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赴汤蹈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徐谦却是笑了笑,自信满满的道:“不用分辨了,这是假的。公公你看,这一层装裱的纸还带着一股子潮湿,一般只有簇新的装裱纸才会如此,而这幅字已经在公公的堂上挂了有些时日,按说应当已经风干了才是,但凡是风干了的装裱纸都很脆,这是因为水份不够的缘故。”

    王公公听得云里雾里,却见徐谦又道:“你再看这幅字,哪里像是一气呵成的作品,看这回笔的地方这么圆润,分明就是描出来,王公公,我敢拿人头作保,这幅字已经被人掉了包,而且……”徐谦用手狠狠的黏在字幅里的墨迹上,用力一擦,手指头上就已沾了一层淡淡的墨,徐谦继续道:“而且掉包的时间不会太久,也就是这三五天的时间。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幅字并不是什么珍品,上面又没有题跋和贵人的印章,偷这幅字有什么用处?”

    王公公冷笑道:“你懂什么?这是有人想和咱家为难,此人好毒的居心。”

    徐谦才忍不住侧目看了王公公一眼,见他脸色铁青,从他的表情和言语之中,似乎猜测出了这幅字对王公公很重要。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有人借机掉包这幅字,这么看来,这件事牵涉到了政治斗争。再回想王公公此前那谨慎的样子,徐谦心里更是想,这幅画对王公公来说是绝不能有失的,现在失窃,所以也不愿意更多人知道。

    想到这里,徐谦脖子一凉,忍不住想,死太监不会杀人灭口吧。天啊,我上有四旬老父,下头还有几只大芦花鸡,生命宝贵得很啊。

    徐谦越来越觉得有被人杀人灭口的可能,忙道:“假若这是有人背后捣鬼,那么这个人盗窃了公公的字幅之后一定会宣扬此事,借此打击公公……”徐谦的这番话是告诉王公公,这件事是瞒不住的,你就算杀人灭口也没用,接着又道:“而且这幅字刚刚被人掉包,以小人的估计,行窃的人一定是公公府上的人,想必是被人买通才铤而走险。既然是字幅失窃不久,或许还有找回来的机会,公公可以立即派人寻访,抓紧时间,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王公公森然道:“挽回?哼,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既然是府上的人行窃,那咱家吩咐下去,说不准下一刻这个消息就传到那行窃之人的耳中了,人心难测,咱家不能冒这个险。”

    这就和徐谦没什么关系了,徐谦现在思考的就是自己能不能脱身,王公公能不能看在自己揭发字幅的份上放自己一马。

    王公公却是上下打量徐谦,突然问道:“你一个胥吏之子,居然对书画也精通?”

    徐谦道:“略知一二,碰巧而已。”

    徐谦的名字有个谦字,当然要谦虚一些,其实他也想张狂,可是没有张狂的本钱,还是低调为妙,看这死太监房里贴了这么多字画,想必也是个有文化的死太监,自古文人相轻,自己要是把话说的太满,这死太监一听不对味,死太监的龌龊思想一发散,把自己给阉了,自己到哪里说理去?

    王公公面带微笑,如沐春风,就像是乌云一下子被春风吹散,很是和蔼的道:“难得你小小年纪能懂书画,又能谦虚,不错,不错。”

    王公公从怒目的金刚一下子成了笑面的活佛,徐谦一下子难以接受,这死太监也真是,知道你变脸变得快,可好歹也要给人家一点心理准备好不好。

    而且……

    徐谦两世为人,人情世故怎么会不懂,死太监突然称赞自己,绝对不安好心,多半接下来是有事相求了。

    果然,王公公左手负在身后,身子靠着桌案,右手的指节有节奏的敲打着桌案,似乎是下了某个主意,随即道:“可是你的药方害死了咱家的主事,这笔帐怎么能说没就没?人命是大事,就算咱家不处置你,到时把你解到衙门里,你这流放三千里是跑不了的。不过咱家也不是不讲情理的人,对不对?”

    王公公随即莞尔一笑,道:“事情已经出了,眼下最紧要的是补救嘛,咱家是善心肠,你年纪轻轻,怎么好把你推到火坑?这样吧,咱家这里有一件事给你做,做得好了,以往的旧账就一笔勾销,可要是没做好……”

    王公公的脸色又变了,阴恻恻地朝徐谦笑了笑,道:“那就新帐旧账一起算,怎么样,想清楚了吗?”

    这就是胡萝卜加大棒,徐谦心里悲催不已,这就是无权无势的坏处。

    “公公差遣,小人愿赴汤蹈火,小人久闻公公清名,能为公公做事,小人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

    见徐谦没有推脱,王公公的脸色好看了许多,又换上了笑容,道:“咱家是托付你把这字幅的下落查出来,这件事干系重大,尽量越少人知道越好,只要能查出下落,本宫自然还有好处给你。”

    好处……徐谦泪流满面,他不想要好处,太监的好处岂有这么好拿的。

    可是看这架势,人家是提着一把菜刀,非要你拿他的好处不可。

    查就查!

    “可是要查,只怕人手还不够,尤其是公公府上的人员小人并不清楚,所以得有个信得过的人帮忙才好,我听说公公手底下有个大能人,此人姓邓名健,文武双全,很是忠义,公公不如将他差遣给小人,不知公公肯吗?”

    “邓健?”想必这厮属于镇守太监府外围的成员,反正王公公对这个人没有太多印象,因此道:“你稍等,咱家去问问。”

    随即唤了人来,问明了邓健的情况,便叫人去唤邓健进来。

    徐谦心里得瑟,邓大哥啊,你也有落在我手里的一天!随即很奸诈地偷笑。

    邓健一头雾水地进来,先是愕然地看了一边的徐谦一眼,恶毒地想:这姓徐的还没有拖出去喂狗吗?王公公什么时候有这么好脾气了?

    他心里又想,或许是公公听闻我手段厉害,所以特意命我来行刑。

    邓健一下子激动了,乱七八糟地想着,我是先打断他的手呢,还是打断他的腿呢?哈……看在他孝敬邓大爷的份上,还是先挖了眼睛吧。邓大爷忠厚了一辈子,不能因为这样就坏了自己的名节,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邓健……”王公公唤他,打断了他的意淫。

    “公公,小人邓健见过公公,公公万福。”邓健马上换上一副谄笑,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把他的牙齿也整齐地暴露了出来。

    “无耻!”徐谦心里骂。

    王公公期许的朝邓健点点头,道:“咱家素知你的忠心,现在咱家有件事要交给你办,从现在开始,你听从他的调遣,不要多问,只需听他吩咐就是。事情做得好,咱家有赏,若是敢有什么歪心思,咱家要了你的性命,你知道了吗?”

    王公公说他的时候,用手点了一下徐谦。

    邓健震惊了,这小子给王公公灌了什么迷汤?不但王公公不收拾他,居然还让自己在这小子的手底下办差,这……有悖常理啊。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