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读书人的节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出师不利,还惹来一阵阵痛骂,徐谦有些尴尬,这个时代的宗亲联系很紧密,宗族是人的第二故乡,若是被宗族中的人这般臭骂,到时候传扬出去,管你是什么县试第一、府试第一又或者是什么才子,最终都要被人耻笑。

    孔圣人的格外就是:能力永远不是第一位,德行才是。什么是德行?德行不是你人有多好亦或多坏,而在于别人看是你是好是坏,你坏得足够闷骚,能从一而终做个伪君子倒也没什么,可是你就算再好,连自己的族人都这般对待你,那你的名声就毁了。

    “看来宗族的事不解决是不成了,否则将来就算高中,只怕前程也有限。”徐谦心里想着,不愿再听三婶和三叔吵闹,灰溜溜地带着邓健和赵梦婷继续往村落深处去。

    他决心拜访堂叔徐申,徐申是徐家数一数二的富户,他的立场和其他人不一样,想必不会吃闭门羹。

    不过三叔三婶的吵闹已经惊动了许多人,许多人都开了门户出来看,便瞧见了徐谦,一年没回来,徐谦无论气质还是体态都发生了变化,许多人看着面生,心里在琢磨是哪家的公子哥途径此地,可是这时候,有人突然道:“这不是徐谦吗?”

    大家一听,顿时炸开了锅。

    “原来是他,他是回来找他爹的?哼,他还敢回来!”

    “看他的样子倒像是生发了,莫非真做了生员?”

    “中了生员又如何,他一家中了生员,却是让咱们阖族吃风,老叔公都已经气得奄奄一息,就剩下一口气了。”

    “对,咱们钱塘县不知有多少童生和生员,就算是秀才也不知有多少个,可这样又如何?这样的人什么都不是,除了身份比别人高一些,也不见能挣多少银子,更做不得老爷,要做老爷,不中举是不成的,他侥幸做了生员,现在却还不是秀才,做举人,那更是难如登天。”

    “好啦,好啦,毕竟是看着长大的,我去招呼一声。”

    “你敢,你这死汉子,你上前几步过去,看我会不会撕掉你的皮。你也不想想,徐昌和这小子不知闯了多大的祸,老叔公那边正在商议动用家法,把他们赶出族里去,你还去添乱。”

    “我……乡里乡亲……”

    诸多的议论都落入了徐谦敏感的耳朵里,他一个个过去,向这些叔伯辈的人问好,谁知人家瞧见他要上门,立即把门一关,像躲瘟疫一样。

    远处更听到有人大吼:“徐谦那厮来了,来得正好,我这做堂哥的为了他丢了差事,又被姚家欺负,今日不算这笔帐,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他在哪里?我今日不打死他,便不姓徐。”

    徐谦吓得遍体生寒,听这声音,应当是老七家的大儿子徐寒,这徐寒生得虎背熊腰,一身的肥肉,一只手就能把自己如小鸡一样提起来,到时候真打起来,那可不妙。

    他加快脚步,连忙冲到村中一处占地不小的宅院面前,咚咚敲门。

    开门的是个瘦弱的孩童,比徐谦还小两岁,提着鼻涕,好奇地盯着徐谦,随即咬牙切齿,握着小拳头道:“徐谦哥哥,你害我好苦。”

    靠……

    徐谦大怒,人家徐寒为此丢了差事,断了生计,是自己害的没有错,三叔三婶也因为自己而家庭窘迫更没有错,你一个屁大的孩子,我害你什么?你有个屁差事丢。

    徐寒虎背熊腰招惹不起,你一个屁大的孩子,还怕了你?不敢在大学城里横着走,对付个幼儿园阶级的,难道还没这胆量?

    这小孩童是徐申的幼子,叫徐晨,一见徐谦双眉皱起,顿时吓得后退一步,连忙捋起袖子,露出自己的小胳膊,幽怨地道:“若不是你读那劳什子的书,我爹也不会逼着我读书,还说要像你一样中个童试,你看,不读书就挨打……”

    小胳膊上尽是瘀痕,看来徐申也发了狠,想用棍棒教出个秀才来。

    徐寒的声音越来越近,徐谦也顾不得许多,连忙带着邓健和赵梦婷冲进房去把门拴上,道:“你爹呢?我这做侄儿的来拜访。”

    徐晨嘿嘿笑道:“我爹在睡觉呢,我去叫他。”

    去把徐申叫醒,徐晨则蹦蹦跳跳地要开门出去玩,徐申大怒,把徐晨提起来拿捏在手里怒喝:“玩玩玩,就这么点家业,你不读书,怎么光耀门楣?你看看你堂哥这般有志气,你就知道玩,这般没出息,老子一巴掌打死你。去读书。”

    徐晨放声大哭,把他的母亲王氏引了来,王氏埋怨徐申:“徐晨不是还小?你吓他做什么?读书,读书,你就晓得读书,你没有读书,难道就饿死你了?”

    徐申摆出家长的架子,骂道:“你这泼妇懂个什么!谦哥儿来了,上水……不,上茶来给他吃,他是读书人,要吃茶的。”

    徐谦很是尴尬,连忙道:“侄儿见过叔父。”、

    徐申压压手,道:“让你见笑了,走,进里屋说话。”徐申是认得赵梦婷的,对赵梦婷笑道:“你们也不要客气。”

    进了屋堂,徐申问他:“据说你中了生员?”

    徐谦点头道:“是,县试、府试都中了第一。”

    徐申满是惊讶,道:“真是了不得,我常常听人说,县试得了第一,秀才断断跑不了,要是中了府试第一,将来是要中举做老爷的,叔父没有看错你。你这一趟来,是来寻你爹的吧?”

    这时候王氏斟茶上来,咕哝道:“中举做老爷,还不晓得到什么时候,在外头常常听他们说……”

    徐申拍案而起,道:“他们懂个什么,一群妇道人家,这世上唯有读书才是正道,便是有万一的机会,也定要全力以赴,当时和咱们一起开油坊的杨家人,你不晓得吗?他们家多殷实,可是官老爷捏捏手指头,就能掐死他。”

    王氏怕徐申,只得乖乖闭嘴,瞥了一眼旁边的赵梦婷,顿时对这水灵灵的小姐来了兴致,上前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曾有婆家吗?”

    赵梦婷害羞地摇头。

    王氏瞥了徐谦一眼,忍不住道:“想不到姓徐的小子倒是有运气。”

    赵梦婷脸蛋更加羞红,想要申辩,却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可是不说话又等同默认,一时寰首垂头不语。

    王氏笑了,知道女儿家的羞涩,便又看邓健,问道:“你又叫什么?看你生得也是相貌堂堂,年纪也不小了,是了,你一定娶妻了。”

    邓健同样害羞,道:“我不曾娶妻。”

    王氏眼眸一亮:“呀,这倒是奇了,我有个外甥女……”

    徐申道:“你这婆娘,我在和谦儿说话,你在这捣什么乱。”

    王氏咋舌,只好乖乖地走了。倒是邓健好不容易勾起了兴致,听到那王氏给自己说媒,结果说到一截就没了,急得他一时搔头搔耳,心里觉得可惜。

    徐谦忙道:“叔父,我这一趟拜访,是想来打听父亲下落的,只是不知父亲现居何处?”

    徐申听到这个,不禁叹气道:“你爹……这次遇到了大麻烦。”

    徐谦道:“还请叔父告知。”他心里对老爷子虽然腹诽颇多,可是在这个世界,只有老爷子这么一个至亲,老爷子为了自己的前程困在宗族里,这一次无论如何也得想办法把老爷子营救出来。

    徐申道:“为了你的事,族里有许多人丢了差事,本来就已经群情激奋,大家闹将了起来,把你爹关在了祠堂里,还说要动用家法。眼下最紧要的还是老叔公,老叔公已经气得病倒在床了,若是因此一命呜呼,只怕这家法重惩下来,你爹就要吃不消。”

    徐申又是叹息了一声,接着又道:“还有就是姚家那边,本来姚家和徐家井水不犯河水,姚家虽然人多势众,可是徐家在衙门里办差的人也多,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所以有时候姚家有些事,还要咱们徐家的人偶尔帮衬,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人家得知咱们没了势,一而再再而三地欺上门,尤其是姚家的那个姚举人,上次因为一次冲突,把咱们徐家的子弟都打伤了几个。”

    “姚举人?”徐谦问道:“既是举人,为何如此凶残?”

    徐申笑了起来,道:“倒不是说他是举人,而是他家里出过举人才有这偌大的家业,虽然他家这祖先早就没了,可是余威还在,也算是乡绅人家,咱们徐家本来就人少,再加上要势没势,要钱没钱,还不是随意让他们拿捏?他们欺负上门,说打就打,咱们是有冤无处伸,上次是抢了咱们的水源,最近又说咱们徐家占了他们的山林,总之族里的人都是气愤不过,可又惹不得姚家。只是此事说来说去还是因你们父子引起,所以族里对你们怀恨在心的实在不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