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帝心难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谁曾想到,堂堂内阁首辅竟也有铸下大错的时候,也有后悔不迭的一日。

    当着自家儿子,此时又是夜半三更,杨廷和压低了口气,娓娓道来:“大行皇帝突然驾崩,当时为父身为首辅,上有张太后支持,下有百官拥簇,拟定了当今皇上登基大宝。原本这是一件美事,可是在下头一些人的怂恿下竟是昏了头。大行皇帝驾崩之后,群情激奋,为父便借着遗诏行事,励行新政,革除了大行皇帝时所留弊政;打击宦官秉政当权恶势力,又遗散平虏伯江彬矫旨改建的威武营,资遣锦衣卫擅调用的各边兵及其进献的美女,取消“皇庄”、“皇店”等九个多余的工程。除此之外,又收纳宣府行宫金银珠宝入于内库,释放南京大狱冤囚,最后又计擒欲拥兵反叛的奸倍将领江彬,同时将其死党一一缉拿,分别惩办。这些事,想必你都知道吧?”

    这些事,杨慎当然知道,脸色不禁胀红起来,这些事迹早已传为美谈,父亲总理朝政三十七日,改革之举,意义深远,恶势力遭到打击,正派力量得以增长,人心大快,国家从危弱转臻初治,许多都纷纷称赞父亲力挽狂澜,使“中外倚以为安”。”

    这三十七天可以说是杨家荣耀的顶点,正是因为有了这个资历,杨廷和贤相之名传诸中外,便是六岁稚童听到杨公二字,都不免拍手叫好。

    可是如此有利于社稷之举,父亲为何却说铸就了大错?杨慎年纪虽然不小,可毕竟一生顺风顺水,虽有清直之名,心机却不足以深沉,他曾喊出国朝百二十年仗义死节便在今日这句话。其实就可显出此人性格冲动,却不够聪明。杨慎不由道:“父亲此番义举使天下气象一新,有大功与朝廷,下恩惠于百姓,难道这也错了?”

    杨廷和却是苦笑,手指着杨慎道:“若为父致仕,你必定不能长久。”

    随即杨廷和又慢悠悠地道:“老夫还记得,皇上进了京,步撵走了一半。却是赌气要回安陆,再三说不做天子,后来因为其母入宫的事又差点闹得不可开交,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你真以为只是些许的名分?实话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为父的这个过失。用修,陛下是猜忌到了为父,是对为父有了戒心啊。他再三如此,只是为了一步步试探为父。而这祸根便是在这件事上,你想想看,为父铲除奸佞,革除弊政。难道皇上不能吗?”

    一番话惊醒了梦中人,杨慎便是再蠢,此时也已经明白这其中意味了。

    想想看,奸佞在朝。弊政丛生,新皇帝正在从湖北赶来,在这三十七天的时间里,杨廷和把该做的事都做完了。而新皇帝怎么办?这种事,你杨廷和可以做。新君也可以做,为何新君未到京师,你便擅自主张?你要沽名钓誉,难道新君不用沽名钓誉?原本当今皇上在名分上就有欠缺,毕竟不是孝皇帝嫡系,作为一个外藩的藩王,他最需要的就是显露出自己的才干。

    想必在从湖北到京师的这一段路里,这位新皇帝正殷殷期盼着抵达京师之后用什么样的手段去革除先帝弊政,用什么手段去铲除那些奸党,正满怀着期望,希望借着这些事立下自己的威信,使百官信服,使天下百姓感激涕零。

    可是当他到了京师却是傻了眼,这位内阁首辅已经把他要做的事统统都做完了,连他娘的一口汤都没有剩下。

    面对这种情况,新皇帝若是没有疑虑,若是没有戒心,那便是猪了。

    你想做什么?你请我来,莫非是挟天子而令诸侯,是想将我当摆设?

    因此刚刚进京的时候,新皇帝便找了个借口发了一阵脾气,甚至还说出了要立即回安陆的气话。

    这是杨廷和与新皇帝的第一次交锋,在别人看来,这位新皇帝实在有点小孩子气,为了一件小事,居然在如此隆重的场合大发雷霆,可是只有杨廷和知道,这一切都是新天子借题发挥而已。

    每每想到这里,杨廷和就夙夜难寐,他原本以为,新皇帝不过是个孩子,不必太过谨慎,再加上有太后和百官的支持,使他一时膨胀,并没有将这个小孩子放在眼里,这也是他持政三十七日,一道道大快人心的诏书颁布出去而没有顾忌的原因。

    可越是和嘉靖相处久了,他越是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这个错误已经不可能再弥补了。

    此时的杨廷和,语气平淡地说起这件事,那满是皱纹的脸带着几分自嘲,他看了一眼震惊的杨慎,道:“陛下入宫之后,待为父甚恭,为父略染小疾,陛下便再三派人探视,越是如此,为父就越是觉得不安。”

    杨慎忍不住道:“父亲扶危定顷,功在社稷,即周勃、韩琦殆无以过。”

    杨廷和只是叹气,道:“你不懂,你不懂啊,不过……”杨廷和虽然后悔,此时精神一振,忍不住道:“本来老夫也该解甲归田,是该急流勇退了,可就这么走,实在心有不甘,为父留在这里,既是不忍,也是为了你的前途打算,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周旋下去了。”

    他沉默了一下,又道:“浙江商家的事,你听说了吗?”

    杨慎不由唏嘘道:“听说了,可惜了文毅公,竟被一群不肖子孙牵连。”

    杨廷和却没有功夫感慨,而是慢悠悠地道:“据说此事是个叫徐谦的生员捅出来的,这个人,为父总觉得不简单,他和宫里似乎也有联系,你去查一查,看看这个徐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慎愕然道:“父亲何必在意一个生员?”

    杨廷和脸色平静地道:“风雨欲来,有的人见了风雨,便龟缩不动,遮风避雨。可是也有一种人,他或许此前籍籍无名,可是一旦有了际遇,便能兴风作浪。金鳞岂是池中物,不日天书下九重。还是小心一些的好,为父已经大意了一次,从此以后,绝不容许再犯过失。”

    杨慎默然无语。

    内阁之中,隐隐的烛火使微微照亮了夜空,从窗中透出来的光线,在这昏暗的宫廷里宛如指路明灯。

    在黑暗中,黄锦小心翼翼地打着灯笼,嘉靖天子一夜未眠,他漫无目的地带着黄锦在宫中游走。

    他看到了内阁的烛光,突然驻足,背着手,看着内阁一动不动。

    “今夜是谁当值?”

    “回陛下,今夜是杨公当值。”

    嘉靖天子木然不动,目光幽幽,语气平淡地道:“他年纪这么大,真是辛苦了他。”

    这句话说得慢条斯理,与此同时,天子的目中,突然掠过了一丝冷意,这是一种彻骨的凄冷,夹杂着一种复杂的情绪。

    黄锦本来想说两句话,正要开口,这一肚子的话却又缩了回去,他隐隐感觉到,皇上此时的心情并不好,平静之下掩藏着一股暴躁。

    嘉靖天子站了小片刻功夫,随即微微一笑,旋身向宫中深处走去,黄锦连忙提着灯笼追上。

    嘉靖天子踱步道:“中旨已经发出去了吗?”

    “已经发了,八百里加急,委托杭州造作给徐谦颁布委任。”

    “杭州造作?那个王芬?”嘉靖似乎有点印象。

    黄锦道:“是。”

    嘉靖天子抿嘴一笑:“很好。”

    很好两个字让黄锦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陛下是说王芬很好,还是说让王芬去颁布委任很好,不过他不敢多问,提着灯笼给嘉靖小心地照着道路。

    ………………………………………………………………………………………………………………………………

    明明是夏日,可是杭州城却每日是大雨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这种天气使得街市萧条了许多,好在明报已经深入人心,销量不减反增,如今隐隐有突破三万的规模。

    徐谦每日闷头读书,偶尔也会看报,不过今天,他实在没心情读书了,接近午时的时候,他气愤地拿着今日新鲜出炉的报纸,对着徐申发了好一阵牢骚。

    “叔父,你看看,你自己来看,这成什么体统了,良知,良知,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良知?不是都说请来的编撰都是理学大儒吗?怎么现在都致良知去了?真是岂有此理,我们是正经人家,明报也是正经报纸,怎么这么多歪门邪道,气死我了,这要是让有心人看到,天知道会怎么说。”

    徐申一头雾水,事实上择稿的事不归他管,他负责的,只是打开销路和人事聘用,此时打开报纸,可他毕竟没读什么书,字是认得,偏偏不解其意,不由凝重地道:“什么良知?你说清楚,无故发这么大火做什么?”

    徐谦愣了一下,心说自己是找错了人,只得急匆匆地道:“罢了,不和你说,叔父去忙自己的罢,我去找王先生。”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