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墙倒众人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孔副使显得很不安,他知道,来的这些人有不少都是商家的铁杆,关系比自己更铁,难保没有人为商家出头,而自己已经把商正打成了那个样子,屈打成招之下,眼看就要把这案子办成铁案。谁知这个时候却是出了变故。

    他看了徐谦一眼,徐谦倒是平静,对张千户和他道:“既然来了这么多大人,我们是不是该出去迎接一下?”

    三人一道去了中门,果然看到许多大人来了,各衙的差役、官军熙熙攘攘,先是布政使,接着是总兵官,再之后文武要员都有,赫然是杭州官场的大人物不约而同地出现在这里。

    布政使汪名传与总兵官并肩而行,徐谦和孔副使连忙去见礼,汪名传复杂地看了徐谦一眼,随即微笑,热络地道:“免礼,免礼,这里的事,本官已经知道了,怎么,证据确凿吗?”

    孔副使连忙汇报:“人证物证俱在,那商正已经招认了,商家为非作歹,十恶不赦。”

    汪名传立即怒道:“哼,真是岂有此理,商家好歹是名门之后,文毅公在时也是两袖清风,醇厚贤良,想不到子孙竟是如此不肖。本官身为一省布政,竟也差点被他们蒙骗。怎么,你们提刑司为何还不去拿人?”

    孔副使松了口气,道:“淳安距离这里路途遥远,况且提刑司只怕人手不足,他们是勾结倭寇的穷寇,下官怕打草惊蛇。”

    汪名传冷冷一笑,随即目光落在浙江总兵官的身上。

    这位浙江最高武官身材魁梧,义愤填膺地道:“境内出了这等恶贼,本官竟是不知,单靠提刑司的差役只怕是拿不住他们。我这便调一营人马随你们提刑司去拿人。”

    这时其余大员也纷纷到了,一个个对这商家都是愤慨无比,只恨不得吃商家的肉喝商家的血,竟是无一人帮这商家说一句好话。

    徐谦心里明白,这些人——就是商家的人脉,人脉这东西用得好,自然畅通无阻,至少在平安无事的时候,这些人脉足够商家在浙江称王称霸。无人敢惹。

    一旦出了事,人脉也就成了要命的绞索,毕竟商家平日和他们走得太近了,就如这位汪名传汪大人,听到商家出事。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设法保全,毕竟平时没少接受商家的好处,这点情面还是要给的。

    可是当汪大人得知商家竟是勾结倭寇的大罪,而且据说还出动了锦衣卫出现了天子御剑,汪大人甚至连犹豫都没有,立即便带着人赶来,他跑到这里。自然不是去保护张家,而是来杀人灭口。

    与汪大人差不多,来的这些要员,一是担心被人攀咬。其二便是和商家划清界限。

    孔副使看了汪名传一眼,道:“那么……下官这就去淳安拿人?”

    汪名传深深地看了孔副使一眼,脸色平淡地道:“去吧,记着。这些都是穷寇,若是敢负隅顽抗。也不必顾忌他们的家世,该杀就杀,不杀几个,如何震慑宵小?勾结了倭寇,这就是谋逆,对反贼不要客气。”

    孔副使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一副下官明白的意思,随即匆匆走了。

    浙江总兵官亦是差遣了一个副将,吩咐了几句,这副将点点头,随同孔副使一道离开。

    接下来的事想必就轻松得多,徐谦心里不由生出了寒意,眼前的这些人真是比周扒皮要狠,比黄世仁要坏。自己和商家有仇,不整倒商家,商家今日打了他的叔父、砸了他的报馆,可是只要自己不向他们就范,接下来可能就会有火烧自己房子的一天,所以双方不共戴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徐谦要整死商家,是自保的手段。

    可是这些大人,却是一个个比自己更加积极,平时一起喝花酒的朋友瞬间就反目成仇,平时经常走动的所谓世交,翻脸之间就恨不得落井下石。甚至……徐谦还听说来的这些人之中有一个水师的武官和商家算是儿女亲家,可是这位将军到了这里,听到汪大人要重惩商家,竟也不由松了口气。只怕他和商家之间联系更深,巴不得杀人灭口,回去之后,多半就是断绝姻亲,让自己的儿子立即休掉商家的女儿了。

    徐谦心里叹了口气,虽有感触,却没有太多的同情,这便是游戏规则,这个游戏之中,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墙倒众人推,有人落井,就有无数人砸石。

    商家这是自己找死!

    汪名传吩咐已定之后,周遭的官员纷纷道:“姓商的平时恭谦有礼,想不到竟是逆贼,实在想不到。幸好徐公子洞察秋毫,否则吾等差点被他们蒙蔽了。”

    汪名传却突然长叹,老眼中泪花闪烁,哽咽道:“商家子弟不肖,做出这等事,老夫念及文毅公,不由潇然泪下,文毅公当年文采斐然,才高八斗,状元及第,登科之后,上为国家,下念黎民生计,此乃我浙江士林典范……只是可惜……可叹……”

    他突然大讲文毅公的好处,先是让一众官员傻眼,可是随即有人明白了。汪大人高明哪,皇上刚刚登基的时候,就曾说过浙江有二杰,其一是文毅公,其二是谢太保。便是内阁几位阁老也多对文毅公屡屡出言,说他出淤泥而不染,是为典范。

    现在突然商家闹出这么大的事,处置当然是要处置,可是未免有点打宫里和内阁的脸面,所以这件事必须一分为二的看,文毅公自然是好的,绝不能因为子孙不肖就否认文毅公,否则不但要让宫里反感,便是内阁也会有人看你不顺眼。

    醒悟过来的人不敢怠慢,纷纷应和道:“是极,是极,真是可惜。”

    汪名传又道:“明日本官也要去淳安一趟,前去拜祭文毅公之墓,至于他的不肖子孙……”汪名传又是叹气,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本官虽然惋惜,却容他们不得。”

    事情已经定了调子,也无人提出异议。

    众人众星捧月一样拥簇汪名传进入别院的厅堂,徐谦这时候反而成了配角,心里不由腹诽:“他娘的,坏人你们做了,好人你们也做了,弄来弄去,搞得我好像成了打酱油的一样。”

    汪名传在首位上坐定,终于想起了徐谦,他的目光落在徐谦的身上,对于徐谦这个家伙,汪名传很不喜欢,甚至是很讨厌。可是这时候,他却面露笑容,诚挚地道:“徐生员,若非是你,只怕这商家还在逍遥法外,你奉宫中旨意来查商家的吗?”

    这是在试探徐谦,看看徐谦和宫里的关系深到什么地步,又想探听宫里对这商家到底是什么心思。

    徐谦回答道:“宫里只赐了御剑而已。”

    这是老实话,这把御剑是宫里赐的,至于是宫里的谁赐的,徐谦也是语焉不详。

    一句话让这些人的面色都古怪起来。

    汪名传皱眉,他隐隐感觉到,事情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他们原本以为,徐谦既然拿了御赐的御剑跑来查商家通倭,那么想必是宫中授意,联想到前些时日徐谦诛杀了六个倭寇,受了宫中褒奖的事,难保不是宫里让徐谦密查倭寇余党,最后这徐谦才把商家牵扯进来。

    也正因为如此,在座的衮衮诸公以为宫里势必下定决心,商家要大难临头,所以一点都不介意在这商家的屁股上狠狠补上一脚。

    可是现在徐谦却说宫里只是授予了御剑给他,也没具体让他来管倭寇,更没有提过其他的事,至于怀疑商家与倭寇勾结,只是他自行脑补,自己没事找事做。

    这显然是……

    被坑了……

    汪名传老脸抽搐,早知如此,他定会全力保住商家的,莫说是他,便是那提刑副使也绝不可能让徐谦进去搜查,一定会找出无数个借口,阻拦徐谦。

    可现在就在于……

    明明是他们被坑,被这徐谦摆了一道,却又不能发火,不但不能发火,汪名传还露出笑容,很欣赏地朝徐谦点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也难怪宫中授你御剑,好,很好,你这一次立下了大功,浙江倭患已经愈演愈烈,本官也早就怀疑有人暗中通倭,与倭人勾结,若不是你,商家又怎么能败露?到时本官定要上书,列徐公子为首功。”

    徐谦连忙道:“大人客气,学生不过是举手之劳,哪里及得上诸位大人运筹帷幄,谋划全局?”

    汪名传不由哈哈一笑,道:“你太客气,你乡试就要在即了是吗?你的才学很好,想来此次乡试,徐公子是必定要高中的了,本官经常对别人说,这一次的乡试案首,只怕又是你了。今年乡试,本官也会去主考,你好好答题,到时朝廷既有恩旨,恩科又能高中,我杭州又免不了多这一桩美谈。”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