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你跑不掉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徐谦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说不走就不走,很快就把谢府当作是自己的家了。

    反正是谢府的人把他抓进来的,他谢家又不是天王老子,难道还把徐谦当作一条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只是徐谦的待遇总算提升了许多档次,正儿八经的才子,还是忠良之后,县试、府试的案首,谢家就是再大胆,总也要顾忌一些颜面,难道还能继续将他关进小黑屋?

    徐谦现在的卧房是一处谢家款待贵客的阁楼,不只是如此,他还可以在府中随意走动,这里毕竟是谢迁寓居的别院,女眷们都还在余姚老家,所以徐谦在这内府后院里走动畅通无阻,谁也不能奈何他。

    碰到这样的人,便是精明如谢迁也只能捏着鼻子认栽,不管怎么说,谢家毕竟有错在先,真要翻了脸,徐谦这种光脚的小子保不准会闹出什么来,谢家的脸面要紧。

    谢迁一如既往,照旧偶尔会去访友,其余的时间则是在书房里看书。

    而徐谦除了在书房看书,有时会拿着一本书到这府里的各处长廊、院落去朗读。

    书房这边最是清静,正是看书的好地方,谢迁每日清早先到花厅里喝茶,用过早饭之后便会到书房里去看些经史典籍,而每每这时候,便能听到徐谦的读书声,读书声是窗外传进来的,中气十足,想不听真切一些都不成。

    更重要的是,徐谦有时还会自己做题,先是在四书之中寻找一个题目,随即便开始自己尝试破题、承题,每次这个时候,谢迁便忍不住老脸抽搐。

    这种感觉就像是明明有许多话想说,可偏偏就是要憋着,不但不能说,还得装作风淡云清,做出自在无为的姿态。

    谢迁善辩,善辩之人往往争强好胜,虽已致仕了这么多年,平时闭门不出、修身养性,可是徐谦在外头一搅和,顿时让谢迁的心乱了。

    这已是第三日的清早,徐谦照旧到了书房外的小花圃里,坐在石凳上,手里拿着一本“论语”。口里像从前一样朗声道:“今日又该破什么题?是了,今日就以奢则不孙为题,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这是出自《论语*述而》篇,今日就破这题罢。”

    坐在里头看书的谢迁照旧心不在焉地翻着书,可是心思却已经被打乱。

    又听徐谦道:“是了,何谓奢而不固,这是不得已反而救时之弊也,若是我来破题,应当……应当……”徐谦似乎在踟躇,最后将自己的破题念出来:“夫奢俭俱失中,而不损则较固为大焉。子云宁固,尚固乎。”

    谢迁慢慢品味了这破题,先是微微点头,随即又皱眉,暗暗摇头,觉得甚是不满意。

    外头的徐谦想必对这破题很是满意,忍不住称赞自己道:“不错,不错,如此破题,也算是令人耳目一新,我徐谦读书十载,经史典籍已经融会贯通,便是这八股经义,如今也已经炉火纯青,不得了,不得了,难怪屡屡中试,这不是运数使然,实则是才华惊艳,绝冠杭州。”

    听到这番话,谢迁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在书案上,顿时勃然大怒,可是很快又冷静下来,他明知这小子是在激怒自己,自己绝不能上他的当,要淡定,要淡定。

    这时又听徐谦道:“我这破题只怕会试也足够名列一甲了,将来封侯拜相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可惜,可惜……”、

    谢迁压着怒火,听徐谦可惜什么。

    徐谦道:“可惜我如此才华,却要和一群书呆子为伍,真是可笑……我年纪轻轻就已经如此厉害,将来说不定要立下无数的丰功伟绩……”

    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一毫不差地落入谢迁的耳里。

    谢迁终于忍不住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吩咐一声:“来人,把那姓徐的书生叫来。”

    外头候着的小厮听罢,连忙去请徐谦。

    徐谦很快就到了,他脸色红润,想必在谢府待遇不低,日子过得挺惬意,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看到谢迁,行礼道:“晚生见过谢学士,谢学士请晚生来,又有什么吩咐?”

    谢迁板着脸道:“你方才的破题,不伦不类,在院试之中或许还能让人觉得耳目一新,可一旦遇到乡试、会试,那里才华惊艳者如过江之鲫,你这破题非但不会让考官生出新奇,反而会觉得你过于取巧。”

    徐谦惊讶地道:“怎么,谢学士觉得不好吗?”

    “非但不好,简直就是乱七八糟,既是以奢则不孙为题,岂可用什么子云宁固,尚固乎来破,这样破题,就已经落了下乘。”

    徐谦道:“谢学士既然觉得这样破题不好,莫非已经胸有成竹?”

    谢迁冷笑道:“老夫自然能破,你听好了,若是老夫破题,则会如此。”谢迁沉吟片刻,道出破题:“即失中者而权其轻重,圣人所不得已也。”

    徐谦听罢,顿时惊讶地道:“如此破题,真是妙极。”

    谢迁现出几分久违的得色,他性子本就争强好胜,虽然现在好不容易养了一些心性,可是现在看徐谦惊为天人,不免还是得意,道:“这是自然,你这井底之蛙以为粗通几分经义就可以过关斩将。考个秀才可以,可真正涉猎到了乡试、会试,就算不落榜,那也不过是三甲末名而已。”

    徐谦恭恭敬敬地道:“谢学士这番话字字珠玑,发人肺腑,晚生拜服。”

    谢迁挥挥手:“你下去吧,谨记戒骄戒躁。”

    待徐谦走了,谢迁忍不住抚额叹道:“这小子……老夫竟又上了他的当,他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亏得老夫还忍不住去教导他。不成,不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他沉吟片刻,道:“谢俊。”

    那谢家管事已经在外头候着了,连忙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谢迁道:“杭州是不能待了,立即收拾东西回余姚老家去。”

    这管事谢俊连忙应了,下去吩咐仆役,收拾行囊、备好车马。

    待一切都准备妥当,谢俊正要回去请老爷动身,不巧却是遇到了徐谦,谢俊不得不硬着头皮朝徐谦笑了笑,道:“徐公子怎么不去读书了?”

    徐谦呵呵一笑道:“早闻余姚是个好地方,你家老爷归心似箭,似乎有回乡的意思,余姚是才子之乡,学生慕名已久,这一次也想随你家老爷去余姚见见世面,谢管事……谢管事你跑做什么,喂,我还没说完呢。”

    谢俊确实是掉头就跑,急匆匆地赶到书房,哭丧着脸道:“老爷,那徐谦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和老爷一道回余姚。”

    谢迁呆住了,旋即大怒,可是大怒之后却又不得不长叹口气。

    余姚不比杭州,杭州的别院随这姓徐的怎么闹,反正没什么女眷,可是余姚不一样,那里多的是谢迁的亲族,天知道这小子去了那里会闹出什么来。

    眼下的问题就在于,南京那边有许多门生故吏和老同僚们在看着他,杭州这边,府学生员的督导也已经在即,他谢迁难道要一世英名尽丧在这姓徐的臭小子这里?

    良久………谢迁渭然长叹,道:“去,把那姓徐的小子请来说话吧。”

    …………………………………………………………………………

    发书近一个月,每天精神都在紧绷状态,老虎一直竭尽全力,给予读者们阅读快感,明天又是新的一周,所有榜单重新开始,点击榜到现在老虎都没有挤进去,下个星期想试一试,所以今天晚上凌晨,老虎会发出一章,到时候没有睡的读者可以去看看,你的每一个点击,都是对老虎的一份支持,在点击章节的同时,大家记得登录自己的用户名,好了,不多说了,非常感谢大家。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