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前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仍旧是花厅。

    只是其他人已经走了个干净,王公公独独留下了徐谦,他显出了几分疲态,不过喜悦之情仍然溢于言表,在他的座椅后方墙壁上,一幅字重新高高悬挂,这幅字已经完璧归赵,那蒋坤根本就熬不住刑,很快就招出了真迹的下落。

    至于蒋坤是何人指使,就不是徐谦过问的了。

    “坐。”

    王公公语气平淡,对徐谦不无欣赏,居然难得的摆出了和蔼之色。

    徐谦倒也不客气,欠身坐下,道:“恭喜公公。”

    王公公抱起了茶盏,慢悠悠地道:“喜固然是有喜,不过也经了一场虚惊,不管怎么说,也多亏了你。”

    他用指甲探入茶中,挑出一丁的茶屑,又道:“你既然懂书画,想必也是读过书的?”

    徐谦心里无比悲愤,书,他倒是读了,前世在博物馆工作,多少对古文化有些研究,无论是古董或是行书作画也有一些造诣。再加上这身体的主人更是个书呆子,每天就是抱着四书五经和朱子注训去看,结果传递给了徐谦一肚子的学问,偏偏王公公哪壶不开提哪壶,戳到了徐谦的痛处,他毕竟是下九流,下九流又不能读书做官,书读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徐谦回答道:“读过一些,倒是让公公取笑了。”

    在王公公面前,徐谦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为好,这是一个有文化的太监,也算半吊子的文人,自己是个有文化的下九流,也是半吊子的文人,自古文人相轻,半吊子文人之间多半也是如此,所以谦虚谨慎绝不会出错。

    王公公吁了口气,道:“读过书,可惜是个小吏之子,这倒是可惜。”

    在徐谦看来,王公公似乎有往自己伤口反复撒盐的嫌疑,于是他打算不吭声。

    王公公站起来,背着手在这厅中走了几步,随即抬眸,道:“从前的帐,你我一笔勾销,咱家看你聪明伶俐,若是能有个机遇,将来或许能有一些前程,咱家这里倒是有一个前程,只是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前程……对于现在的徐谦来说简直就像科幻一般的飘渺,他这一辈子是注定了在将来接老爷子的班,穿着一件皂衣,天天在县衙里听差了,最大的前程,也不过是做个捕头而已。

    现在王公公突然冒出前程两个字,让徐谦眼光一亮。

    可是随即,他心里又摇头。

    说是这么说,可是要改变户籍哪里有这么容易,就算是王公公肯帮忙,也未必能改变他的现状,大明朝贱籍的上升空间卡得很死,就算有达官贵人相助,也未必能有什么门路。

    况且虽然是贱籍,但是徐家世世代代都指着这条门路混饭吃,真要把这贱籍没收,徐家一家老少去吃西北风吗?徐谦还指着老爷子养他一辈子,给他买房娶妻,饭碗都丢了,这日子还怎么过?

    徐谦乱七八糟地想着,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丢人,前世的时候好像就是个一心混吃等死的,穿越后又一点穿越者的觉悟都没有。

    王公公自然不是徐谦的蛔虫,他似乎在权衡什么,眼眸微微眯成一条线,呆滞了片刻,随即道:“天顺年间的时候,以于谦为首,一批朝廷官员获罪,罪及族人,抄没家产者有数十人之多,削籍充入教坊司亦或流放刺配者亦有数百……”

    王公公却是坐回椅上,脸色平静如一泓秋水地道:“此案一直都有非议,到了弘治年,孝皇帝下诏为其平反,大赦。”王公公在这里顿了一下,道:“当时朝中有个姓徐的官员也受过于谦的波及,此人的子孙或充教坊司或流配各处,孝皇帝大赦之后,多次要求下属官吏寻找其后人,剥除他们的贱籍,使他们不再颠沛流离。”

    徐谦彻底凌乱了。

    他很快就明白了王公公的意思,想要脱籍一般是不可能的,除非……除非有机遇,王公公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机遇,要知道,英宗到现在已经将近过了百年,百年来那个获罪的徐姓官员的族人都充入了贱籍,如今也已经开枝散叶,可是现在既然要平反,那些族人自然不能再归为贱籍了,最低的档次也应该成为平民。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谁才是那位徐姓官员的族人呢?这时候也没有DNA,家谱什么的似乎也不靠谱,毕竟家里有人获罪,散落在天下各处的族人改祖籍甚至是改姓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说来说去,只有官员才说了算,说你和那姓徐的有关系,你就是和他八竿子打不着,说不定也是他儿子的堂弟的大姨妈的外甥。

    而王公公这样身份的人,显然就是属于那种说了算的,虽然这种事不归他管,可是以他的身份随便打个招呼,徐谦就能和人家攀上关系,既然是忠良之后,朝廷怎么会让你从事贱业?好歹皇帝是亲自发过浩书,昭告过天下的。

    原来……游戏还可以这样玩,果然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明白过来的徐谦很是感慨,他甚至怀疑,那些于谦之类的平反官员,他们所谓的子嗣和族人十有**都是各地官员充塞进去的,真正的于姓或是徐姓血脉能有一成就不错,皇帝老儿要是知道下头的人这样糊弄,怕是要气昏头了。

    徐谦知道,只要这次王公公肯帮忙,徐家一下子就成了忠良,不但能脱离贱籍,多半还能捞点朝廷的优待,只是这具体的优待政策又是什么?

    而且自己攒了一肚子的学问,若是能有机会考中个秀才,那也算是有功名的人,有了功名在钱塘县算不得什么,可是在下头的乡里,那绝对是了不起的人物。从前的时候,老爷子在县衙里见了上官就要点头哈腰,可是就算是个秀才进了县衙也能在县尊面前留个座位,这里头的好处,自然不必细表。

    害处也有,既然脱离了贱籍,父亲的差事只怕就没了,而且整个徐家都已不属于贱籍,整个家族上百口人,十个就有七八个是杂役,这是祖传的生业,到时候肯定要闹起来。

    对于大多数徐家人来说,籍贯都是其次,差事却关系到了铁饭碗,王公公的主意对徐谦来说是好事,可是对整个徐家来说却是喜忧参半。

    王公公见徐谦一副沉默的样子,倒是不禁对徐谦的好感增添了一些,小小年纪能够做到荣辱不惊,倒也真没有看错他,于是暗暗颌首点点头。他哪里知道,徐谦正在铁饭碗和前途之间摇摆挣扎。

    思虑良久,徐谦终于想通了,穿越了一年,一事无成,现在际遇摆在面前,虽然可能暂时有牺牲,可是一旦能够获得功名,好处却是极大的,所以徐谦决心奋力一搏。

    “多谢公公提携。”

    王公公冷峻的脸上终于掠过了一丝笑意,他压了压手,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而已,你为人机警,又有学问,咱家不过是举手之劳,这件事要办下来还需往南京户部那边一遭,只怕尚需些时日,你及早准备吧,既然打算求取功名,就该有所准备,不能荒废学业。”

    徐谦忙道:“是,是,一定不负公公众望。”心里却有些狐疑了,王公公是什么人?若说他当真看中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可二人的身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花这么多的气力,不太对劲呀。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徐谦以自己之心度了这王公公之腹,随即试探地问:“敢问公公,还有什么可以让小人代劳吗?”

    王公公却是哂然一笑,语气平淡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现在把精力都先放在读书上。”

    果然……

    徐谦心里有些忐忑,这王公公说还不到时候,就等于是说将来还要用自己,自己将来是读书人啊,跟这种死太监走得太近了,会不会坏了自己的名节?

    徐谦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太小人了,这读书人还没做成,就已经动了歪心。

    浑浑噩噩地告别了王公公,徐谦从王公公府上出来,只见徐昌一直在门房那边等候。徐昌一见徐谦出来,心里一块大石落地,连忙迎上来,道:“我还怕王公公说话不算数,出尔反尔为难了你,怎么,那王公公怎么说?”

    徐谦左右张望,道:“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家再说。”

    徐昌也变得谨慎起来,欣赏地看了与往日不同的儿子一眼,点头道:“不错,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对了,你的手臂还痛不痛?”

    徐谦揉了揉自己的小臂,还真有点疼痛,却是摇头道:“我这么年轻,这点痛算什么。”

    徐昌道:“回家给你擦药。”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