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冲击官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事到如今也确实是没有了选择。

    老叔公和三叔被捉,使得整个徐家都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这徐家浩浩荡荡上百人,随即便一道往县衙走去,其间再有三婶的滔滔大哭,自然招人眼球,惹来许多人的围看。

    徐谦与徐昌走在一起,徐昌面色凝重,刻意拉开了其他人的距离,对徐谦低声道:“事情若是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你便说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是我勾结王公公改换了户籍,这件事干系太大,你还年轻,切莫冲动。”

    徐谦愕然,随即看了徐昌一眼,徐昌脸色固然凝重,可是眼光交错的时候,徐谦仿佛看到徐昌的眼中闪掠过一丝毅然。

    这个平时勾心斗角,石头都恨不得榨出几斤油,坑蒙拐骗了一辈子的人,此时在徐谦的眼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伟岸。

    他叹了口气,心里也在挣扎,随即哂然一笑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爹,他们不肯放过我们的,所以我们只能赢,若是真的输了,你我父子索性做伴也好。”

    徐昌恶狠狠地瞪他一眼,痛心疾首地道:“你这逆子,你懂个什么。”他扬起手来作势要打,最后又苦笑一声,手臂无力地垂下去,道:“你现在做了秀才,我打不得了。”他抿着嘴,目光中带着几分无奈。

    一行人到了县衙,徐昌和徐申打头跪在衙外,其余的徐氏族人纷纷拜倒,门口的差役吓了一跳,连忙上前道:“你们聚众于衙门之前,所为何事?”等有人认出了徐昌,语气便软化了一些,道:“原来是徐老哥。徐老哥,衙门的规矩,你是懂的,县尊和御使大人现在都在县衙里,聚众闹事可不是好玩的。”

    耍嘴皮子的事自然是徐谦最为擅长,他在徐昌身旁,凛然正气地道:“徐家叔公不知犯了何罪,官府又凭什么捉拿?他年纪老迈,我等身为他的后辈,岂可袖手旁观?国朝以德治天下,邸报中三番两次,明令各地官府要教化百姓,学生人等听闻官府突然捉了徐家叔公,因此特地赶来,若叔公蒙受冤屈,便请诸位大人明察秋毫,还我家叔公和徐家一个公道,若徐家当真有罪,也请大人们高抬贵手,叔公年纪老迈,学生宁愿代其受过。”

    代其受过……这才是徐谦的目的,他这叔公是草民,真要审起来,动刑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徐谦说代其受过,问题是在铁证如山之前,谁能动徐谦分毫?

    这也是为什么老爷子拼了命也要支持徐谦科举的原因。

    差役愣了一下,最后苦笑道:“那我去通报一声,你们不可闹事,在外头候着。”

    这差役连忙返身进了衙里,衙堂里头,徐家叔公徐来福和徐家三叔徐盛二人正跪在堂中,浙江科道御使则是高踞堂上,至于苏县令,只能陪坐一旁了,黄师爷并没有出现,却在门外候着,见有守门差役来,问这差役何事禀告,这差役一五一十说了,黄师爷摆摆手道:“好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下去,老夫代为禀报吧。”

    黄师爷说罢,便进入堂中,高声唱喏,道:“禀大人,草民徐昌人等聚众衙外,说要面见大人。”

    苏县令在这里懒洋洋地坐着,听到这消息不由精神一振,心里说:“看来这徐家和御使是今日就要摊牌了,这样也好,早日出了分晓才好。”

    他正要开口请徐家的人进来,谁知这御使却是冷冷一笑,慢悠悠地道:“一群草民聚众在衙外可是要滋事吗?聚众闹事者与反贼乱党有什么区别?来人,不可让这些人进来,本官若要见他们,自会传见。”

    黄师爷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苏县令,苏县令无可奈何的地摇摇头,这黄师爷也只能告退出去。

    在堂的这位御使姓李,单名一个固字,此次他出马,看上去对付的是徐谦,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徐谦的恩师乃是谢迁,若是徐谦被人抓住了把柄,那么谢迁只怕也要随着名誉扫地,堂堂前任辅宰的门生,竟是偷改户籍的贱役之子,谢学士的名声只怕要狼藉了,而谢迁最大的武器正是这天下人人敬仰的名望,以徐谦的名义对付谢迁,却是上头的吩咐。

    所以这一次,李固绝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好在眼下证据已经搜集得差不多,不过眼下还差了最后一道程序,单凭一个改换户籍,罪名固然不小,可是李固仍嫌不够,他冷冷地看着堂下的两个徐家之人,心里早有主意,随即又正色道:“徐来福,本官最后问你一遍,你们徐家族谱明明没有徐闻道徐相公,为何前些时日突然添加上去?还有,南京那边已经有人承认换籍确有其事,你若是现在认罪,本官念你老迈,可以不加惩戒,你自己思量吧。”

    老叔公徐来福眯着眼,一声不吭。

    李固又是冷笑,目光落在徐家三叔徐盛的身上,道:“徐盛,你肯招认吗?”

    徐盛吓得腿脚打哆嗦,他看了老叔公一眼,最后还是狠狠摇头,道:“徐家祖上本就是徐闻道,只是后来先祖遭难,沦为贱籍,为了保全族人,才将先祖从族谱中替换下来……”

    “胡说!”李固猛拍惊堂木,勃然大怒,眼前这两个草民真是出奇的难缠,问了这么久,仍然不肯松口,他森然一笑,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以为本官抓你们来是来玩笑的吗?两个刁民信口雌黄,实在大胆,来,动刑,本官倒要看看,是本官的大刑硬还是你们的嘴硬!”

    他一声令下,差役们面面相觑,却也不得不准备动手。

    反倒是苏县令坐不住了,勉强笑道:“大人,这二人年纪俱都老迈,若是动刑,只怕身体熬不过去,再者说,此案关系重大,没有真凭实据就动刑……”

    李固侧目看了苏县令一眼,目光幽幽,本想狠狠呵斥他一句,可是似乎又忌惮苏县令背后的人,于是勉强按捺住,和颜悦色地道:“此言差矣,苏县令你是有所不知,本官在都察院中,见识的贪官刁民如过江之鲫,这些人不动刑法是不成的,唯有将他们打狠了、打痛了,他们才肯老实。”

    说罢,李固又恢复了铁面,狠狠道:“左右还不动手?”

    差役们便如狼似虎地冲上前,这老叔公脸色虽然难看,倒也没有显出畏色,一声不吭。徐盛却有些慌了,连忙大叫冤枉,差一点就要忍不住招认,可是受老叔公感染,也只能硬着嘴不说。

    而在衙外头,徐家阖族的人听到里头隐约传出动刑的声音,又有差役出来报信说要动刑,徐昌一时六神无主,那徐申也是一下子呆住,倒是徐谦这时候依然保持冷静,他心里明白,真要动刑,老叔公和三叔的性命能不能留住是两说,可是现在事情紧急,已经顾不了许多了。

    “来吧,来吧,既然你们要将我逼死,那就别怪我狗急跳墙了。”徐谦心里满是愤恨,恶狠狠地对自己说着,便振臂一呼,大声道:“狗官残暴不仁,真要动刑,叔公与三叔还有命吗?冲进去,先救人再说!”

    冲撞官府,这可是大罪,徐家阖族的人都有些惶恐,倒是那三婶顾不得许多了,当先不要命地往里头冲,有她领头,其他人也就收了犹豫之心,一齐挤上去,纷纷道:“说的是,先救了人再说。”

    看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