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不死不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干差役先是去了徐谦所住的客栈,打听之下却是去了贡市,到贡市一场找寻最后才发现这徐谦又不知惹了什么乱子,居然是被提督织造局衙门给拿了。

    若是寻常的蟊贼,既然已有衙门事先拿捕,知府衙门的快吏倒也不至于去要人,可是这事涉及到了府试弊案,便是硬着头皮上了门。

    层层通报之后,刘公公终于知晓了此事。

    这位从宫里来的太监稳坐造作局,白白胖胖,眯着眼听着班头说了前因后果,森然一笑,道:“一个狂生,竟也敢阻挠咱家的人办差,现在的读书人,真是越发了不得了。”

    他翘着兰花指端起茶来又是道:“原来这厮不但张狂,竟还胆大包天,居然在考试中作弊,啧啧……幸好这不是大考,倒是便宜了他,若是大考,诛灭九族也不过是点点头的事。”

    刘公公咬牙切齿道:“可是该重惩还是要重惩,你们要提人,可是这狂生辱骂咱家,这笔帐又该怎么算?罢罢罢,不如这样,我写一张条子,俱言这姓徐的冒犯冲撞之事,你们带了去禀明你们的知府,教他数罪并罚,对这样的狂生,断不能轻饶。”

    这班头只求能把徐谦带走,连忙道:“是,是……”

    一干差役去移接了徐谦,徐谦刚刚用过了牢饭,一见差役们上来要给自己上锁,怒道:“尔等何人,竟敢锁拿生员?”

    领头的班头皮笑肉不笑的道:“有人告你府试舞弊,我等奉知府之命,前来拿人。”

    徐谦昂首道:“只是有人告舞弊而已,我照旧还是榜首生员,并非囚犯,你们锁拿一个读书人,不怕死吗?”

    这班头多少知道一些内情,知道这徐谦不知怎的得罪了知府,此时冷笑:“你还敢多嘴,那我问你,你得罪了刘公公,冲撞了织造局,这罪名是否确凿,来人,锁了走。”

    一行人动了粗,徐谦年纪轻,自然奈何不得,被这些人押到了知府衙门,便看到外头里三重外三重的人,众人一看徐谦被人锁来了,有人忍不住道:“这么做未免有辱斯文,毕竟是读书人,现下还未定罪,太过小题大做了一些。”

    也有人咬牙切齿的道:“既然作弊,那还算什么读书人?大明律早已明言,会试作弊者诛族,小考枷号。这姓徐的没有枷号,就已是不错。”

    差役们赶开人群,带着徐谦进去,徐谦昂首挺胸,面无惧色,径直带到了堂中,徐谦打量这堂中诸人一眼,恭恭敬敬的朝沧学正道:“学生徐谦,见过学正大人。”

    沧学正回应又不是,不回应又不是,很是尴尬。

    只向府学学正行礼,却不理会知府,这徐谦的胆子,倒也够大。

    袁知府拍案大喝:“堂下何人,见了本官,为何不下跪行礼。”

    徐谦正色道:“学生有三不拜,其一不拜赃官,其二不拜阉党,其三不拜小人。这三条,知府一人独占其三,学生不敢拜!”

    一句话道出来,满堂皆惊!

    “这个徐谦,早就听说胆大包天,今日在这知府堂上,竟敢如此放肆,当真是不怕死吗?”

    那沧学正心里更是气恼:“若是此子老老实实,或许事情还有回旋余地,此话一出,便是他没有舞弊,知府大人盛怒之下也非要治他的罪不可了,倒是拖了老夫下水,实在……实在……”

    袁知府勃然大怒,脸色铁青,他今日为了表明自己公正,可是让许多人在堂外围观审案,现在一个小小生员居然敢如此放肆,自然是怒不可遏,竟是一时气的发抖。

    倒是坐在一边的张书纶心中大喜,道:“放肆,当着府尊的面,你竟敢胡言乱语,徐谦,你考试作弊暂且不说,单这咆哮公堂,就足够先打板子了。”

    张书纶说的洋洋得意,心里大骂徐谦太蠢,居然撞到了枪口上。

    谁知他还要继续再说,冷不防,徐谦却是冲上来,竟是一脚将他踹翻。

    砰……

    徐谦的力气并不大,可是一人全力一脚,一人却是猝不及防,一人站着,一人却是坐着,大力之下,张书纶失了平衡,整个人翻到下去,摔得实在太狠。

    徐谦收脚,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之中,冷冷一笑:“你这阉党,人人得而诛之,在这公堂之上,竟还敢造次!”

    所有人目瞪口呆,几乎来不及反应。

    虽然杭州自古出狂生,可是像这样狂到没边的,却是万中无一。

    这姓徐的到底借了谁的势,到底拿了谁的胆,居然敢嚣张到这个地步。

    “大胆。”在传出张书纶的呻吟之后,袁知府已经勃然大怒,猛拍经堂木大喝:“来,来,拿下,拿下,拖下去打死。”

    几个差役冲上来,要制服徐谦。

    徐谦却是大喝:“谁敢动手,你们也要和阉党一起造次吗?当今皇上圣明,已经革除了先帝时的弊政,曾有旨意,阉宦不得当权,尔等不过是一群小吏,竟也敢为阉党张目。”

    徐谦满是怒火的注视着袁知府,道:“知府大人勾结织造局的刘太监,要置我于死地,今日大人既要提我来过堂,那么索性,大家把话说清楚,大人说学生舞弊,可有证据,若是没有证据,那便是诬告,这一次陈情的读书人,统统都要重惩,据学生所知,这诬告的人之中,还有大人的公子,不知学生所说,可有差错?”

    徐谦又道:“大明律之中,对于科举舞弊惩处甚严,不但舞弊的学生要剥除功名,甚至枷号诛族,便是主考的官员,也绝无幸免,既然有人上告,大人要过堂,那么此事就是不死不休的事,今日要嘛是沧学正与学生死无葬生之地,要嘛就是张书纶和大人的公子永世不得超生,谁也别想善了。”

    沧学正听了徐谦的话,猛然醒悟。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本来就已经不死不休,自己居然还抱着幻想,指望知府大人能够给自己回旋的余地,想到方才的幼稚,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想通了这个关节,沧学正顿时也变得无比肃然起来,这已经关系到了他的命运和前程,绝不能抱有丝毫幻想,虽说徐谦怎么看怎么都不太靠谱,可是除了跟徐谦同舟共济,他已经无路可走。

    “罢罢罢,今日索性只能拼一拼了!”苦笑的看了徐谦一眼,沧学正也忍不住正色道:“徐谦说的不错,既然有人告徐谦舞弊,那么这所告之人,也有诬告之嫌,诬告者同样是罪无可赦,大人,眼下治这徐谦咆哮公堂之罪还为时尚早,当务之急,是先明断是非,且看是否涉及到了府试舞弊,若是确有其事,数罪并罚,徐谦固然罪无可赦。可要是涉嫌诬告,张书纶这些人也难逃责罚。”他想到徐谦方才对这些人口口声声称呼为阉党,心里觉得徐谦似乎是在拿阉党做文章,于是便道:“况且徐谦口称什么阉党,此事也要查清,当今天子圣明,虽然登极不久,却也连发几道旨意,直言阉人成党害国害民,若是当真确有其事,却也不不可不察。”

    袁知府怒道:“沧学正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此子在公堂上打人也不追究?”

    沧学正已经确定了立场,倒也变得刁钻起来,正色道:“阉党人人得而诛之,若是当真有人与阉人结党残害忠良,本官便是拼着乌纱不保,也定会鼎力支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