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皇帝的试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办报。”王公公顿时呆了一下,不由道:“朝廷已有邸报,也不见提振军民士气,徐谦,你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这些话可都是要传入宫中的,切不可想当然。”

    世上有一种人,哪里有好处,他便会如飞蛾一般奋不顾身地冲上去,这种人,一般有个称谓叫做小人。

    可是很不幸,徐谦恰恰就是这么一种人,不过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小人,他只是合理合法地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已,两世为人的经验使他只相信一个法则——人无外财不富,马无野草不肥。

    他这几日翻来覆去,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没有被利用价值的原因,最重要的还是这个势字,男儿无势,自然就变得无足轻重。固然徐谦可以借势,可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只有自己有了势,腰杆子才能挺直一些。

    现在有人撞到了枪口上,那不坑你还坑谁去?

    徐谦深吸一口气,开始忽悠起来:“邸报虽好,可毕竟看的多是官员,而报纸若是能添加一些稗官野史之类又或者猎奇的故事,能更增趣味,便能吸引军民传阅,所谓润物细无声,官面上的文章过于古板,许多人也只是雾里看花,可报纸不同,报纸行文可以嬉笑怒骂,和邸报大大不同。”

    王公公皱眉,随即道:“你的意思是,你来办这报?”

    徐谦心里想,办法是我提出来的,多半可能会落到自己的头上,我不来办谁来办?不过他却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谁来办,自然有宫里的人操心,学生只不过是为了国家着想,凭着一腔热血才作此建言。”

    王公公上下打量他,一双眼眸似乎一下子看穿了徐谦的内心,道:“如此看来,你是真的想办报了。”

    徐谦被王公公一句话差点没噎死,怎么自己就这么容易被人看穿?他只得悻悻然地道:“学生忧国忧民之心,可昭日月。”

    王公公摆摆手,冷笑道:“话是这么说,不过你我是自家人,咱家也就说句不该说的话,当今皇上性子并不太宽厚,你提出办报固然是好,陛下对你似乎已经有了印象,若是这报办得不好,你当如何?”

    徐谦拍着胸脯保证:“这个好说,定不会让宫中失望就是。”

    王公公摇摇头,板起脸来:“罢,咱家该问的也都问了,这就回去上奏复命,你等着消息吧。”他站起来抬腿要走,又不忘嘱咐他:“若真的有圣命下来,你要及早做好准备,实话告诉你,你莫以为真有什么便宜可占,宫里的便宜却不是这么好挣的。”

    徐谦觉得自己已经虚伪不下去了,只得道:“有劳王公公了。”

    送了王公公出去,徐谦倒是来了兴致,他固然知道接下来的事困难重重,可是这办报对他的好处也极大,毕竟他只是个秀才生员,就算中了乡试,那也不过是个举人,要做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是自己出身微薄,若是手里没有一点份量,只怕也很难混得开。既然如此,那么可以借着这个报纸让自己的份量增加。

    不过宫里肯不肯点这个头,他却没有太大的把握,只是眼下未雨绸缪才好,他把赵梦婷叫来,对赵梦婷道:“梦婷,你出身商贾之家,跟着你爹耳濡目染,对管账之类的事可有经验吗?”

    赵梦婷先是诧异,随即道:“有是有一些,爹爹只有我这么个独女,有些事不方便外人去做,自然是我为他分忧。”

    徐谦便眉飞色舞地道:“这就好极了,是了,我明日还得去拜访我那徐申叔父一趟,他是做生意的,外事可以交给他,内事则是交给你,我则在幕后操纵。”

    赵梦婷忍不住问:“什么外事内事?”

    徐谦自觉失言,倒不是他想隐瞒什么,只是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事情说早了,到时候事情又没办成,面子上容易搁不下,于是笑吟吟地道:“我先卖个关子,到时你就知道。”

    却说那王公公将徐谦的回话润色一二之后,立即命人加急送入京师,到了三日之后的傍晚,才递入了宫里。

    因为这并不是正式的奏书,所以也不是通政司传递,这份奏对便落在了黄锦的手里。

    黄锦本来刚刚下值从天子那边回来,现在有人送来奏对,他便不禁拆开看了片刻,这一看之下,脸色有点阴晴不定起来,他那犹如弥勒佛总是带笑的脸上,笑容微微消退,随即眯起眼来,心里不由地想:“这个徐谦,是在玩什么花样?”

    心里带着狐疑,不过皇上一直在等消息,于是他不敢怠慢,连忙向寝殿去,禀报之后,天子便披着一件圆领的道服出来,脚踏着草鞋,仙风道骨,只是那隆起的颧骨令他平添了几分刻薄的面相。

    天子伸手接过奏对,一目十行地稍稍看了一眼,随即语气平淡地道:“这个徐谦,是什么意思?朕看他倒是想火中取栗。”

    黄锦心里打了个突突,心里说天子虽然年少,却是目光如炬,一眼就能看出徐谦那小子的心机,只是自己该如何答呢?最重要的是,天子会不会动怒?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天子一眼,却见天子脸色平淡,既无喜,也无忧,更是令人捉摸不透。通常这个时候,天子必定是在推敲事情,黄锦心中打好的腹稿便不肯再说出来了,老老实实地憋在肚子里。

    天子突然冷笑,道:“火中取栗也好,这徐谦是多少岁?”

    黄锦道:“虚报的是七岁,实际已经十之有三了。”

    天子不禁摇头道:“欺上瞒下的事还真是古今朝野俱都有之。”他没有责怪的意思,而是继续道:“比朕的年龄还小,一个小小年纪的人能得到谢太保垂青,能闻名杭州,还敢仗剑杀人,这个徐谦是越来越不简单了。”

    “不过……他口里说得动听,可是以朕的见识,此人定是想揽下办报的事,他想办报做什么?”

    黄锦心里又是哆嗦,他怕皇帝想歪了,须知引导舆论可不是好玩的事,往深里想,这徐谦会不会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指使他的人是谢迁,也有可能是他黄锦,黄锦怕的就是这个,当今天子圣明,可是圣明是圣明,心机却太深了,简单的事到了他的心里说不定就成了复杂的阴谋,因此黄锦虽然是看着皇帝长大,却从来是如履薄冰,不敢说错一句话。

    黄锦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靴子一动不敢动,只是感觉自己心跳扑通扑通地跳动,他大气不敢出,只等着接下来的雷霆震怒亦或雨露恩泽。

    天子站着,显得很是随意,可是他没有说话,似乎还在推敲什么,良久之后,他值得玩味地一笑,道:“朕就喜欢有本事的人,他有本事揽上这份差事,那也很好,依朕看,这个徐谦不过是想趁机捞取功劳而已,平倭是朕将来要实施的大策,他能把报纸办好,当真能提振军民士气,将来也算大功一件。”

    听了这句话,黄锦长舒一口气,连忙道:“陛下圣明。”

    天子的目光落在黄锦的身上,那狭长的眼眸依然带着几分值得玩味的笑意,旋即又道:“这件事不必惊动内阁,直接派人私下去告诉他,朕准了他办报,不过既然恩准,也必须得让朕看看他的本事,一个月……”天子伸出手来,道:“一个月之内,这什么报纸,必须要生出影响,且不说风靡江南,至少也需震动杭州,若是连这个都做不到……”天子的嘴角微微上扬,不过目光却更加值得玩味,他慢悠悠地道:“若是不能令朕大开眼界,那么这徐谦,也不过是徒有虚名之辈。朕说过,朕只用有用之人。”

    黄锦听了心里咋舌不已,一个月就要一份报纸影响杭州,虽说他从未做过生意,也不知道这报纸如何运作,可是以他的阅历,却是知道这件事只怕不太容易,凡事毕竟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可是金口一开,已经覆水难收了,在这一个月之内,若是徐谦能办成,那么陛下定会另眼相看,至少再提起这个人,不会只会想到此人是谢太保的门生,从此将会给天子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将来若是他有机会高中,届时必定是前程似锦。

    可要是办不成,那么从此以后,这宫里只怕再不会出现徐谦这个人了,就如这个人已经在世间抹去了一样。

    黄锦愣愣地站着,想着心事,天子却是微微一笑,仿佛来了兴致,看了黄锦一眼,道:“能不能做成是他的造化,朕倒是希望他能让朕大开眼界,这世上庸才太多,就算出那么几个出类拔萃的人物,却往往恪守中庸,做事不敢用尽全力,朕不喜欢这样的人,人……还是要有些锐气的好,黄伴伴,朕说的对吗?”

    他说话的时候,眼眸犹如烛火一样洞悉着黄锦的内心,黄锦又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心里想,陛下这番话是不是意有所指,是说我平时不够尽心用命,行为太过谨慎?

    黄锦连忙跪倒,吓得浑身瑟瑟作抖,道:“奴婢万死!”

    天子抿嘴笑了,目光转到了别处,背着手,踱步而去。(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