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欠债还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咳咳……”

    从镇守太监府里出来,天色如墨,街上只有隐约的灯光。

    徐谦背着手,拼命咳嗽。

    邓健立即紧张的道:“徐小官人,你身子无碍吧,要不在路上歇一歇,小人给你捶捶背。”

    捶背……徐谦阴阴的看着他,他怕邓健冷不防把他捶死。

    “不必。”这一下轮到徐谦说话很简要了,然后他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道:“还有……”

    “还有什么?”邓健一脸堆笑,他虽然不知道徐谦和王公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的形势他却认得很清的,徐谦现在算是他的顶头上司,徐谦让他往东,他就得往东。身为一名出色的走狗,他必须调整好心态,适应这个复杂多变的社会。

    徐谦很诚挚的道:“邓大哥,你方才叫我徐官人,又自称自己是小人,这就太见外了。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兄弟!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你怎么能这样见外,你方才这么说,说的我心都凉了,我一直尊你敬你,当你是我的邓大哥……”

    邓健感动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至少他装得很像:“不,不,我该叫你徐大哥,虽然小弟比你痴长几岁,可是在我心里,你就像我死去的兄长。”

    王八蛋……徐谦拉下脸来,这家伙居然说自己像一个死鬼。

    不过徐谦显然不喜欢单刀直入,他拍了拍邓健的肩:“有你这句话,我就宽心了!”

    邓健抓住了徐谦的手臂,热泪盈眶:“徐大哥……”

    徐谦随即道:“对了,我的钱袋子呢,钱袋子方才交给你保管的,不知还在不在?”

    邓健拍额,像是突然想起,连忙将徐谦的钱袋子掏出来,笑呵呵地道:“方才是怕你有失,所以我这做兄弟的暂时替你保管,现在完璧归赵。”

    徐谦接过钱袋子,翻了翻,随即脸色不好看了。

    邓健忙道:“徐大哥为何郁郁不乐?”

    徐谦叹了口气,道:“我明明记得我钱袋子里总共有十五六两银子,现在怎么只剩下了四五两银子和几十个铜板?”

    “天地良心哪,徐大哥莫非怀疑我拿了你的银子吗?我邓健急公好义,从不做苟且之事,明明徐大哥给我钱袋子的时候里头只有这么多银子,徐大哥要明察不能冤枉了我,我的名节就像我的贞操,都很要紧的。”

    邓健慌忙解释,自己‘好心’给这姓徐的保管钱袋子,结果这姓徐的直接往钱袋子里多加了十两银子,十两啊,他哪里有钱来赔?

    徐谦脸色说变就变,道:“你这话的意思,倒像是我不讲兄弟情义,故意栽赃了你?原来你就是这样想我的?不行,我现在就回去请示王公公……”他晃了晃腿,转身就要走。

    邓健吓了一跳,连忙好言安抚,道:“自然没有怀疑徐大哥的意思,且慢,且慢,有话好说嘛。好吧,我认了,是我不好,我吃了猪油蒙了心,对不起自家兄弟,其实是我一时手贱,拿了徐大哥的银子去了赌坊,结果输了个一塌糊涂,这尚缺的十两银子,我认赔。我太坏了,我丧尽天良啊,我怎么能拿自家兄弟的银子去赌,徐大哥大人大量,千万不要和我计较,对了,王公公和徐大哥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

    徐谦肃然道:“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邓健一下子闭口不问了,肃然敬畏地看了徐谦一眼,这小子现在果然得瑟了,居然还知道王公公的机密,看来是不能得罪的。

    徐谦脸色缓和下来,道:“你既然要赔,我也不拦你,亲兄弟还要明算帐是不是?”

    邓健泪流满面,小鸡啄米地点头。

    徐谦又道:“对了,你身上带了笔墨吗?”

    “笔墨,要笔墨做什么?”邓健又警惕起来。

    徐谦道:“自然是写一张欠条,白纸黑字才好嘛,不是信不过自家兄弟,实在是凡事都需要有个规矩在,没有?没有也没关系,你先送我回家,到了我家之后你来写,你不要不开心嘛,男子汉大丈夫,要振作起来。”

    邓健拼命止住要喷出来的泪水,强颜欢笑:“我很振作,我很开心,能有幸和徐大哥烧黄纸做兄弟,邓家祖坟冒了青烟,哈哈……哈哈……”

    徐谦摇头,太假了。

    一盏孤灯,一壶老酒。

    一碗酒下肚,喝酒的徐昌咕哝一声,眼神有些涣散了。

    他的嘴角露出几分凄苦,英明一世,生了这么个儿子,这儿子要是学了他一半的精明,又怎么会闯下这么大的祸?

    其实事情发生之后,徐昌并没有闲着,他今天忙活了一天,先是在衙里打点,衙里的师爷、典吏都好好地慰劳了一番,随即又上街去抓了一个倒卖药材的客商,诬陷他的药材里掺了毒药。

    之所以去抓客商,是因为客商毕竟是外来人,在本地没有什么背景。而客商倒卖的是药材,这就可以圆谎,说问题的根子不是出在药方上,而是买了药方的人同时去抓了药,真正的问题出在药材上。

    衙门里的上下人等得了些好处,于是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就是糊弄,县尊大人要忽悠,那镇守太监王公公难道忽悠不得?

    原以为事情很快就可以结束,有了替罪羊,王公公那边也有人拿去撒气,大家皆大欢喜,唯一不太幸运的就是那个客商,不过徐昌不在乎,谁叫他倒霉,来钱塘卖药呢?

    可是徐昌回来的时候,儿子却没了踪影,左邻右舍一打听,说是王公公有请,徐昌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一天的功夫白忙活了不说,还搭上了不少浮财,但是最重要的是,他的儿子还是没了。

    儿子都没了,家还是家吗?

    辛苦了一辈子,什么都没了。

    冤孽啊冤孽,我前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个不孝子、不孝子。

    徐昌心里在感慨,又是一杯苦酒下肚,现在这不孝子多半已经被王公公乱棍打死,但愿能留下个全尸,明日该去订副好棺材……

    突然,徐昌突然不动了,他的善后设想才进行到一半,然后他下巴快要掉下来,整个人石化。

    大门口,徐谦突然出现,带着招牌式的笑容看着目瞪口呆的徐昌。

    “爹,我回来了,怎么今天连大院的门都不关,要是进了小贼怎么办?现在的坏人这么多,我们徐家是良善人家,遭了贼……你又喝酒?我早就说过,不要喝酒,一斤酒十几文钱呢,有这钱还不如想着给我娶媳妇,现在娶媳妇越来越贵……”

    徐昌还是目瞪口呆,依然一动不动。

    徐谦吓坏了,连忙冲上去抚徐昌的胸口,大叫道:“爹啊,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能死啊,我还指望着你养我一辈子,给我娶媳妇,给我买房子……”

    徐昌这一下子醒了,不但人醒了,连酒也醒了,他脸色在抽搐,冤孽啊冤孽,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孝子。

    徐昌迎接儿子的方式很特别,他很光棍地抽出了腰间的戒尺,然后毫不犹豫地抽了徐谦一下,随即大骂道:“你这不孝子,不孝子!”

    徐谦抱头鼠窜,破门而出,过了好一会,才探头探脑地往屋里张望,见徐昌的气消了,才小心翼翼地进来,道:“爹……”

    “你进来吧。”徐昌消了气。

    徐昌还发现了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邓健,他眉头又皱起来,道:“他是谁?”

    徐谦道:“他叫邓健,是我……我的义兄弟。”随后又压低声音,道:“其实就是个打杂的。”

    邓健泪流满面,连忙给徐昌行礼,道:“见过徐叔父。”

    “唔……唔……”徐昌是个很势利的人,不过现在还摸不清邓健的身份,徐谦的话又很不靠谱,所以他还是摆出了很和悦的样子,道:“免礼,免礼,不要这么客套。”

    邓健来劲了,一物降一物啊,姓徐的小贼吃死了他,而徐父又能降住这小贼,自己要好好巴结一下,说不定用得着。

    他正要好好巴结,徐谦却是朝他努嘴道:“邓兄弟,你出去一下,今天夜里帮我们看家护院吧,你徐大哥为人太过正直,所以得罪了很多坏人,怕就怕夜间有人来行刺,你不许偷懒,老老实实看着。”

    邓健心里大骂,邓大爷堂堂镇守太监王公公座下三等打手给你看家护院,你有被行刺的价值吗?他的脸在抽搐,最后还是决心忍气吞声,王公公家的打手不但拳脚功夫厉害,而且这见风使舵的本事也是不小。

    邓健一走,徐昌才担忧地问:“你见了王公公,为何还能完好无损地回来?还有,这姓邓的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人,他是什么来路?爹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不要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往家里带,交了坏朋友,倒霉一辈子。”

    其实邓健并没有走远,徐大叔对他的评价隐约传进他的耳里。他全身冰凉,泪眼模糊,四十五度角抬起头来,仰望星空,一颗豆大的清泪顺着脸颊滑落,滴湿了衣襟。然后他深吸口气,喃喃自语道:“姓徐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