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君子笃于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公子已是到了,涌上来的人潮很快将他包围,他带着含蓄的笑,一一回礼,随即道:“诸兄抬爱,愧不敢当。”

    他在人群里扫视了一眼,竟也看到了徐谦,便在众人拥簇下上前,作揖道:“久闻徐兄大名。”

    徐谦对这种所谓的‘才子’最是看不顺眼,才子嘛,应当像他这样有谱儿的才是,哪有夹起尾巴装孙子的,他心里酸溜溜地骂了一句:“伪君子。”口里却是问他:“你怎知道我是徐谦?”

    杨公子莞尔一笑,道:“杭州像徐兄这样年纪的生员并不多见,杨某在学里又认得不少故旧,今日见徐兄面生,因此才大胆妄测。”

    徐谦想勉强挤出笑来,结果挤不出,忍不住自暴自弃地想:“罢罢罢,装模作样反正也装不过这姓杨的,那索性还是摆出自己的本色才好。”于是板着脸道:“果然不愧是杭州才子,你的诗词,我也看过,写得不错。”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暗藏着讥讽,二人是同辈,又都是生员,这杨佟之按理说还比徐谦年长一些,徐谦却是一副长辈的样子品评杨佟之的诗词,未免带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思。

    可徐谦也有狂的本钱,二人在谢府斗诗词,却是徐谦更胜一筹,虽然也有人认为杨佟之的更好,可是认可徐谦诗词的人更多,这一点是谁也不可否认的。

    杨公子微微一笑,眼眸中掠过了一丝斗志,仍是微笑,道:“诗词毕竟是小道,读书人偶尔涉及拿来游戏也就是了。经义八股才是立身的根本,徐兄的府试文章,我也有幸一睹……”杨佟之值得玩味的继续道:“似乎也还不错。”

    被人回敬回来,尤其是杨佟之那一副别有深意的不错二字,分明是向徐谦说,你的底子,我已经摸透了,诗词不如你,可是文章你却不如我。

    对于这杨佟之,徐谦不再等闲视之了,他反倒压下心里的不快,终于挤出笑来,道:“既如此,那你我就以院试为棋局,手谈一局罢。”

    杨公子道:“求之不得,久闻徐兄乃是谢学士高足,正要讨教。”

    他故意把谢迁搬了出来,顿时让徐谦压力甚大,若是考砸了,这不是说恩师不如他的老师吴先生?这姓杨的,莫非不但踩自己的场子,还想踩一踩自己恩师的场子?此人什么来路?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也绝不能示弱,输人不输阵,能不能赢是一回事,赢不赢是能力问题,示弱就是态度问题了。他语气平淡地道:“吴先生的高足,我也早就想领教。”

    正说着,那些来考的生员正要鼓噪,却听到一队差人过来,纷纷道:“速去领号……”

    众人于是各自散去。

    徐谦坐入考棚,定下心来想一想,心里不禁有些忐忑,方才话说得太满,以至于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自己对院试是有把握,一等禀生想必拿下不成问题,可是要名列第一,却还有难度。那杨佟之看过自己的文章,所以料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虽说前些天临时抱了佛脚,可是这胜算只怕连三成都没有,若是到时被这姓杨的骑在头上,这脸皮往哪里搁?

    他心里吁了口气,却又咬了咬牙,又恢复了信心,他的骨子里总是有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质,不就是比吗?那就比好了,就算输了,大不了还有恩师陪自己丢人就是。

    想到这里,他心里好过了一些,于是排除掉心中杂念,静静地坐在凳上。

    正在这时,一个官员在诸多差役的拥簇下恰好巡过考场,身后还跟着不少学官之流,有学官是认得徐谦的,低声向这位大人说了句什么,这脸色古板,身材枯瘦的官员霎时便侧目朝徐谦看过来。

    这目光……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这人给徐谦的印象不像是学官,倒像是个深谙刑名之道的提刑官,他的目光精厉非常,仿佛能一眼洞悉自己的内心。

    稍稍打量徐谦之后,官员负着手过来,几个学官陪同,其中一个道:“徐生员,这位是本省提学桂大人,快来见礼罢。”

    徐谦只得站起,隔着书板子对桂萼行礼道:“学生徐谦,见过大人。”

    桂萼的眼眸中没有看出丝毫感**彩,眼睛在徐谦的考蓝里扫视了一下,并不去看徐谦,也没有带着太多的尊重,漫不经心地道:“你便是谢学士的门生?本官上任,早已听说过你的许多事了。”

    徐谦心里对这桂萼没有太多好感,只是规规矩矩地答道:“让大人见笑。”

    桂萼的目光又落在徐谦的身上,这一次比此前更加严厉,道:“你既然知道会被人见笑,又为何屡次三番闹出这许多事来?读书人不好好用心读书,成日招惹是非,去效仿那什么才子做派,这成何体统?什么杭州才子、江南才子,你看看有几个能齐家济世的?你此前的试卷,本官看过,太过轻浮,既是侥幸让你做了案首,不过这一次,却要仔细了。本官虽敬你恩师谢学士,就更该对你更严厉一些,这一次你若是还是那般轻浮,便是一等、二等的禀生和增生都不给你。”

    说罢,带着一众噤若寒蝉的学官扬长而去。

    徐谦却是被这桂萼的一顿痛斥真真吓住了,他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就算不能拿到第一,至少也该拿到禀生的,禀生才是真秀才,朝廷认证,国家发放钱粮供养。至于那二等的增生,则差了一些,若是连一等二等都不给,让他混个附学生员,那么他不但脸要丢大,就是将来乡试也未必能有名额,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院试虽然对考生们重要,可毕竟是小考,小考不糊名,而且成绩都由主考官员做主,人家说一是一,说二便是二,他说要给你小鞋,你能奈何?

    “姓桂的,莫非是和恩师有仇?又或者是想攀附内阁,所以才故意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徐谦此时的信心不禁动摇起来。

    可是随即他又摇摇头,继续想:“不会,凭着我的记忆,这个人应当不是内阁的人,他这一次出来做学官确实有图谋,却绝不会是攀附内阁,苦也,苦也,这个人怎么就这么让人看不透?莫非是油盐不进?”

    他一时拿捏不定主意,最后索性淡然了,他娘的,真想给我穿小鞋,那就来穿吧,你若是太狠,大不了我到时也效仿那伙子人大叫不公去。

    “铛铛……锣声响起。”便听到小吏高呼:“肃静,肃静,院试乃朝廷抡才大典,应考者……”

    随即便是举牌出题了,很快便有系着红腰带的胥吏举着牌子往徐谦的考棚前走过,那黝黑的牌子上用朱笔字写着偌大的试题“君子笃于亲”五个大字。

    “君子笃于亲?”这个题目,似乎也不难。

    徐谦有些奇怪,按理说,这桂萼一向严于律人,怎么会出这么个容易的题目?

    他开始琢磨破题,骤然间,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光亮。

    “君子笃于亲……我的天,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他的眉梢顿时扬起,竟是露出了狂喜之色,可是随即,他又沉默了,其实这个时候,只是在瞬间的功夫,他心里已经有了破题的底稿,可是手抓着笔想要下时,却不由犹豫了一下。

    若是写下去会不会惹来麻烦?

    这时候他又想起了桂萼方才的冷酷嘴脸,还有杨佟之的挑衅,徐谦恶狠狠地咬了咬牙,终于落墨下笔。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