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于心不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吞噬苍穹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在军营大帐之中。

    无数人的眼睛都盯着轩辕,他们并不说话,若是轩辕本尊的话,自然能够无比从容,但是如今他是在扮演刑戈,自然不能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会惹人怀疑,因为以他们所调查的刑戈,不可能有这样的胆气。

    轩辕在紧张之中带着一点局促,带着一丝为难与犹豫,他表现出一副正在考虑的样子。

    当即就有一尊古帝五重天的存在冷笑道:“怎么了,刚才说得慷慨激昂,如今要上前线就不敢了。”

    “这样怎么当三军副帅,我们这些人可都是从前线,不知道历经多少生死,多少场战争,才到达今天这个位置了,你籍籍无名,沒有丝毫的建树,就当上三军副帅,如今还不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更待何时。”

    “看來天邪子安排了一个草包过來,我们不服,如果想要让我们听从他的命令,还不如叫我们去死來得好。”

    这些人都是战邪子的心腹,如今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來,轩辕早就能够猜得到了,一切都是在战邪子的安排之中。

    “既然你不敢的话,那你就滚吧,自己辞去三军副帅之职务,我们不会看不起你的。”

    “总比当上副帅,上前线死于非命的好,留着一条命,苟且偷生也比飞灰湮灭,死无葬身之地强,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些人就是故意要营造出一个气氛,让轩辕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使其自动退位,这样一來,天邪子也沒办法说什么了,因为这个位置不是谁想走就走,谁想來就來的。

    若是真的刑戈,只怕早就被吓唬得跪在地上,不敢起來了,只可惜是轩辕,他不安了片刻,很快就表现出镇静了,当即坚定道:

    “禀报主帅,刑戈愿率领我部大军前往驻守,城在人在,城亡人亡,绝对不会有丝毫的退缩,若北城有失,我愿意承担任何的责任。”

    “好,如此甚好,刑戈听命,你率领我战邪族一千万精锐,前往北城驻守,务必抵挡住敌方大军,记住要拖延时间,最大限度拖延时间,知道吗,本帅则是要坐镇于中央,控制八方,防止内部暴乱,出现什么事故,所以只能够在后方支持你了。”战邪子说得很好听,让人根本沒有反驳的机会,其实意思就是让轩辕上前线去送死。

    “是。”轩辕在这个时候也只能够领命了,谁都知道,‘青龙圣地’与‘中州皇朝’所派的精锐无比强大,个个都是历经无数厮杀的精锐中的精锐,寻常一千万兵马,根本抵挡不住,带着这些兵马去,简直就是送死。

    “在那之前,主帅是不是应该把我邪族的布防图给我,不然的话,我该如何镇守,要是带着自己的大军走进自己人所布下來的杀阵之内,那岂不是要闹笑话了。”

    这才是轩辕最想要的东西,如今他身为副帅,完全有资格拥有整个邪族的布防图,所以这个要求完全不过分,也不会让人起疑心,如果不要的话,只会人觉得他是一个白痴。

    “布防图的存亡,在我的掌控之中,副帅不是我信不过你,如果我感觉你抵挡不住了,到时候为了我整个邪族的安全,我会毁掉布防图的,不然落到敌人的手里,是不堪设想的,希望你能够理解。”战邪子轻描淡写,似乎布防图的毁灭已成必然的结局了。

    “这是应该的。”轩辕欣然接受,只见战邪子将一张锦帛交给了轩辕,他随手接过,当即领命,转身离开了营帐。

    战邪子立于军帐之中,看向了左右两尊天帝境的存在,问道:“你们觉得这刑戈可靠吗,到底是不是居心叵测之徒。”

    “他的气息的确是出自我们战邪族的血脉,并且一生杀戮极少,所以沒有受到多少霉运的影响,只占据了一小部分,但是他的气运也不大,影响不了大局,如今算是他红运当头,所以才能够当上副帅的,当然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所有人运气降到极点的时候,他却有一丝的红运,对比周边的人,就是等于大气运,能把很多人都给比下去,所以才能够被天邪子看中,当上我战邪族的三军副帅。”当即有一尊天帝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们都观看了轩辕的气运。

    而轩辕如今何等境界,自然能够掩盖控制自己的气运,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看出什么來。

    “我的想法也一样,此人沒有怎么说谎,可以看出來,对我邪族忠心耿耿,不必有什么忧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另外一尊天帝也开口了。

    “只可惜,他站错了队伍,不管他是不是天邪子的人,至少是天邪子提拨的他,我绝对不能够让他活着,给他准备的一千万的‘精锐’,立即开拔,驻守北城,副帅我也给了,兵马我给了,天邪子只怕也不能够说我什么了。”战邪子嘴角上扬,笑得很冷。

    当轩辕看到自己所率领的这一千万精锐兵马的时候,眼角狂跳,一个个全部都是老弱病残,缺胳膊少腿的还在其次,关键实力最低都在无上天仙境界,最高就是古之先贤六重天,一尊古帝古圣境界的存在都沒有,要打仗的话,这一支兵马是根本不可能打的。

    在‘中央神州’以前,可能这样的军队无比强大,但是现在,完全都是不够看了。

    他知道,这是战邪子与天邪子两个人之间的事,波及到自己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如此,战邪子如此而为,就是挤兑自己,想要让自己知难而退。

    沒有丝毫的办法,只能够率领大军前往北城,这是邪族自己开创的城,在中州的北方。

    天邪子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心头震怒:“这个战邪子,还真有本事,这不是明白着要让刑戈去送死吗,可恨,我只能够替邪帝选拔人才,不能够阻止军政大事。”

    邪帝非常懂得平衡实力,授权有限,哪怕是偏袒自己的人也不能够太离谱,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如果这么做非常容易引起各邪族部众的不满,所以对于这一件事,天邪子也只能够当沒看到,刑戈能不能活着回來,就看他的命了,如果能够活着回來,并且立下一定的功劳,他就能够把刑戈给提拔上去。

    轩辕在拿到布防图的那一刻起,就把上面所标注下來的一切邪族暗藏的禁制杀阵,种种手段全部都记忆下來,包括邪族各部众的实力资料,都被轩辕全部掌握。

    行军一半,轩辕看到身后的这些老弱病残,虽然遭受到气运攻伐,但是他们的影响相对來讲比较少,人的一生谁沒有做过几件恶事,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并且还在邪族这种环境之内,想不做都难,要让轩辕带着这一千万人去送死,他还真的有些于心不忍。

    虽然与‘遮天圣地’是敌对关系,但他不想牵连到这些弱者,其中甚至有一些无辜之人,一生从无作恶,并不是沒有。

    “副帅,怎么不走了。”一尊声音嘶哑的老兵,恭恭敬敬地问了一句。

    “再往前走的话,你们就都要送命了,战邪子与天邪子两个人之间的争端,却让你们一起遭殃了。”轩辕心中无奈,道:“年轻力壮的人那么多,为什么要派你们上战场。”

    “这也是沒办法的事,我们都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邪族之中,这是很常见的,我们的性命,本來就不属于自己。”那一尊老兵眼神已经麻木了。

    “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听我命令,你们往东北邪关驻防,那里会安全一点,我是副帅,他们的目标是我,一个人前往北域就是,这也不算是违背军令。”轩辕重声道。

    “副帅。”不少的老兵神色震惊,看向了轩辕:“副帅,我们年龄都已经老迈,并且这一生也再难寸进,修为不高,死就死了,你古帝四重天的境界,前途无量,万万不可为了我们做出牺牲啊,我们这一千万人中都不出了向您这样的一个人啊,如果您这么做了,就等于葬送了自己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性命。”

    任何的族群,哪怕再残忍,他们之间,也是有感情的,尤其是为兵为将者,表面铁血无情,但在内心,情感却都极为真挚。

    “无妨,我不会有事的,阿西古,就由你來统御,在这里,你的境界最高。”轩辕当即下令,那一尊老兵的身子从來沒有如此的挺立过。

    “是。”阿西古不敢违抗,轩辕让他们所去的东北邪关,那里有布下极其可怕的手段,其实根本不用派兵去驻防的,如此下令就是想要保他们一命。

    原本应该北上的大军,突然转了一个头,在战邪城前的大帐之中,战邪子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因为他从头到尾都在关注着这一切。

    “这个刑戈还真是大胆,他一个人前往北城,这是想干什么,想要当英雄吗,想要证明些什么。”战邪子勃然大怒,他万万沒有想到,刑戈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