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龙颜大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毛纪想是这样想,可他毕竟是位极人臣的人物,让他现在低头认错,似乎觉得面子有些搁不下,可是不认错,天子手里头却有确凿证据,发起雷霆之怒,很是骇人。

    毛纪正在犹豫的功夫,嘉靖天子更是森然,音量越来越大,道:“朕受命于天,自登极以来,哪一日不是夙夜难眠?为的无非就是一改武宗朝时的风气,为的是社稷太平,百姓安稳。可是……可是朕殚精竭力,换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有些人欺上瞒下,口口声声忠义礼信,实则是男盗女娼。你们看看,你们睁开眼好好看看,看看这一桩桩的口供,看看这一桩桩的罪孽,抄没商家家财的官吏两百余人之多,涉案之人就有百人,而其余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国家养士何用?你们来告诉朕,有什么用?”

    平时一向说话声音比嘉靖天子粗的三个大学士竟是不发一言,毛纪只能拜倒一动不动,杨廷和倒是坐着,脸色平静,可是谁都看得出,此时的他隐隐带着几分不安。至于蒋冕,更是打定了主意做泥菩萨。

    嘉靖天子恶狠狠地继续大发雷霆:“前日的时候,淳安那边送来了奏书,说是此次抄没商家家财预估的银钱是十九万……”他笑得更冷:“可是徐谦上书却是说,商家家财若是全部折银,怕要高达九十三万两白银。这虽是预估,可是相差的数字竟是如此巨大,这还不算上珍宝古玩,商家不但丧心病狂,敛财到这个地步,而这浙江上下官吏更是穷凶极恶,可笑。可恨,可耻!”

    这个数字报出来,便是杨廷和、毛纪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第一难以置信的是商家的财富,虽然知道商家做的是掉脑袋的生意,他们哪里想到下海竟能积攒如此巨大财富,他们更想不到吴晗这些人居然胆子大到这种地步,平常地方官至多也就贪些火耗银,武官吃点空饷也就是极限了。后世所说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根本就是笑话,要知道朝廷每年的白银岁入也不过三百万上下,一个知府便是再有本事,能有一万两纹银就已算是巨贪了。

    而现在,这些人竟是侵吞了高达七十万余两纹银。想想都令人乍舌。

    嘉靖天子又忍不住从御座上站起来,厉声道:“你们平时都说国库空虚,要开源节流。好吧,开源节流,真是可笑,朕为了开源节流,连供奉都减了。这又如何?一年能省下多少灯油钱?可是这商家一族竟是家资百万,比江南一省的赋税还要多一些,这些赃官污吏贪墨的银钱足以朕剿灭三四个叛民黄成,朕将军政托付给你们。你们就是这样报效的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毛纪此时感觉自己矮了一截,只得道:“微臣万死,请陛下恕罪。”

    嘉靖天子的目光落在杨廷和的身上。杨廷和目光闪烁了一下,站起来道:“陛下。臣也万万没有想到浙江竟是糜烂到这个地步,臣既为内阁首辅,吏治不清,臣责无旁贷,还请陛下恕罪。”

    蒋冕站出来,道:“微臣署理军机,竟是不察,亦是请陛下降罪于臣。”

    嘉靖天子盯着他们,一动不动,最后冷冷地道:“那么这件事,该如何处置?”

    杨廷和抿着嘴不说话了,他本来是想借着这件事给天子上一堂课,告诉天子,万万不能随意轻信奸人。可是谁知皇上竟是给他上了一堂课,现在越说越错,倒不如不说为好。

    倒霉的却是毛纪,方才他言辞最是激烈,现在算起账来,他就是想逃之夭夭也不成了,只得硬着头皮道:“涉案之人定要从重查处,断不能掉以轻心,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杀鸡儆猴,正好整一整吏治也好。”

    嘉靖天子微笑道:“既是如此,那么便由你们来票拟罢,怎么处置,该用什么章程,你们自己拿主意。”抛下了这句话,他又变得温和起来,对毛纪道:“毛师傅请起,方才朕并非是对你发脾气,只是想到浙江的残暴官吏如此胆大妄为,因而气急攻心,毛师傅平素日理万机,偶尔失察,也是情理之中,朕并不怪罪。”

    毛纪硬着头皮道:“陛下洪恩,微臣没齿难忘。”

    说到这里,嘉靖天子吁了口气:“朕乏了,今日就议到这里吧。”

    三个内阁大学士一个失魂落魄,一个胆战心惊,一个至始至终不发一言,却都怀着复杂的心情告退出去。

    等他们一走,这东阁里,方才还发了一阵脾气的嘉靖天子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大喜若鹜。

    这个性格深沉的天子毕竟还是个少年,只是被压抑得太久,情感无处宣泄,可是现在,他露出狂喜,激动地道:“哈哈………黄伴伴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你有没有看到毛纪的表情,毛纪平素最擅长在朕面前说一些圣人道理,可是方才,他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你看到了吗,连大气都不敢出。还有杨廷和……杨廷和……他亦是不敢发一言,他们平素挑起朕的毛病时口若悬河,可是今日,朕对他们百般斥责,他们只有乖乖认罪的份。这才是真正天子的样子,我大明的皇帝,本该就是如此!”

    方才的一切,黄锦都看在眼里,他岂会不知嘉靖为何狂喜?自从登基后,嘉靖就一直被人压制得死死的,御使们成日盯着,稍稍对御使有些不敬,便是百官轮番登场,最后这些一言九鼎的内阁大臣出面,做这个不许,做那个又不是,仿佛天子在他们眼里完全是一无是处,而嘉靖似乎无论如何努力,都达不到他们所要求的标准,嘉靖自然不是那种甘愿受人摆布的人,可是他一直都在隐忍,因为黄锦知道,这个天子是个心机沉重的人,在没有绝对把握掌控朝局之前,绝不可能与百官们反目。

    可是一个人隐忍得太久,就难免生出怨恨愤慨之心,这种情绪与日俱增,若是寻常人早已逼疯了,可偏偏嘉靖的表面上一直无动于衷,仿佛没有将这些东西放在心上,可是谁又知道在这表面上无动于衷的背后却藏着一腔怒火,今日怒火爆发出来,既没有破坏嘉靖的全盘计划,反而让内阁大臣们低头认错,这等喜悦之情就可想而知了。

    嘉靖变得意气风发起来,他根本就没有在意整个东阁已经一片狼藉,激动地道:“朕终于知道,原来他们并不可怕,他们也是人,也会犯错,只要朕抓到他们的痛脚,他们也必须乖乖地向朕低头。说起来,这一次多亏了徐谦,若不是他,朕哪有今日的痛快?哈哈……这个小子,办事得力,好,很好。”

    黄锦心里也颇为高兴,徐谦是他举荐的,他这举荐之功自然跑不了,连忙道:“这是陛下慧眼识珠。”

    嘉靖笑了笑,道:“这样的人,朕自然以国士待之,他自然肯忠心给朕效命,哎……朕现在倒是有点想见他了,想见一见这是个怎样的小子,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嘉靖的目光中掠过一丝神往之色,他一向自诩自己聪明,可是现在竟对一个比自己更加年幼的少年有了几分钦佩,这个念头稍闪即逝,他的目光又变得有了几分凝重,沉吟道:“浙江的乡试要开始了罢,若是徐谦真有机会中举,朕便召他入京,这件事,你去安排。”

    此时几个小太监开始忙碌,草草收拾了东阁,嘉靖坐下,手扶着已经重新整理过后的御案,眼睛眯起来,慢悠悠地道:“黄伴伴,你知道朕现在在想什么吗?”

    黄锦心里说,陛下定是在想徐谦的事,可是他怕说错,因此微微一笑道:“陛下的心思,岂是奴婢能妄测的。”

    嘉靖朝他点头,显然对他的回答并没有生出反感,他淡淡地道:“朕在想,小小的商家,为何会有近百万的家财?”

    黄锦道:“陛下,这些事儿,奴婢多少知道一些,我大明实施海禁,可是丝绸、瓷器等物却深受诸夷喜爱,而商家借此机会大肆贩卖丝绸、瓷器、茶叶,往往能获利十倍百倍,他们靠着这等见不得人的勾当,挣来这万贯家财,就不足为奇了。”

    嘉靖若有所思,随即吁了口气,道:“每年年底的时候,整个朝廷都为几万几十万的亏空而发愁,想不到只是下海经商的获利竟不下于岁入,朕现在想来,实在觉得匪夷所思。”

    黄锦忍不住心里打了个突突,看着嘉靖,忍不住道:“陛下莫不是想开海?陛下,万万不可啊,若是让人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了。”

    嘉靖微微一笑,却是拿出了一份奏书,淡淡地道:“朕从未想过开海,朕只是在思考这封奏书,这是徐谦连同证物一道送来的,朕看过之后,一直在斟酌是不是该拟准。”(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