微微这才展颜一笑:“嗯,我还不是什么公爵,就算真的继了爵位,你是我的朋友,也不用那么客气,直呼我名字便是。”

    陈道临心中却想:罢了,人家要玩这种亲民的把戏,我奉陪一下就是。

    “微微,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见教呢?”陈道临摆足了低姿态。

    “不敢。”杜微微不慌不忙的给自己斟了杯茶,然后抬起眼皮看了看陈道临,缓缓道:“不知道达令先生对我郁金香家如何看待?”

    这么突然的一个问题,让陈道临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呆了呆,才道:“那个……郁金香家族名满天下,实力雄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个,我……”

    “嗯,达令,你客气了。”杜微微淡淡一笑:“不过是仗着先祖威名,几代人努力,不敢堕了祖先的威风而已。”

    说着,她仿佛故意顿了顿,又忽然道:“达令先生从海外而来我罗兰帝国,虽然短短些许日子的相识,但是先生的博学和胸中气度,却让我十分钦佩。我知道先生眼界很高,但是想来,先生在我罗兰帝国无亲无故,今后左右也是需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我深佩达令阁下所学,便有一个不情之请。”

    “……呃?”陈道临有些发愣了。

    “先生反正左右无事,不如便和我一起去dìdū吧。”杜微微轻轻一笑,语气里却带着一丝隐隐的气势,缓缓道:“我郁金香家的生意遍布帝国内外,各个领域都有涉及,而我,很快便要继承爵位,执掌家族大权。说实话,我和先生相遇相识,很是投契,对先生更是颇为欣赏,我心中想着,以先生所学,若是肯来辅助我的话,将来我继承爵位掌管族权,便需要放手做事情,若是先生可与我携手的话,到时候便有许多大事情,可让先生一展胸中所学才华!若是先生肯点头应允,我郁金香家族绝不会辜负先生一身才学,必定厚报!”

    “咦?”陈道临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杜微微,足足过了好几秒,他才苦笑道:“你……你这是想招揽我?!”

    此刻陈道临心中实在是有点哭笑不得。

    尼玛看别人穿越的故事,都是主角虎躯一震就招揽几个得力的小弟有没有?怎么轮到我达令哥,却变成被招揽的对象了?

    “不错。”杜微微浅浅一笑,但是笑的却很有一种风轻云淡的气魄:“或者,说不上是什么招揽,而是诚意相邀,想请达令阁下与我共创一番事业!”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心中满是各种古怪,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杜微微:“你……我不明白,你怎么会想招揽我?”

    “达令先生说笑了!”杜微微收起了笑容来,正色道:“阁下大才,且说你胸中所学之渊博,便是我生平仅见!我见过无数知名的学者智者,但是似你这样诸多奇思妙想,发人深省的,却是不曾见过。天文地理政略哲学军事,你都有涉猎,似你这样的大才,我若是错过了,那才是不配当这个郁金香家族的族长了。”

    陈道临忽然心中有些感动起来。

    妈的,老子当年毕业的时候一共递了四十多份简历啊有没有!结果没一个公司鸟我……

    苍天有眼啊,你看看,现在这么牛逼的郁金香家族的董事长兼ceo,就认定了哥是个人才啊!

    “若是您不嫌弃,我想先请达令先生担任我家族的客卿,先充当我的私人顾问之职,随我去dìdū。嗯……我知道先生雅量高洁,说钱财这等俗物实在是有些不雅,不过人总是要吃饭的,若是先生不拒绝的话,我想以每年五万金币作为给达令先生的一些津贴补助,也好让先生生活无忧。此外我家在dìdū还有几所宅院,等回去之后,我便派人去精心挑出一所来给先生安家落脚,如何?”

    我擦,五万金币年薪啊!陈道临来这个世界已经多日,心中很清楚,五万金币在这个世界绝对算是一笔巨款了。

    而且……还送一个dìdū的宅子?

    嗯,人家郁金香家族在dìdū的房子,肯定不是什么普通货色吧。那种什么两房两厅的经济适用房想来似这个女人的身份也拿不出手。

    最少也是一套豪宅别墅吧?

    而且,dìdū啊!

    想想现实世界的首都房价那是多贵!!

    幕僚?客卿?

    随便吧。这么一大笔钱,说的难听点,只要不是让他去当鸭子,杀人放火他都肯去干了!

    不过……

    忽然,就在陈道临心中想入非非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束奇怪的眼神从一旁射来。陈道临看清了这眼神,顿时满脑子的火热就瞬间消散下去。

    蓝蓝坐在杜微微的身边,无言的注视着陈道临,那眼神似乎很平静,但是平静之中却有些古怪。

    她……

    陈道临发觉了,蓝蓝对着自己似乎轻轻的点了点下巴。

    她……是想让我答应?

    陈道临看到了对方的这个讯号,忽然,他反而毛了!

    答应?

    答应你妹啊!!

    什么钱财什么房子什么待遇,瞬间的功夫,这些东西都从陈道临的脑子里全部被挤了出去。

    此刻他眼睛里剩下的,就只剩下了蓝蓝的那个眼神。

    笑话!

    老子是什么人!

    这天下的财路都断光了吗?这天下的人都死绝了吗?还是老子走投无路,没地方吃饭了吗??

    因为这些日子和杜微微的熟稔,加上杜微微的女儿身,总是会让陈道临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了杜微微对自己而言的另外一层身份:情敌!

    是让蓝蓝弃自己于不顾的那个情敌!

    身为一个男人,若是屈尊接受了情敌的招揽,然后在对方的麾下捧着对方的饭碗。

    这种事情绝不能忍!!

    深深吸了口气,陈道临原本涨红的脸上,血色也一点一点的退了下去。

    然后他看着杜微微的眼睛,缓缓道:“我很想说,谢谢你的欣赏。但是……我必须要对你说一声:不。”

    杜微微皱起了眉。

    ”抱歉,虽然你开出来的条件和描绘的画面很让人心动。”陈道临叹着气,但依然很坚决的摇了摇头:“我还是没法接受你的邀请。”

    “……为什么?”杜微微皱眉,然后她忽然看了一眼身边的蓝蓝,苦笑道:“是因为……我明白了。”

    “是,也不是。”陈道临心中有些激动,原本隐藏的那些自尊心也一点一点的被激发了出来,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我这个人其实有很多毛病,说本事么也实在谈不上有什么本事。能被你这样的大人物赏识,我还是非常感谢你的。但是……我却有一个臭毛病。”

    “……什么?”

    “我不喜欢向人低头。”陈道临的话语依然很平静,但是声音里却仿佛流露出一股强大的执着和自信:“所以,我不想去辅佐什么人或者给什么人当客卿,即便是名满天下的郁金香公爵也不行。我……只想自己给自己当老板。哪怕我将来混的很不如意,哪怕我一辈子都赚不到你刚才说的那么多财富和房产,但是,至少我不用看人脸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说到最后,陈道临已经站了起来,对杜微微笑道:“所以,抱歉了!”

    他看出了杜微微仿佛还有挽留的意思,不过以陈道临此刻的心情,既然已经装逼了,那就索性装到底。

    他对着杜微微抬手行了一个礼,然后就直接挽着巴罗莎的手,转身离开了桌子,径自就朝着大厅门外走去。

    杜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陈道临居然做事情如此干脆决然,她一愣的功夫,陈道临就已经走到了院子外。

    “等等!”

    杜微微喝了一声,飞快的追了出来。

    陈道临站在院子里,回头皱眉看着杜微微:“怎么?”

    “……”杜微微的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终于叹了口气,面上一点点的浮现出一丝笑容来:“人各有志,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大家同行一路,也算是朋友了,既然临别,我有一物相送。”说着,眼看陈道临皱眉,似乎想要拒绝,杜微微立刻就飞快道:“不是什么财物,只是我想着阁下的身份特殊,要想在罗兰帝国落脚恐怕还有些麻烦。”

    说着,她伸出一只手掌来,掌心却放着一枚小小的徽章。这徽章造型是一枚火焰郁金香,散发着淡淡的黄色的铜质光泽。很显然这徽章制作的很是精巧,那火焰郁金香的纹路清晰分明,必定是出自能工巧匠之手。

    “这是我家族的信物。”杜微微笑道:“也不算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好在我家族在帝国还有些分量,这枚徽章你拿着,可以进出帝国边防国境,便是到了帝国之内,也可以凭这徽章办理个合法的身份。”

    顿了顿,杜微微的笑容更是古怪:“我知道达令先生性子高傲不愿意轻易受人恩惠,不过,你纵然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同伴想想。你这位精灵同伴要想进入帝国国境,可是诸多不便啊。”

    陈道临原本是真的想拒绝,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说,这个徽章对自己倒是真的很有用——不然的话,自己一个黑户,恐怕连边境都过不去。

    更何况,巴罗莎……

    他一言不发,走过去接过了徽章收进了口袋里,对着杜微微深深看了一眼。

    “谢谢。”陈道临深吸了口气:“总有一天,我会报答你的。”

    说完,他就再次转身,拉着巴罗莎大步离开了这旅馆,这一次,再也没有回头。

    ……

    走出了旅馆,陈道临和巴罗莎两人步行在这街道上,走过了一条街,陈道临心中的豪气渐渐散去,开始盘算起眼前的现实问题来。

    不肯跟着杜微微去dìdū,这一点陈道临是绝不会后悔的。

    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接受情敌的恩惠。更何况,人家家大业大的,自己跑去寄人篱下,实在没什么滋味。

    哥可是穿越者,穿越者牛逼不解释,还怕在这个世界混不出名堂么?

    既然离开了郁金香家那伙人,那么接下来总得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或者,干脆就离开这zìyóu港算了。

    陈道临心中也是对昨晚的遭遇颇有余悸——这zìyóu港藏龙卧虎,太过复杂了。自己这种小白兔,在这狼窝里逗留太过危险,还是早早离开为好。

    他忽然想起了和杜微微闲聊的时候,说起的关于zìyóu港的各种讯息,记得杜微微就介绍过,这zìyóu港有一家马车行,是隐身会老兵创办的生意,信誉极好,昨晚载自己和杜微微去那个舞会角斗场的便是这个车马行的车辆。

    而且,似乎记得听杜微微提起过,这车马行也有长途旅行的马车。

    想到这点,陈道临心情立刻就好了起来。他带着巴罗莎,两人就朝着镇子的中心走去。

    那车马行倒是很好找,就在镇子中心广场的一旁,偌大的一个广场,这车马行占据了一大半,数十辆大小马车停在这里,陈道临一眼看去,颇有点现实世界的那种长途车站的感觉。

    他走了过去,观看了会儿,就看出了些门道,跑到了一个车马行临街的铺面,寻了一个管事的打听一番,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长途旅行的马车倒是有,但是价钱就不便宜了。而且还得看有没有合适的拼车——否则的话,若是只有一两个人,就放一辆马车跑一趟长途,只怕车票钱还不够马匹的饲料耗费。

    “你运气不错,上午正好有一家人要去中部要塞。”这车马行的管事笑道:“他们雇了个八座的马车,倒是还有空位,你若是不介意,就和他们拼一辆车吧。”

    顿了顿,这管事笑道:“不过说好了,这去中部要塞的路费可不便宜。”

    陈道临兜里倒是不缺钱,直接丢了一个金币给这个管事,这管事便不再问了,带着陈道临就朝着广场的一角走去。

    这里,一辆大马车就停在这里,这马车果然是跑长途的摸样,是一个六轮的大车厢,比普通的马车要长了一大截。

    陈道临和杜微微走到跟前的时候,这管事招来了坐在车上的车夫,对他低语了几句,然后一指陈道临。

    这车夫看上去年纪不大,不过却很是精明的样子,对陈道临客气的点了点头,主动走了过来拉开了车厢大门,笑道:“客人请进吧,若是您没什么事情,我们这就可以启程,我们走的快的话,今晚就可以过了边境线,在一个小村子落脚。您放心,我是老跑这条线的,一路上我都熟得很,保证让你这一路舒舒服服的。”

    顿了顿,他又笑道:“车里的客人是一大家子,人很和善的,应该不难相处。”

    陈道临点了点头,先让巴罗莎上了马车,然后自己在后面也抬步进了车门。

    身后车夫飞快的关上了车门,陈道临借着窗户的光,看着这车厢里果然已经坐了好几个人,有男友女,有老有小。

    他习惯性的对这几个人点了点头,大声笑道:“各位好啊,出门在外都是客,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这一路上大家多多照应啊,我叫陈道临,没请教几位是……”

    才说到这里,陈道临忽然声音戛然而止,仿佛无形之中有一把看不见的刀,将他的声音生生斩断!

    他站在门边上,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只是双腿却已经开始悄悄发颤,那张脸上瞬间就变的泛白……

    这车厢里坐了六个客人。

    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上衣敞开,露出的胸脯上纹了个狮子头,身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貌女子偎依在身边。

    一个干瘦干瘦的汉子,相貌愁眉苦脸的样子,就坐在角落里,浑身的衣服脏兮兮的。身边则是一个脑袋如鸡窝一般乱糟糟的中年男子。

    靠着陈道临最近的座位上,则坐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一个脸蛋有些圆圆,脸颊上满是雀斑的年轻女孩,另外一个则是满脸皱纹老态龙钟的老婆子。这老婆子手里还捧了一个纸包的煮豆子,正慢慢的将一粒一粒豆子丢进嘴巴里,细细的咀嚼品尝,那双混浊的眼睛,却眯着,静静的打量着陈道临。

    瞬间,陈道临冷汗出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