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打上门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了徐申的一番话,徐谦感到问题严重,不过吹牛抄袭诗词他在行,偏偏对这种事却是生疏得很,穿越不是万能的,你能预测行情选择人生正确的道路,并不代表连这种乡间的事也能摆平。

    反正徐谦现在是千头万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徐谦瞄了徐申一眼,心里想:“以我的生活经验,若没有人从旁帮衬,只怕事情只会越来越坏,看来非得让这位叔父出马才行,就你了,谁让你高瞻远瞩,知晓读书的好处呢!”

    想定之后,徐谦索性把自己当成了孩子,双手一摊,耍起了无赖:“叔父,无论如何,这件事非要处置不可,若是族人这么闹下去,将来就算是有了功名,也难免被人非议,若是真被人赶出了族里,那就更不必说了。这件事该怎么办,还请叔父拿主意,叔父斟酌着办好吗?”

    徐申的老脸抽搐,那一句斟酌着办的意味深长着呢,不就是让他出面,拿他当枪使?他徐申在族中虽有些地位,却也不敢冒这天下之大不讳,可是想到徐谦将来颇有希望,却不能贸然拒绝。

    他沉吟片刻,道:“这件事嘛……徐徐图之才好。不如这样,待会呢,我们一起去老叔公那里一趟,召集族中的一些老人劝说一下,到时把你爹从宗祠里也一道请来,大家有什么说什么,至少有点回旋的余地,我是你叔父,自然是偏帮着你,到时候为你美言。”

    美言……这老狐狸。

    徐谦原本还想请他出面,谁知这徐申只是从中斡旋,心里虽然失望,却还是点点头:“谢叔父。”

    “这就不必……”徐申笑着压压手,一副无功不受禄的样子,随即便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去罢。”他长身而起,徐谦则是吩咐邓健和赵梦婷暂时在这里等候,随着徐申出去,到了庭院,看到堂弟徐晨蹲在院落里的天井边往里头掷石子,徐申大怒,走过去狠狠地提起他,直接赏了他一个耳刮子,怒骂道:“狗东西,让你读书,你就知道玩。”

    徐晨哇哇大哭,朝徐谦怒骂道:“丧门星,怪不得都说你是丧门星,你害了别人,还要害我,苦也,苦也。”

    徐谦苦笑,连忙上前劝道:“叔父,正事要紧。”这意思是说,回来再打吧。

    徐申点点头,便领着徐谦出了门。

    一路到了老叔公家,这老叔公乃是族中仅存的老寿星,具体多少岁徐谦不晓得,不过族中的子弟大多数都是他的晚辈,古人尊老并非只是感情上的关怀,而在于老人往往有决断的权利,这位老叔公就是如此,宗族里的事几乎是他一言九鼎,平时都是供着敬着,谁也不敢造次。

    只是老叔公此时躺在病榻上,唧唧哼哼,先是徐申进了房去和这老叔公说了几句话,也不知许诺了什么,随即老叔公便叫来他的孙子前去各家叫人,又让人把宗祠里面壁的徐昌给叫了过来。

    徐昌瘦了,脸颊微微凹陷,眼圈很重,一进来不去看儿子,而是乖乖地给老叔公跪下,道:“老叔公安好。”说罢朝徐谦拉了拉,低声斥骂道:“站着做什么,这里有你站着的份吗?”

    徐谦无语,只得跟着老爷子一道跪下。

    其余一些族中长辈,纷纷围着老叔公的病榻边坐下,不吭气的不吭气,吃水的吃水,此起彼伏地发出咳嗽。

    “那小谦儿回来了?来,上前来。”老叔公嘴唇喃喃动了一下,伴随着几声咳嗽。

    徐谦虽是幼小,不过小谦儿这称呼让他有点受不了,便是见了布政使大人,人家至多也就唤他一声生员徐谦,到了这里倒是成了小谦儿了,想必这是自己的乳名,他不敢造次,想要站起来坐过去,跪在一边的徐昌怒视他:“膝行不会吗?你这逆子,读了书反而坏了规矩。”

    他看过来的时候,徐谦看到他的耳根处居然有处瘀伤,忍不住道:“爹,这是谁打的?靠,哪个孙子敢打我爹!”

    这一下,徐谦是真怒了,他娘的,老徐家从来没有吃过亏啊,爹都被打了,这还了得。

    谁知这时候,徐昌一巴掌抡过来,打在徐谦的脸上,怒气冲冲地道:“老叔公打的就是孙子,住嘴。”

    一腔的怒火,顿时被冷水浇灭,徐谦终于知道是谁打的了,老叔公打的是不孝孙,就跟徐谦打他这‘不孝子’的道理一样。

    他上前去,看到满脸深刻皱纹在床榻上似乎气若游丝的老叔公,老叔公张眸看他,眼眸中掠过了几分世故,稍一打量之后,老叔公的眼睛又微微盹起,道:“你就是小谦儿,不一样了,和从前不一样了。你读了书?都说读书好,可是读书能有什么好?你知道不知道,多少人为了你断了生计,咱们阖族又有多少人为了你被旁姓的人欺负,我不怪你,你是个孩子,我恨的是徐昌这不孝的东西,这定是他的主意,他好好的班头不做,这般好的营生不好好端着,居然怂恿你去读书,咱们徐家从族谱里的老祖宗算起,延续了数代一百多年,也不曾见有人读书,可都不是活得好好的?你想有志气,可是总不能把阖族都坑进去。”

    徐申在旁呵呵笑道:“这也未必,读书有读书的好嘛,老叔公,谦儿这孩子是块读书的料子,都已经中了生员,咱们徐氏一族与有荣焉……”

    “呸……”谁知老叔公顿时火了,怒气冲冲地瞪着徐申,骂道:“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都知道你攒了银子,你以后当然可以没有营生,按地收租也有饭吃,你的子侄读一辈子书也无妨,可是其他人呢?你莫以为我不晓得你的心思,你和徐昌这混蛋是一丘之貉!”

    老叔公发了话,那些坐在一边的长辈纷纷点头,这个道:“是啊,是啊,不是什么人都能读书,况且中了生员又怎么样,又不是举人老爷,可以免租;更不是官老爷,让那姓姚的不敢来招惹。你们家有饭吃,可是族里这么多人,并不是人人都有饭吃,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可怎生得了。”

    还有人怒气冲冲地道:“柱子的伤现在还没好呢,若是换在以前,姚家人敢这样欺负吗?还不是许多人丢了饭碗没有了关系,现在任人拿捏?老叔公,把他们从族里赶出去,动用家法罢。”

    老叔公看着徐谦,语气冷淡地道:“你是后生晚辈,我也不好说什么,现在许多人劝着要动用家法,我是不赞同的。为何?因为你是我徐家的血脉,你身上和大家一样流着的都是一个祖宗的血,咱们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你年纪小嘛,不懂事。可是你爹……”老叔公拼命咳嗽,道:“你爹不成了,他好端端的班头不做,现在动了众怒,不责罚不成,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现在让他到宗祠里去思过,大家就是要讨论出个结果出来,该怎么处置还要怎么处置,你也不必为你爹求情,你爹是什么人,我会不知?他穿开裆裤的时候就不是好东西了,是该拿出来以儆效尤。”

    徐谦顿时感觉压力很大,跟这老成了精的叔公说话,真比和布政使大人说话更是沉重,他心里晓得,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讲道理的,你跟人家讲道理,你有多少张嘴?可是父子情深,平时虽然没少受老爷子施暴,可是让他放任老爷子受惩罚可不成,他灵机一动,抓住老叔公的手道:“老叔公,看在你瞧我长大的份上,一定手下留情,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要打便打我算了,打死了我,只要能脱了爹的关系,我死而无憾。”

    这是流氓无赖手段,虽然族里都有家法,打死人的也有,这年头民不举官不究,可毕竟是生员,难道真能打死?

    老叔公阴沉沉地看着徐谦,挣脱开徐谦的手,道:“你莫要拿这个来要挟,我看出来了,你外头看着像个书呆子,其实和你爹是一个德行的人,无规矩不成方圆,你说破了天也没用,今日你来了,那也好,索性大家在一起商量一下如何惩处。”

    徐谦心里顿时无语,看了老爷子一眼,正要开口说话,这时外头却听到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大声嚷嚷:“老叔公……老叔公,大事不好了,姚家的人又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