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箭在弦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李固开始的时候胸有成竹,可是现在却有些焦头烂额。

    本来徐谦就算再伶牙俐齿,李固也有自信能压住他,毕竟他是上官,徐谦只是个有功名的读书人,况且把柄又在他的手里,单单这气势,李固就比徐谦要高上几倍。

    谁知徐谦反其道而行,死死咬住李固和谢迁,这令李固很是恼羞成怒,原本他是想抽丝剥茧,将证据一一拿出来,令这姓徐的心服口服,毕竟徐谦身上还有功名,事情若是做得太糙,难免要被人诟病。

    可是现在,李固发现已经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那么只能动强的。

    他嘿嘿冷笑,死死地瞪着徐谦,道:“你身为朝廷禀赋生,熟知律法,却煽动你的族人聚众于此冲撞官府,这一条,又怎么说?你可知道,冲撞官府已与谋反无异,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李固这一次自然是铁了心来收拾人的,怎肯半途而废?此时他终于亮出自己獠牙,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那坐在一侧的苏县令听到,暗暗皱眉,似乎认为李固有些过火,这罪名要是坐实,那可是许多人要人头落地的事。

    徐家族人们此刻已经冷静起来,有人忐忑不安,有人义愤填膺,尤其是那徐昌,目光深沉,心里有些发虚,却又勉强做出几分不屑于顾的声色出来。

    徐谦却又是叹口气。

    这家伙自进了衙堂,总共叹息了三次,每次叹息都让人头痛不已,徐谦慢吞吞地道:“李大人果然不愧是御使出身,再龌龊的事也能说出个冠冕堂皇来……”

    话说到这里,那坐在一旁的苏县令心里不由想:“李大人固然是再龌龊的事也能说得冠冕堂皇,可是你这徐秀才也是不遑多让。”

    李固皱眉,已经没有耐心听徐谦再分辨了,好在徐谦嘴快,不等他有所反应,便立即道:“我徐家既是忠良之后,更是奉公守法的良民,我等进来这衙门并非是冲击官府,而是谨遵太祖皇帝大诰,前来捉拿你这残暴不仁的狗官!”

    大诰……

    若这是一百年前,大诰或许在大明朝还有点威慑,可是现在却是嘉靖朝,这东西早已成了传闻的东西。

    所谓大诰,乃是太祖皇帝朱元璋为了从重处理犯罪特别是官吏犯罪,就将自己亲自审理的案件加以汇总,再加上就案而发的言论,合成一种训诫天下臣民必须严格遵守的刑事特别法。说穿了,大诰是针对官员的法律,而这明文的法律之中,许多地方惊世骇俗,比如“禁游食”、“市民不许为吏卒”、“严禁官吏下乡”、“民拿害民官吏”、“寰中士夫不为君用”诸如此类。

    当然,这东西由于过于超前,又或者是完全与时代脱节,所谓的大诰,最后其实成了一纸空文,后世的朱家子孙们天天高喊要效仿祖宗,官员大臣们也开口闭口便是祖宗之法不可废,可是大诰的内容对于官吏来说简直就是反人类的条文,而偏偏这个社会的主宰者本身就是官吏,自然而然将这大诰丢进了废纸篓里。

    可是现在……徐谦居然祭出了老祖宗的大诰,他如变戏法一样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本厚厚的书册,这是大诰精装本,在大明朝,虽然大诰这东西是一纸空文,可政治这种东西便是如此,口里说的永远和手上做得不一致,祖宗之法虽然没人理会了,可是一直以来,朝廷照旧大加推广,若是谁家家里藏着一本大诰,犯罪可以免罪一等,因此这大诰绝对算得上是大明朝刊印最多的一本书籍,几乎人手一份,尤其那些地痞无赖、闲杂人等,更是不可或缺,一旦出了事,便立即带着差役回家取了大诰,死罪可以从轻,流放可以改为杖击,总之就是居家旅行,必备良书。

    现在徐谦居然翻出了大诰,在这个年头,在衙门里拿出一本大诰的人,只怕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徐谦舔了舔手指,捏着书页翻到了自己要看的地方,随即昂首道:“李固,你身为巡按御使,不整饬吏治,反而因私废公,借用职权,欺压良民百姓,更为甚者,竟是丧心病狂,挟持乡中老人,随意拷打,大诰中曾言:但有残暴害民官员,百姓苦不堪言者,可使民拿害民官吏,解送京师,明正典刑!李大人,我等乃是按大诰所言,行祖宗之法,前来捉拿你这害民狗官,至于冲击官府,简直就是笑话,都是你的反诬之词。”

    大诰在手,再加上徐谦一阵添油加醋的义正言辞,那些徐家族人们一听,顿时感觉自己身上笼罩了一层合法外衣,敢情只需要一张口,他们便从冲击官府的乱民立即就成了义民,果然是秀才一张嘴,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只要舌头还在,什么都可以。

    徐谦冷冷地看着李固,而李固此时已经有些凌乱了,其实他并不怕这些人真正拿他去朝廷治罪,这些人可以胡闹,可是朝廷不会胡闹,大家都不是傻子,今日若是有人拿着一本大诰就可以去拿着官员去治罪,朝廷若是纵容,那么这天下数以万计的官员还有饭吃吗?这清平的世道,士人们的乐土,岂不是要化为太祖时人人自危的乱世?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徐谦一番义正言辞,却是把这冲击官府的事推诿掉了,这徐谦等于是有了一个合法的名义来‘拿’自己,面对这么多气势汹汹的徐家族人,李固突然有些害怕起来,这些打着大诰名义的乱民若是真的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自己堂堂巡按御使,岂不是要折在这里?

    他正犹豫不定,却听到徐谦大喝道:“诸位叔父,诸位兄弟,还等什么?快拿了这姓李的,押赴京师!”

    徐家人顿时喧闹起来,有几个年轻大胆的捋起袖子就要动手,李固被这气势一吓,狼狈不堪,连忙大叫:“来……来人……将这些乱民统统拿下,快,统统拿下!”

    徐谦在人群中大声道:“谁敢拿,谁就是与狗官狼狈为奸,违反我大明祖宗之法!”

    县里的差役一时拿不定主意,都去看苏县令。

    苏县令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无动于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倒是李固带了不少人来,原本都在附近歇息,这时听到动静纷纷围上来,数十个差役拔出武器,这才稳住了一些局面。

    李固见状,恢复了一些勇气,此刻他真正是恼羞成怒,连最后一点脸皮也撕下来,一群狗一样的贱民,竟敢对他恫吓,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李固狠狠地抓起手中的惊堂木,用尽了自己的气力,暴喝一声:“这是一群暴民,一群乱党,这些人……歪曲祖法,冲击官府,聚众闹事,来……来人,统统都拿下,还有那徐谦,定要枷号起来,快动手,若是有人阻挡,打杀几个,有什么事,本官顶着!”

    李固是彻底地撕下了遮羞布,原本他也想玩得漂亮一些,可是既然演变成了一场闹剧,那么也只有动强,他说这些话也不是没有底气,毕竟在他上头——有人!

    差役们闻言打起精神,纷纷拔出刀来要动手。

    而徐家族人们一起看向徐谦,徐谦心知这个时候,李大人已经疯了,一时也不知如何处置才好,正在茫然之际,这外头突然传出一声阴柔的声音:“住手,都给咱家住手!”(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