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请神容易送神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谢迁不禁莞尔笑了,眼前这小子,口里说不争辩,其实却是口舌厉害得很,倒是差点让谢迁阴沟翻船。

    他毕竟是历经了宦海、见识过辉煌、也曾历经过坎坷之人,倒也不至于为此动怒,反而一笑置之,只是这个时候,谢迁却是知道,自己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少年狂生。

    “是吗?既如此,老夫就给你几句勉励吧,那首《临江仙》,可是你作的?”

    徐谦摇头道:“不瞒大人,这并非是学生所作。”

    谢迁颌首点头,心里想:“这就是了,一个弱冠少年怎么能作出如此情真意切、韵味悠长的诗词来,想必是从哪里摘抄来的。”

    谢迁不禁来了兴趣,心里对作词之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忍不住问:“那老夫倒是想问一问,这是何人所作?”

    徐谦微微一笑,道:“那词下不是有题跋吗?分明作词之人乃是上山打老虎。”

    谢迁又是愕然。

    随即不禁觉得好笑,上山打老虎,不就是你这家伙的别号吗?你不承认是自己作的,却咬死了是上山打老虎的大作,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可是旋即,谢迁又不禁想:“莫非是他年轻轻轻,怕名声过盛,所以才祭出这上山打老虎来,以免被盛名所累?这个家伙外面张狂,倒也懂得分寸。”

    其实他哪里想到,徐谦的脸皮虽厚,可是摘抄别人诗词未免会有心理负担,所以语焉不详,把这摘抄诗词的罪责全部推脱到上山打老虎的身上,就算是坏,那也是上山打老虎坏,就算不要脸,那也是上山打老虎不要脸,徐某人是读书人,忠良之后,这种坏人坏事怎么能沾边?

    至于别人怎么联想,是说他谦虚懂得收敛,又或者是说他要避嫌之类,那就不是徐谦所考虑的了。

    谢迁莞尔道:“这首词颇有意境,只是你年纪轻轻,诗词却如此沮丧,未免令老夫觉得奇怪,以你的年纪是如何参悟这其中的道理?”

    谢迁的一番话带着几分咄咄逼人。按理说,徐谦这个年纪,是不可能能领悟到人间沧桑、宦海沉浮的,如此诗词,若非是经历过繁华与萧索,若非参透了人间至理,绝不可能会发出如此感慨。

    谢迁这么问,倒不是他不相信徐谦的才华,而是不相信徐谦的年纪,弱冠的少年做出这样的词,实在不可思议。

    徐谦微微一笑道:“学生是忠良之后。”

    如今这六个字,仿佛成了徐谦的招牌,走到哪里都不免要挂在嘴边。

    谢迁满是疑窦,这徐谦怎么答非所问,忠良之后和所作的诗词能有什么关系?

    徐谦继续道:“先祖乃是天顺年间的徐闻道徐相公……”

    谢迁顿时意动,整个杭州城,没有人不知道于少保的,于谦是杭州人,更是杭州百年来风头最盛的人物,而那位同为杭州人的徐闻道徐相公,虽然声名及不上于少保,可也素来为杭州人敬重,不知多少读书人在入仕之前以这二人为标榜和楷模,竟不成想,徐谦竟和那徐闻道有关系。

    谢迁早已致仕,对外界的事并不太关心,此时徐谦自报出了家门,让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可能更难缠了。

    只听徐谦感叹道:“当时上山打老虎看到墙壁上提着激人奋进的诗词,一时便想起了于少保和先祖闻道公,心中一时感慨,才做出这首词来。”

    谢迁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眼前这个小子没有这样的经历,可是他这首词不过是怀念先祖,想到先祖的遭遇,心中产生了厌世之心,所以才挥毫泼墨,作出这样沧桑的诗词也就不足为奇了。

    谢迁道:“令祖清直之名,老夫亦有耳闻,想不到你竟是他的子弟,徐家后继有人,老夫亦有了安慰。”

    谢迁和徐闻道虽然不认得,可是对徐闻道不但是同乡,而且还真是敬重,弘治皇帝刚刚登基的时候,谢迁就曾上书请求为于谦、徐闻道平反,有了谢迁为首的一批人极力促成,弘治皇帝的平反诏书才得以顺利发出。

    谢迁现在陡然见到这徐闻道的血脉,心中竟是不禁感叹万千,忍不住道:“只是你既有才名,却为何总是生出厌世之心?令祖虽是经历坎坷,可是当今皇上刚刚登基,已现出明君之象,登基不过一年,便下诏废除了先帝时的弊政,诛杀了佞臣钱宁、江彬等人,使朝政为之一新。天下清平指日可待,你当奋发而起,求取功名,早日登入庙堂,如此,才能告慰令祖之灵,不使祖宗蒙羞。”

    谢迁见徐谦还站着,一边劝勉,一面道:“请坐吧,既是世侄,就不必客气。”

    谢迁此举却是有两个打算。一方面,徐谦亮出了招牌,而徐闻道确实是谢迁敬重的人物,现在遇到他的子孙,自然不能怠慢。另一方面,徐谦不但府试第一,如今忝为府学生员,还是忠良之后,谢家已经将他关押了几天,若是真要闹出去,别人会怎么看?

    固然是无人动摇得了谢迁这超然地位,可是一旦为人非议,这谢家长久以来经营的形象也就瞬间崩塌了。

    徐谦一点也不客气,大剌剌坐下,回答道:“功名、功名,但凡是读过书的,哪个不眼红耳热,学生不才,倒也有进取之心,只是无奈虽然能仗着几分聪明,勉强能过关斩将,可毕竟我父亲是贱役出身,一直为人所轻。”

    谢迁道:“你父亲是贱役,而你能过关斩将,也是了不得了。”

    徐谦道:“话虽如此,只是一直闭门造车,并无名师指点,或许考个秀才尚有余力,可是要一步登天,却是难之又难。”

    谢迁却是震惊了,徐谦口里所说,他能一路过关斩将,全是他闭门造车,一个闭门造车的人就能轻而易举的连中两个小三元,那要是有名师指点又会进步到什么地步?

    “此子莫非是神童不成?”带着这种疑惑,谢迁心里发出感叹。

    徐谦又道:“况且因为出身,学生一直为当地士绅所不容,屡屡有人欺凌上门,这功名之心固然还有,可是见惯了这许多的丑恶,却还是平淡了许多。”

    谢迁吁了口气,忍不住道:“那你又有什么打算?”

    徐谦叹了口气,道:“本来学生也不想做个无赖,可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学生不耍无赖是不成了。你们谢家把我抓进了府里,我虽是出身贫贱,却也不是任人凌辱的,既然如此,那我决心从此以后就赖在谢家,你们拿了学生进来容易,想赶走学生却有些难度,总而言之,我决定在这里扎根,不走了!”

    谢迁第三次愕然……

    这个家伙……有点无赖。

    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件事确实是谢家无礼在先,现在人家就算耍无赖,你又能如何?

    谢迁脸色骤冷,道:“你要如何?”

    徐谦朗声道:“这句话本来是学生问谢家管事的,问你们谢家要如何,结果谢家居然动用武力,说捉人就捉人,现在谢学士却是来问学生,学生只能告诉谢学士:学生什么都不要,反正是不打算走了,谢学士要如何,就如何吧。”

    谢迁苦笑……想不到阴差阳错竟是接了个烫手山芋来,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