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十二章:读书就有妹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次日一早醒来,曙光初露,鸟雀的声音格外悦耳,那一缕晨光洒在徐谦的脸上,淡黄的光线没有不适,徐谦趿鞋起床,洗漱之后却发现自己居然无事可做。

    是了!

    他陡然想起来,自己现在的目标似乎是读书,从前的那个徐谦,读书是为了兴趣,可是现在的徐谦,则是抱着功利的心思。

    耳边,回荡起父亲的教诲:读了书就能做老爷,读了书就不再是贱役,有了功名,才能在这世界立足。

    徐谦深吸一口气,打消了多余的念头,目光便落在了一个木箱上。

    木箱是从前那个徐谦留下来的,里头有许多书,不过上头已经布满了灰尘,徐谦打开箱子,将一本本手抄的书本拿出来,却是散发着一股霉味,徐谦忍不住皱皱眉:“只怕再过些日子,这些书都要发霉烂掉了,幸好,幸好,现在还能勉强一用。”

    他捡起一篇手抄的《论语》,随手翻阅,脑海中的记忆便如奔腾不息的洪水冲开了关闸,在脑中泛滥开来……

    这些封尘已久的记忆在书中文字的引导下,竟是清晰的出现在徐谦的脑海。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

    书中的内容,徐谦能倒背如流,徐谦不禁咋舌,心中暗暗赞叹从前那个书呆子的基础实在扎实,这家伙不但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连程朱二圣的集注都能倒背如流,徐谦心里庆幸,若不是继承了记忆,自己这书不知要读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有这么扎实的基础,只要运气好一些,想必考个秀才应该不难。

    徐谦又将书箱里的全都翻阅了一遍,居然在箱底发现了一本手抄的《八股集义》,书中记载了不少八股文,可以拿来借鉴,他小心翼翼的把书捧起,先草草看了一遍,心里有了个大致的印象,不禁有些浮想联翩。

    所谓八股,其实就是在四书中做文章,八股的题材都出自四书,若是不能将四书参透,一般人只怕连题目都看不懂。

    至于如何作八股,虽然有规范,可是里头也有一些玄机,说穿了,其实就是摘抄四书的断句让你来借题发挥,格式是限制考生的一方面,而发挥的内容其实和后世的议论文差不多,当然,前提是必须按着程朱的思想来发挥,否则你一时兴起,写出了一篇与程朱他老人家思想完全相悖的理论出来,那就什么也别说,滚蛋吧。

    程朱理学也是极为重要,虽然这时代各种思想泛滥,可是唯一官方认定的权威就是这么一种,不能参透程朱这二位学霸的思想,就等于是做了无用功,而四书中各种言论的解释,也都出自程朱,比如四书中有一个一加一等于几的问题,那么朱子他老人家说是等于三,那么就必须是三,绝不能是二,你要是写了二那你就是真二了。

    这么一想,其实大致就能有个脉络了,徐谦把几篇八股文翻来覆去地看,心里有了明悟,自己基础扎实,倒是可以接替借鉴效仿一下,有空就写几篇八股来练手,凡事总是熟能生巧,可能前几次写出来不值一提,可是慢慢的融会贯通,再加上自己知识面毕竟比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强得多,也未必不能做出好文章。

    正胡思乱想着,外头似乎有什么动静,徐谦听到自己父亲似在会客,他便放下书,前去厅里。

    院子里停了辆熟悉的轿子,徐谦知道是谁来了。

    赵小姐的父亲如今托王公公的关系叫人放了出来,想必这时候惦记起签下的那张卖身契约了。

    他连忙进了厅去,便看到徐昌坐在首位,很愉快地和一个大腹便便的商贾亲切会谈,赵小姐则是冷着脸站在商贾身侧,见了徐谦来,清丽的眸子只是略略地往徐谦的脸上一扫,随即别到一边去。

    徐谦也懒得理她,又见徐昌和那商贾谈得热络,不好打搅,于是自己随意搬了个凳子在旁坐着。

    “徐兄确实比我痴长几岁,叫一声兄长又没什么不可,哈哈,你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说句实在的,我在牢里的时候也曾憎恨过徐老兄,只是过去的事嘛,哈哈……过眼云烟而已,一切都是误会不是?”

    这商贾很是健谈,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一下子功夫就已经称兄道弟了。

    徐昌也是不遑多让,爽朗笑道:“你既称我一声兄长,那徐某就却之不恭了。往后大家便是兄弟,你肯来我这寒舍,不管怎么说也得先吃一顿饭再走,谦儿……”徐昌的眼角往徐谦这边撇了撇,随即道:“待会你去打几斤酒来,我要和赵兄吃个痛快。”

    “是,是。”徐昌连忙应道。

    又是闲谈了一会,商贾皱起眉来,道:“不瞒徐兄,这一次我来这里,实在是有事相求。”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徐谦便忍不住看了赵小姐一眼,赵小姐自然是以冷漠的态度回应他。

    徐昌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道:“你我一家子的人,难道还说两家的话?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商贾正色道:“我这小女年幼不懂事,当日我身陷牢狱,却是她来寻了贤侄说情,也不知闹了什么误会,竟是写了一张卖身契,哎……这个不懂事的丫头……我来这里,便是讨回卖身契的,不过徐兄放心,赵某人也是明事理的人,只要贵公子愿将卖身契拿出来,赵某家里略有几分薄财,愿奉送纹银五十,美婢一人,略表敬意。”

    这商贾的脸上已经露出了胸有成竹之色,他和徐昌已经攀上了交情,现在又肯拿出这么多好处来换回卖身契,这件事只怕是十拿九稳了。

    便是那赵小姐虽然脸上冷漠,眼眸却也掠过一丝窃喜,她当时太冲动,上了姓徐小子的当,现在父亲已经出狱,自然不肯来给徐家为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那张卖身契,只要到手,便了了一桩心事。

    徐昌笑呵呵地对徐谦道:“谦儿,有这么回事吗?”

    徐谦道:“是真的。”

    “哦。”徐昌很平淡地点点头,随即又问:“可有白纸黑字?”

    徐谦道:“有白纸黑字,都写得清清楚楚。”

    “既然如此。”徐昌毫不犹豫地对商贾道:“那请赵兄恕罪了,银子,徐某看不上,至于美婢,嘿嘿……那也没什么用处,既然是你家女儿卖了身,有白纸黑字,那就乖乖地进我徐家的门。”

    徐昌的态度一变,真让人目瞪口呆,谁曾想到这刚才还和人称兄道弟的人一下子就成了罗刹阎罗?

    商贾难以置信地道:“可是……”

    徐昌打断他道:“没有什么可是,既然签了卖身契,你家女儿就是我徐家的人,你要赎买,可惜我徐家不卖,我丑话说在前面,现在看你我还有几分交情,你现在可以带你女儿回去,可是今日之内,你家女儿必须收拾行礼过门,如若不然,到时候咱们县衙里见个真章,拐带私奴是什么罪,想必你也清楚。”

    一番话把那商贾气了个半死,他霍然而起,怒道:“姓徐的,你想落井下石?”

    徐昌稳稳地坐在椅上,眼睛眯开一条缝,道:“姓徐的不落井下石,还能混到现在吗?”

    “真是岂有此理!”商贾居然捋起了袖子,一副要拼命的架势,那赵小姐急了,只得劝住,最后这父女二人拂袖而去。

    方才的景象在徐谦眼里就像是做梦一样,明明以为二人就差勾肩搭背,可是谁知一牵涉到利益,老爷子就立即翻脸不认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莫非爹是看上了那赵小姐,动了什么歪心?”徐谦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看了老爷子一眼,很没底气地道:“爹为何不要银子?”

    徐昌冷冷地道:“银子可以挣,可是闺女是说挣就挣的吗?”

    徐谦心里想,这下完了,完了,果然动了歪心,他连忙道:“爹莫不是想给我找个姨娘吧?”

    徐昌愣了一下,随即横瞪徐谦一眼,道:“你这混账,老夫还需要给你找姨娘?钱塘县里的窑姐个个都是你的后娘,还多这一个?从前我还没见过那赵小姐,也没起什么念头,可是今日看这赵小姐端庄貌美,爹是为你着想。你想想看,你将来读书若是做了秀才老爷,肯定要红袖添香是不是?可要是没考中秀才呢?你文不成武不就的,爹到哪里去给你找媳妇?所以先把这赵小姐收进来,等你实在考不上,便索性让你们成婚,这叫一举两得,有备无患。”

    徐谦不禁咂舌,还是老爷子想得远,想得深。做了老爷就得有体面,边上总要有个玉人才拿得出手,做不成就娶了做妻子,连嫁妆都省了,反正都是徐家的人。

    不过徐谦还是觉得不太舒服,尤其是徐昌哪一句县里的窑姐个个都是你的后娘,悲剧啊悲剧,怎么就摊到这么个爹。

    “可要是那赵小姐跑了怎么办?”徐谦忍不住问。

    徐昌冷笑,道:“跑不了,朝廷对逃奴的处置最为苛刻,他们要是敢跑,到时有的是苦头吃。”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