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徐兄弟,你高中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桂萼一语道出,边上的学官顿时哗然,有人胆战心惊地道:“以下官愚见,杨佟之的文章与徐谦的文章不相仲伯,何故点选徐谦?”

    桂萼几乎同情又可怜地看了这学官一眼,脸色平静道:“杨佟之和徐谦的文章各有春秋。可是二人的格局却是大大不同,杨佟之未免小家子气,而徐谦的文章立意深远,更胜一筹。”

    众学官面面相觑,便不再劝了。

    桂萼又道:“榜文要立即发出去,今日就要列出榜来,明日便放榜!”

    “啊……”学官们实在难以理解这位桂大人了,按理说就算出了成绩,放榜也不急于一时,可是这位大人似乎心急火燎,与他平时的作风很是不符。

    桂萼终于是乏了,他敲了敲案牍,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明日清早,诸公请早。”说罢,桂萼长身而起,回到后衙去。

    却说在后衙里,桂萼并没有急着去睡,他坐在厅里让候着他的下人斟茶上来,一口香茶入口,他的精神不禁一振,一双深邃的眼眸变幻不定,脑海之中还在回想着方才的那一篇文章。

    正在这时,外头传出一个好听的声音,这声音道:“兄长还未睡吗?”

    桂萼回过神来,手肘靠着几案道:“进来罢。”

    黑暗之中,一个婀娜的身躯步入厅中,进来的是个女子,双十的年纪,肤色细腻如雪,柳眉俏鼻,眉宇之间竟和桂萼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冷峻的神情,便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女子进来,看了桂萼一眼,道:“只是一个院试,兄长何故郁郁不乐?”

    桂萼深深地看了女子一眼,念道:“天子必有父,诸侯必有兄,展宏孝治而展亲,固非日与国人明秩叙。”

    女子骇然,道:“兄长……”

    桂萼冷笑道:“这是院试之中一个叫徐谦的生员写出来的,你说可怕不可怕?”

    女子冷静地道:“兄长这一次出任提学,为的不就是这样的文章?”她随即微微蹙眉,道:“只是……院试毕竟是小考,及不上乡试瞩目,兄长……只怕……”

    桂萼深深地看了女子一眼,道:“若换做是别人,还可以压一压,毕竟只是一省院试,影响不会太大,乡试才有看头,可你知道,做这文章的人是什么人?”

    女子道:“请兄长示下。”

    桂萼的目光中掠过了一丝精光,激动地道:“乃是谢公门生。”

    “是那个徐谦?我早耳闻他的大名,他在这试卷之中道出这样的语句,莫非是已经察觉……”女子蹙眉,显得有些忧心重重。

    桂萼正色道:“无论他是无心还是有意,至少他这文章对于我们有用。为兄等了这么多年,一直蛰伏到现在,终于是拨云见日的时候了。”他目光沉着,继续道:“你大兄在翰林院里,随时在观察宫中和朝中的动静,前几日他已经写信来,说是宫中有重要人物到了南京,现如今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们这边,那么……索性就给内阁开开眼界,三妹,这些时日辛苦了你。”

    女子脸色平静,道:“说这些徒劳无益,倒是兄长既有取内阁而代之的心思,却也要做好内阁打压的准备才好。”

    桂萼阖上眼,下定了决心:“已经被人打压了这么多年,为兄有的是耐心,你等着瞧吧,为兄跺跺脚,天下该要震一震了。”

    女子莞尔一笑:“至于那徐谦,我倒是想知道他到底是故意投其所好还是受了谢迁的叮嘱,小妹觉得,这个人很不简单。”

    桂萼淡然道:“他简单不简单与我们无关,若是他存心写下这篇文章,便是利用了为兄,可是为兄也利用了他,天下芸芸众生,上到公侯下到庶民,只要谋划得好,人人都可以利用,不过……你既是这样说,为兄倒也想寻个机会和他坐而论道。”

    一夜过去,次日清早徐谦起来,赵梦婷却龟缩在屋里不出,徐谦饿了,自从有了赵梦婷后,一向饭来张口,如今一下子没人照应,顿时很不习惯,他只得故意在院子里大声道:“饿煞我也,饿煞我也……”

    赵梦婷的卧房还是没有动静,徐谦心里在猜测她是余怒未消还是因为过于羞涩不敢出来,于是心里叹口气,自言自语道:“君子远庖厨,莫非今日要我来做饭?罢了,反正我也不算什么君子,多学一门手艺傍身将来总有用处。”

    于是兴匆匆地去下了面,将两碗热腾腾的面摆到厅中,便去卧房叫赵梦婷,道:“出来吃面了,徐生员出品,必属精品,保证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过了片刻,赵梦婷终于不情不愿地出来,她几乎不去看徐谦一眼,不过徐谦下面,却让她有些愕然,二人默默坐在桌上各自举筷,她不发一言,徐谦也只得住嘴,一口面下肚,赵梦婷蹙眉,其实徐谦早已蹙眉了,只恨不得把口里的东西一股脑吐出来。

    “哎……”赵梦婷轻轻叹了口气,看了徐谦一眼,道:“不必再吃了,我另外去下面罢。”

    徐谦大感惭愧,随即又是雀跃不已,道:“我就吃得惯你的面,要不要帮厨?啊……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跟着打下手而已。”

    赵梦婷虽想拉着脸皮不说话,可是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道:“你看书去罢。”

    说罢,赵梦婷急急地跑去厨房下面,倒让徐谦好一阵尴尬,徐谦心里想:“她是在躲着我吗?哎……看来做了生员,却是变得更加人见人憎了。”

    正在这时,邓健兴匆匆地上门,大叫道:“提学衙门放了告示,说是晌午就会放榜,徐兄弟,我们一起去看吧。”

    徐谦一听,顿时打了个激灵,他心里在想,为什么这一次放榜放得这么快,这是什么缘故?他正想和邓健出门,可是随即一想,又冷静下来,宛如温润君子似的风淡云清,稳稳地坐着,道:“邓兄,你着相了。”

    邓健虎着脸道:“这是什么意思?”

    徐谦举止优雅地端了桌几上过夜的冷茶假装要喝的样子,犹如高风亮节的名士,道:“没有什么意思,功名而已,你以为我很看中吗?考中是福,考不中那也是命数,功名在身固然是好,可是没有……亦无关紧要,读书最重要的是参悟圣人的道理,你岂不闻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你要去自管去看,我却是不去的。”

    他似乎是怕邓健听不懂,又是引经据典,打着手拍子道:“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吾为君子学,不为小人学,功名利禄皆云烟矣。”

    邓健听得一头雾水,只得抛下了一句:“酸秀才!”飞也似地看榜去了。

    徐谦心里却是叫苦,他其实并不想装,只是眼下也是无奈之举,以前装得太厉害,起点太高,又是做才子,又是县试、府试第一,现在又闹了个和杨佟之斗法,惹来满杭州的人关注,他担心的是,要是自己兴匆匆地跑去看榜,到时真应了那桂萼的话,那岂不是脸面丧尽?

    为了以防万一,必须得端着,否则到时候脸皮会被人抽得火辣辣的痛。

    等赵梦婷下了面来,将热腾腾的面端上了桌,一面问:“方才我听到邓大哥的声音,说是放榜,公子为何不去看?”

    徐谦肃然地道:“有什么好看的?无非是一场考试而已,我一点都不在意,读书人岂可为名利而露喜怒于形?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我听都不想听。”

    赵梦婷不以为然地看了他一眼,一副早看穿他心思的表情,只是唇边多了一抹淡淡的笑,似乎之前两人之间那尴尬的气氛已经消失无存,只是多了一丝熟悉的温情。

    两人举筷吃面,过了小半时辰,外头又听到邓健的嚷嚷声:“徐兄弟,你高中了,你高中了,院试放了文榜,徐兄弟高中院试第一,为众生员之首。”

    徐谦一口面悬在半空,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呆住。

    随即,他狠狠地将筷子摔在地上,用手狠狠一拍桌子,放声狂笑:“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徐谦也有今天,哈哈……梦婷,你听到了吗?我中了!还是一等一的禀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