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做贼吃肉还要挨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县衙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苏县令眼看要失控,连忙喝止,这徐家族人如今是铁了心,一行人架了这李固扬长而去。

    苏县令目瞪口呆,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今日这事虽然不说开国一百五十年未有,可至少在这国朝百年之内闻所未闻,对堂堂御使说打就打,说拿就拿,依仗的居然是太祖皇帝的大诰。

    他细细回想了一下,总是觉得徐家这么做大大的不妥,便是用骇人听闻四字来形容这种行为也不为过,只怕这事传出去,保准要震动天下。

    可是再稍一琢磨,苏县令又感觉没什么不妥,因为按照大明的律法,理论上来说这件事是可行的,谁也挑不出一根刺来。毕竟大诰这东西虽然再没拿人来说事,可毕竟是有法律效应,甚至可以说,大诰就是祖法,而眼下这大明律只算是成律,在大明朝,大明律固然是最实用的律法,可是从理论意义来说,大诰的重要性却稳稳压在大明律之上。

    因为官员断案,虽然依据是来自于明律,可是法外不外乎人情,怎么操作,还在于官员本身,你只要找到一个正当的借口,比如念你老迈,念你是读书人,念你如何如何,总能钻出空子来,德大于法嘛。

    可是大诰不一样,大诰是祖法,所谓祖宗之法不可废,若是无人认真去计较倒也罢了,可若真有人一根筋拿着这东西来计较,莫说是浙江,便是放眼整个天下,谁敢拿这个来说事?有德有会有礼,而礼的根本就是孝,孝的目标是祖宗,祖宗最大,便是当今天子,他难道敢说一句祖宗之法已不合时宜?

    况且李固的罪名已是确凿了,先是构陷良民,随即是无故捉拿乡老,以至激起民愤,从理论角度,徐家还真是占理。

    当然,这件事到底是谁对谁错,既不是苏县令说了算,也不是李固和徐家说了算,祖法这东西也可以有其他的解释,解释权毕竟不是徐家,所以苏县令想了想,便觉得这件事只怕还只是个开头,到底谁该打板子,是谢迁、黄锦还有李固背后之人决定。徐家毕竟只是出头鸟,这胜负,只怕还要过些时日才能揭晓。

    想明白了关节,苏县令还是呼哧呼哧的冒出几分凉气,这些姓徐的,还真没有一个省油的灯,那徐家叔公当着御使的面能死顶着绝不松口,徐昌见到机会便高呼动手拿人,而徐谦这家伙更妖孽,小小年纪专门做理论指导,一张嘴把大义的名分都占了。

    “哎……”苏县令叹气摇头,这一出好戏让他受益颇多,却也让他心惊胆跳,此时黄师爷已经步入堂中来,黄师爷的脸色很不好看,想必也是受惊了,他连忙道:“大人……毕竟是县衙里出的事,这李大人……”

    苏县令却是摆摆手,道:“不必,这是神仙打架,和我们无关。要拦,本县也拦不住,本县这里倒是有两件事交给你去办,其一,立即派人通知巡抚、布政、提刑衙门,不必添油加醋,只要把事情说清楚就是了。再有……”苏县令沉默片刻,又觉得不妥,道:“还是本县亲自手书一封书信罢,待会儿你去招呼驿站的人来取,要送急递立即送入京师,耽误不得。”

    黄师爷表情凝重,忙道:“大人放心,学生这便去。”

    却说徐家押着这李固招摇过市,消息便立即传了出来,黄锦已是坐着轿子到了王公公府上,王公公连忙殷情接了,请他到花厅里吃茶,自己则伺候到一旁,随时听候传唤。

    过不多时,便有番役匆匆而来,小心翼翼地凑近黄锦,附着耳朵低语几句。

    黄锦哂然一笑,不由道:“这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这徐家的人,还真是蹬鼻子上脸。”

    王公公听到蹬鼻子上脸的评价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其实这徐家父子是他保举介绍的,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他也得跟着倒霉,他小心翼翼地看了黄锦的脸色,哭丧着脸道:“公公……这姓徐的王八羔子是无礼了些,若是有得罪公公的地方。”

    黄锦不由失笑,抚掌道:“你呀,不会巧言令色就别学人家揣摩咱家的心思,这姓徐的很有几分意思,咱家就喜欢蹬鼻子上脸的人,本来嘛,若是徐家见好就收,倒是没什么意思了。可是现在居然还要再闹,这一闹,只怕是要闹到京师去了,这世上的事……”

    黄锦眯着眼,舒服地靠在椅上,茶盏托在手里,惬意地道:“这世上的事总是有好有坏,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换句话来说,若是有人不高兴,就总有人高兴,他们要闹,那就闹罢,是该有人来动一动了,对徐家,这叫做以儆效尤,让那些招惹他们的人知晓,徐家并不是好惹的,这是示之以威。可是对……”

    黄锦沉默了一下,改换了个用词,旋即道:“可是对某人,恰好可以趁着这个热闹,看一看有些人到底是什么立场,罢罢罢……咱家和你说这么多做什么?做好准备,咱家明日要去拜访谢太保,后日呢,咱家就要回京,你要知会一声徐昌,让他到时随咱家一道去,至于那李固也一并押了去吧,这种事只能算他倒霉,想吃肉,就得有挨打的准备。”

    他眯起眼来,便不再吭声了。

    王公公云里雾里,却只是尴尬地笑了笑,连声说是。

    县衙里发生的事实在过于骇人,几乎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可是最古怪的是,明明这么大的事发生在杭州,整个杭州已经津津乐道地拿这件事做谈资,可是偏偏这官面上的人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巡抚大人照旧前去督促河政,布政使大人依旧上他的堂,提刑衙门最近也没听到有什么动静,唯一有动静的是学政衙门,旨意已经下来,提学桂萼德行有亏,又查出几处失政之处,因此贬低湖北,放为县令。

    堂堂提学,这是何等清贵的官?便是在南京做兵部主事,看上去灰头土脸,可是这灰头土脸也只是相对于京师的兵部来说,可是现在却是贬为县令,这已经是极为严厉的处置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朝廷还没有一撸到底,这官身总算还是保住了。

    接任桂萼的新任提学也是南京来的官,赴任的速度极快,与桂萼交割了衙内的事务,桂萼这边也早已打好了包袱,拿着一份湖北某县县令的委任,独孤地离开了杭州。

    两辆马车停靠在了城外的驿站处,桂萼穿着一身布衣,显得荣辱不惊,那神情中的淡然,仿佛已经超脱了世间的功名,利禄在他眼前都已成了过眼云烟。

    马车正在补给,将干粮和一些饮水从驿站里装载入车。

    桂萼眺望着延伸到极西方向的官道,默然无言。

    站在她身边的是个女子,自是他的胞妹,她头上戴着轻纱,秀丽的面孔隐没在轻纱之后,风儿吹乱了她的秀发,不过她却没有去捋正,只是平淡如水地看着自己的胞兄,一言不发。

    良久,桂萼笑了,这一次笑得很轻松,同样是以这种轻松的口吻道:“为兄本来做好了去番禺、去云贵的打算,多亏了这天恩雨露啊,稚儿,湖北你就不必随我去了,你先在杭州把事情都办得妥当之后,立即去和大兄会合……”他目光闪烁,自信满满地道:“多则两年,少则半年,为兄就会和你们在京师见面,到了那时,再把酒言欢罢。”

    女子轻轻地吁了口气,忍不住道:“为了达到目的,兄长难道就真的一点……”

    桂萼的脸色冷了下来,凛然道:“我寒窗苦读二十年,所思所想所学所用的都是经世之道,与其碌碌无为,为兄宁愿放手一搏,也好过庸庸碌碌,受小人和庸人摆布的好。”

    正说着,一匹快马从杭州方向飞奔而来……

    看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