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保护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徐谦,你疯了吗?”吴智吓了一跳,连忙喝止徐谦。

    其他的人,也都闪露出疑惑的眼神。

    徐谦冷笑道:“到现在大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吗?荒郊野岭,事先又有几个人知道我们会聚在这里?这些倭人深入腹地根本就不是劫掠,而是想杀人,要杀的,是某些人希望去死的人。”

    桂稚儿问:“你为何知道是吴公子买了倭寇来杀人?”

    徐谦手中小剑紧紧的贴住这吴智的肌肤,道:“要买凶,就必须要有动机,最重要的是,他想杀的是谁?而这里头,有仇怨的只有赵公子和他吴智。”

    吴智忍不住大叫:“那又为何不是他赵尚?”

    徐谦笑了,道:“因为赵公子胆子比较小,不小心把裤子尿湿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赵尚竟真的尿湿了裤子,一股腥黄的液体顺着他的裤裆下来,想必是方才听到有倭寇来,在这里土生土长,自然知晓倭寇的残酷,这样的公子哥让他斗富嫖娼或许在行,只是这胆子,早就被这养尊处优的生活消磨的干干净净。

    一个人小便失禁,定是受了极大的恐惧,这也可以证明,赵尚不是买凶之人,嫌疑最大的,自然就成了吴智了。

    吴智抵死不承认,其余几个公子,有和吴智相熟之人,面露不忍之色,有人道:“这也只是嫌疑而已,徐公子何必如此。”

    徐谦正要开口,却听桂稚儿语气冷淡的道:“徐公子做的对,非常时期做非常事,已经由不得寻证据了。事到如今,只能得罪吴公子。”她的目光从轻纱之中透出来,冷冷看吴智,道:“你说,这些人是不是你请来的,你这人一向心胸狭隘,赵尚又抢了你相好的女子。令你颜面大失,所以你假意要握手言和,把我们约来这里,便是打算请这倭人来杀人,到时再对外宣称只是遇到了盗匪是不是?”

    吴智鳖红了脸。一声不吭。

    徐谦很不客气。一手提着剑,另一只手狠狠打他一个耳光,咬牙道:“时间不多,你要明白。这些倭寇至多一炷香时间便会杀上来,在倭寇杀上来之前,我定教你陪葬,你自己想清楚,别以为我只是书生。就不敢杀人。”

    徐谦的骨子里头,有着一种老爷子传递给他的一种拼命的性子,别看上一刻温文尔雅,可是这一刻翻起脸来,却比任何人都可怕。以至于只是短短片刻的功夫,这些已经被吓破了胆的公子哥和仆役都对他生出了依赖之心。

    而桂稚儿此时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年纪比她小上五六岁的少年了,这个少年,骨子里就有一种孤注一掷的狠劲,平时看不出。一旦遇到了紧要的关头,竟有一种与他年龄不相符的狠劲。

    吴智期期艾艾,涨红着脸道:“我冤枉……”

    徐谦冷笑,手中的小剑毫不客气,扬起来在半空划了个半弧。这削铁如泥的小剑竟在吴智的耳朵上划过去,顿时,吴智的左耳血冒如注,鲜血喷薄而出。

    这个举动。实在吓坏了所有人,吴智更是大惊失色。忍不住惨叫:“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他一脚被徐谦踢翻,徐谦的靴子狠狠踩在了他的胸口上,随即御剑又抵住了他的咽喉,徐谦语气冰冷的继续问:“你和这些倭寇,到底什么关系,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方才显露出来的财富绝不是寻常人能积累的出,若我猜的不错,你们吴家定是在海上讨生计,结识一些流浪倭人为你们吴家效力也算不得什么,你直说了罢,若是不肯说,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方才的痛下狠手,已经彻底摧毁了吴智的心理防线,这个人不过是愚不可及的公子哥,平时一向被人奉承惯了,心胸狭隘,赵尚得罪了他,便一直惦记在心,因为家大业大,总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所以才做出这等蠢事,他连忙大叫:“别杀我,别杀我……这些倭寇……确实是我请来的,他们是我家暗中蓄养的私奴……”

    他话音刚落,几个公子顿时怒不可遏的站出来大声怒骂,徐谦却显得极为冷静,道:“你请来的总共有多少人?”

    “八……八个……”吴智小心翼翼的道。

    八个……

    人数虽少,却也棘手的很,虽然山上有三四十人,可是真正有用的却是不多,徐谦不禁有些头痛,不过倭寇肆虐福建、江浙一带,朝廷屡次下旨意平乱,结果效果都不明显,一年前,整整一千多官军,竟被一百余倭寇设计埋伏,竟是大败而归,倭寇毫发未伤,说句实在话,这一次若是能拿下这些倭寇,绝对算是大功一件。

    徐谦想到这里,不禁苦笑,现在命都保不住了,竟还想着大功,看来自己的性子实在是有点与常人迥异。

    他又道:“你是如何联络他们,事先又是怎么安排?”

    吴智此时痛的哇哇乱叫,徐谦的御剑在他眼前晃了晃,他只得忍痛道:“我只是让管家去寻他们,事先说好,让他们深入这里,随即一股脑的杀上山来,我……我……饶命啊……”

    徐谦眯起眼来,忍不住道:“你是说……他们是一股脑的杀来?”他又向桂稚儿道:“乘船到最近的滩口,再到这里,需要多少时间?”

    桂稚儿镇定自若的道:“至少要半天的时间才能上岸,上岸之后,只怕还要赶几个时辰的路。”

    “一天时间,这些倭人,倒是很有耐力!”徐谦心里忍不住有些佩服,这群穷凶极恶的强盗,至少还有一个优点,长途奔袭,坐船的时候倒还好,可是长途奔袭,又因为时间紧迫不敢休息,沿途为了防止被人发现更不能住宿和歇脚吃口热饭,以徐谦的估计,他们八个人乘船过江,为了不被沿途的水路巡检发现,必定是轻装从简。也即是说,他们带不了多少干粮,此时的倭寇,想必又饿又累了。

    徐谦顿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这里有没有毒药?快。快去问问。”

    其中一个公子忍不住苦笑:“谁会将毒药带在身上。我去寺里问问,多半是没有的。”

    他飞快去找了个吓得脸色惨绿的沙弥来问,那沙弥道:“这是清静之地,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是了,倒是有一些巴豆,专门储备起来用来治病的。”

    徐谦听了,连忙叫道:“快,大家一起退进去。方才的斋菜还在不在,重新摆起来。”

    …………………………………………………………………………………………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八个穷凶极恶的倭寇杀上山来,他们手提倭刀,穿着的却是汉人的便服,眼前的寺庙山门已是禁闭,里头也没有点灯,伸手不见五指。

    这种惯匪,自然早已做惯了这种勾当。立即有人取出火折,寻来了在山下马车里的一盏灯笼,随即尝试要破门而入,无奈一时情急,只得几个人搭了人梯进去。

    这一路抹黑。沿途所过之处,但凡有蜡烛、或是灯笼的地方,他们一一点了,寺庙霎时有了光亮。

    连续搜了几个香房。却都寻不到目标,一直到了后院。却发现这里有处后堂,点上烛火之后,才发现这里竟是满桌子的残羹冷炙,那倭寇首领眼眸如刀,在这厅中逡巡片刻,随即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与厅子相连的一处耳房里。

    耳房里,隐隐传出呼吸声,那倭寇首领抽出刀来,叽里呱啦朝这些同伴大吼一声,随即便有两三个倭寇挺刀哇哇的冲那扇门猛地冲去。

    砰……

    房里顿时传出了尖叫和嘈杂的哭声,这些倭寇已经确定,他们要寻的人就在其中,那首领顿时哈哈大笑,面目狰狞,亲自开始撞门。

    小小的一个耳房里,容纳了二十多人,好在他们不必面对倭寇,又是性命攸关,因此人人拼命,纷纷用身体抵住门,虽然门栓子已经被巨力弯折,可是这门连续被倭寇们冲撞,却总算暂时能保全住自己的性命。

    倭寇们一时无计可施,他们一路长途奔袭,又是追杀下头的仆役和上山,体力有些透支,那首领与几个倭人叽里呱啦的商议了几句。而这些声音传递进了屋子里,与徐谦在一起的桂稚儿对徐谦道:“有人劝这首领放火将我们烧死,可是那首领似乎顾忌里头的吴智,所以并没有轻易答应。”

    徐谦此时心跳的厉害,方才事情紧急,他倒还能镇定,反而现在缩在这里,竟有些恐惧了,听了桂稚儿的话,徐谦忍不住看她:“你懂倭语?”

    桂稚儿嫣然一笑,抿嘴不语。

    正在这时,外头的倭寇又砰砰的撞起门来,屋子一些不争气的沙弥、公子顿时又是尖叫大哭,徐谦忍不住大叫:“哭什么,快将门死死抵住,抵不住,便是再哭也是无用。”他的话竟有巨大的威慑,哭声果然小了许多,徐谦瞥眼看了黑暗中的桂稚儿,低声问:“你怕吗?”

    桂稚儿声音微微带了些颤抖,道:“你说呢。”

    徐谦突然哈哈一笑,道:“你不必怕。”

    “为何?”

    徐谦拍了拍胸,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御剑,道:“因为我会保护你,就算是死,你也死在我的后面,是了……”他拔下桂稚儿头上的银钗,交到桂稚儿手里,低声道:“万不得已时,你自己了断罢,记着,朝自己的心口扎,这样就不痛了。”

    桂稚儿急促的呼吸了几下,尤其是徐谦伸手将银钗交给她手心时带来的温热感觉,她心中不禁有些摇曳,差点忘了恐惧,道:“我相信,不会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因为,这世上有个手持三尺青峰,肯保护我的男儿。”

    徐谦顿时豪气顿生,哈哈大笑:“这便是了,我徐谦还要科举提名,要入朝为官,要建不世功业,几个倭贼,岂可取我性命,你等着罢,我去斩了贼首去报功。”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