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杭州小才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西子湖畔,便是杭州织造局。原本杭州织造只是负责为宫中采买丝绸贡品,不过如今的职责却是包罗万象,举凡彝鼎古玩、秘籍珍本、山珍海味乃至名优特产都在他们采买之列。

    江南三大织造局,杭州制造的位置极大,负责的太监在杭州地位显赫,几乎控制了杭州十七家大商行的生计。

    织造的主要职责在于采买,对于皇商,采取高价收买,即十两银子的贡品,提督织造太监拿出二十两,多余的十两自然是提督织造太监与大商贾纳入私囊,而对于小商贾则是采取强取豪夺的政策。

    再加上织造局的货物不受沿途水路关卡的检查,不用缴纳沿途任何关卡的税费,这织造局提督太监比镇守太监权柄更大。

    西子湖畔的一处码头近邻织造局,却是无比热闹,织造太监在这里设了贡市,若是谁家有什么宝贝珍奇都可在这里交易,大多数都由织造局采买。

    徐谦走在这贡市上,一路摇着扇子。其实这贡市并不热闹,当年设贡市的时候倒也能糊弄到几个人,可是现如今,上当的商贾百姓却是不多了,不过仍有一些人抱着幻想,以为家里有什么宝贝会被造作局高价买了去,这些的外乡人居多,不知道行情,更不知道造作局一向吃人不吐骨头。

    闲逛了一圈,热闹就来了。

    却见前方不远处,一个宁海口音的人被几个造作局的差人围住。

    “几位官爷,我这幅画真是祖传下来,绝不是窃来……”

    “吓!祖传下来?你这样的小门小户也能祖传安相公的手迹,这定是你偷来的,还敢抵赖?”

    这宁海县的小生意人吓了一跳,他本来是想将一幅画卖出去,以为这里是贡市,是皇家采买的地方,价钱总会比其他地方高些,谁知道却是被人污为盗贼。

    “官爷明鉴,小人是良人,岂会做偷窃的营生?这幅画确是家父的收藏,只是手头一时周转不开,所以才……所以……”

    几个差人已经顾不了许多,有人要上去抢画,这小生意人哪里肯,拼命护住,另一个差人勃然大怒,便要抽出佩刀来。

    边上倒有不少人围观,其中既有商贾,也有一些读书人,毕竟这里是贡市,买卖的东西多是珍奇玩物,若是造作局不收纳,或者在造作局采买之前倒也可以搜罗出一些珍奇古玩来。

    当着差人的面,谁也不敢议论,这种事在贡市很是常见,这小商贾又无背景又是外乡人,竟也敢在贡市里做买卖,也活该他倒霉。因此有人露出几分轻蔑之色,也有人带着几分于心不忍。

    小买卖人忍不住哀嚎,道:“官爷想要,随便几两银子拿去就是,何必……”

    “大胆,这是皇上要的,你当大爷我要你的东西?这是赃物,你还想要银子?快快放开,否则拿了你去造作局……”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大喝一声:“放开那幅画!”

    一声大喝,宛如晴天霹雳,却是在这贡市里很是鲜见,便看到一个少年排众而出,眉宇之中带着凛然正气,犹如仙童下凡。

    几个差人顿时看过去,却看到只是个少年,先是一愣,随即呵呵大笑。

    便是围观的人,既有人觉得来人不谙人情世故,也有人暗暗为来人担忧。

    来人正是徐谦,徐谦叉着手,正气凛然地道:“光天化日竟敢强取豪夺,你们仗着谁的势,竟是这般胆大包天?”

    “小子,你是谁?”一个领头的差人上下打量徐谦。

    徐谦道:“我姓徐,乃是忠良之后,先祖徐闻道徐相公!”

    “哈哈……”这些差人哪里认得什么徐相公,见这小子报出自己的祖宗,顿时忍不住想笑,这人是疯了吗?看他报出自己的祖宗,想必也没什么背景,若是有背景,多半要自报自己的爹是谁。

    几个差人顿时嚣张起来,那先前说话的人道:“瞎了你的狗眼,造作局在办差,你也敢阻拦!我等奉的是刘公公之命,为宫里采买贡物,你这厮,想作死吗?”

    徐谦冷笑道:“我不认得刘公公,一个死太监而已,却是指使你们这些爪牙为非作歹!”

    这句话顿时让几个差官色变,大家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森然冷笑,道:“此人竟敢诽谤刘公公,胆大包天,来,将他拿下。”

    “且慢!”徐谦用手一拦。

    差官的身形一顿,还以为这小子又有什么背景,想要扮猪吃老虎,这时候要自报家门。虽说是提督造作太监的爪牙,可是若是遇到什么了不得的大户人家,多少还得有些顾忌。

    谁知徐谦却是道:“能否让我题诗一首,再拿了我去!”

    差官们愕然……

    随即一个差官大怒:“小子,竟敢消遣大爷,来,把这窃贼和这小子一并拿走。”

    几个魁梧的官差围上来,直接将徐谦提起,徐谦只得口里念诗道:“尔等阉货、暴吏,苦我杭州久矣,今日题诗一首,让你们臭名远扬: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作诗之人——上山打老虎。”

    几个差官听了这诗,虽然也不甚懂,可是却听出了里头的又是鬼、又是小虫和瘟神,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辱骂刘公公和他们的,于是勃然大怒,又听这徐谦自称自己是什么上山打老虎,这满腔的怒火又不禁化作了冷笑。

    上山打老虎是什么东西,他们不知道,可是有一点却是知道,这个酸书生真是读书读傻了,到了这个时候竟还报出这个来。

    差官们提着那小商贩和徐谦径直往造作局去,留下的这些看客却都是骇然。

    其中有几个读书人更是惊奇,莫非那小子真是上山打老虎?名动南京、杭州的那首临江仙也是他所作?这个小子这么年轻,这……这……

    于是许多人又想起徐谦即兴所作的诗,这首诗其实较为通俗,对仗倒是工整,可是讽刺之意溢于言表,无非就是讽刺刘公公和手底下的爪牙欺凌百姓罢了,不过一个少年能即兴作诗,且作的诗造诣也是颇高,这人除了那作出临江仙的才子上山打老虎还会有谁?

    “上山打老虎被刘公公拿了。”

    “我看他样子,倒像是新近中了府试第一的徐谦。”

    “是吗?此人这般年轻?”

    “此人莫不是神童?只是做人未免太鲁莽了一些,刘公公是奉旨采买,他这是作死,竟敢横生枝节,真是胆大包天。”

    “据说这人不但得罪了刘公公,还得罪了不少人,据说现在知府衙门那边还有不少读书人在闹事呢,都在陈情请求知府大人革掉他的功名,说是他涉及到了府试作弊。”

    “作弊?以他方才能作出那样的诗词,还有那首临江仙,一个小考还需作弊吗?”

    “且不管这个,我等作壁上观就是,你却是不知,今年许多士绅人家都名落孙山,反倒这姓徐的异军突起,不知遭了多少人的嫉恨,知府大人治理地方,自然要多多仰仗当地士绅,所以……”

    “走,我们去造作局看热闹去。”

    “同去,同去。”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