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他走了过去,用力将这柜子搬挪到了一旁去,扬起了灰尘,狠狠打了两个喷嚏之后,忽然眼睛一亮!

    “咦?”

    陈道临立刻趴在了地上!

    之间那原来柜子所在的地方,挪开之后,地板上赫然是一个印记。

    只见一方石板之上,赫然是描画了出了一只圆盆的图案,这图案更是用银漆绘制。

    正是一个银色圆盆!

    陈道临看到了,哈哈一笑,脱口道:“我就说不会错的,盆果然在这里!”

    说着,他的手指在那图案上轻轻摩挲,心中暗想:石头夫人果然是好算计。这个盆居然不是实物,而是描绘在地板上的一个图案,纵然这个巢穴被敌人发现了,也很难想到这么巧妙的布置。

    他立刻从巴罗莎那儿把水袋要了过来,蹲在这石板旁,拧开塞子。

    “喂……你做什么?”

    丢在角落里的夏夏看着陈道临的样子,忍不住好奇,开口道:“你……这是要……”

    “往盆里倒水啊。”陈道临哈哈一笑。

    “盆?倒水?”夏夏瞪大了眼睛,认真的看了陈道临好几眼,才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原来你这人不是通缉犯,而是个疯子。难道你没看出来,这地上的盆是画出来的,是假的,怎么能倒水进去?”

    陈道临哈哈一笑,却眼睛看向了巴罗莎:“假的又怎么样,画出来的又怎么样,我说能倒水进去,你们信不信?”

    巴罗莎也是一脸的惊奇——要知道,石头夫人留遗言的时候,巴罗莎已经昏过去了,并不知道石头夫人最后对陈道临的那些叮嘱。

    不过精灵小妞心中对陈道临是毫无保留的彻底信任,虽然这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她心中认定了,陈道临既然这么说。那么就必定有他的道理。

    “我信。”巴罗莎用力点了点头。

    “唉……原来是一对儿疯子。”夏夏在角落里唉声叹息。

    “哼,没见识的小丫头。”陈道临眼神里露出一丝古怪来,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倾下水袋……

    只见一股水流倾泻而下,落在这石板上的银色水盆画上……

    顿时,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这水流落在石板上。居然并没有四处流淌。却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就这么被吸进了那块画着水盆的石板里!

    而更神奇的是,那石板上画的水盆的图案,也出现了变化!原本空空的盆里,居然随着水流的倾泻,就一点一点的被注满了!

    这个惊人的变化,让巴罗莎和夏夏都是惊呼了出来。

    只有陈道临,神色不变,手里依然稳稳的拿着水袋。

    “……这。这是……”夏夏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惊呼道:“难道是魔法?你,你难道是个魔法师?”

    陈道临不搭理这个小丫头,眼睛盯着这水盆,眼看那图案上。水盆里的水已经注入了大半,陈道临这才收起了水袋来。

    从脖子里摘下了那枚挂在绳子上的戒指。

    他深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将戒指放在了那石板上……

    扑通一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分明是画出来的水盆,注入了水也就罢了,居然这戒指落在上面,也就真的掉进了水里!

    甚至。水面上还泛出了一圈圈的涟漪!

    那戒指一旦入水,顿时就散发出一团幽幽的绿色光芒,那光芒越来越明亮,照的整个屋子里人人都是满脸绿光。

    终于随着绿光蔓延。只见这小小的屋子里,忽然四面墙壁和房门都陡然扭曲起来,然后仿佛一眨眼的功夫,四面墙壁和房门就忽然朝后退了去,甚至就连房顶,也都是忽然就变高了一倍有余!

    随着这绿光渐渐的散去,房间里的三个人,已经吃惊的发现……这周围的环境,已经彻底变了!

    这哪里还是方才的那个小小的屋子?!

    原本那个小屋子长宽也不过就是十步有余。

    而现在此刻,三人所在的地方,放眼看去,却分明是一个方形的大厅!

    四方形的大厅,房顶高至少有近十米,而这大厅的面积,陈道临看来,比那天晚上自己和杜微微去的那个舞会的大厅都要更宽敞几分。

    此刻三人就站在那儿,大厅中间,摆放着一个长长的桌子,上面还有几口造型奇怪的大小锅子,玻璃器皿,以及散乱的瓶瓶罐罐。周围两侧的墙壁上,都是巨大的柜子架子,有的摆放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金属罐子,木桶,玻璃瓶子等等。还有的则摆放着一卷一卷用厚厚的皮质包裹的卷宗,以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厚厚的书籍。

    更让陈道临觉得好奇的是,就在正面最醒目的墙壁上,刻画了两排奇异的花纹,还镶嵌了一片花色的玻璃,就在玻璃缝隙之中,更是有光芒闪烁,走近了看去,赫然是几块巨大的宝石!

    这些宝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显然是用来照明用的。

    “真他妈的奢侈!”陈道临倒吸了口凉气。

    难怪都听人说,魔法师很富有!

    更让陈道临惊奇的是,就在这两排照明的魔法宝石的中间,墙壁上却挂着一件东西。

    这是……一把扫帚??

    陈道临仔细看了又看,确定自己没看错。

    这确实是一把扫帚,黑色的扫帚木,摸上去是木质的。扫帚把手的一段,是用金属做了一个套筒,上面雕刻了花纹,显然是为了迎合人的手掌握上去的印记。顶端更是镶嵌了一枚有鸽子蛋大小的红色的宝石,正散发着幽幽的光满。

    陈道临眼看这么一把扫帚居然被郑重挂在墙壁上,他先是惊奇,然后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念头来。

    “难道……”

    他飞快将这把扫帚宅了下来,握在手里看了看。

    “果然是这样……”陈道临看清了扫帚柄上暗刻的那些细密的纹路,忍不住叹了口气。

    “达,达令……”巴罗莎神色紧张,下意识的靠在了陈道临的身边,看着这忽然剧变的环境。低声道:“这,这是……”

    “别怕,这些是魔法。”陈道临微微一笑,想了想,道:“这里应该是石头夫人的秘密巢穴。嗯,一个魔法师的巢穴里。应该是留着一些魔法傀儡或者是魔法小宠物之类的东西……我来找找。”

    他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拉着巴罗莎的手,随意走了几步,眯着眼睛四处打量。

    左侧的架子上,那些瓶瓶罐罐,有的上面贴了封条,有的则在架子上写了字样,陈道临一一的看过去,口中念念有词……

    “嗯,魔芋花粉……香樟树的汁液……咦?这是阙风草?这是……火鳞鱼的骨粉。嗯,三角跳蛙的眼珠。石头夫人的收藏的这些原料好齐全啊!”

    又看到第二排的书架。

    “嗯,这是《魔法学院初级魔法讲义》,这是《魔法学会新编药剂大典》嗯……啊,居然还有一本《大陆魔法通史》。咦?这是……嗯,这是《药剂学基础配方三百条》。还有……”

    陈道临念念有词。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边走边看,边看边辨认。

    开始的时候,巴罗莎没有反应过来,可随即精灵女孩忽然眼神一变!

    她豁然扭头看着陈道临:“达令?你,你认得这些东西?”

    “认得啊。”陈道临嘿嘿一笑:“上面都有字写的清清楚楚啊。”

    “可,可是……”巴罗莎看着陈道临的眼睛。她的表情越发的惊奇:“可是,我记得,我记得你不认识罗兰帝国的文字啊!”

    陈道临故意神秘一笑,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压低声音道:“我现在认识了!不止认识这些字,我还认知很多很多东西哦!”

    说着,他抓着巴罗莎的手飞快的走到了另外一边的墙壁上,看见了角落上的一个金属台子,上面果然有一个小本子。

    陈道临一眼看见,就脱口道:“一定是这个了!!”

    松开了巴罗莎的手和扫帚,飞快的抓起了那个本子。

    这本子制作的极其精美,牛皮封面很有手感。

    本子入手,里面分明是夹了个什么东西。陈道临翻开,就看见了在本子的第一页里,赫然夹了一个……

    “标本?好像不是啊。”

    页面里平方着的,仿佛是一只蝴蝶……看上去似乎是那种常见的被夹在玻璃台板下或者是书页里的蝴蝶标本。

    但是仔细看去,却又不是。

    这蝴蝶看上去栩栩如生,色彩斑斓,但是仔细一看,却并不是真的蝴蝶,更不是活物——分明是用某种特殊处理的纸张剪出来的,翅膀上的架子也仿佛是用某种特制的丝线链接。

    巴罗莎看见这东西,就忍不住低声道:“好漂亮……这是什么?”

    “应该是魔法傀儡。”陈道临沉吟了会儿:“这里应该是魔法师的实验室兼书房。一般来说,魔法师都有习惯会在这种地方留下一个魔法傀儡,以便在需要的时候为自己做各种服务。这蝴蝶,应该就是石头夫人制作的魔法傀儡。应该没错的,魔法师都有这种习惯,越是高明的魔法师,所属的实验室里的魔法傀儡就越能干。”

    “你……你怎么连这些也知道?”巴罗莎忽然心中生出一丝不安,看着陈道临的眼睛,疑惑道:“你……你……”

    陈道临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从前不知道的,现在么……却是知道了。嗯,这个事情我没告诉过你,有机会和你详细说,总之……就算是我得到了石头夫人的一笔巨大的馈赠。”

    他的眼睛里也露出了一丝惊喜,一丝兴奋,一丝得意,还有一丝浓浓的兴趣和跃跃欲试!

    “我来试试!”

    他小心翼翼的退后一步,然后将这翻开的本子平放在双掌之上。

    这页面上夹了蝴蝶的地方,下面赫然清晰的写了一行字句。

    这字句,巴罗莎是看不懂的,不过陈道临看了,眼睛却是一亮。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双目郑重的盯着那行字句,面色严肃,甚至有些近乎虔诚的表情,咳嗽一声,然后口中开始一字一字的,大声吟唱出一句古怪的句子……

    巴罗莎脸上的惊诧之色更甚,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就仿佛他的鼻子上忽然长出了一朵花一样。

    陈道临念完这长长的一句咒语,额头上微微冒出了些汗水——倒不是因为疲惫,而是因为兴奋。

    随着他闭上嘴巴,眼神满是期待和希望的看着书页上的那只蝴蝶……

    陈道临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

    这一刻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只是眨眼一瞬……

    终于……

    那剪纸蝴蝶,忽然轻轻一震,双翼缓缓的张开竖了起来!随即这剪纸忽然就仿佛被注入了生命活过来一样,就在这书页上轻轻的抖了抖,居然就站了起来,然后双翼微微震动,缓缓的,缓缓的飞了起来……

    这小小的彩蝶,张开双翼大约有寻常人的手掌那么大,这么轻轻的,翩翩的飞舞着,仿佛有生命和意识一般的,也不飞远,就缭绕着陈道临的周围,绕了几个圈子。

    陈道临满脸都是激动和兴奋,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来,那蝴蝶就立刻主动飞了过来,然后轻轻落在了他的手指指尖上!双翼缓缓收起,安静的待在那儿。

    “达,达令!这,这是,这是……”巴罗莎满脸激动和兴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紧紧瞧着陈道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和兴奋:“你,你这是……”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故作镇定的轻轻一笑,耸耸肩膀,更故意用一种风轻云淡的语气道:

    “这,就是魔法了!”

    他看着巴罗莎因为兴奋而涨红的小脸,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声音很平缓沉稳:“没错,你没看错。我……会施展魔法了!”

    说着,他忽然抬起手来,轻轻打了个响指,口中飞快的念出了几个音符来。

    就仿佛是某种奇特的命令,陡然之间,这大厅之中,墙壁上的那魔法图案之中的宝石,陡然就变得光芒大盛!

    而那只蝴蝶也翩翩起舞,越飞越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