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恩师棒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徐谦如今热闹了,消息传出来,又是什么贵人来交朋友,又是学士门生,族人们顿时看到了希望,居然一下子亲近起来。

    他暂住在徐申家里,足足一天都有客人临门,便是那一直宣称要揍他的徐寒居然半夜三更也来了,吓得徐谦要死,俗话说夜黑风高来寻仇,要手起刀落,谁知道这家伙竟是带着礼物兴匆匆的来道谢。

    徐寒那个本是因为他丢了差事而无疾而终的未过门的妻子,如今听了这消息,见徐家一下子生发起来,又有了继续撮合的意思,失而复得,让徐寒高兴得合不拢嘴。

    只是门庭若市,却是让徐谦长吁短叹,院试在即,新的提学又不知到底打着什么算盘,现在天天被这些俗事缠着,还怎么温习、读书?

    最终他去谒见了老叔公,向老叔公告辞,随即又见了老爷子徐昌,也获得了徐昌的首肯,次日一清早,徐申雇了一辆车,直接送着徐谦、邓健、赵梦婷三人回钱塘。

    至于徐昌,只怕还要耽误些时日再回去,他只是推说有些事要处理,具体是什么事,却是不知了。

    一直将徐谦三人送到了钱塘,徐申便要告别,又好好地勉励了几句,对这个便宜侄儿,徐申更加看重了几分。

    “叔父要不在家里歇一歇,明日再成行岂不是更好?现在回去,只怕夜半三更才能到,虽说沿途太平,并无匪患,却总是小心些的好。”

    徐申却是再三推辞,道:“家里还有许多事要处置,只怕不能叨扰了。是了,叔父有件事倒是想请教。”

    徐谦心想,得,现在都用请教了,要是我爹用这样的口吻对我这样说话,那就真真烧了高香。

    “叔父想问什么?”

    徐申愁眉不展地道:“你也知道,徐晨那个小子虽是年幼,可是性子太野,我也不求他能像你这样出人头地,只求能中个童生,说出去好听一些,只是我毕竟也是个粗人,却是不知如何教导他。贤侄是过来人,能否……”

    徐谦恍然大悟,原来是请教教儿子的事。想到那徐晨得瑟的样子,他沉吟片刻,随即正色道:“棍棒底下出孝子,巴掌下头出俊杰。无非就是打嘛,横着打、竖着打、吊着打都成,一日要有一小打,三日必须上挂上房梁,总而言之,这精髓便是个打字,狠不下心,是教不出好儿子的。”徐谦为了印证自己道理的真实性,忍不住长须一口气,一副追忆往事的样子道:“我就是打出来的,若不是我爹每日一打,只怕现在连那邓健都不如。”他一边说,一边向周围瞄了一眼,生怕邓健听到,见四下无人,这才松了口气。

    徐申恍然大悟,随即又苦笑:“可是叔父打的也不少,总是不见效,这又当如何?”

    徐谦严肃地道:“这是因为打的还不够多、不够重而已。”

    徐申听罢,以为自己从西天取来了真经的唐玄奘,顿时深以为然,狠狠道:“听了你一番道理,我终于幡然醒悟,从此以后痛改前非,再不能纵容他了!”说罢告别出去,上了车子,绝尘而去。

    自从回家之后,徐谦都没有出门,倒不是他不想打听那提学的事,而是耐着性子温习功课,毕竟名次虽然紧要,可是底子才是根本,就算那提学跟自己过不去,只要自己文章做得好,提学也没有话说。况且就算打听,那也该去问业师,只是单纯拜访,未免有些不够意思,所以徐谦打算写几篇文章,再去请业师指教,到时再去试探一下他的口风。

    所以他每日将自己关在房里,除了读一些邓健帮自己采买来的一些抄录的八股文章,取其精华,去其糟糠,接着便是自己出题,写出几篇文章出来,几番修改之后,已是七八天过去,看时候差不多了,才去谢府拜访。

    到了谢府门口,跟门房交代了一句,递上名刺,名刺上写着:学生徐谦拜谒恩府先生。

    名刺就是一个人的名片,其中也蕴含了许多信息,比如徐谦的名刺就和别人不一样,许多人拜访谢迁,都会以学生的身份来自称,不过能称谢迁为恩府先生的,普天之下只怕徐谦是独一份了,这就是做人家真正门生弟子的好处。

    过了片刻,门房便回来,对徐谦道:“老爷在书房等候,请公子随我来。”

    进入这迷宫一般的谢府别院,被门房引到了一处园林,园林的中央是紧靠着一片池塘的书房,书房看似简陋,却是半边由木桩撑着,与池塘相连,此时池塘之中荷花盛开,池水粼粼,空气中带着一股清香,让徐谦不禁有种身临仙境之感。

    进入了书房,书房几扇窗都是洞开,窗外是粼粼池水和淡淡芬芳,阳光洒落进来,使得这书房内也是光亮无比,暖和的光线让人心旷神怡。

    谢迁坐在书桌之后,抬眸看了徐谦一眼,徐谦连忙道:“学生见过恩师。”

    谢迁的眼睛落在徐谦手上捏着的几篇文章上,也不和徐谦寒暄,道:“呈上来。”

    徐谦心里觉得这师父脾气有点怪,好歹是你弟子,你也不关心一下,开口就上课,这也太不近人情了一些。

    将文章呈上,谢迁眯着眼逐字逐句地看下去,书房里落针可闻,徐谦则是百无聊赖地等待。

    不得不说,谢迁看得很认真,以至于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这几篇文章才算看完,他恍恍惚惚地抬起眸来,目光严厉,棒喝道:“都是一派胡言,乱七八糟。”

    徐谦原本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文章虽然谈不上惊天动地,却也算是质量极佳了,谁知道却是得了这个评价,一时愕然无语。

    谢迁招招手,道:“你坐进来。”

    徐谦很是不服气地挪了座位过去,便听谢迁指着第一篇文章道:“你的文章,处处破题都是灵隐的性子,何谓灵隐,无非就是另辟蹊跷罢了,剑走偏锋固然能让人眼前一亮,可是真正遇到了大考却未免失正,若是能投考官所好倒也罢了,一旦不能投其所好,又当如何?”

    他见徐谦略有些不服气,随即指着文章中的对句又道:“还有这一句,‘尝观不用力而王,虽圣王不能’,此举虽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词句再好,不能与下一句对句呼应,又有何用?文章、文章,不是堆砌辞藻就能成事的,最紧要的还是贯字,先是破题,破题之后承题,这一步步下来,要贯彻始终,步步为营,若是老夫来接下一句,应当是‘特圣王之视天下也如一室,视天下之人也如一人……”

    徐谦琢磨了一下,忍不住道:“恩师的话,学生明白了,文章未必要词藻华丽,而在于能否令人产生兴趣?”

    谢迁颌首点头,叹道:“太祖设八股,以八股取才,这些年来,读书人为了考取功名,人人都想着如何去堆砌词藻,以做到令人耳目一新,其实大错特错。文章是人看的,考官看文章,就如读书,若是书过于乏味,则失去了往后看的兴致,便是词藻再华丽,又有什么用?所以想要让考官耳目一新,唯在一个贯字,上举贯彻下句,每一言都与下一言呼应,使考官欲罢不能,方有争夺案首的希望。”

    徐谦连连点头,不禁苦笑道:“只是这样未免太难了一些。”

    谢迁板着脸道:“当然难,八股,八股,每一句都必须对仗工整,句句都有限制,所以要堆砌词藻容易。可是要想说出一番大道理出来,却非要下一番功夫不可,老夫收你入我谢家门墙,自然不能让你被人看轻。不过你也不必急,你的基础足够,可是还差几分火候,等院试结束,老夫再一并传授此道。”

    徐谦趁机道:“说到院试,学生倒是听说这提学突然换了人,新官上任,似乎对学生有些成见?”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