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小小的车厢里,这所谓的“一家人”,赫然便是:

    赤焰狮子两口子……

    北地血枪……

    院子老板夏尔……

    卖酱料的女孩……

    还有……石头夫人!!

    如果非要用什么准确的话来形容陈道临此刻心中的心情的话,那便是:

    XXX只草泥马从他心中打着滚兜着圈跳着舞狂奔而过……

    他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了神来。

    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彻底僵掉了,陈道临费了两次劲,才勉强从嘴巴里挤出“嘿嘿”两声干笑。

    他第一个反应便是想回头夺门而出。

    但是马车的车轮却已经缓缓滚动起来……

    陈道临笑的越来越难看,倒是那个石头夫人,却已经弯腰凑了过来,轻轻伸出了满是老人斑的枯瘦手掌……

    精灵小妞巴罗莎面色懵懂,就被这石头夫人轻轻按住了肩膀。

    “好可人的小女娃子。”石头夫人轻轻的笑着,然后眼睛一亮:“咦?居然还是一个精灵,嗯,我可是有好些年没见到过草木精灵了。”

    老婆子的眼神回到了陈道临的身上,笑眯眯道:“这位,倒是很眼熟啊。”

    “那,那个……不眼熟,不眼熟。”陈道临擦了擦额头冷汗:“从来没见过诸位,也绝,绝对不认识……”

    “怎么会。”石头夫人笑眯眯的样子,笑的很是“慈祥”,我可是记得,昨晚你在我们的院子里买了我两大盘豆子呢。”

    陈道临笑的比哭还难看,扯了扯嘴角,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小家伙,你看上去很不对劲的样子啊。”石头夫人轻轻叹了口气:“难道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么?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年纪轻轻的可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啊,别弄的像我老婆子,到了这把年纪,就知道厉害了。”

    陈道临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既然来了,就坐下吧。”

    说话的却是那个一头乱糟糟头发的院子老板夏尔。

    这家伙笑眯眯的样子,倒像和和气生财的商人,只是此刻眼神里却闪动着一种让陈道临莫名心寒的光芒。

    “我也记得你,昨晚在我院子里的客人,就有你一个,嗯,还有你的一个女伴。”夏尔老板淡淡道。

    “我……”

    陈道临鼓足了勇气,苦笑道:“各位……我能不能……能不能让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能不能就当我没遇到过你们,你们也没看到我?我现在带着我的同伴下车,咱们就当没见过,行不行?”

    几个家伙互相看了看,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最后同时叹了口气。

    那个夏尔老板看了陈道临一眼,眼神有些怜悯的意思,反问道:“你说呢?”

    “…………”

    ……

    很显然,这几个家伙在昨晚暴露了身份之后,这是一起逃亡了——至于这些家伙为什么会聚在一起逃跑,这个陈道临却没有问,也不是他该问的问题。

    他现在心中只是无限后悔,后悔的直想狠狠抽自己耳光!

    老子真是头昏了才会拒绝杜微微那么好的开价啊!

    面子,面子值多少钱一斤啊!

    老子走就走吧,怎么就脑子发昏了跑去车马行坐什么长途旅行马车呢!!

    坐马车就坐马车吧!怎么就偏偏脑子发昏了坐上了这一辆啊!!

    这,这几个老怪物,会不会杀我灭口啊!!!

    他坐在座位上,感受着马车的颠簸,身子和巴罗莎紧紧靠在一起。

    精灵女孩还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只觉得陈道临的表现太过古怪,低声道:“达令,你……怎么了?你认识他们么?”

    陈道临哭丧着脸:“我倒真心希望我不认识!”

    他用力揽住了巴罗莎的肩膀,主动将半个身子拦在了精灵的身前,硬着头皮道:“几位,几位前辈。容我求饶一句行不行?”

    “咦?这就求饶了?”石头夫人笑了笑。

    “我……”陈道临叹了口气:“我这个同伴可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看,她傻乎乎的,是精灵族那种最傻最傻的姑娘,蠢蠢的,能不能把她放了,行不行?她绝不会泄露任何事情的,况且她也真的不知道。”

    顿了顿,陈道临苦笑道:“至于我……你们若是要杀我灭口的话,我只有一个请求,麻烦请出手快点,让我死的痛快点,别遭罪……我,我从小就怕疼的。”

    “…………”

    “…………”

    “…………”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噗嗤一声,那个卖酱料的女孩忽然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那个赤焰狮子霍克的老婆,叫米妮的女人,认真的看了看陈道临,点了点头:“这孩子还不错,至少对他的女人很好。”说着,深情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赤炎狮子。

    夏尔老板叹了口气,拍了拍陈道临的肩膀:“这位老弟,你也别想太多了,放你走是绝不可能的,放你这个朋友走也是绝不可能的。我们隐藏了身份假扮一家人上了这马车,追捕我们的人纵然查到自由港,也绝想不到我们这几个毫不相干的人会聚集在一起假扮成一家人,这就很难找到我们了。所以……为了不走漏消息,只好委屈你了。”

    “……”陈道临无奈叹了口气。

    “放心吧小孩子。”石头夫人又往嘴巴里丢了一枚豆子,吃的津津有味,看着陈道临,似笑非笑道:“我们几个家伙可不是你想的那种穷凶极恶的人,我们可是有很多年都不曾杀人了呢。”

    很多年不曾杀人?

    这话算是安慰嘛?!

    “达令,他们,是你的敌人么?!”

    巴罗莎也终于回过味来了,精灵女孩就算再怎么单纯,也听出了情况有些不对头,她惊呼一声,立刻就从座位上弹了起来,飞快的抬起一脚朝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夏尔老板踢了过去。

    夏尔老板坐在那儿也不动,任凭巴罗莎一脚踢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砰的一声,夏尔老板神色自若,倒是巴罗莎疼的却惊呼一声,抱着自己的小腿就倒了下去,额头满是冷汗。

    “嗯,好孩子啊。”石头夫人眯着眼睛:“我距离你最近,你却不肯出手对付我这个老婆子,算你有善心。”

    石头夫人忽然伸手过去,只见她手指一夹,就把巴罗莎腰间的匕首给抽了出来,然后飞快的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那枯瘦的手掌就慢慢摸上了巴罗莎的小腿。

    巴罗莎一声惊呼,陈道临也赶紧扑了过去,就要去抓石头夫人的手,这老婆子嘿嘿一笑,另外一只手对着陈道临的额头眉心一点。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全身一僵,扑通一下就朝着后倒了下去。

    “倒是很关心这个精灵小妞啊,她是你的小情人么?”石头夫人笑着,手已经摸在了巴罗莎的小腿上,巴罗莎原本穿的是长袍,却被她手指所过,那裤脚就片片破碎开来,露出了一条光洁修长的小腿,肌肤白皙细腻,只是脚踝处却微微肿起了一点。

    那个夏尔老板看在眼里,不由得眼睛一亮,忍不住盯着巴罗莎的小腿多看了两眼。

    “看什么看。”石头夫人哼了一声:“你这个小色鬼,盯着人家姑娘的腿看什么!哼,你好狠的心啊,人家小妞不过踢了你一脚,你就要震断她的脚踝么?”

    只见她枯瘦的手指在精灵光滑的小腿上轻轻抹过,巴罗莎原本疼的满头冷汗,却随着石头夫人的手指所过,脸上表情渐渐的轻松了下来,只觉得小腿上一团清凉之气流淌而过。

    那肿起的脚踝,居然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消退下去,片刻就恢复了原状。

    夏尔老板只是盯着巴罗莎的小腿看着,眼神就有点发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石头夫人哼了一声,松开了巴罗莎的小腿,却抓起坐垫上的一个毯子,丢到了巴罗莎的腿上,遮住了她的小腿,然后看了夏尔一眼:“你再看下去,眼珠子就要掉出来了。”

    夏尔这才收回了眼神,嘿嘿笑了笑。

    陈道临躺在那儿,也不知道中了这个石头夫人的什么魔法,身子僵硬的浑然没有一丝感觉,只是看着这车厢里的几个人,心中越来越焦急。

    这个夏尔老板……看来也不简单!绝不是普通人啊……难道……他就是那个什么黑蝙蝠?

    可是……那个卖酱的女孩又是什么来路?

    这,这帮家伙……遇到这帮家伙,真是自己倒霉啊!

    就在陈道临心中盘算的时候,忽然那个北地血枪唐恩开口了。

    他冷冷道:“夏尔,你那点龌龊心思最好给我收起来,我最看不得这种事情,你莫要惹得大家不愉快!”

    说着,他扭过头来,原本愁眉苦脸的容貌,眼神却锋利如刀,紧紧盯着夏尔。

    原来这个院子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朝着巴罗莎那儿挪了一点,眼神上下乱飞,眉宇之间就有些鬼鬼祟祟,尤其是一只手,已经只差一点儿就要摸上精灵女孩的鞋子了。

    夏尔听了,讪讪的收回了手,哼了一声:“唐恩先生,你何必……”

    “我就是看不惯。”唐恩淡淡道:“我想霍克先生应该也是和我同样的意思。”

    霍克果然眉宇之间有一丝恼火——他昔年就是因为自己的妻子险些被人**而愤怒杀人。此刻这个夏尔老板起了色心想对这精灵女孩下手——这种事情正是霍克最痛恨的。

    巴罗莎惊呼一声,飞快的朝后缩了缩,努力的缩到了陈道临的身边。

    夏尔眼看唐恩和霍克两人都是不满,这才摊开手:“罢了。”

    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石头夫人淡淡道:“夏尔先生,大家相交多年,现在既然一起上路,那么最好还是少招惹点麻烦为好。”

    顿了顿,她笑眯眯道:“我看这个精灵小妞挺顺眼的,就代她求个情,你夏尔老板就放过她吧,如何?”

    她这么笑眯眯的说话,夏尔老板却满脸冷汗,赶紧客客气气道:“不敢,不敢!石头夫人发话,我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陈道临看在眼里,面色铁青,只是苦于身子不能动弹,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看着那夏尔老板,眼睛里闪过怒气。

    不行,我得必须想想办法……不然的话,迟早要糟糕!

    ……

    马车一路往西而行,中途只停下了两三次休息,陈道临虽然很想寻机会逃跑,但是双方实力差距太大,陈道临怎么也寻找不到机会。

    幸好,那个石头夫人解除了他身上的魔法禁锢——倒不是这个老婆子好心,而是陈道临憋了一路之后,终于忍不住出声请求要上厕所。

    就这么到了下午的时候,陈道临听到了唐恩和车夫交谈,听到了车夫说起路程,大约晚上的时候就能到达帝国边境线。

    陈道临听见这消息,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希望来——若是路上能遇到郁金香家的车队,遇到杜微微的话,或许就能有得救的机会。

    老天作证,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能再见到郁金香家的那些人,哪怕是那个讨厌的夏洛和格颜,此刻回想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爱。

    可惜的是,老天似乎没有听到他的祈祷。

    就在傍晚的时候,此刻距离边境已经不远,车夫已经通知大家,再有数十里便能看见边境。

    马车经过一片并不茂密的树林,沿着树林的边缘绕过,就在此刻,忽然树林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哨声,就听见一阵咆哮低吼,数条黑影从林子里蹿了出来!

    一个壮硕的巨狼从树林里凌空扑了出来,一个猛扑,就听见马匹一阵惊恐悲嘶,顿时扬起前蹄,险些就把马车给带翻!

    那巨狼已经一口咬住了一匹马的脖子,巨大的身子强行将马匹扑倒,马匹悲叫挣扎,却被死死压住无法动弹,鲜血喷洒满地,很快便没有了力气。

    另外一匹拉车的马已经吓的双股颤颤,一声悲嘶,几乎就要挣脱缰绳,车夫也吓呆了,奋力吆喝吼叫,可是这匹受惊的马连连挣扎,身子就撞在了车厢上,顿时就把车厢撞开。

    此刻另外又有一条巨狼已经从后面扑到了这马匹身上,爪子轻易的刺穿了马匹的腹部,张开大口咬住了马脖!

    这车夫反应也是不满,毕竟是老兵出身,早已经从坐垫下抽出了一把刀来,可惜还没等他跳下马车,一个身影已经直接跃了过来,直接落在了车厢顶上,一道寒光,这车夫的脑袋便冲天飞了出去。

    此刻几条黑影已经将这车厢团团围住,却赫然正是一小队兽人狼骑!

    这些狼骑和兽人族的那些狼骑兵装束颇有不同,身上并无甲胄,却都披着黑色的袍子,手里的武器也并非是那种常见的弯刀或者狼牙棍,而是清一色的罗兰帝**队惯用的长剑。

    一个狼人站在车厢顶上,正是刚才一剑砍下车夫脑袋的,高举滴着鲜血的剑,一声厉啸,然后翻身跳下马车,跃到了一匹巨狼的后背山。

    数名狼骑围拢过来,已经将这车厢围困住了——这些狼骑显然是颇有经验,上来就咬死了拉车的马匹杀死了车夫,叫车中的人逃无可逃。

    车厢停在了那儿,外面狼啸声此起彼伏,车厢里却始终安静无声。

    终于,这车厢门才缓缓打开,赤焰狮子霍克大步跳了出来,他身材雄壮,目标最是明显,刚一出来,就让距离车厢最近的一个狼骑生出警惕来,对着他低吼一声。

    霍克看也不看它一眼,只是伸手从车厢里将自己的女人米妮搀了出来。

    他手里提着一把长长的马刀,面对周围这些狼骑,却是神色淡然,丝毫没有半分紧张或者畏惧。

    随后从车厢里出来的是唐恩。他依然一副愁苦的容貌,只是肩膀上却扛着一柄断矛,走出来之后,看着周围这些狼骑,唐恩才皱眉道:“夏尔老板,你不是说这条路很安全么?怎么会遇到这些麻烦的家伙?”

    夏尔老板从车厢里走了出来,他脸上表情有些无奈:“这也不能怪我吧?这条路平时都是很安全的,我哪里会想到这些兽人狼族强盗会跑来这里打猎。”他看着这些狼骑,皱眉道:“这里距离边境这么近,平日里就算是那些兽人族的游散强盗,也不敢来这里做生意。”

    石头夫人的声音从车厢里传来:“管那么多做什么,车夫死了坐骑也没了,咱们总得走路,抓紧时间杀光这些畜生,留下几头狼来拉车。”

    霍克哈哈一笑,不再废话,提着马刀便向距离身边最近的一个狼骑扑了过去。

    他身材虽然高大魁梧,但是动作却极为迅猛,身形如猛兽扑击猎物一般,气势惊人,瞬间就到了那个狼骑面前,巨大的马刀挥舞之下,一片红色的气焰在刀锋之上闪烁!

    那狼骑生性彪悍,自然没有退缩的道理,挥舞长剑就迎了上去,却听见叮的一声,它的剑在霍克的马刀之下一击即断,随即刀锋斩落,这狼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便长剑断裂,口中喷血连连后退!

    霍克的力量惊人,一刀之下,这狼骑居然就被劈的吐血!

    他忽然这么惊人的一击,其他的狼骑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霍克却一击得手,更不犹豫,大步跨上去,就朝着另外一个狼骑挥下马刀。

    这次这些狼骑终于反应了过来,几声低吼,几把剑同时刺了过来。

    霍克哈哈狂笑,浑身红色的气焰勃发,马刀旋风一般恢复过来,清脆的几声,几个狼骑手里的长剑都是纷纷断裂,红色的赤焰斗气闪烁,只见鲜血喷洒,只是一招之间,又有数头狼骑口喷鲜血被他震的连连退开。

    “一群畜生而已。”霍克狂笑连连,就打算大步赶上去先砍下几个狼头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呼哨,狼群顿时纷纷散开,让出一条路来,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狼骑战士忽然就扑了上来,这狼武士十分奇特,冲到了霍克面前,却忽然翻身跳下了巨狼来,一声冷笑,手里握着柄剑法,狠狠刺向了霍克的咽喉。

    霍克开始只是狂笑,直接就挥刀相向,可是他一刀挥出,却没有预料之中的斩断对手的剑锋,就在他一呆之下,忽然就感觉到寒气铺面,只见对方的剑尖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霍克这才大吃已经,顾不得面子,立刻就猛的身子朝后倒了下去,那如毒蛇般的一剑,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子刺了个空,霍克偌大的身子,这一下几乎把腰都给折断了,他不等身子落地,反手一掌拍在地面,就重新弹了起来,手里的马刀狠狠向对方腰间斩落。

    可惜这一刀下去,对方那个狼武士反手一剑撩了过来……

    叮!

    一声清脆的声音,就看见一截金属光芒冲天飞了起来,可是最后发出闷哼的却是霍克!

    夺!

    那一段金属寒光落地,就钉在地面,却是半截刀锋!再看霍克手里的马刀,却只剩下了一小半刀刃!

    霍克身子连连晃动,后退了几乎才勉强站稳,一张脸庞原本满脸红光,此刻却是血色尽褪!

    他心中的震惊,却远远比脸上表现出来的更甚!

    霍克很清楚自己刚才这一刀的分量。方才他奋力反击这一刀,实在是使上了全力,毫无保留,自己赖以成名的赤焰斗气也都发挥到了十成。

    更加上双方的武器对比,对方手里不过是一柄剑,而自己手里却是分量沉重的马刀!显然是自己占了绝大的便宜。

    可偏偏对方看似轻轻的一撩,方才那一下武器碰撞,霍克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瞬间如同过电一样,瞬间的冲撞力,使得他险些都抓不住刀柄!

    而随后他分明的感受到了对方力量这种蕴含着一种霸道凶狠的震荡!这力量瞬间就破开了自己的斗气,摧入了自己的身体,虽然霍克已经竭力的抗衡,但是手里的马刀却毕竟被震断,而他看似只是退后几步,其实此刻已经死死的咬住了牙关,不敢开口说出哪怕一个字!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若是敢张开口的话,立刻就要吐出血来!

    “你说我们是畜生,可是你却连畜生都打不过么?”

    这狼人冷冷一笑,居然口中说出了标准的罗兰帝国语来。它提起剑锋,屈指在剑锋上轻轻一弹,嗡嗡作响,寒光映照在它的脸庞上,杀意森然。

    车厢里的陈道临,清清楚楚听见了外面的声音,狼武士最后说的这句话也是清清楚楚落在了他的耳朵里,陈道临顿时神色一动,眼睛里闪出一丝激动的目光来。

    这个声音,是……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