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很多牛都喜欢破坏庄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姚主事彻底气疯了,本来他是来欺负人的,谁知道竟被一个少年欺负,对方是生员,不过姚主事也掂量了一下份量,觉得一个生员倒也不至于摆不平,况且是这生员先动手打的人,已经是犯了学规,别看这姓徐的说得这般张狂,他未必敢闹上去,否则到了衙门里,触犯学规、有辱斯文这一条是躲不过的。

    既然料定了对方未必敢把事情闹大,姚主事也就胆大起来,呼喝一声,指使身后的姚家人反击。

    可是这时候,徐家人堆里炸开了锅。

    “真要动手?怕他们什么,徐家就这样任他们拿捏?”

    “连小谦儿都不怕,我们若是怕事,这一辈子岂不是活在狗身上了?”

    便是连那给徐谦吃了闭门羹的三婶此刻也扭着水桶腰,耍起了在他男人面前的狠劲,凄厉地大喊:“姚家要打死人了,要打死人了,这么小的一个娃娃,他们想做什么?没有王法了,哎哟……他爹,你还木在这里做什么?你瞎了眼,没看到自家侄子要吃亏吗?”

    徐寒很是凶猛,竟是不知从哪里捡了根木棍,提在手上威风凛凛,发出怒吼:“动手试试看,谁要动手?”

    “呔……瞎了你们的狗眼,敢在邓大爷面前撒野?邓大爷乃王……”邓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赶了过来,他拿出来的是真家伙,明晃晃的大刀,不过未等他报出名号,就已被巨大的声潮淹没。

    便是那赵小姐看到这局面,眼看徐谦要挨打,眼中掠过慌乱,不知所措地前一步又后退一步,心里万般纠结,最后咬咬银牙,竟是捡了个小枝桠,白嫩嫩的玉手拿得颤抖,想上前去,又在犹豫,花容失色地想走,又觉得不甘。

    唯一快活的,就是那钻出来看热闹的徐晨了,徐晨看到徐谦倒霉,拍手叫好,道:“好,好,打,快打……”结果他没发现自己的爹站在自己的身后,直接按着他的肩迫他扭过身来,随即便是一个大耳刮子摔在他的脸上,大声咒骂:“读书不用功,还吃里爬外!”

    徐昌已经到了徐谦身边,连忙拉着徐谦的胳膊往后头拉,生怕徐谦吃亏,还低声在徐谦耳边道:“你打人做什么?你不是要说道理吗?罢罢罢,你往我身后站,待会真动了手,你有多远跑多远。”

    徐家足有七八十人,先前还有些忌惮,现在被徐谦一激励,顿时人人壮了胆子。那姚主事见状,脸色霎时苍白。原本要动手的十几个姚家壮丁此时也有些畏缩了,姚甲长一看事情有些不对,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徐家人发疯,那也得等把姚家人全部召集齐了再说,现在动手很是不智。他连忙拽了姚主事的袖子道:“这笔帐,等回去禀明了姚举人再算,眼下还是及早脱身的好。”

    姚主事脸色铁青,指着徐家人大骂:“你们横什么?一群贱籍出身的东西,你们等着瞧,等我回去召集人手。”

    徐谦在人群中唯恐天下不乱,大喝一声:“打!”

    本来徐家人还保持着最后一分理智,现在见姚主事霸道,于是有几个大胆的壮年冲上去举拳便打,姚家人方才狐假虎威,现在连手都不敢还,随着这姚甲长和姚主事落荒而逃。

    这些人慌不择路,四散而走,沿着田埂甚至庄稼地乱跑,倒是踩坏了不少庄稼。徐谦道:“看看,这才是铁证如山,他们毁坏了我们徐家的庄稼,这笔帐还要算的。”

    徐昌呵斥他道:“你还唯恐天下不乱,乡里的事,不能由你胡闹。”

    倒是徐家其他人一个个乐呵呵地哄笑,觉得大是痛快,被人欺负了这么久,今日难得痛快一次,兴奋劲还没有过去。

    只有几个老成世故的叔伯们却是愁眉不展,痛快倒是痛快了,可是姚家人不会干休,这一次是闯了弥天大祸,姚举人毕竟不是好招惹的。

    ……………………………………………………………………

    老叔公的房子里依旧阴沉昏暗,躺在病榻上的老叔公已经得到了消息,此时拼命咳嗽,脸色变得更差。

    重新聚起来的几个长辈纷纷唉声叹气,方才的事,大家都已知道,徐宏已经说过了一遍,事情……似乎已经恶化。

    “今日天色晚了,姚家今夜想必不会来挑事,可是现在闹到这不可收拾的地步,那姚举人会善罢甘休吗?徐谦那小子真是不懂事,本以为读过书,知晓一些利害和道理,谁知道这般莽撞,现在又闯下了这么多祸事,老叔公,这一次是真的结仇了。”

    “是啊,咱们徐家要遭殃了。本来这姚家人就人多势众,甲长也是姚家人担任,又有个姚举人,人家真要下狠手,徐家怎么办?”

    “哎……我是活够了,反正也没几年命好活,后辈自有后辈的福,我若是死了,瞑了目,也看不到他们,他们是好是坏,我闭上眼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咱们徐家不能让我眼睁睁地看到完蛋,这一次定要好好惩治一下徐昌,我是这样看的,徐谦虽然犯了大错,可毕竟年纪小,不懂事,怪不到他头上,冤有头债有主,这肯定是他爹徐昌教唆的,徐昌这个家伙真是坏透了,不好好惩治,说不过去。”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这满屋堂里的叔伯们没一句好话,却也有一些人反驳:“毕竟徐谦是为徐家出头,事情是办坏了,本心却是好的,拿这个行家法,情理上说不过去。”

    老叔公只是咳嗽,一声不吭。

    ………………………………

    清晨的阳光洒落下来,徐家的祠堂里,老叔公拖着病体由人搀扶着在灵位一侧坐下,其他一些叔伯如众星捧月一样拥着老叔公。老叔公幽幽一叹,平淡地道:“把不孝孙徐昌带进来吧。”

    徐昌被人带了进来,连忙给老叔公磕头,此时族里的男丁都已经聚拢在了这里,徐谦奋不顾身,也跪到了徐昌身边。

    “老叔公……”

    老叔公压压手,叹口气:“徐昌,徐家数代的家业都毁在你一人手里,你知错吗?”

    徐昌犹豫了一下,道:“知错。”

    徐谦却忍不住道:“徐家从前不过是操持贱业而已,现在放着大好前程不去争取,而总是想着手里的那点粗食,老叔公,我爹知错,我却不知错。”

    几个叔伯里顿时有人怒道:“胡说八道,什么是贱业?能安生立命才是正道,你说大好前程,可是大好前程有什么用?前程虽好,可是要握住这前程的机会只有一分,难道就为了这虚无缥缈的前程,搭上全族的饭碗?谁不知道做老爷好,谁不晓得有了功名光宗耀祖。可是金碗银碗却是别人家的,能不能赚来还是未知数,你为了这个却把全族的饭碗砸了。更不必说,就是因为你使得阖族蒙受委屈,那姚家三番五次挑衅,处处欺负我们……”

    叔伯们的话,倒是很有道理。

    本来昨天和姚家的争斗让徐谦和族人之间的关系亲近了许多,可是现在,外部矛盾暂时化解,这内部矛盾又产生出来,一些老成世故的长辈想到惹到了姚家,都在暗暗摇头,想到姚家即将到来的报复,心里生出几分畏惧。

    老叔公脸色犹豫,似乎还在琢磨,该如何惩戒,事到如今,形势已经紧迫,使得他不得不立即做出决断了,他艰难的抬了抬眼皮子,随即道:“先不要争论,先给祖宗们上香吧。”

    而在这时,姚家已经募集了人手,数以百计的壮丁被招募了起来,这姚甲长和姚主事回去之后添油加醋,在这姚举人面前痛陈徐家人如何如何,使得这一向不问族中事务的姚举人勃然大怒。

    真是岂有此理,徐家是什么东西,当年徐家便是有许多人在衙中做事,见了自己也需点头哈腰,现在吃了豹子胆,居然敢动到他的头上?

    太岁头上动土,真是岂有此理!

    这一次,若是不拿出点颜色给徐家看看,他姚举人还有什么面目做人?

    “不过是个生员而已,钱塘县文风鼎盛,每年的生员都有几十个,虽是进了学,却也不必怕,他敢动手打老夫的人,就是犯了学规,把人手都召集了,给我冲到徐家去逢人便打,有什么事,老夫担着。还有,姚成,你立即拿着我的名刺再带上几份重礼去见县中主簿和典吏,他们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姚举人穿着一件儒衫,神气十足,继续道:“还有那个打人的生员,一定要绑来,他犯了学规,到时候我们姚家会同附近的一些乡人将他解送去府学里,说他横行乡里,犯了学规,让学正大人为我们做主。”

    姚举人分派下来,双手缩入袖里,语气平淡地道:“在这姚家坞方圆十里的地界,敢和老夫做对的人还没生呢,老夫不发发威,真有人拿老夫当病猫了。”一声令下,姚家人顿时信心百倍地集结起来,那姚家主事得了东家的撑腰,也是趾高气昂,很是不可一世,大声喝道:“待会儿过去给我往死里打,不必怕什么,有姚举人撑腰,还有姚甲长坐镇,不必有什么顾忌,朝廷一向法不责众,咱们这么多人,就算出了事,有姚举人出面斡旋,也不必有什么担心,都听明白了吗?”

    他心里大是痛快,威风凛凛,活活像出征的大将军。

    可是在这时候,变故却发生了。

    在通往姚家村的村口,大量的人出现,这些人分明不是姚家坞地界上的,看得很面生,可是人数却是极多,一眼看不到尽头。

    这些人中,有人大呼:“老爷有命,姚家的牛踩了咱们的庄稼,今日不讨还个公道,就将这姚家老老少少都往死里打!”

    “都听好了,张少爷说了,有什么干系,他一力承担,进去之后,只要是姓姚的,统统不可放过,他们胆大包天,张家的一批货物,竟是在他们的地界被抢,这定是姚家人做下的大事,他们不将这价值千两银子的货物交出来,就统统打死!”

    这些人纷纷应和,气势如虹。

    密密麻麻的人群居然有上千之多,浩浩荡荡,宛如蚁群一般,朝着姚家坞杀气腾腾地冲来。

    …………………………………………

    回来真的好累啊,不过想起大家都在等着看书,还是先码字更新了才好休息吧,现在总算可以歇歇了!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