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生动的一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袁知府完了,就算不撤职查办,可是上宪追究,至少也要脱几层皮,到时候能不能保住乌纱,就看他自己的本事能不能打点下来,但知府的实职只怕保不住,杭州也是别想呆了。

    至于张书纶这些人,别看方才闹得欢,现在布政使大人的一句话就断定了他们的前程,像他们这样的世家子弟,一旦革了功名学籍那就什么都不是,士绅人家和富家翁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不能比。

    倒是那沧学正心里大喜过望,原以为要遭灭顶之灾,谁知道竟然安然无恙,还落了一个提点后进的名声。

    这时候徐谦朝汪名传行礼,道:“大人明断,学生佩服。”

    汪名传微微一笑,道:“不必多礼,举手之劳罢了。”

    这句话回答得有点意思了,一般的情况都会说这是本官职责所在,理所应当。可突然冒出一句举手之劳,却让徐谦有些意外。

    因为这句话摆明着就是告诉徐谦,这是一个人情,是你欠我的。

    作为一省主官之一,冒出这么一句话很不妥。

    徐谦心里不由想:“我原以为,这汪名传之所以偏向我这一边是因为汪名传此前呵斥过上山打老虎,因此惹来不少南京大佬的不满,现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表明一个态度,修复这层关系。可是现在来看却不像,他若只是表明态度,又为什么要说出这么一番意味深长的话?他的态度理应是向南京的那些人表达才是,又何必说一句举手之劳,来告诉我还欠他一个人情?除非……这个人另有所图。”

    想到这里,徐谦不由又联想到了新君登基,整个朝廷即将面临洗牌,一朝天子一朝臣,莫非和朝局有关系?这姓汪的在京师里贵人襄助,一定消息灵通,难道这件事和自己的业师谢迁有关系?

    徐谦顾不得胡思乱想,随即又道:“学生还有一件事,想要禀告。”

    汪名传面无表情,摆出一副公正姿态,道:“你说罢。”

    徐谦道:“学生此前,因为看到提督织造局的人横行不法抢掠寻常百姓财物,因为一时义愤上前呵斥了几句,谁知遭了无妄之灾,那提督织造太监刘公公竟是指使人将学生拿了,私自关押。学生是读书人,秀才遇上兵,自然不好说什么,可是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刘公公要收拾学生,这袁知府却又趁机指使人诬陷,学生当时就在想,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关联,是因为学生得罪了刘公公,而袁知府与刘公公暗通曲款,二人狼狈为奸……”

    这一下,原本令许多人轻松的气氛一下子一扫而空。

    汪名传的脸色变化很大,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一趟似乎来得不是很巧。

    本来他这一次来,倒也不是因为上山打老虎而遭来南京大佬们叫骂,南京的那些人,他倒是不怕,县官不如现管,他在朝中有人,詹事府里的某个学士对他很是看重。他来这里是因为谢迁,朝中的时局已经越来越诡异,据闻新皇帝屡次提及孝宗时三位阁老的好处,尤其是对谢迁大加赞赏,这里头透出来的意味就非同一般了。

    虽然看上去只是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却是宣示着一种态度,其实新天子未必对谢迁有多少好感,而他屡屡说出这番话,其实就是表达对眼下内阁的不满。

    汪名传揣测上意,大致明白了什么意思,心里已经断定,一旦内阁和宫里的矛盾越来越激烈,谢迁必定起复,现在卖个人情出去,将来对自己在京师大有裨益。

    谁知道徐谦又提到了太监。

    太监这东西是最敏感的,现在徐谦说太监拘押读书人,你若是无动于衷,士林清议会怎么看你?可要是你跑去给人当枪使,这刘公公的背后难道就没有人?平白无故得罪一个宫中大太监,太不值当。

    他还未来得及反应,没想到一旁魂飞魄散的袁知府顿时眸光一亮,他忍不住激动地道:“老夫与那刘公公并无交情,这姓刘的太监居然敢如此造次,拘押本府治下的生员,岂有此理,真真是岂有此理!他们真真是胆大包天了,这件事,本府一定要过问,一定要追究,不让刘太监交出肇事凶徒,本府便是拼着乌纱不保,也绝不能让徐才子蒙冤!”

    袁知府突然一下子改变了态度,做出一副凛然大义之态,满脸通红,仿佛自己和刘太监有血海深仇。

    那些堂内堂外诬陷徐谦的学子此时也醒悟到了什么,张书纶率先道:“先皇帝在时,阉党当权,生灵涂炭,眼下新君登基,再三申明宦党之害,想不到在我们杭州,竟还有如此丧心病狂的阉人造次,知府大人说的是,阉人蛊主心志,横行不法,我等读书之人岂可袖手旁观,欺负徐生员,便是视我杭州府无人,今日让他这般凌辱我杭州生员,明日又待如何?”

    “阉贼暴行,早已人怨于下,天怒于上。杭州苦阉宦久矣,阉宦之害,尤以刘棠为最,这刘棠收买无赖走狗,四处打着宫中旗号抢掠民财,致人家破人亡,罪行昭昭,罄竹难书。我等读圣人书,代圣人言,仗义死节,只在今日,今日那刘太监不交出凶徒,不向徐生员赔礼谢罪,我等绝不干休!”

    堂外已经闹成了一锅粥,袁知府的表演,张书纶的表演,终于让那些此前诬告造谣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阉党……阉党……这阉党不就是刷名声的利器吗?要想洗清诬告之罪,若是不表现出一点‘风骨’出来,这辈子就完了。

    “啪……”沧学正长身而起,狠狠地一脚把凳子踢翻,捶胸跌足,宛如怒目金刚,痛心疾首字字泣血的悲呼道:“吾与阉党势不两立,区区血肉之身,虽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可阉党祸害杭州,欺我府学生员,吾宁愿舍身,与阉宦同归于尽!”

    徐谦看得目瞪口呆,他原本是挖了一个坑给汪名传跳,谁知道这个坑实在太大,要跳的人前仆后继,看到这衙内衙外一个个作势要舍身取义,一个个面红耳赤捋起袖子要拼命的人,徐谦真不知该怎么说好。尤其是看到沧学正那一副大义凛然,犹如圣人附体的模样,心里忍不住骂:“他娘的,演得这么逼真,果然是清流!”

    最难受的只怕就是汪名传了,汪名传和沧学正这些人不一样,沧学正这些人急需刷声望,巩固地位。可是他毕竟已经握有实权,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便可以一飞冲天,他实在不愿意去冒险,可是现在看这上下人等都像打了鸡血一样,都恨不得找根柱子来撞一撞,以此来剖白自己的心志,自己若是不表态,人家会怎么说?

    连寻常的学子都痛陈阉人之害,要和刘太监拼命,堂堂布政使大人要是不说一两句,只怕不太够意思,将来这也可能会成为汪名传的污点。

    “早知如此,老夫来趟这趟浑水做什么?”汪名传狠狠地瞪了徐谦一眼,心里大是后悔,他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原本是想来占便宜,谁知道碰到这么个窝心的事。

    罢罢罢……事到如今,已是没有选择了。

    汪名传目光严肃,带着凛然正气,狠狠地一拍惊堂木,厉喝一声:“阉人岂敢如此,左右人等,立即去提督造作局,捉拿涉案凶徒,若是有人阻止,也一并拿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