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石头夫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辨认出了那个声音居然是狼人战士雷,陈道临下意识的就要张口叫嚷,可是身边一只冰冷的小手却伸了过来,轻轻的按在了他的嘴巴上,陈道临侧目看去,却是那个卖酱的年轻女孩,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盯着自己。

    被这女孩一只手捂住了嘴巴,陈道临顿时感觉到自己全身力气都施不出来,这个女孩还对自己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这个卖酱的女孩昨晚在院子里的表现娇弱无辜,十足便是一个平凡怯懦的模样,可此刻被她轻轻捂住了嘴巴,那张胖胖的满是雀斑的平凡脸庞之上,却露出了这种诡异的笑容……尤其是被这眼神盯着,陈道临后背发寒,仿佛有条毒蛇滑入了自己衣衫之中的错觉!

    旁边的巴罗莎眼看这女孩的动作,立刻就低呼一声,伸手对她用力推过去,这雀斑女孩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邪恶,手里轻轻一引,就将巴罗莎的手掌让开,然后一捏,一抖,巴罗莎痛哼一声,一只手腕已经软软的垂了下去。

    “我只是把你手腕捏脱臼了,若是你再乱喊乱动,这么漂亮的一只小手,切下来可就不好看了哦。”

    这雀斑女孩声音轻柔,只是这种轻柔的嗓音,昨晚还曾经无辜的哭泣,此刻却变得如此邪恶狠毒,陈道临不由得吞了口吐沫。

    “好了。”石头夫人看了这雀斑女孩一眼:“别吓坏了小孩子。”

    说着,她一挥手臂,袖子在陈道临和巴罗莎脸上抚过,两人顿时闻到一股奇异的甜香,随即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

    马车之外

    米妮已经跑了过来,扶住了霍克,用力将受伤的赤炎狮子拽了回来。

    “这狼武士不简单。”夏尔老板神色警惕,紧紧的和唐恩并肩而战。

    要知道,霍克的实力已经很是不弱了,昔年军中的猛将赤焰狮子,也是在战场之上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威名。

    居然一个照面,就在这狼人武士手里吃了个不小的亏!

    唐恩心中估算,以自己的武技,要胜过霍克一筹是有的,但是要想这么轻易的在一招之内就将霍克伤了,自己恐怕也是办不到的。

    北地血枪唐恩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的拿下了扛在肩膀上的短矛来,看了一眼夏尔:“我来对付这个狼人。你去看着霍克……我瞧他好像有点不太对。”

    说着,唐恩缓缓往前走了几步,用身子挡在了那个狼武士的面前。

    雷傲然而立,忽然抬起一只拳头来做了一个手势,很快其他跃跃欲试的狼骑都立刻安静了下来。

    “你们是哪里来的强盗。”唐恩深深吸了口气,握紧了短矛:“兽人王国居然胆敢袭击自由港车马行的车辆,难道……”“人类,你不用和我说这些无聊的话。”雷冷笑:“我们不过是过路的强盗,就算是铜虎的法令也管不到我们的头上。”

    唐恩面色阴沉,他很清楚自己是遇到麻烦了。这种不受兽人王国官方管束的野外强盗团伙,是最最头疼的。

    只是以往在这个地区,已经是自由港以南,距离罗兰帝国的边境线非常近了,甚至有罗兰帝国的边防军骑兵队巡逻已经覆盖到了这片区域,所以兽人之中的强盗团伙就算做案,也绝不敢靠近这个区域。

    却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一伙胆大包天的狼骑强盗团。

    “就算你们不是兽人王国的军队,可是袭击自由港的马车,事后纵然你们逃跑,也绝没有活路。”唐恩哼了一声,故意大声道:“到时只要自由港一纸问责文书过来,就算是你们兽人王国的军队也会帮着一起追杀剿灭你们。”

    唐恩不愧是曾经多年混迹北方的北地血枪,经验丰富,这一番话说出来,就是想扰乱这些狼骑强盗的军心。

    可是他毕竟失算了。

    “无聊的人类。”雷的眼神有些不屑:“你们人类就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情说这种无聊的话么?我们既然来截杀你们,就不怕什么追杀。倒是你,与其想着这种小伎俩来试图脱身,不如用你的武者实力,痛痛快快的和我一战。”

    雷抬起手腕来,剑锋指着唐恩:“你若战胜了我,我的手下自然会离开。你若是输给了我,便是死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这些人类却偏偏不懂,总喜欢做一些自以为聪明的无聊之事。哼,这种心思多了,武者的本心还能剩下多少?”

    唐恩被它这几句话说的不由得一怔。

    “你说这么多,便是因为你心虚害怕,你担心你不是我的对手,才会想到试图用这种小伎俩来扰乱我的军心。”雷继续用尖锐的话语刺激着唐恩的心志:“还未战,你便先怯懦了。你这样的对手,看来本事也有限的很。”

    唐恩身子一震!

    让他震动的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狼人说的话,直戳自己的本心!

    的确,若是自己有信心战胜对手,又何必刚才试图说那些话……

    自己说这些话,便是因为自己潜意识之中,已经被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所震慑,未曾战,便先觉得自己不敌!

    可是……

    让唐恩更加心中不平静的是,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自己隐居多年,纵然武技未曾荒废,也未曾放下。但是……隐居多年,躲在一个小院子里隐姓埋名,每天卖这肉粥,怯懦过日子的唐恩,还能算是昔年的那个北地血枪么?!

    多年的时间,已经悄悄的磨去了自己曾经的一身傲骨,曾经的一身锐气!

    若是昔年的自己,纵然遇到强敌,纵然情况恶劣,也有胆量决死一战!绝无其他杂念!当年的自己,便是因为有这么一股子决然的勇气和血性,才能在北方闯荡出一个“北地血枪”的名号!

    而现在……

    遇到了强敌,自己没有生出决战的意志,却想起了用这种无聊的言语去试图扰乱敌人的心思……

    自己,真的是不知不觉之间,变得怯懦了么?

    唐恩心中涌起一股恼火来,这恼火却不是针对对手,而是针对自己!这种愤怒让他的自尊心被激发了起来。

    我唐恩,何需用这种方式来求胜!

    他双手一抖,短矛在他手里就发出的嗡嗡震荡的声音。

    唐恩的双手之间一团白色的光芒缓缓的散发出来,随即这光芒遍布短矛之上,更传遍他的全身,使得他全身都沐浴在了这一团银白色的光辉之下,就如同在他身上有一层熊熊燃烧的银色火焰!

    “银色斗气?”雷的眼睛一亮,颇有一点意外:“你居然是一个高阶武者。”

    唐恩哼了一声,他眯着眼睛,排开了心中杂念,只是死死盯着雷手里的剑锋,轻轻一挥,短矛遥指雷:“狼人,战吧!”

    雷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露出一丝狞笑。

    唐恩深深吸了口气,飞快的迈开大步朝着雷几步疾走过去,一声断喝,短矛当胸就直刺了过去!

    这一个标准的挺刺的动作,毫无半点花哨,大开大磕,这一击看似简单,但是在唐恩的手下,却有着一股一往直前的气魄!

    雷的眼睛顿时亮了。

    狼人面对着刺来的一矛,忽然脚下猛的迈开两步往后退去!

    短矛已经到了雷的面前,雷虽然迅速后退,但是矛尖却已经距离他的胸膛不足一尺!

    唐恩气势如虹,银色的斗气如火焰燃烧,手中短矛更如同一把火炬一样!

    雷连续两步退后,终于挥舞起来了手里的剑!狼人忽然一声长啸,啸声直冲天空,它脚下依然在不停后退,手中却手起剑落,只见它周身也冒出了一团隐隐的气焰,剑锋上仿佛瞬间变成了一片残影……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就听见一连串密集如雨点般的声音,雷手里的剑锋已经化作一片残影,瞬间在唐恩的矛尖上不知道斩落了多少下。

    终于,最后一剑斩落,唐恩的短矛终于被荡开几分,雷一个侧步闪开,长剑一撩,却以一种凶狠的姿态狠狠的刺向唐恩的肋部。

    此刻唐恩的短矛刺空,已经被雷逼到了近身,这一剑又狠又快,唐恩的目光骤然收缩,他忽然狠狠吸了口气,就连胸膛都仿佛忽然鼓起,然后看准了这刺来的一剑,陡然松开左手,屈指朝着剑锋就弹了下去!

    这一手极为冒险,那剑锋锋利,若是稍微弹的偏了半分,只怕对方连削带打之下,就能将唐恩的一只手掌直接切下来。

    可是唐恩的这一弹,却偏偏准确的弹在了剑锋之上,雷的脸色顿时一变,剑锋被弹开了几分,唐恩飞快的大步闪了过去。

    两人的身子才分开,就豁然转身,短矛再刺,长剑挥舞,一时间就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两条人影已经激烈的战在了一起!在唐恩的手中那柄短矛上下翻飞,银色斗气冲天,就如一条银蛇飞舞,气势惊人。而雷手中的剑气纵横,寒光闪烁,无论那条银色的短矛如何翻腾,剑光却始终将其紧紧笼罩在其中!

    两人这一场激斗来的忽然,去的也突兀,只见正斗的激烈,两人几乎同时都是一声低吼……

    铿!身影交错在了一起,长剑切在短矛上顺势削下,激起一片火星!

    两人这么一番动作,几乎就是擦身而过,飞快的走开几步之后,才豁然转身,重新面对面冷冷对视。

    雷的长剑指地,剑锋兀自颤抖不已,还有嗡嗡的震鸣的声音不惜。

    而唐恩的双手握着短矛,可是仔细看去,他的双手都微微颤抖着,而短矛之上,那矛柄上赫然是十多个细微的缺口,正是方才被对方那连续十多剑斩出来的!更甚的是矛尖上已经赫然缺了一截,原本尖锐的矛尖却已经秃掉了一块,已经被雷一剑斩去了矛尖!

    两人冷冷对视了几眼,雷深呼吸了一下:“我收回刚才的话,你是一个出色的对手。”

    唐恩低头看了看自己满是缺口的短矛,嗓音有些嘶哑:“你的剑,好剑!”

    雷哼了一声:“你是认为我占了兵器之利?”

    “不。”唐恩摇头,他此刻才终于压抑下了双手的颤抖——方才双方连续的力量碰撞,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个狼武士的实力!以自己的斗气造诣居然都被对方震的手臂上肌肉撕裂,此刻虽然他不曾表露,但是自己却清楚,自己的一双小臂的肌肉已经破损!他看着雷的眼睛:“即便没有锋利的剑,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很强,是我见过的最强的兽人。”

    他的腰依然挺的笔直,只是雷看着他,眼神里有一丝怜悯:“不用强撑了,我自己出手自己最清楚,你现在已经无力再战。虽然很惊讶你的实力,但是对于我来说,切下你的头颅,才是对强敌最好的致敬。”

    说着,他缓缓往前走了几乎,几乎距离唐恩近在咫尺,只要挥出剑,就能斩下唐恩的头颅!

    唐恩站在那儿,果然是一动不动,眼看着雷走近了自己,他心中一叹,闭目等死。

    就在雷已经要举起长剑的时候,后面的那车厢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古怪而尖锐的声音!

    雷的脸色忽然一变,猛然转过身来,就看见一团黑影已经扑面而来!它不敢犹豫,一剑狠狠劈了下去,咔嚓一声,面前这黑影便被斩成两片,仔细看去,却是那车厢的车门!

    雷的神色惊疑不定,那车厢里忽然闪过一团光芒,随即十多个火球咻咻咻咻的飞射而出,直奔雷而来!

    最惊奇的是,这十多个火球却并不是直线飞来,而是忽然在天空之中打了个转而,瞬间就散开,然后围绕着雷散布开来,最后才仿佛被人操控的一样,同时从四面八方朝着中间的雷疾射而去!

    雷这才变了脸色,瞪大了眼睛,眼看着十多个火球射到面前,它飞快的舞动长剑,左右遮挡,十多个火球顿时被它一一挡开,只见火光四射,雷被这团火包围着,看上去就有些狼狈。

    “魔法师?”雷眯起了眼睛。

    车厢里没有回答,却只听见地面山传来了一阵如闷雷般的声音,雷忽然眼神一变,它陡然高高跃起,就在它原来所站的位置,脚下的地面已经豁然裂开一条缝隙,一只丑陋的石爪伸了上来,一把抓了个空!

    雷飞身闪开,就看见那地上裂缝已经有一个手臂攀爬了上来,随即整个身躯爬出裂缝,却是一个大约有两米多高的石头巨人。

    “土元素?”雷的神色一动。

    这土元素咆哮着,认准雷就扑了过来,这东西身躯庞大,一巴掌挥舞过来,便带起一阵狂风。

    只是对于雷这样的高手来说,这等土元素却并不难对付,它哼了一身,拧身迎了上去,身子如闪电般的从土元素的手臂之下划过,手中的剑锋点点,就听见清脆的声音不绝,雷再次跃开的时候,那土元素在原地轰然倒下,已经被切成了数十块!

    雷虽然轻易的斩碎了这个土元素,但是转身警惕的看着那马车车厢,神色越来越阴沉。

    他眯着眼睛,忽然就走到了一头狼骑士的身边,一把从对方的坐骑上抽出了一柄长剑来,掂量了一下,一声低吼,手臂扬起,这一柄长剑就如同闪电般射向车厢!

    它这一投掷已经出了全力,只见这如流星般的一剑到了车厢的跟前,那车厢前的空气忽然扭曲了一下,那射去的长剑顿时就歪歪扭扭的弹开,冲天飞了出去。

    雷哼了一声,忽然抬腿狠狠的一脚跺在了地面,顿时将地面踩出了个大坑来,它手里长剑一摆,顿时就把地上的十多块大大小小的碎石卷了起来,飞射向了马车车厢。

    这十多块石头射到车厢前,也同样是忽然空气之中的扭曲再现,十多块石头就仿佛是投在了水中,可以清晰的看见空气里出现了一团一团的波纹,随后噗噗几声,石头都被弹开,朝着不同的方向飞了出去。

    雷看在眼里,却忽然就冷静了下来。

    它收起了长剑,冷冷盯着那车厢:“魔法结界?”

    车厢里,传来了一个苍老嘶哑的笑声。

    随后让雷脸色更难看的事情发生了。

    周围的空气之中忽然闪现出了几团光芒,开始是十多个火星闪现,很快这些火星就变成了火团,随着火焰之中传出的一声声咆哮,这些火焰眨眼间就变成了十多个火焰元素!十多个火元素都是在两三米的体型,熊熊燃烧的火焰元素在面前一字排开,犹如一片火墙一般,顿时让那些狼骑兵骚动了起来,狼骑被惊动之后,几乎是下意识的连连后退。

    而就在周围,地上也飞快的出现了几条裂缝,又有七八个土元素爬了出来,对着狼骑们虎视眈眈,低声咆哮。

    雷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怒气,但是它盯着这些火元素和土元素,终于狠狠咬了咬牙。

    以它自己的实力,这些火元素和土元素自然是不用怕的。可问题是,现在它不是孤身一人。它从冰封森林出来之后,暗中回到了兽人王国里,联络了自己的老部落族人,最后召集了这十多骑狼骑,已经是它现在能召集到的所有的力量了。这些狼骑都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部落族人,雷带着它们脱力了部落,来到了野外成了强盗团,不论是兽人小部落还是人类的小商团,都是它的目标,而且雷胆子很大,更敢于冒险,它特意挑选了这个距离罗兰帝国边境线很近的地方动手,却反而钻了空子,让它这些日子来收货颇丰。

    可是……今天,却踢到铁板了。

    方才那两个武者的实力已经很是不俗,虽然雷都取得了胜利,但其实它赢的并不像看上去这么轻松,尤其是对付唐恩的时候,其实说到实力,雷比唐恩也只是高出一筹而已,但是它手里的剑却是陈道临赠予了现实世界的工业水准打造的东西,比这个世界的武器要锋利多了,也更能承受武者的力量。

    击败了唐恩之后,却发现车厢里居然还有个魔法师……

    更重要的是,这魔法师展现出来的实力,雷判断出对方恐怕还是一个高阶法师!

    它很清楚,在对决战斗之中,同阶的武者往往不是魔法师的对手,因为魔法师可以调动远远超过自身的力量,魔法师唯一的弱点便是不擅长近身作战,但是这个魔法师却拥有一个高级的魔法结界,躲在车厢里,用魔法结界保护住自己,这便立于不败之地了。

    弄出来的这些火元素土元素……自己固然不怕,但是自己手下这些狼骑,可没有自己这种实力!若是真的拼命混战起来,自己这最后的一点忠诚的部下,恐怕就会有所损伤了!

    这可是自己报以期望的种子!雷可绝不肯让它们白白消耗在和魔法师拼命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想到这里,雷毕竟是一个做事果决的狼王后裔,它当机立断,立刻就吹了一声口哨,飞快的朝后退去。

    “既然有魔法师在这里,那么今天的事情我们就退一步吧!”

    雷翻身跳上了自己的坐骑,它手下的狼骑徐徐退后,等到自己的部下都退到了远处,雷才看着面前的这些魔法生物,冷笑一声:“魔法师,以后有机会,再领教你们的本事吧!”

    说完,它长啸一声,调转狼头就朝后飞奔而去,十多骑狼骑跟在它身后,很快就消失在了树林之后。

    车厢里,传来了石头夫人的一声轻轻叹息。

    “这小狼崽子,倒是见机很快啊。”

    ……陈道临被凉水泼醒的。

    他飞快的坐了起来,就看到了身边一片狼藉。

    两匹马的尸体,车夫的尸体就在不远处,车厢已经歪倒在地上,一个轮子都脱落了。

    而火焰狮子霍克和唐恩两人则都是萎顿躺在车厢旁靠在了那儿。

    霍克嘴角有鲜血,胸前的衣衫也都洒了不少血迹。唐恩则是一双小臂上血肉模糊,那个圆脸雀斑的卖酱女孩正在用绷带小心的帮唐恩裹住伤口。

    让陈道临放心的是,巴罗莎就在自己的身边,她的双手被用绳子捆住了,而那个夏尔老板则站在自己的身前,手里拿着一个水袋——泼醒自己的就是这个混蛋。

    陈道临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

    雷呢?难道被他们赶走了?

    “小子。”石头夫人那沙哑诡异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别坐在这里浪费时间,去干活儿!”

    “啊?”陈道临一呆。

    但是很快,他就吃到苦头了。

    陈道临被逼着将那个马车车厢拆开,拆开了一块大木板来当做担架。

    可随后却有了一点问题。

    霍克和唐恩都是受伤不轻,两人都是失去了行动能力,但是……抬担架的人却只有两个。

    陈道临自然是被征用的苦力不用说。而那个米妮,她是霍克的女人,自然是只愿意抬自己的男人的。

    可是夏尔老板和那个雀斑女孩……

    “抱歉,我拒绝。”夏尔老板神色很平静,看着石头夫人和其他人:“我们都是在逃亡,我想我没有义务牺牲自己的体力来抬着别人赶路。你可以说我自私,但是我们原本就没有什么实际的关系,只不过为了一个假冒的名头装作一家人。我不会牺牲自己的体力去抬别人,我更愿意自己离开。”

    那个雀斑的圆脸女孩则做出一副娇弱的样子,笑眯眯道:“人家可是女孩子呢,没有多少力气,让我抬人,我可走不动几步就没力气了呢。”

    说着,她一指巴罗莎:“不是还有一个现成的人选么。”

    说这话的时候,她和夏尔老板并肩站在一起,面对的是石头夫人。

    似乎在霍克和唐恩受伤之后,这两人对着石头夫人的态度也稍微有了一点变化,似乎不再像之前那么唯唯诺诺的畏惧十足,此刻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看着石头夫人的眼神,虽然依旧有些躲闪畏惧,但隐隐的,似乎也有了一点点微微的挑衅。

    老婆子静静的看着两人的脸色,然后她轻轻一笑:“现在的年轻人啊,这变脸的速度还真是快呢。”

    她撇了撇嘴,忽然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一个小小的水晶球来,这水晶头通提炫黑,散发出幽幽的黑色光泽来。

    “你们认识这是什么东西么?”石头夫人冷笑一声,看着夏尔和圆脸雀斑女孩微微变色的表情,老婆子淡淡道:“这是一个能让你们求死不能的宝贝。既然你们撕掉的虚伪,那么我也和你们说说实话。”石头夫人眯着眼睛,指着巴罗莎:“这个精灵小妞和米妮,两人负责抬霍克。”

    然后她指着夏尔老板和圆脸雀斑女孩:“而你们两个负责去抬唐恩。你们可以拒绝,如果你们拒绝的话,我就杀了你们——两个一起杀掉,然后我会把夏尔的灵魂抽取出来做成冰晶,把你的骷髅做成亡灵骷髅武士。至于你,小姑娘,我会把你的皮剥下来,很完整的剥下来,做成一面人皮吸灵旗。”她苍老的嗓音带着一丝诡异的邪恶味道:“我剥人皮的技艺可是非常精妙的,你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的皮肤剥起来最是顺手,保证完完整整,一点瑕疵也没有呢。”

    雀斑女孩和夏尔老板都是同时打了个寒战。

    那夏尔老板的反应很干脆,他立刻就干笑几声,然后大声道:“明白了,抬担架是吧?我一定会把唐恩老兄照顾妥当的。”

    那个雀斑女孩却挤出讨好的笑容来,凑到石头夫人面前,连连献媚道:“婆婆,你何必动这么大的怒气呢?你老人家叫我做事情,我哪里敢不做呢?”

    石头夫人淡淡的瞥了这个小丫头一眼:“既然愿意做,还不快去,在这里腻歪我做什么?”说着,她抬起手来,手指在这女孩的后脖子上轻轻划过,低声道:“好细嫩的皮肤呢。”

    圆脸雀斑女孩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说一个字,飞一般的跑掉了。

    霍克和唐恩两个伤者很快就被抬上了担架。陈道临却依然站在原地,看了看这个,看了看那个,忍不住苦笑指着自己的鼻子:“那个……请问,我做什么?”

    石头夫人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没好气道:“蠢小子,你当然是过来搀扶我老人家了。我老婆子老的牙齿都快掉光,路都走不稳了,难道不需要人扶么?”

    陈道临脸色一白,这老婆子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毫不客气的抬起胳膊架子了他的手臂上,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搭在了陈道临的身体上。

    陈道临一咧嘴……别看这老婆子干瘦干瘦的,分量可着实不轻!石头夫人冷笑一声,嘟囔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懂得尊老爱幼了。还愣着做什么,走吧!”

    这一行人就这么重新上路,虽然没有了马车代步,而且队伍里还有两个担架抬着伤员。

    但是幸好,每个人都是实力不俗,甚至就连巴罗莎也是武技出色,虽然是女精灵,但是身体素质却远远胜过常人。

    所以队伍行走的速度倒并不慢。

    说起来,倒是没有抬担架,负责搀扶石头夫人这个老婆子的陈道临,却是体质最差的一个,走了不过小半天的功夫吗,抬担架的女孩子都面色如常,陈道临却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而让陈道临有些疑惑的是,随着这路越走越长,他察觉到了身边的这位石头夫人,压在自己身上的分量,仿佛也是越来越沉重。

    这个变化原本只是很细微,陈道临开始也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不经意之间,他仿佛感觉到了石头夫人的呼吸——虽然她看上去神色如常,但是只有近距离的自己才能听出她呼吸的节奏分明是有些紊乱的。

    最关键的是,这位老婆子一直挽着陈道临的手臂,陈道临分明的感觉到她抓着自己手臂的手指,越来越用力,抓的越来愈紧,甚至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那手指如钩,几乎就要嵌进自己的小臂皮肉里了!

    在旁人看来,陈道临和石头夫人并肩走在一起,陈道临累的如同死狗一般气喘吁吁,这位老婆子却是神色自若,就连脸色都不曾变化半分。可只有陈道临自己才察觉到这个老婆子的那些细微的变化。

    终于,就在陈道临忍不住朝着这老婆子投去疑惑的眼神的时候……

    “小子,莫要乱瞧,也莫要乱说话。”石头夫人并不抬头,却嘴唇微动,这一句低微的话语清清楚楚的落在陈道临的耳朵里:“管住你自己的嘴巴和眼睛,只要你乖乖听话,婆婆会给你好处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