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陛下昏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话说到这个份上,杨廷和不得不出面了,他莞尔一笑,很有领袖内阁的风度,道:“敬之说的有道理,维之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老夫以为,事情不能这样看,诸公,老夫有二问,这其一,皇上敕命生员徐谦为巡查大使,为何内阁此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宫中这般率性而为,长此以往下去,社稷当如何?”

    杨廷和一句话直指要害,让蒋冕和毛纪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不错,朝廷有朝廷的法度,若是今日钦命一个大使,明日莫名其妙择选一个按察,那非要乱套了不可。”毛纪反应过来,这里头已经涉及到了整个朝廷的稳定了。

    蒋冕淡淡一笑道:“杨公说的是。”

    杨廷和继续道:“其二,宫中敕命巡查大使,内阁竟是不知道,而这巡查大使职权多大,宫中有过考量吗?便是巡抚也不敢擅自调动漕军,也不敢擅杀朝廷命官,为何一个生员就敢?老夫以为,根子其实并不在这徐谦的身上……”

    话到这里,杨廷和点到为止。可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三言两语就已将这件事定了性质,既然根子不在徐谦身上,一个生员这么胆大妄为,权利是谁给的?谁给的权利,根子就在哪里,所以说来说去,还是宫里的问题。

    本来铲除奸党之后,朝廷已然太平,再加上宫里又裁撤各地镇守太监,使得内阁开始独揽权利,可现在若是对中旨随意委任钦差的先例不闻不问,那么这镇守太监裁撤和不裁撤又有什么分别?宫中擅自可以送出大权,那么要朝廷、要百官有什么用?

    这就是问题的根本,若是不狠狠遏制这种风气,以后这样的事只会越来越多。

    杨廷和慢悠悠地道:“江彬、钱宁的先例赫然在目,诸公不可不慎,定要做到防微杜渐,不容有失才好。”

    最后一句话算是彻底地定下了调子,皇上必须有所约束,绝不能再出第二个武宗,而至于生员徐谦,也是以江彬、钱宁二人定性,这个人,一个不好就可能成为江彬、钱宁这样的人。

    毛纪连连点头,道:“正是如此,还是杨公想得深远。”

    蒋冕也是点点头,认可了杨廷和的话,不过他的心里会不会有什么芥蒂却是不知了,毕竟方才他还说徐谦这个人是少年英才,是神童。结果毛纪大骂神童一通,接着首辅杨廷和又是将此人比作了江彬、钱宁。

    好在能入阁的大臣,多少脸皮都足够厚,对于这种事,他只是一笑置之。

    过不了多久,等卯时三刻的钟鼓响起,便有太监准时过来,道:“陛下请三位老大人去东阁议事。”

    这都是既定的程序,大家早已习惯,杨廷和率先站起来,道:“走吧。”

    三人鱼贯到了东阁,太监进去禀告,过不了多久便又出来,躬身道:“请三位老大人入阁。”

    杨廷和抬腿当先进去,接着是毛纪加紧了脚步尾随其后,蒋冕落在最后。

    虽是炎炎夏日,但此时正是清早,东阁里温暖如春,嘉靖天子正在吃用早茶,他毕竟是个少年,精神状态极好,龙目打量了内阁三人一眼,脸色如沐春风,道:“俗礼免了,都坐下说话。”

    杨廷和却是郑重拜倒,道:“臣见过陛下。”

    毛纪、蒋冕亦是一起道:“见过陛下。”

    嘉靖只得亲自从御座上起来,挽起杨廷和的胳膊,痛心地道:“朕不是说了吗,不必多礼。杨师傅体虚多病,朕多有倚赖,万望你保重身体,能歇着就歇着。”

    杨廷和一脸感激地道:“陛下隆恩,微臣何德何能。”

    二人一个虚扶,一个趁势站起,旋即杨廷和落座,毛纪、蒋冕亦依次欠身坐下。

    嘉靖此时站在东阁的中央,淡淡道:“昨日朕看了一张票拟,说的是广西叛民黄成等人的事,内阁的意思是继续加饷助剿,可是奏书里不是说黄成等人不成气候,何以已过了半年,匪首至今没有拿到?”

    杨廷和打起精神,道:“为剿黄成民叛,皇上已连发数道旨意,限期剿灭,不但内阁、兵部咨文多次提起,就是上月圣旨也曾严厉申饬,为何朝廷加兵加饷,而匪焰愈剿愈烈。依臣之见,广西巡抚郑志科似乎不为所动,进剿方略也不见更改……”

    嘉靖皱眉,心里说,既然你知道是广西巡抚的问题,在票拟中却是继续加兵加饷做什么?他打断道:“杨师傅,既然如此,何不应该谕旨切责,稍加惩戒?”

    杨廷和微微一笑道:“按理是该当如此,广西巡抚郑志科剿匪不力,是该严办。可是话说回来,他在广西多年,对省内的事颇为熟稔,若是申饬罚俸,惩戒太轻,打仗打的是白花花的银子,巡抚纵然是俸禄全无,吃克扣也能吃出个富甲一方来,只是罚俸,毕竟是隔靴搔痒。可要是惩戒过重,又不免要临阵换将,新上去的巡抚对广西军政尽都是两眼一抹黑,反而不如深谙广西事务的郑志科更得心应手。所以臣的意思是,郑志科固然有错,可是需给他戴罪立功,因此在票拟之中并没有申饬他,反而多几句抚慰,加拨粮饷,命他加紧围剿。”

    嘉靖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是不满意,明知这郑志科办事不利,明知他可能吃了克扣,却还要依赖这样的人平叛,可是杨廷和经验老道,道理也说得很是实在,令他一时不知如何辩驳。

    毛纪看了嘉靖的脸色,微微一笑道:“广西不比其他地方,那里民风彪悍,又是汉夷杂居之地,因此所用之人必须深谙本地世情,若是另委他人,可能激起更大民变,现在这叛民黄成毕竟是癣疥之患,杨公这么安排,确实有他的道理。”

    嘉靖抿着嘴,随即笑起来,道:“朕还是太年轻,你们说的对。”

    他坐回了御椅,目光慈和,道:“那么事情就这么定了,一切都按杨师傅说的办吧。”说罢侧目看向身边的黄锦,道:“黄伴记下来,要快些批红,军国大事,你们司礼监若是有懈怠的地方,那便是延误军机。”

    黄锦笑吟吟地道:“是,奴婢知道了。”

    嘉靖又道:“诸位师傅还有什么奏请的吗?”

    杨廷和与毛纪、蒋冕对望一眼,毛纪有些忍不住,道:“陛下,有这么一件事,陛下可曾发了中旨,委任生员徐谦为巡查大使,钦命督办浙江抄没商家一事?”

    毛纪话音落下的时候,杨廷和的脸色仍是面带微笑,眼眸却是深沉地看了嘉靖一眼。

    而嘉靖先是一愣,随即一副想起来的样子,笑道:“是有这么一件事,这个徐谦颇为忠心,又是浙江土人,朕怕那边出乱子,所以便随手下了一份旨意。”

    他这口吻倒像是自己一时心血来潮,只是举手之劳,仅此而已。

    杨廷和的目光微微一眯,嘴角露出一分冷笑,这不易察觉的笑容像是对自己说,陛下心机深沉,怎么可能会心血来潮?他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老夫。

    只是陛下既然说是心血来潮,谁也不能否认。

    毛纪严肃道:“陛下,微臣以为,此例一开,则社稷有颠覆之危。”

    这句话很严重,不过嘉靖显然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平淡地道:“哦?这是为何?”

    毛纪正色道:“陛下想想看,陛下只是随手的一个钦命,却已闹得浙江鸡飞狗跳,漕军被人调拨离开驻地,朝廷命官被人随意斩杀,昨日送来的弹劾奏书想必陛下已经看了,便是在先帝时也不曾出过这样的事。钦差代表的是天子,天子把持国器,掌握万千人性命福祉,所以更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万万不可下权于市井奸人,使这小人得志,打着天子的名号四处兴风作浪,危害社稷。今日一个生员尚敢如此,明日人人效仿,岂不是社稷有倾覆之危?”

    他这一番话乍看上去说得很有道理,皇帝大权在握,乃是天之骄子,既然如此,那就更该善用自己的权利,尤其是不可轻易将权柄交给奸邪小人,否则不免要生灵涂炭。

    不过他的论据自然都是在徐谦是个奸邪小人的基础上,这也是毛纪的高明之处,他一开始就直接先给徐谦定了性,让人产生某种惯性联想,再发表自己的高论。

    杨廷和听了毛纪的话,嘴角不由露出笑容。

    而这句话,却恰好戳中了蒋冕,蒋冕不置可否,木然不动,却也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当然,嘉靖是不肯苟同的,表面上毛纪是说徐谦是奸邪小人,其实又何尝不是说他这天子不够端庄,误信奸邪?好啊,朕委派个钦差就是奸邪小人,难道你们用的人就一定是至诚君子?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