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坑爹坑队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来,给二人赐坐。”

    苏县令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很快反应过来,忠良之后意义重大,不管是不是掺了水分,眼下最紧要的是不要授人以柄。

    这突然的转折让所有人都拐不过弯来,唯一知道其中门道的想必就只有黄师爷了,只可惜黄师爷当日并没有太过在意,此时陡然想起,再看那徐谦一身凛然,满口节气,此时也是愕然了一下。

    有人搬来了座椅,徐谦也不客气,大剌剌地坐下,倒像是自己理所应当坐在这里,但是享受到了这个待遇,就等于自己说话的份量已经拔高了不少。

    徐昌坐下时倒是小心,他心里不禁感慨,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竟是连儿子都不如,为何自己见了官就腿肚子打颤呢?

    苏县令拉下来的脸勉强露出几分和蔼之色,不温不火地道:“令祖敬德公,本县神往已久,此乃天下官绅楷模,只恨生不逢时,不能有一面之缘,实在可叹。”

    苏县令变脸倒是快,表情也甚是丰富,随即又道:“你既是忠良之后,为何却不早说?再者说了,南京户部已经下了批文,却又为何不早早拿到县里来替你改换户籍?”

    徐谦正色道:“批文是刚刚到的,小人原本是打算这两日就到县里换籍,谁知竟是招惹了官司,姓张的张口闭口就说小人目无纲纪、横行不法,所以一时也就把这事忘了。”

    苏县令颌首点头道:“这么说,倒是本县为难了你。”可心里却是在暗骂,哪里是一时忘了,分明这混账小子根本就是在等人家的把柄,此子年不过十三,这心计未免也太深了。

    徐谦倒是变得客气起来,虽是有个忠良之后的招牌,可毕竟这东西不能当饭吃,若是不依不饶,苏县令是一县之主,要整治自己有的是机会。他想了想道:“大人一时被小人蒙蔽,谈不上为难。”

    苏县令心里这才松了口气,姓徐的倒是很识相,这一步以退为进,等于是卖了个人情,他正要继续客套两句,却不妨张太公咳嗽一声,语气平淡地道:“大人,徐家既是忠良之后,此前的误会,老夫也就不计较了。不过徐家父子在张家对门鸣放哀乐,据说还设了义庄要停放棺木,还请大人做主,令这徐家父子立即关了义庄,不得再骚扰张家。”

    眼看事情急转直下,张太公此时已经忍耐不住了,徐谦一击回马枪差点乱了他的分寸,眼下这个局面他只能将此前的事低调处理,而着重在义庄的事下功夫。

    此言一出,苏县令心里叫苦,他突然发现,两边的人都不太好得罪,张家是大户,士绅之首,绝对不能轻慢。而徐谦是忠良之后,若是道理站在徐谦一方,他若是委屈了徐谦,到时候肯定又是一片叫骂,他不得不抖擞精神,摆出了几分威严,对徐谦正色道:“徐公子,张翁说你们父子二人在张家对面开设义庄,此话不假吧?”

    苏县令已经下了决心,眼下不再看谁的背景更深,谁的名望更大,只要自己秉公处置,任谁也说不出一个坏来。

    徐谦正色回答道:“大人,确实有这件事。”

    苏县令脸色板起来,道:“在张家对门开设义庄,实有扰民之嫌,张家来告你,也是情有可原,你知错吗?”

    方才是问徐谦知不知罪,现在却是问他知不知错,显然苏县令虽然是兴师问罪的口吻,可是却存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思,到时候只要徐谦承认错误,关了义庄,这件事也就能圆满结束,而苏县令也能长舒口气。

    徐谦道:“大人,小人父子二人筹办义庄,并非为了盈利,而是为了行善,先祖至德,而如今徐家虽然家道已经衰落,可是积德向善之心却从未断绝,还请大人明察。”

    苏县令皱眉,道:“既是向善,本县自然要嘉奖,只是你将义庄开设在张家对门,张家不满自然也是理所应当。”

    徐谦正色道:“大人,大明律早有规定,义庄不得开设在城内,至于对城郊的义庄,朝廷并无限制,张家对门恰好有一处荒废的宅院,小人盘下来开设义庄,并没有触犯律法。”

    苏县令顿时讶然,碰到一个对律法比自己还精通的家伙,实在让他拿不出脾气来。徐谦的话并没有错,明律只是规定在城内不得开设义庄,可是钱塘县和别处县城不同,由于太过繁华,以至于许多街坊都在城外,按朝廷对城内和城郊的解释,徐谦的义庄也确实是设在城郊。况且人家大义凛然,说是在做善事,他苏县令就算是一县父母,总不能阻碍人家向善吧?若真要强制关闭了义庄,岂不是又要被人戴上自己不肯教化百姓,却还妨碍别人为善的帽子?

    棘手……太棘手了。

    苏县令此时正恨不得拂袖而去,把这烂摊子全部丢给别人。

    只是苏县令并没有注意到,站在他身边的黄师爷脸色比他更差。黄师爷一开始,还只是存着看热闹的心思,无论是张家还是徐家都和他无关,现在他突然意识到徐家开的是义庄,而且这麻烦也来自于义庄,又想起徐谦父子前几日请他去吃酒,也是说什么行善积德,还请他留下笔墨,不但如此,黄师爷还收了人家的润笔钱。

    按理说,这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可黄师爷城府是何等深沉的人,仔细一琢磨,就发觉不太对劲了。人家请自己写了一幅字,肯定会把这幅字大张旗鼓的张贴到义庄外头,而之后呢……

    之后就顺理成章了,徐家父子开义庄全县皆知,他黄师爷亲笔题字也是人所共知,是人都知道他黄师爷是支持徐家行善的,张家不可能不知道,就算现在不知,迟早也会听到消息,这就等于是他黄师爷,早已和张家打上了擂台,张家虽然奈何不了他黄师爷,可是这个梁子,终究还是结下来了。

    除此之外,一旦苏县令判了徐家父子关闭义庄,那么接下来别人又会怎么议论?大家肯定会说,黄师爷也不过尔尔,虽是苏县令身边的红人,可是他支持的义庄还不是说关就关,这消息要是传出去,钱塘县里还有谁会肯请他办事?

    人活一张脸,黄师爷也是读书人,虽然未中举,可毕竟也是清高之辈,县衙里的人都是势利眼,别人看你说得上话,自然会趋炎附势,可是一旦发现你不太管用,表面上虽然会对你客气,可是背地里怎么想却是不知了。

    想到这里……黄师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瞪了那徐谦一眼,心里忍不住痛骂:“这个小贼,原以为他是好心请老夫题字,原来竟是挖了个坑让老夫跳下去。”

    心里虽恨,却又无可奈何,黄师爷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反正都算是得罪了张家,再加上事关着自己在衙里的地位,甚至还可以牵涉到自己收人黑钱帮人办事的名誉,他便站不住了。

    黄师爷偷偷看了一眼苏县令的眼色,随即咳嗽了三声。

    突兀的咳嗽让苏县令不禁侧目看过来,黄师爷乃是受苏县令所聘,是苏县令的心腹,二人眼神交接,早已有了很深的默契,苏县令心里明白,黄师爷这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