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我需要作弊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些准许放入府衙在堂外观看的人,彼此议论纷纷,今日的事过于诡异,原以为这狂生徐谦到了知府衙门会老实一些,谁知道这人做出来的事令人大跌眼镜。

    一口一个阉党,居然骂到了知府大人头上,此子真是疯了。

    却也有人小声议论:“听说那上山打老虎就是徐谦,诸位可还记得那《临江仙》吗?”

    “这怎么可能,徐谦不过是个生员,如何作得出《临江仙》那样的诗词?”

    “据说此人还在贡市作了一首诗,是专门讽刺提督织造太监刘公公的,我刚从贡市那边过来,倒也依稀记得一些,这诗虽不及临江仙,可是嬉笑怒骂,对仗工整,却也是难得的佳作。”

    “既是如此,那此人当真是有大才了,若不是学富五车,如何作得出这样的诗词来?”

    众人议论纷纷,照旧还有人认为徐谦不学无术,却也有人对徐谦高看了几分。

    只是沧学正突然态度强硬,这一次竟有和徐谦同舟共济的意思,他是清流,又是一府学正,虽然官职上比不得知府,可问题就在于徐谦的生员身份,知府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要对徐谦动刑,就绕不开学正。

    这就好像皇帝就算要收拾某个宗室,那也需让宗令府出面先削其宗籍才好明正典刑。只要沧学正死咬着不松口,想对徐谦动刑就未免有人认为是有辱斯文了,不但说出去不好听,若是让巡按御使得知,也难以善后。

    袁知府狠狠地瞪了沧学正一眼,怒气冲冲地道:“徐谦,你口称自己并无舞弊,可是这么多人上告,难道只是空穴来风?你是贱役之后,又能读到什么书?又如何能一举在县试、府试之中拔得头筹。”

    徐谦心里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袁知府只怕现在已经骑虎难下,要和自己刺刀见红了。”他心里想起老爷子的教诲,一旦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那么就绝不能心慈手软,他正色道:“学生乃是忠良之后。”

    袁知府冷笑道:“忠良之后又如何!”

    徐谦道:“学生虽家门不幸,却仍秉着先祖教诲,所读之书也都得自祖传,虽无晋身之忘,却不敢荒废学业。”

    这一番话怎么都挑不出毛病来,徐谦只是告诉袁知府,我并非是寻常的贱役之子,读书又有什么稀奇?

    沧学正趁机赞叹道:“虽无晋身之阶,却照旧读书明理,这才是无欲则刚,无丝竹乱耳,无功名扰乱心志,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写出这般的文章来。”

    袁知府的脸色古波不惊,却也是不急,继续问道:“那本府再问你,听说苏县令与你关系莫逆,甚至引以为至交,你时常出入县衙,甚至还赠送纹银二百至县里,这些都是实情吗?”

    徐谦道:“是实情。”

    终于抓到了痛脚,袁知府精神一振,只要咬死了他和苏县令关系莫逆,到时候再办这姓徐的混账东西县试舞弊,此事也就成了。

    “既然是实情,那苏县令向你泄漏试题,并列你为县试第一,这些……又是实情吗?”

    徐谦摇头道:“一派胡言!”

    “放肆,你还不承认?”

    徐谦坦然道:“苏县令确实垂青于我,其一,是因为学生乃忠良之后,苏县令怜悯学生家世,对学生格外亲近一些。其二,苏县令看重学生才学,是以多有提点。”

    这番话道出来,让袁知府眼睛一亮,还说不是私通,不是私通怎么会提点你?你一个贱役之子,一个童生都不是的人,堂堂县令又凭什么看中你的才学?这也未免太自作多情了一些。

    袁知府又是冷笑:“你说你有才气,那本府问你,你有什么才气,以至那苏县令引你为知己,对你提点?”

    徐谦微微一笑,道:“学生别号上山打老虎!”

    上山打老虎……

    满堂哗然。

    唯一一头雾水的怕也只有袁知府了,他这段时间重病,并不晓得上山打老虎是谁,只是看那沧学正激动地拍掌道:“你便是上山打老虎,那一首临江仙便是你的即兴之作?是了,你还有一首读书好的长句,也令人耳目一新,上山打老虎……哈哈……想不到竟是你!”

    莫说是他,便是几个堂中状告的读书人也是脸色骤变,尤其是张书纶,骇然地道:“你……你怎么可能是上山打老虎,那……那临江仙……临江仙意境悠长,道尽人间沧桑,你一个少年,怎么……怎么……”

    莫说是他们,便是专司记录过堂的书吏也不禁停了笔,骇然地去看徐谦,满是不可思议。

    堂外的人也是如炸开了的一锅粥,先前还只是有人怀疑徐谦是上山打老虎,可相信的人并不多,那一首临江仙引得杭州震动,怎么可能出自一个生员之手。可是现在徐谦亲口承认,自然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他是上山打老虎?若是如此,那……那……”

    “我记得他还作过一篇《读书好》,那读书好的诗词虽有意境,比之临江仙还是差了不少,不过读书好和临江仙一样都是意味悠长,想来这上山打老虎还真是这徐谦了。”

    “想不到……想不到……真真是想不到……”

    袁知府皱眉,所有人的反应尽收他的眼底,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了,感觉自己被坑了,他的目光不禁落在了张书纶的身上。

    张书纶却是一时愕然,他要是知道徐谦就是上山打老虎,便是打死也不会来状告徐谦舞弊,一个能做出这样诗词的人怎么可能舞弊?就算要收拾这徐谦,也绝不能用这个办法。

    袁知府拍案大喝:“公堂之上不得喧哗,徐谦,本官问你,你说你是上山打老虎,却又和苏县令有什么关系。”

    徐谦同情地看着袁知府,道:“我是上山打老虎,所以苏县令爱我的才学,对我多有提点,这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沧学正这时候转忧为喜,捋着须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若是老夫知道治下竟有如此才子,只怕也要请你去提点一番,苏县令有爱才之心,钱塘治下有你这样的此子,难免会有提拔后进的想法,这是理所当然。只是提点是一回事,泄漏试题舞弊又是另一回事。不过以你的才学,苏县令哪里需要泄漏试题,县试第一,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袁知府大致明白了,那个上山打老虎竟是杭州府的名人,新近窜红,自己暂时不知道,而徐谦自称是那上山打老虎,看诸人的面相,只怕这姓徐的还真有几分才学,至少也是杭州府的小才子,一个人县令听说治下有才子,对他百般的呵护,这不但不会引起别人反感,反而会让清议引为美谈佳话。

    袁知府是何等聪明之人,知道此事再不能纠缠下去,只能从其他地方着手突破,于是道:“可是本府看了你府试的文章,你的文章无论是破题还是收尾,甚至是笔迹都投沧学正所好,你敢说你事先没有得到消息,得悉这沧学正才是本次主考?虽然府试没有泄漏试题,可是此前沧学正主考之事一直是机密,你又如何得知?”

    徐谦笑了,笑得很是诡异,随即道:“敢问大人,学生为何要伙同沧学正作弊?”

    袁知府道:“你热衷功名,想要名列府试第一,这也是情理之中。”

    徐谦冷笑:“学生业师谢迁谢学士,敢问大人,学生需要作弊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