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一将功成万骨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钦差行辕人满为患,大家各怀心事,无非就是怕被人揭发罢了。

    与其别人整死自己,不如自己揭发别人,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出家人如此,官儿更加如此。

    而这一个个出来揭发的官吏,没过多久就为徐谦提供了足足一沓厚的‘弹药’了,谁谁谁私藏了某幅名画,还有哪个衙门以损耗的名义贪占了多少银钱,这一沓沓的黑材料,若是拿出去,无疑是一枚炸弹,保准令整个浙江震动。

    徐谦倒是不急,人揭发之后先核实,核实之后捉人,捉了人继续审,如此顺藤摸瓜,从淳安县到杭州城、严州府,牵涉到的人员居然高达一百之多。

    与钦差行辕不一样,布政使的驻地突然间没了动静,汪名传几夜都没有睡过好觉,这几日也陆续有官员前来哭告,请求汪名传搭救,可是汪名传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救别人,谁来救他?

    这一次抄家是他主持的,现在出了这么多纰漏,捅出了这么多黑幕,按理说,这姓徐的应当证据确凿,早该找上门了,可是为何迟迟不见动手?

    汪名传可不相信徐谦是有意放过自己一马,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徐谦和他水火不容、不共戴天,这徐谦毕竟只是钦差,事情结束之后,照旧还是他的生员,他就不怕这一次没有整垮自己,到时候被他汪大人报复?

    “姓徐的心狠手辣,绝不是妇人之仁之人,他一定在谋划什么,要将老夫置之死地!”想到这些,汪名传的心里便不由自主的生出寒意。

    现在怎么办呢?动强是不成的,徐谦背后是漕军。难道调拨官兵来硬碰硬?徐谦不怕死,他汪名传还怕死呢,擅自调兵,罪责极大,便是抄家灭族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徐谦能调兵,便是仗着他钦差的身份,身上又带有御剑在身,而汪名传只是地方官。却没有这个权利。

    汪名传现在最痛苦的就是,你对徐谦动不了强,可是徐谦却跟你动强耍横,一切官府的规矩在徐谦面前都不济事,唯一的办法……

    事不宜迟。应该立即弹劾这徐谦,不但如此,还要在京师闹出点动静来,他一个钦命大使,按理也不该调动漕军,更不可擅杀朝廷命官,眼下只有咬死了这两条。再让京师里一些亲朋故旧出出力,应当事有可为。

    汪名传再无疑虑,他坐在书房里,沉吟半晌后便开始提笔修书。几封书信写好之后又写了一封奏书,落下笔后,他呆呆地看了奏书一眼,随即叫来一个心腹。吩咐道:“加急送去,一刻都不许耽误。”

    这心腹听罢。连忙带着这些东西,飞快地去了。

    汪名传刚刚松了口气,心里不由想,只要熬到京师那边的处分下来,且要看看这姓徐的还能如何?哼,小小生员调动兵马、诛杀命官,就算他有钦命的理由,可是朝中衮衮诸公,会开这先例吗?哼,姓徐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正在这时,外头又有官差来报,说是巡抚大人到了。

    汪名传顿时惊愕,不得不前去迎接。

    其实浙江巡抚赵文斯是真不想来趟这趟浑水,可先是报纸闹得沸沸扬扬,紧接着徐谦到了这里又是杀人又是放火,居然连漕军也已经调动,这个时候他若是再粉饰太平也不成了,忙不迭地带着一干随员抵达这里。

    赵文斯见到汪名传时脸色极为难看,汪名传给他见礼,这位大人连应都不应,直截了当地道:“徐谦呢,徐谦在哪里?”

    汪名传借机道:“那徐谦自称钦差,架子大得很,只怕大人的面子……”

    赵文斯自然不会中这等拙劣的激将计,冷冷地道:“都是你们做的好事。”

    汪名传一时不好吭声了,他在琢磨,巡抚所说的你们到底是指哪些人,若是指他汪名传和查抄商家的官员,这就说明巡抚大人已经偏向了徐谦那边,可要是这个你们指的是他和徐谦,这就说明巡抚大人是各打五十大板。

    而这时候,赵文斯已经带着随从问明了徐谦的所在,气势汹汹地往钦差行辕去。

    徐谦无论是不是钦差,在这浙江能吃得住他的也只有这位巡抚大人了,因为巡抚就是最大的钦差,是以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的身份钦差浙江,徐谦这钦差和这位大钦差比起来渺小了许多,等到赵文斯到了钦差行辕,徐谦带着周都司、邓健等人出来,徐谦向赵文斯行礼道:“学生见过大人。”

    赵文斯眯着眼,先打量徐谦,又斜眼看了汪名传,虎着脸道:“你自称学生,不以学业为重,本官问你,这是学生的本份吗?”

    徐谦好整以暇地回答道:“忠于朝廷,报效皇恩,也是学生的本份。”

    赵文斯又好气又好笑,心说这小子果然是一根筋,连自己都敢顶撞,却只好道:“好,好,好,那么本官问你,你擅自调动兵马,杀死朝廷命官,这又是你的哪门子道理?你可知道,任何一条罪状都足以让你万劫不复吗?你本年轻有为,有的是大好前程,为何要做这等丧心病狂之事?”

    赵文斯虽然斥责,可是方寸却把握得很好,他的语气很重,却是以尊长训斥晚辈的态度。

    这种态度让汪名传为之气结,巡抚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然知道。只是汪名传想不到这位巡抚大人油滑到这个地步,无论做什么事,总有一条腿绷起来,随时都准备脚底抹油。

    徐谦正色回答:“大人误会学生了,学生身负皇恩,又奉钦命查探商家抄家事宜,听闻房间流言四起,都说淳安有天大的弊案,为了以防万一,以免出了什么大乱子,这才与周都司一道赶来,又有浙江总兵官帐下游击吴晗,无视钦差,试图殴打学生随员,嚣张跋扈,令人发指,更为甚者,此人胆大包天,以带兵保查封商家的名义大肆侵占商家府库钱财,如今已是证据确凿,人证物证,学生也已经搜集,还请巡抚大人明鉴。”

    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只是这个回答并没有让赵文斯满意,他冷哼一声:“既是如此,人你也杀了,这下马威你也立了,不知你什么时候回杭州?”

    徐谦正色道:“职责所在,学生不敢走。”

    “怎么?”赵文斯有怒气发作的迹象:“莫非你要把这里的人都网罗打尽才干休?”

    徐谦直视赵文斯,道:“学生不敢与诸位大人为敌,只不过……学生接到的旨意却是凡有不能循规蹈矩而徇私舞弊官吏,必须给予裁处。”

    赵文斯冷笑道:“那么谁是不能循规蹈矩而徇私舞弊之官吏?”

    徐谦微微一笑,道:“微臣查了一下,有官吏总计一百三十一人,就这……还排除了许多退还赃物幡然醒悟的官吏。”

    赵文斯道:“你有证据?”

    徐谦颌首点头:“经过几日的详查,人证物证都已有了。”

    赵文斯目光一闪:“那就将物证拿给本官看看。”

    谁知徐谦双手一摊:“回禀大人,物证今日清早已经解送京师,想必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杭州,多半已经上了漕船。”、

    这一下子,赵文斯勃然大怒了,他来这里,就是想大事化小,尽量把这件事压下去,毕竟这是自己的治下,若是捅出这么大个篓子,就算他没有牵涉其中,可是这失察之罪也免不了。

    只是谁知这徐谦倒是够光棍的,多半是早已料到自己会来,所以先行把东西送去了京师,如此一来,京师只怕要震动了,就算他想捂盖也捂不住了。

    他恶狠狠地看了徐谦一眼,随即冷笑道:“好,很好,本官想不到我浙江竟是出了个大大的忠臣,好,好,好……”他已经无话可说,拂袖旋身:“打道回府,打道回府罢!”

    汪名传听到徐谦送了许多证物进京,心里也是不安,连忙要拦住赵文斯,低声道:“大人不宜动怒,眼下这纷乱的局面,还需大人出面主持为宜。”

    赵文斯的脸色铁青,冷漠地看了汪名传一眼,淡淡地道:“汪大人怎的反而越来越糊涂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咱们浙江什么事了,眼下是京师的事,是朝廷的事,老夫在与不在这里,又有什么干系?倒是你汪大人,哼哼……”赵文斯冷笑:“能不能有造化,只怕要看你在京师的人了!”

    留下这句话,赵文斯转身便走,汪名传却是脸色微微一变,他当然清楚赵文斯的意思,赵文斯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其实已经是告诉汪名传,真正的对决已经不是他甚至也不是徐谦所能决定的了。(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