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清宫琬纯传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两个黑影走近了,那位主子看见了河中往下坠的棠答应,自然,她也随奴婢看见了这一切,当然也知道这一切就是德嫔与恪妃做的。

    主子走过去,捡起地上的一块手巾,闻了闻上面的味道,是兰香,东西六宫只有德嫔一人使用兰香,这必然是她刚刚掉在这儿的。

    她又站了一会儿,巡视了一番。匆匆领着奴婢回到了文华殿。

    此时文华殿内,福临正嘀咕着棠答应应该派人通报一声她安全回宫了,可是到了这会儿都没有消息。

    琬纯拿着药瓶,递给德嫔,德嫔却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一脸从容的望着琬纯,“贤妃娘娘拿药做什么,嫔妾的身子又没有不适。”

    琬纯当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根本没想到是怎么一回事,站在旁的琯月心里不详的预感越发强烈了,琬纯又望了望恪妃,她也是一副神秘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吴良辅匆匆忙忙跑进来,跪在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他索索地道“:皇上。。。皇上。。。舞妓,陆玉棠。。。”

    福临正色道“:怎么了?”嫔妃们的目光也被牢牢的吸引住了,她们知道,吴良辅肯定有“要紧事”说了。

    “殁。。。殁了。。。”吴良辅头也不敢抬,他仿佛也感觉到了福临内心的变化。

    “什么?”福临站起身来,勃然大怒,脸上只有吃惊和气愤交织着。

    对面的王公大臣们见情况不妙,这涉及到皇上的家室,就不便在此久留,赶紧告退了。

    琬纯也十分奇怪,这本身活的好好地人儿,怎么说殁就殁,棠答应琬纯还没有瞧清楚呢,于是她继续听。

    “奴才听外头巡逻的小太监说在文华殿旁边的御河,发现了一具尸体,奴才叫人把尸体抬上来,太医说是受了惊吓,才至如此,而且殁了连一炷香的时间都不到。”

    福临的思维万分敏捷, 手指向我们在座的嫔妃,大喝一声“:你们刚刚都有谁不在?”

    嫔妃们左看看,右看看,皇后开口了“:皇上,刚刚好像只有恪妃,德嫔,葶贵人与贤妃不在。”

    “一个一个说,刚刚都去了哪儿?若是找不出凶手,朕叫你们陪葬!”皇上此时像一头发怒的狮子般狂吼着,同时,这番话也如同让琬纯掉进了冬日的冰雪之中。

    德嫔先道“:皇上,嫔妾刚刚腹痛,恪妃娘娘一直在嫔妾身边,她还陪嫔妾在外面走了走。”皇后也点了点头,“是啊,本宫也看见了。”恪妃也认同了德嫔的话。

    葶贵人冷静地道“:嫔妾身子性寒,就与镜莹回宫拿了披风。”说罢,又指了指身上披着的披风。

    “那谁能替你作证?“福临好像稍稍安静了下来,不再那么冲动了。

    佳贵人又施展出她乐于助人的性格,”嫔妾可以为葶贵人作证。“静妃也火速站出来,”臣妾虽不能为葶贵人做证,单页敢用人格做担保,葶贵人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福临又将矛头指向了琬纯,“贤妃,你怎么解释。”

    琬纯沉思了一下,道“:方才德嫔说她腹痛,恪妃让嫔妾去帮德嫔拿药,臣妾便去了。”

    德嫔与恪妃目瞪口呆,“皇上这是绝对没有的事,嫔妾是有腹痛之症,但药却是一直带在身上的。”说罢,德嫔从衣袖中掏出一个药瓶,琬纯定眼一看,这不正是琬纯替她拿的那个药吗?琬纯瞬间明白了这一切,她真的是被人算计了,原来德嫔与恪妃想把堂答应之死嫁祸给琬纯,出此下策,琬纯真恨自己,竟然愚蠢到了这个地步,看着陷阱都敢往下跳。

    福临恼羞成怒,用力一拍桌子,案上的碗与碟子碰撞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贤妃,你好大的胆,杀人未遂,就将她推入水中!是不是!”福临现在的话像刀子一样抛过来,割在琬纯的心上,留下了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痕。

    琬纯声嘶力竭,“皇上!皇上!臣妾没有,臣妾没有!”眼泪夺眶而出,琬纯现在已经掉进了这个陷阱中,起码现在的情况来看,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福临咬着牙,仿佛要说什么,在这关键的时候,葶贵人迎着众人目光开口了,“皇上息怒,嫔妾有话要说。”

    “你说。”福临在位置前踱着步子。

    葶贵人从她的座位上退下,走到琬纯旁边,从衣袖中掏出一块方巾,“皇上,您看这块方巾,这是嫔妾拿完披风时在御河边捡到的,上面嫔妾闻过了,是兰香,众所周知,全部东西六宫,只有德嫔娘娘用的是兰香。”

    琬纯向德嫔看过去,她下意识摸了一下,果然,方巾不再了,德嫔慌张地道“:仅仅就凭一块方巾,怎能认定是我,这未免太草率了!”

    恪妃也慌了神,“是啊,葶贵人,你这证据怎么就可以证明是德嫔做的?”

    福临越听越有兴趣,完全不例会德嫔与恪妃的说辞,对葶贵人道“:你继续说。”

    “并且。。。”葶贵人卖起来关子,德嫔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

    “并且。。。嫔妾也看到了德嫔娘娘与恪妃娘娘将棠答应推入水中。”葶贵人沉声道。

    话还没有说完,德嫔就激动地大喊大叫,“葶贵人,你血口喷人!”又转口对皇上连忙澄清道“:皇上,嫔妾冤枉啊,嫔妾连棠答应这个人,都从未听说,更别说杀人了。”

    皇后也沉不住气了,“葶贵人,只有你一人看见也不能算什么,有证人吗?”

    “嫔妾的侍女镜莹也看到了。”琬纯跪在一旁,拭着泪,德嫔小声辩解道“:皇上。。。嫔妾没有。。。”

    “够了!”福临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德嫔。。。朕待你不薄,你就做出这样的事情回报朕!真是让朕心寒!”福临的呼吸声十分沉重,一下,一下,在殿内回荡。

    “皇上!嫔妾冤枉啊,葶贵人,镜莹是你的人,你怎么就不可以让她帮你说话?”德嫔带着哭腔,不得不说,她的伪装技术真是高明。

    葶贵人微微一笑,像是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般,“嫔妾当时是站在树丛后面,将自己的一块玉佩挂在了树枝之上就或许还在,就劳烦吴公公了。”

    说罢,吴良辅道了一声“嗻”又与殿门口几个小太监去河边找玉佩了。”

    这时殿内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见,琬纯不明白葶贵人为什么要帮她,她也只是坐以待毙,现在只有老天可以保佑她了。

    半柱香的时间到了,吴良辅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进殿内,福临直奔主题,“找到了吗?”

    吴良辅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德嫔好像是在为她送行一般,德嫔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琬纯的心一下一下装着胸口,就差要蹦出来。

    吴良辅从袖中拉出一条红绳,上面挂着一块玉坠子,葶贵人得意的笑了笑,德嫔与恪妃两人注定是逃不过此劫了。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德嫔,德嫔,你还有什么资格担得起德这个字?真是玷污,德嫔,即刻赐死!”德嫔最终为她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德嫔睁大了双眸,的巨额一切都是假象,她想到了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皇后娘娘,恪妃娘娘,救救臣妾,救救臣妾。。。”

    皇后的目光也慌乱起来,她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有什么力气去挽救德嫔,好在德嫔已经被拖走了。

    恪妃刚刚松了口气,以为没有自己什么事了,福临怎肯轻饶,“恪妃,你自知有罪,还不请罪,罚,钟粹宫禁足三月。”

    恪妃很明白皇上为什么只罚了她三月,毕竟多年夫妻,要说感情也不是没有的,皇上还给她留了面子。

    福临从位上下来,将琬纯扶起,用他的袖子抹了抹琬纯的泪水,拥进怀中,琬纯闻着龙体的香气,顿时心中踏实了不少,福临俯在琬纯耳边,轻声道“:琬纯,朕错怪你了。”便与我十指相扣,在众嫔妃的目光下,回到了承乾宫。

    事已至此,琬纯想用《论语》中的一句话为德嫔送一程“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