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提学点案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手心暖暖的,传导了几分热气,像是将两颗心也连在了一起。

    徐谦这时的心神甚至有些摇曳,那心里生出来的心思似乎把他的一切的思想都动摇。看着这张雨落梨花的绝美脸颊,那娇羞又嗔怒,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亲近得不能再亲近的人,徐谦心神荡漾,一刹那的功夫,竟好像什么都忘了。

    什么功名,什么老爷,什么院试案首,只是在这一刹那,这电光火石地一瞬,似乎都抛在了脑后。

    赵梦婷感受到徐谦目光中的异样,脸颊通红,一时懵了,天性的使然让她立即醒悟了什么,连忙抽回自己的柔荑,不过在抽回的时候,她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动摇,因为在那一瞬间,他看到徐谦略带几分失落的神色。

    赵梦婷叹了口气,已经避了开去,强忍着心中的诸多情感,低声道:“你方才说累了,那就早些睡吧。”

    徐谦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时代的女人也太不知道情趣了吧,刚刚那感觉不是挺好的?

    徐谦此时十分懊恼这时代的小姐们的矜持性子,虽然方才那一刹那间的举止甚至是一个眼神到现在都令他难忘,可还是努力地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微笑道:“嗯,你也早些去睡。”

    “夜里……”赵梦婷此时又温柔了一些,勉强启齿道:“夜里有些冷,被子要捂实一些。”说完了这句话,她几乎是慌不择路地逃出去。

    徐谦也只是叹气,呆呆地坐在榻上回味了方才短暂的柔情,却不禁苦笑摇头,他心里对自己说,我怎么会生出这种可怕的念头?怎么能抛掉功名和前途?

    他用手枕在头上胡思乱想,稀里糊涂地睡过去。

    在梦里,他看到了赵梦婷,为她的那一刹那温柔而忘却一切。可是随即,他看到了老爷子那张带着几分蛮横又带着尖酸刻薄的脸,这张脸犹如一盆凉水,一下子将他浇醒。

    此时,在提学衙门里,整个学宫灯火通明,数十个学官通宵达旦,一份份的文章先是由学官进行交叉审核,其实用不了多久,那些行文低劣的试卷便被淘汰,留下的多是一些中上等的文章,也是一份份地递交到了桂萼手里。

    桂萼到任之后,首先便是对犯了学规的秀才、生员动手,随即又狠狠地整顿了学府,因此他的淫威,已是连下头的学官都有些如履薄冰,生怕稍有触怒了。

    就如这次院试,按常理来说,根本不必通宵达旦进行阅卷,毕竟时间有的是,学官清贵,又不是骡子。

    只是桂大人收了卷子之后便立即动身到了这里开始阅卷,下头又有谁敢不来?眼看到了天色黯淡,桂大人仍是一副稳如磐石的样子,大家也只能耐着性子奉陪。

    好在桂萼也还算有点人性,吩咐了下去,随即便有书吏送上了茶水和糕点来,虽然不能睡觉,却总算不至于饿着肚子。

    几十份文章很快便被梳理了出来,这些文章自然都是精品之作,坐在桂萼案牍之下,也有几个学官,他们负责与桂萼一道对这些文章进行品评。

    不得不说,今年诞生出来的佳作不少,有不少能博得学官们的一声赞赏,因此虽然不情愿,可是渐渐融入其中,大家都有了几分精神。

    就如新近呈上来的一篇文章,不只是几个学官赞不绝口,便是桂萼也不禁抚掌叫好,忍不住道:“这杨佟之,本官素闻他的大名,原以为只是哗众取宠的才子,想不到竟真有一番功夫,将来未必不是可造之才。”

    桂萼难得夸人,如今破天荒地狠狠赞叹了一把,让身边的几个学官瞅准了时机,这个道:“此人自然不是浪得虚名,其实上年他便连中了县试、府学第一,只是因为患病,所以才捱到了今年院试,下官阅过的试卷已经过半,虽然也有几个出彩之人,可是和这杨佟之比起来,未免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另一个学官点头附议:“不错,此子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功底,实在难得。”

    桂萼没有再吭声,铁着脸又看了手中的文字一遍,随即将这篇文章搁在了自己的手肘边上。

    那先前说话的考官看了,心里立即明白,虽然桂大人没有明示,不过这不经意的举动,只怕已经有将这杨佟之的文章列为第一的意思了。

    桂萼又看了几篇文章,随即变得味同嚼蜡起来,人就是这样,一旦看到了好文章,便是之后的文章虽然差了一些,在人的心目中也就降低了许多档次,桂萼面带几分不悦,突然想起什么,眼眸微微一阖,语气很是平淡地道:“有个叫徐谦的生员,他的试卷入选了吗?”

    边上的学官不敢怠慢,忙道:“下官去问问。”

    过不多时,他便提着一份试卷来,道:“已经入选了,不过积压在那边,等下一并呈送,下官先拿来给大人看看。”

    桂萼没有做声,他这喜怒无常、不动声色的举止实在让下官们难受无比,那学官硬着头皮,一面呈上卷子,一面勉强笑道:“那边几位博士说,这篇文章也是极其罕见,从破题到收结,都很是精彩,这徐谦也算是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不过……”

    桂萼并没有急着去看,只是淡淡地道:“不过什么?”

    “不过比起杨佟之的文章,似乎还是差了一些,不及杨佟之的谨慎。”

    桂萼冷笑道:“本官早就预料,此子太过放浪,或许有几分天资,只是这举业之道,单凭一份天资却是差得远了。”

    他一边说,一边拿起试卷来看,率先是破题,这个破题看上去很中规中矩,却突然像是一下子拨动了桂萼的心弦,桂萼很快便沉浸其中。

    “破题倒是规矩,看来还是有几分本事。”桂萼喃喃念道。随即他又道:“至于承题和起讲,似乎也颇为恰当,与那杨佟之的卷子有几分异曲同工,都显出了稳健。本官看了他府试的文章,想不到相隔三两月的时间,他的进步就已如此神速了,状元公非常人也。”

    一路看过去,桂萼对这徐谦总算收起了几分厌恶,举业、举业,靠的是本事,人家本事放在这里,再口吐轻视之言,这等于是自取其辱。

    可是看到了第三股时,桂萼的目光顿时锐利起来。

    这种眼神竟是骇然和惊喜交杂,他没有做声,眼皮子微微一偏,侧目在身边的学官脸上掠过,见学官们的脸色正常,便确定至少在这杭州,暂时没有人发现出试卷中的猫腻。

    他眯起眼,重新将这第三股的内容看了一遍,其实只要是有心人,都能看出这第三股的弦外音是何等直白,可是偏偏如此露骨的弦外音插在整个文章之中,却有一种顺理成章的味道,很容易让人走眼,只是因为这是误打误撞。

    只有桂萼知道,这绝不是误打误撞,若是从破题开始看,就会发现无论是破题还是承题,其实都是为了道出这第三股的言辞。

    桂萼心中惊讶,忍不住在想:“这个徐谦,莫非发现了老夫此次来杭州的目的?不对,不对,绝不可能,这等朝廷大事,他一个少年能看出来什么?是了,他的恩师是谢迁,莫非是谢迁看出了端倪?”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微微摇头,还是不对,不是他低估谢迁,实在是自己此行的目的过于机密,谢迁便是有天大的能耐,又如何能洞悉烛火?

    桂萼心里冷笑,最后忍不住想:“无论如何,本官只要达到目的就是了,至于这谢迁还是徐谦洞悉了什么,都和本官无关,我蛰伏了这么多年,原本是想来这里主持乡试时再做下这件大事,可是现在这徐谦既然送来了枕头,那么也只能提早发作了。”

    他心中按捺不住激动,甚至捏着卷子的手都不禁颤抖,最后,将徐谦的文章放下,语气平淡地道:“若是此后再没有这等精彩的文章,那么这徐谦该当名列第一!”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