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我乃忠良之后,你是什么东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眼看局面有些失控,苏县令又是觉得此案棘手,又是恼羞成怒。

    案子其实很分明,按徐谦所说,是张家公子带着人去了张家,三个成年人硬说被一个弱冠的少年殴打,这未免有些可笑。于情于理都是徐谦占了理。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苏县令不想讲道理,他是外官,需要本地乡绅的支持,一边是一对贱役父子,一边是赫赫有名的钱塘张家,孰轻孰重,他怎么掂量不清?

    可是直接不问是非就收拾这一对徐家父子未免又太过明目张胆,苏县令老于世故,决心从别处下手。于是狠狠拍打惊堂木,正色道:“放肆,被告之人徐谦,本县早就闻你目无纲纪,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你在这高堂在上竟也敢放肆咆哮?”

    徐谦自始至终都表现得很冷静,和他的年纪很是不符,再加上他说话有理有据,引经据典,若不是因为张家的缘故,苏县令免不得要对他有几分欣赏。

    只是现在骑虎难下,也顾不了许多了。

    徐谦正色道:“大人明鉴,小人确实有咆哮公堂的嫌疑,可这也是张家先挑起,是他先辱骂小人为贱役,小人不忿,适才反唇相讥,大人若是以为不妥,小人甘愿受罚,还请大人降罪。”

    徐谦这么一句实在让苏县令目瞪口呆,他甚至怀疑,这个小子到底是不是弱冠之年,一番话居然比官场上的老油子更加得体。

    说话是要讲究艺术的,徐谦方才的应对就很有艺术,先是说明是张太公先骂了人,而自己只是反击,随即又退后一步,承认错误,请大人责罚。

    若此时他嘴硬,苏县令不介意穷追猛打,治他一个咆哮公堂之罪。偏偏这小子诚心诚意地认罪伏法,表示愿意接受处罚。可是前提却有一个,要骂,那也是张太公先骂,他徐谦甘愿伏法,苏县令总不能厚此薄彼,只收拾他而不收拾张太公?若苏县令想要霸王硬上弓,就难免让人议论勾结豪强欺压小民了。

    苏县令乃是进士出身,又曾在京师观政半年才下放到了钱塘,虽然没有练出一肚子的城府,可毕竟也练就了一身老练。此时听到徐谦的一番话,竟是不由奇怪地打量起徐谦,这个弱冠少年实在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不但口舌厉害,而且心机深沉,苏县令不得不深吸口气,决心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使出浑身解数了。

    他不露声色,冷冷一笑,道:“张翁虽是说话粗鲁了一些,却也不算是辱骂了你,你本就是贱籍,称呼你为贱役,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反倒是你身为后生晚辈,出言无状,现在却又强词狡辩,实在可恶。”

    苏县令一下抓住了徐谦的痛脚,只要这一次徐谦答不上来,那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无非就是先拿下去打一顿板子再说。

    堂外围观的好事者们此时也是议论纷纷,觉得这一次任那徐谦有三寸不烂之舌,只怕也无济于事,但凡有眼色的人都瞧的出来,人家摆明了就是要整你,这年月官民有别,官要整人,纵你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是无济于事。

    张太公悠然地捋着长髯,露出几分得逞的微笑。他已将这父子恨之入骨,只恨不得立马就看到这对父子的倒霉样子。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徐谦的眼眸却是不经意地亮了,他等了太久,就等着苏县令的这一番话。

    徐谦抬头,目光直视苏县令,正色道:“大人错了!”

    这四个字大胆到了极点,一个贱役小民,竟敢直言一县父母有错,连苏县令都不禁愕然了一下,随即森然道:“哦?本县倒想听你的高见。”

    徐谦昂然道:“小人并非贱役!”

    张太公忍不住失笑,很是毒辣地道:“你不是贱役,谁是贱役?你父亲是贱役,你便是贱役,你们徐家,生生世世都是贱役!”

    徐谦此时却是站了起来,方才他跪得太久很不舒服,现在站起来平视着苏县令和张太公,这才觉得原来不需要仰着头去看人,不需要对人卑躬屈膝是多么的让人惬意。此时他突然能理解老爷子了,老爷子宁可砸了自己的差事也要自己去读书,去求取功名,若是不经历这些,谁又能体会到这贵贱的分别?

    徐谦的大胆举动,让苏县令的眉头锁起,举起惊堂木要砸下去,怒喝道:“大胆,你要做什么?”

    张太公连忙道:“大人,老夫早就说过,此人胆大包天,不但打伤了我儿,现在竟还咆哮公堂,轻慢上县,大人若是不从重严惩,国朝的礼法岂不崩坏了吗?”

    徐谦大喝道:“我站起来是要告诉大人,也是告诉你姓张的,我徐谦不是贱役,徐家先祖乃是天顺年间的徐闻道徐相公,二甲进士出身,忝为兵部给事中,当年土木堡之变,于少保奉命卫戍京师,先祖也曾立下大功。只是此后,于少保为奸人所害,先祖因仗义执言,亦挺身赴难。可叹我族中老幼,尽皆受了牵连,此后被罚入贱籍,黯淡无光。可是到了弘治、正德朝,朝廷接二连三的为于少保和先祖平反,前些时日南京户部已经核实了钱塘徐家的身份,下了文状,削去了徐家的贱籍。”

    徐谦一面说,一面掏出了户部出具的引凭,道:“我本忠良之后,可是今日在这堂上,姓张的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辱我,先祖虽不过是个小小给事中,尚有节气,能够做到挺身而出,不惧奸邪逞凶。我今日若是唯唯诺诺,岂不是有辱门庭?”他狠狠地瞪了张太公一眼,后者露出骇然又不知所措的表情,徐谦对这张太公道:“你又是什么东西,纵然族中有几个读书人,靠的也不过是先祖的余荫才敢在这钱塘作威作福,我若是贱役,你便是贱役都不如。士可杀不可辱,徐某人别的没有,有的却是节气,你再三辱我,这笔帐又当怎么算?”

    张太公膛目结舌,一时居然忘了反击。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中了圈套,给掉进坑里了。

    更惊讶的是苏县令,苏县令整个人已经惊呆了。

    忠良之后?还他娘的沾了于少保?

    苏县令灵敏的政治嗅觉很快意识到了不妥,虽然徐谦所说的先祖是几辈子前的事,就算有血缘,到了现在也已经淡薄。可问题在于,苏县令想要政绩,就必须得有士绅的支持,可是想要名望,就必须有士林清议的赞许。

    于少保是什么人,还有那什么乱七八糟的徐家先祖又是什么人?说的难听一些,这些人在读书人的心目之中,那都是足以配享宗庙的忠良贤臣。今日若他苏县令在这里不分青红皂白收拾徐谦,只要这消息传出去,保准惹来士林清议的无数怒火,各科道的御使定会争先恐后的收拾了他。

    忠良之后……这东西既不能吃,又没有什么福利,可是对苏县令却是有着极大的威慑。现在的问题是,张太公骂了人家忠良之后是世代的贱役,连自己其实也给予了支持,徐相公的后世子孙被人骂做世代贱役,虽说是不知者不怪,可是对苏县令的官声影响也是不小。

    他目瞪口呆,脑袋嗡嗡作响,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原以为是一桩稳打稳的案子,不过是举手之劳替豪绅收拾一个小民,谁知道先是处处被这少年言辞压制,现在又捅了这么一个马蜂窝。

    这……莫非是他苏墨流年不利,今日撞了邪!

    ………………………………………………

    新书开张,吸取了《娇妻如云》和《明朝好丈夫》的经验和不足,老虎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睡好觉,天天都在琢磨如何提高自己,可是老读者们的支持似乎都不太够,以至于新书开张,处处落后于人,叹口气,牢骚两句,也只能继续安心写书了。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