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鸠占鹊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提剑进入了树林里,砍了许多树枝回来搭成了架子,最后才将石头夫人等人的尸体一一搬了过来,包括了霍克夫妻和唐恩。

    当然了,夏尔老板和那个雀斑女孩都是中毒而死,这两人的尸体,陈道临可不敢去触碰。

    将尸体收敛完毕,陈道临亲手点上了火,退到一旁,看着这熊熊火焰燃烧,他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这一路的遭遇,果然是够波折了。这死去的几人,都是隐居了多年的高手牛人,却没想到一夜之间,就都死在了这里。

    恐怕就算是他们的仇家敌人,都想不到,这几人就这么悄悄的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盯着这火堆看了好久,然后将火把扔进了火堆里。

    巴罗莎已经醒来,精灵女孩受伤不算太重,休息了半夜,渐渐缓过了气来。只是两人身在野外,焚烧尸体的时候,这气氛不免就有些凝重。巴罗莎忍不住靠在了陈道临的怀里,低声道:“我们……怎么办?”

    陈道临认真的想了想,看了看天色。

    此刻距天亮还有很长时间,放眼看去,这野外都是一片漆黑,只有这里的火焰闪烁。

    陈道临沉思片刻,最后做了决定:“我们回自由港!”

    “什么?”巴罗莎有些吃惊:“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陈道临神色很认真,他的眸子里闪动着一种让巴罗莎觉得很陌生的光芒,仿佛……这个男人此刻的气质颇有几分不同了。陈道临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看巴罗莎紧张的表情,这才微微笑了笑。伸手过去在巴罗莎的鼻子上轻轻一点,笑道:“你好像很担心?”

    “当然担心。”巴罗莎皱眉道:“我们才从那儿出来。而且,这几个人的仇家肯定在找他们,说不定会连累到我们,然后……”

    “要连累早就连累了。”陈道临苦笑:“若是这几个人的仇家真的有本事找到车马行,那么我们和这些人同行了一路,必定也引人注目了。而且我们在车马行已经亮了相了,若是有人从车马行这条线查找。我们必定也会被盯上。这个时候,我们返回自由港,反而才是安全的……灯下黑这个道理,你听说过没有?”

    巴罗莎瞪大了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陈道临:“灯下黑?”

    “嗯,就是灯下黑。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陈道临笑的很自信:“就算这些人的仇家追踪到这里来,找不到他们。也只会以为他们逃掉了,绝想不到这几人都死在了这个地方。至于我们……我们其实算是两个不相干的人,我们反而回到自由港去,绝没有人会想的到。”

    况且,这个石头夫人说的她的那些收藏的宝贝,陈道临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看看的。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直到此刻,额头眉心处还有些隐隐的疼痛,这一丝痛楚的感觉并不剧烈,但是却仿佛是从脑海深处而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不停的针刺一般的感觉。

    陈道临叹了口气,用力揉了揉眉心。才道:“回自由港,便是灯下黑。唯一要担心的便是车马行……车马行半路被狼骑劫持了,我们回了自由港,就有些不好交代。”

    巴罗莎轻轻叹了口气,将身子往陈道临的怀里靠了靠,低声道:“你拿主意就好。我……”这妮子脸上一红。抬起眼皮看了陈道临一眼,低声道:“我反正是跟着你就是了。”

    这最后半句话说的声音很轻,但是其中蕴含的柔情,却让陈道临心中一动,低头看了精灵女孩一眼,不由得微微感动,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低头在她左侧脸颊上亲了一下,低声道:“嗯,你跟着我,我一定好好的照顾你。”

    巴罗莎被他亲了一下,脸上顿时涨红,赶紧缩了缩脖子,故意嗔言来掩饰心中的羞涩:“谁,谁让你照顾……你这个家伙连我都打不过,真遇到事情,还不知道是谁来照顾谁呢。”

    陈道临听了,眼睛里却反而闪过一丝奇怪的光芒来。

    “巴罗莎,你放心,今后……都由我来照顾你好了!”

    ……

    两人天亮之后,挖了坑将几人的骨灰掩埋。

    巴罗莎毕竟心善,还拉扯陈道临多挖了两个坑,将夏尔老板他们的尸体也埋了进去。

    随后两人上路,辨认了方向,就朝着自由港而去。

    这一路上两人打起了精神,不敢在大路上行走,而是小心翼翼的沿着道路旁的旷野上步行。

    之前这里遇到了狼人的袭击,就足以说明这条路线并不安全。

    虽然让陈道临遗憾的是,那些狼人强盗好像是雷带领的——自己没有能和雷见上一面,倒是可惜。

    不过知道了这个性子孤傲的狼武士没有傻乎乎的跑回去当刺客,而是拉起了一批手下来当了强盗,这还是让陈道临很欣慰的。

    不过……但愿这一路上别遇到其他的强盗了,万一遇到的强盗不是雷带领的,那么自己和巴罗莎的小命恐怕不保。

    大概是老天听到了陈道临的祈祷,又或者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两人这一路朝着自由港而去,居然是平平安安,无惊无险。

    当初离开自由港的时候有马车代步,现在回去靠着步行,自然就慢了许多。

    两人行走了足足有两天多时间,到了第三天的下午,才终于抵达自由港城外。

    白天的自由港比晚上要更加繁华。街道上挤满了南来北往的车辆行人,一个个打着不同旗帜的商队车队络绎不绝,行人穿戴也是各色各样。

    陈道临和巴罗莎两人绕到了镇子的南边进了城。小心翼翼的躲避开了车马行的位置。幸好镇子里热闹繁华,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也没有谁会注意到他们两人——更何况巴罗莎已经做了很多伪装,遮住了娇媚的容颜,更是将精灵族的双翼收在了长袍内。

    陈道临认清了道路,就带着巴罗莎飞快的穿过镇子,走到了那条小街。

    道路越走越偏僻安静,陈道临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

    经过了那晚的那个小院子,只见院子门大开,陈道临停下脚步往里看了几眼。院子里的那些桌椅乱七八糟东倒西歪。里面的几个商铺的屋子房门窗户都被打破了,东西翻的到处都是——很显然,这个地方是后来有人来搜过的。

    陈道临看见这场面,心中却反而安了下来:想来追捕的人都来过这里搜过了,那么应该是不会再来的。这里,反而是安全的了。

    不过他依然是不敢进院子里的——万一被闲人看见了。反而引来麻烦。他干脆拉着巴罗莎就朝着小巷里走去。

    按照石头夫人的遗言所说的,过了这个小院子往巷子里走。绕过一个弯,看见一颗桐树……这里果然又有一个小院门。

    这却是一个独门独户的院子,面积很狭窄。

    这院门是在里面锁着的,陈道临心中一动,留下巴罗莎在外面把风。叮嘱了两句之后,他自己翻墙跳了进去。

    院子里地面上石板缝隙都长了草,墙角生了大片的苔藓。显然是很久不曾有人来这里打理过。

    陈道临看见这场面,却反而越发的松了口气。

    这院子不大,里面只有一间小屋子。

    陈道临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房门前。推了推,房门果然是锁着的。陈道临叹了口气:“想不到要做一次破门而入的盗贼啦。”

    他最后了几步,然后上去飞起一脚踹在了房门上……

    砰!

    让陈道临失算的是,他这一脚踹上去,却发现自己低估了这房门的结实程度!

    达令哥只觉得脚踝一疼,身子就被反震了回来,踉跄几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就在他恼火的正要叫骂的时候,忽然就听见房门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谁啊!他妈的是哪一个大白天的来踹老子的房门惹人清梦!不想活了嘛!!”

    这话说的够粗鲁,可偏偏嗓音却是清脆娇嫩,分明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这一句话,差点把陈道临的冷汗都吓了出来!

    ……

    房门里传来了脚步声,随即房门打开,一个人影就大步走了出来。

    这的确是一个女孩,身材娇小,身上穿戴的衣衫破破烂烂,好好的一件短衫,却满是补丁,脚下一脚踩着只烂皮鞋,只是鞋头却已经破了大半,另外一只脚却干脆是光着的,脚背上也满是污黑。这女人一张脸蛋上满是污迹,黑一片白一片的,也看不清本来的相貌,只是从轮廓上看倒还算顺眼,那双眼睛倒是漆黑明亮,只是却满是警惕和敌意。

    她就站在门口,手里紧紧还抓了根木棍,横在身前,正盯着陈道临和巴罗莎。

    双方互相瞪了好几眼,陈道临和这个屋子里的女孩才同时脱口而出。

    “你是谁?!”

    说完之后,陈道临一呆,心中越发的惊诧:石头夫人留的遗言,可没说这里还有人住啊。

    这女孩却已经目光里闪过一丝慌乱来,却恶狠狠道:“你还问我是什么人?你闯进我的家里来,难道是贼吗!”

    说着,她举起木棍,做出恐吓的姿态来。

    陈道临看出了对方眼神里的慌乱,忽然心中就一动:不对!

    这地方是石头夫人的秘密巢穴,怎么可能让别人住在这种地方?若是有的话,她死前也不会不告诉自己。

    看这个女孩衣衫褴褛身上更是肮脏不堪,目光慌乱……

    陈道临想到这里,心中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咳嗽了一声,瞪大眼睛厉声喝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分明是我的房子!你是哪里来的小贼,居然敢跑进我的房子里来!!”

    他重重哼了一声。飞快的将腰间的剑拔出了一般来,作势威吓。

    果然,这厉声几句喝问,把门里的女孩给震住了,女孩退后了半步,分明脸上表情越来越慌乱。

    忽然,她的眼神跳过了陈道临,看到了院门……

    这女孩瞬间眼神一变。尖叫道:“你撒谎!你若是这房子的主人,进院子怎么不开门!院门分明是锁着的,你,你是跳墙进来的!!”

    陈道临听了,却哈哈大笑,指着这女孩道:“哈!你说这话。就足以说明你不是这房子主人了!小妞儿,快快扔下棍子求饶……”

    他还没说完。这个女孩的眼睛里已经闪过了一丝决断,忽然就尖叫一声,手里棍子扬起,劈头盖脸就朝着陈道临砸了下来。

    陈道临正喝问,自己毫无防备……况且他心中只想着对方是一个小女孩。也就没有什么警惕,而原本他也没什么武技,此刻双方距离又近……

    砰!

    这一棍子就正敲在了陈道临的脑袋上!

    这女孩看似年纪不大,但是力气可真不小,这一棍子就敲的陈道临眼冒金星,顿时往后一个踉跄。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女孩就势从屋子里蹿了出来,就要跳过陈道临身边朝着院子里跑。

    陈道临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对方,这女孩倒也干脆,直接一拳就捣在了陈道临的鼻子上。

    这女孩儿出手真狠,一拳下去,陈道临顿时鼻血长流。眼睛发酸,连眼泪都流淌了出来。

    陈道临又急又气,“啊呀”大叫了一声,翻身就一把狠狠抓住了这女孩的小腿。

    女孩“唉哟”一声,就倒在了地上,不过她反应也是极快,随即就一脚朝后蹬去……

    砰砰两声,陈道临捂着眼睛痛叫就退开,口中叫道:“巴罗莎!巴罗莎!!”

    院子外,巴罗莎飞身跳了进来,精灵女孩一眼看见了那个女孩,还有坐在地上满脸是血的陈道临,精灵女孩惊呼了一声,就要上去扶陈道临。

    陈道临捂着眼睛高叫道:“别管我,先抓住这个小贼!”

    那个女孩看见巴罗莎跳进院子来,吓的尖叫一声,就奋力朝着院墙跑去。

    不过巴罗莎听到了陈道临的呼喊,已经追了上去。精灵女孩身为草木精灵部落的一名出色的猎手,实力虽然不比什么高手,但是也毕竟不俗,那个女孩才翻上围墙,就被一把抓住了脚踝,直接就拖了下来,扔在地上。

    女孩翻身跳起来想抵抗,巴罗莎却已经飞快的两拳打在了她的肩窝,最后一脚踏在了她的腰上,拔出剑来,横在女孩的脖子上,喝道:“别动!”

    女孩这才吓的眼睛瞪大了,猛的惊呼一声,然后就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眼看对方晕了过去,巴罗莎倒有些意外,她收回了脚,回头道:“达令,你怎么样?”

    陈道临已经爬了起来,此刻达令哥满脸羞愤,脸上红一片白一片黑一片……红的是鼻血,白的是脸色,至于黑的么……那是刚才人家女孩一脚踹在他脸上,留下的脚底污迹……

    可怜达令哥鼻血长流,一双眼睛更是被打成了熊猫一般,两块乌青,倒是看得巴罗莎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陈道临只觉得的脸上火辣辣的,心中越来越恼火,狠狠看着地上这个小贼,怒道:“抓起来,看我好好收拾这个家伙!”

    一摸头顶,居然摸到一块血迹来,不由得哼了一声,咧了咧嘴:“好小贼,出手够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