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赝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哼!”王公公的面容隐在黑影之下,看不甚清,带着几分难以猜测的神秘,不过他那一对眼眸寒芒阵阵,令人生寒,他阴阳怪气地道:“就是你在街口卖的假药方,害得咱家府上的刘管事不治而亡,这笔帐,咱家早就想和你算了。倒是你那衙门里公干的爹,晌午的时候居然随意抓了个卖药的商贾顶罪,嘿嘿,你们父子俩当真以为咱家这么好糊弄吗?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今日咱家叫人拿你来,便是让你知晓咱家的厉害!”

    抓了个卖药的商贾顶罪……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不过徐谦两世为人,多少也猜出一些端倪了,肯定是老爷子怕出事,衙门那边又催得紧,于是干脆抓了个商贾去交差,只是这王公公也不笨啊,竟然知道这当中的原由,可是如此一来,这王公公自然不满,于是索性来个釜底抽薪,直接抓了自己来。

    徐谦连忙道:“王公公明鉴,小人的药方售出去的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从未听说过吃死人的事,想必是其中有什么误会,小人早就听说王公公深明大义,为人正直,请王公公一定为小人申冤做主。”

    徐谦觉得伸手不打笑脸人,嘴巴立即像是抹了蜜饯似得,这是关乎性命的事,拍点马屁算什么。

    王公公阴恻恻地盯着徐谦,道:“你道是说几句好话,咱家就会放过你?说起溜须拍马,你还嫩着呢。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去卖假药方,坑蒙拐骗,咱家不打杀了你,将来还了得?来人!拖下去打死,喂狗!”

    几个府中的侍卫立即冲进来,凶神恶煞地要把徐谦拖出去。

    徐谦连忙大叫:“且慢!”

    但凡这个时候,这些太监走狗们都应该身躯一震,惊诧地看着主角。

    只是可惜……主角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谁也没当一回事,那高高在上的王公公也是无动于衷,翘起腿来端起桌上的茶盏吹着茶沫。

    徐谦又道:“王公公,小人年幼,请念在我上有四旬老父在堂无人供养,下……下有家中几只芦花鸡嗷嗷待哺……”

    徐谦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没底气了,他恨啊,原本是想学电视剧中的几句黑话活学活用,结果话说到一半,才发现老爷子没到七旬,下头也没有未成年的子女,最后……只好悲剧。

    徐谦的话显然不是很管用,力壮的狗腿子们已经架住了他的胳膊,轻易地将徐谦提起来,徐谦两脚离地,脚尖晃晃悠悠。

    “打死勿论,打死之后再去喂狗,明日的时候咱家再和他爹算账,这便是欺瞒咱家的下场!”王公公喝了一口茶之后,目送着几乎被拖出大门的徐谦,满面狰狞!

    “且慢!”徐谦心里恐惧到了极点,他知道自己再不做努力,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王公公,有蹊跷,那里有蹊跷,那幅字有蹊跷!”

    “王公公,那幅字是假的!是赝品!”

    徐谦被人架着胳膊吊在半空,眼神慌乱之中却是看到了堂上那幅写着‘恭顺忠良’的字幅,他前世是博物馆的保管员,大学时也是考古专业,发现那幅字有蹊跷之后,脑海顿时空明。

    这幅字很奇怪,一开始就给徐谦说不出的感觉。首先是这厅堂的布置,要知道太监也是有文化的,尤其是许多外放出来的镇守太监,他们大多数在宫里的内书房读过书,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王公公的厅堂里很有格调的原因了,并不只是因为王公公附庸风雅,而是王公公喜欢这个调调。

    再看其他的书画,就算不是名家的作品,至少水准都是中上。

    可是唯独最显眼的正堂上方那幅字与其他字画比起来,明显水平要低下许多,也不是说这字不好,只能算是不太坏,至多也就是中流的水平,况且‘恭顺忠良’四个字,总是让人感觉有些别扭。

    这是很不合常理的举动,一个懂书画的人,怎么可能会把上好的书画悬挂在次要的位置,反而将一幅很平庸且不太合时宜的作品悬挂在最佳的位置上,解释只有一个,这幅字对王公公的意义非同凡响。

    想必是哪个贵人将这幅字送给了王公公,而且这贵人的身份非同小可,王公公得到之后如获至宝,于是炫耀似得将字幅高高悬挂,来彰显自己与写着一幅字的人关系匪浅。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解释得通了,王公公想要讨取这贵人的墨宝,贵人便写下了恭顺忠良四字,一般人哪里能给王公公这样的评价,只有这个人的身份已经贵不可言,王公公才毫不犹豫的抱上人家的粗腿,人家写一个恭顺忠良,他还觉得光耀门楣,非要张贴到最显眼的地方。

    王公公脸上的狞笑褪去了一些,神色变得狐疑起来,眼看徐谦就要被拉走,他突然扯着嗓子道:“慢着。”

    这些太监的狗腿子们虽然对徐谦的求饶无动于衷,可是王公公的话却奉若圣旨,纷纷停止了动作。

    “把他带回来!”王公公眼睛眯着,脸色说不出的恐怖。

    徐谦被带回堂中,松了口气,也幸好他觉得这幅字有古怪,否则今日就算不死也要活剥几层皮了。

    “你方才说什么?说这幅字是赝品?”

    徐谦大喘几口粗气,道:“不错,确实是赝品,公公不信,可以叫人来查验。”

    王公公冷笑,道:“莫不是你病急乱投医,故意欺蒙咱家吧?”

    这是故意试探,徐谦忙道:“小人岂敢欺瞒,若是小人说错了一句,甘愿受罚。”

    王公公表情更加啊凝重,他沉吟片刻,随即朝护卫们挥挥手:“你们退下去。”

    护卫们鱼贯而出。

    堂中只剩下了王公公和徐谦。

    徐谦心里想,不过是因为一幅字涉及到了赝品问题,这王公公紧张得也太过分了,不过这更印证了徐谦的猜测,这幅字和王公公息息相关,一旦传出去,王公公会受到影响。

    想到这里,徐谦精神一振,自己有救了。

    王公公谨慎地看了徐谦一眼,道:“你是如何看出这幅字有假的?”

    徐谦道:“其实很简单,屋堂里的烛光映照之下,这幅字明显有阴影。”

    “嗯?”王公公哪里知道徐谦前世在博物馆里见识过的真品和赝品比他过的桥还多,后世辨认古董的办法多不胜数,这个年代的赝品在徐谦看来简直就是小儿科。

    “你继续说下去。”王公公脸色越来越凝重,他居然亲自离座,去把开着的一扇窗关上,旋过身背着手重新审视徐谦,道:“若是说不出道理来,咱家要了你的命。”

    “死太监,你就不能换个台词吗?总是打呀杀的,能不能斯文一点?”徐谦暗暗腹诽,他不敢多卖关子,肯定的道:“小人岂敢骗公公,其实真品和赝品若是不仔细去分辨是很难分清的。小人之所以认定这是赝品,就是因为灯火下的阴影。公公,赝品大多都是临摹而成,既是临摹,墨水就容易堆积,也就是说,赝品的墨水浓度和厚度比真迹要高的多,尤其是行书,一般人行书,都是一气呵成,挥毫而就,中途不会有拖沓,这就是真迹和临摹的最大区别。”

    王公公眸光一闪,忍不住点点头,他毕竟也是读过书的太监,当然也略知一些,徐谦不像是在骗人。一般人行书都不会停顿,往往是一气呵成,所以往往字上都只有一层墨水。可是赝品不一样,赝品需要反复的勾勒,甚至还要回笔修改,因此墨水的厚度和浓度往往比真品高得多,这个理论听上去似乎很新奇,可是认真一想,也觉得很有道理。

    徐谦又道:“若是远远去看,真迹和赝品是看不出来的,可是在灯影之下在行家眼里却是有迹可循。因为真迹着墨不多,墨迹干了之后,在灯下照看并没有太多阴影。可是赝品因为墨水较浓较厚,就算是风干之后,往往阴影比真品要清晰,公公且看这幅字,用墨如此厚重,可见定是临摹出来的。公公若是不信,取下来一看就知道。”

    王公公这时候为难了,他沉默片刻,道:“好,你把这幅字取下来。”

    “我?”徐谦心里暗骂,你府上这么多狗腿子,却要我来取,你为什么自己不取?

    不过徐谦脑子一转,立即就明白了。

    方才王公公屏退众人,这就意味着这幅字很重要,假如字幅真的被掉了包,王公公也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可是让他亲自去取字,以他的身份自然有失体面。而且徐谦就在下头,谁知道徐谦会不会暗中偷袭。

    所以他才让徐谦去取字幅,既有防范,又省自己的气力。

    徐谦不得不从命,现在自己是鱼肉,王公公是菜刀,徐谦不怕和人耍嘴皮子,怕的就是菜刀。

    于是徐谦乖乖的取了个凳子来,搭在墙下的几案上,爬上凳子将字幅取下,摊在桌上,仔细端详了一会,随即把这幅字外头一层装裱的纸张一撕,边上的王公公见了,怒道:“还未辨出真假,你胆敢撕殿……本公公的字幅?”

    他差点说漏了嘴,连忙用本公公三个字来补救。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