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到访(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怀夏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可能是因为最近运动得太激烈了,所以起得较晚一些。”立夏娇嗔地望了萧靖烆一眼,眼里的流光一直闪烁不定,更增添了些许暧昧,“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靖烆的床太舒服了,舍不得起来,靖烆你说对吗?”间中喝了口荼,笑容和煦得宛如圣母玛利亚,仿佛只是在讨论今天天气如何一般气定神闲。

    若是宁溪她们在场,看着这微笑,定会寒颤并且兴奋着,因为这代表着立夏总会上演一些另人出乎意料的好戏。

    简宁溪曾这样说过:立夏只是懒,懒得与人交际,也懒得去扩张自已的社交圈子,但是她却是一条货真价实的眼睛蛇,外表华丽且低调着,不招惹她的时候看起来总是很温驯的样子,但是一旦踩到了她的领地,她就会张牙舞爪,斗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

    立夏的伶牙俐齿决不输于简宁溪。

    萧靖烆坐在一旁点了点头。似乎出手相助是没必要的事,那就好好看戏。

    “你个不要脸的。”柯纯听到运动,激烈这两词,小小地脸蛋瓜子立马就躁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生气或是害羞。

    她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快就同床共枕了。

    “不要脸?我怎么不要脸了?难道我军训太累了,睡晚一点也不要脸了?你这话好像说得有些不对喔。”立夏有些淡定地回道,望着眼前这个异常生气的女生,笑容更大了,眼神里带着傲慢与不容轻视,这竟与简宁溪有几分神似。

    若问立夏的毒舌从何而来,那基乎就是从小培养的,因为长得漂亮,成绩又好,家境不错,眼红的大有人在。在这个社会,出色的人永远都是最容易被推上舆论的中心,再加上单亲家庭以及后来的举目无亲,更是把它推上了浪尖,所以立夏总是学着不去理会。

    “那你还跟表哥睡一张床上?”柯纯指控着,烈火似乎烧得更旺了。

    萧大少爷的床启是她能睡的!

    坐在一旁的李昱并没有吱声,很是淡定地观望着,只是桌子底下握紧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怎么不能睡了?里面有什么原因吗?难道说你在怀疑你表哥的性取向?”

    “你,你,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怀疑我表哥的性取向了?你难道不知道你睡的那个位置是李昱的吗?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柯纯生气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用力之大竟让桌子都有些摇晃。

    立夏拿起杯子优雅地喝了口红荼,心里冷笑了一下。上次在荷花阁的时候,她就能感觉出什么来了,但是当时并没有多想,现在看来狐狸尾巴怕是藏不久了。

    “柯纯!”李昱给了柯纯一个眼色,心里有些恼羞成怒,她并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讨论这个问题,她有她的尊严。

    柯纯望了眼李昱,感觉有些抱歉,低低地回了句:“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没忍住。”然后就坐下了。

    柯纯只是替李昱不值,明明守着萧靖烆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连死亡都不怕,最后却要眼睁睁地将爱人拱手相让。

    林怀安在一旁望着前方坐着的李昱,心里多少有些凄凉,他是看着李昱一路爱过来的,路上的风风雨雨都无法动摇这个女人的心,娇弱却又强大着,就像一尊神像,坚韧不拔,屹立不倒。

    这样的女人又何不让人心怀怜惜。

    只是,正如别人所言,爱情,总是强求不来的。

    外面的风吹也吹不散花房里的阴霾,微风依旧呼呼地吹着,它就像一个警报器,隐隐约约在发出细微地声音,似乎在警告世人。

    一切都在不安地浮动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