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徐大善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距离乡试还剩三天,徐谦委托王公公去打探消息,过了没多久,终于有消息传来,那钦差鸠占鹊巢,说是协同主考,可是身份比赵提学高,品级又非赵提学可比,最后这协同二字自然就成了一言九鼎,据说关于考场的安排,钦差已经做了主张,赵提学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不要脸的东西!”徐谦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其实抢功的事哪里都有,可问题在于这钦差实在不要脸,仗着有钦命在身,连乡试的事都想大包大揽,从而获取政治资本。

    而且还有传言,这位钦差对自己似乎十分厌恶,有一次和巡抚说话时,当着巡抚的面大谈国家取士,德行最是紧要,学问反而是其次。又说何谓德行?应是各尽本分,农人务农可以为德,工者务工也可为德,那么读书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也即是德。又说浙江风气越来越坏,这和一些读书人不务正业分不开。

    他当然没有提到徐谦,不过意思却说得很明白。

    这些言论让徐谦生出了危机感,又忍不住暗骂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不过骂归骂,骂得再多又有什么用?该考的还是要考。

    徐谦心中烦闷,恰在这时,却有个报馆的伙计来,道:“徐公子,王编撰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事商量。”

    徐谦心里有气,忍不住道:“有事商量?他有事找我商量做什么?你没听见吗?某人说我不务正业,德行节操都有亏欠。”

    虽然发了无名火,可是又很快冷静下来,说到底,惹他的不是王艮,也不是这伙计,何必把气撒在他们的身上,他叹口气,对报馆的伙计道:“我说的不是你,走吧,去报馆。”

    到了报馆,轻车熟路地去了王艮的办公房里,跨槛进去才发现里头不只是王艮一个人在。

    除了王艮,竟还有赵提学,赵提学穿着一件便衫,正在和王艮闲聊,徐谦进来,只是朝徐谦点点头,继续对王艮道:“王先生说的不错,学生受教,不过学生还有个疑问,杨明先生说: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那么何为善,何为恶?”

    徐谦进来碰了一鼻子灰,没人搭理,只得乖乖地在边上等着。

    王艮呵呵一笑道:“人之初性本善,只是幼儿无知,虽有善念,却不知善恶为何物,所以才要有知,何谓知?无非就是读书明理,使得自己没有私心物欲之心而已,人有私欲,便不能知善恶,只是理学总是存天理而灭人欲。阳明先生却不以为然,他认为人欲既已存在,就有它存在的道理,可是要去人欲,并非简单粗暴可以做到,因此才有致良知这一句话。”

    赵提学还要继续讨教,徐谦终于忍不住了,道:“既然如此,那么就请王先生说说看,学生是善呢,还是恶呢?”

    本来大家在探讨理论,结果突然窜出一个家伙谈世俗,一般的夫子碰到这种没眼色的家伙,多半都是作死。

    赵提学顿时觉得不悦,好在王夫子早就对徐谦的顶撞习以为常,笑吟吟地道:“依老夫看,徐小友当是善人。”

    徐谦可不会被人戴了一顶高帽就轻易罢休,继续追问:“可是我经常有偷看女子洗澡的冲动,即便是如此,我也是善的吗?”

    赵提学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恨不得把徐谦这异端掐死。

    王艮不疾不徐,问徐谦道:“那么请问徐小友,你当真看过女子洗澡吗?”

    这个问题很尖锐,徐谦一时讪讪,小心翼翼地看了恨不得要冲上来杀人的赵提学,心里说,我要是回答是,赵提学多半立即会说我坏了风气和学规,就算是革掉我的功名都理所应当。于是连忙矢口否认道:“学生只不过偶尔会生出邪心,可是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怎么做得出。”

    王夫子微微一笑道:“这便是了,你心中有恶念,这是因为你有人欲,人欲是灭不了的,欲由心生嘛。可是你之所以不肯去做,这是因为你知善恶,你知道此事是恶,所以才会约束自己的行为,克制自己的人欲,所以老夫说你是善人,任何人心中都会有恶念,可是当你知了善恶,才会知道什么事应该做,什么事不应该做,这样的人自然是善。犹如孔圣人,也有突然生出坏念头的时候,如这《子见南子》,夫子与美女南子同车,面露窘迫,这是何故?这是因为夫子同样有人欲,可是他乃是大贤之人,纵然心中有恶念人欲,却因为知善恶,所以对南子依旧是相敬如宾。”

    一番话说出来,引经据典,连孔圣人他老人家的糗事都搬了出来,说得徐谦一时无言以对,徐谦虽然最喜欢胡搅蛮缠,此时也不得不佩服王艮,难怪这家伙能将王阳明的思想开枝散叶,很快就风靡天下。

    徐谦只得岔开话题,道:“王先生请我来,不知有何事见教?”

    王艮道:“恰好赵提学来这里闲坐,因此请你来一起说说话而已,并无他意。”

    徐谦却不相信王艮叫自己来只是闲聊,赵提学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跑来闲坐,况且乡试在即,一个提学不好好的做好准备工作,却有闲心来和人闲扯,这本身就有悖常理。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赵提学被钦差架空了,眼下只有在边上玩泥巴的份。

    徐谦呵呵一笑,道:“提学大人百忙之中光临报馆,学生自然是欢迎。”

    他故意说百忙之中,虽然语出至诚,看不出有其他意图的意思,可是在赵提学的耳里听来,却不免觉得有些讽刺,按理说他确实是该处在百忙之中的,可如今却成了闲云野鹤,堂堂提学被人如此不守规矩的耍弄,实在是毕生耻辱,不过他显然不能将这里头的矛盾张扬出去,只是微微一笑道:“徐谦,近来可有读书吗?”

    徐谦点头:“这几日都在苦读。”

    赵提学道:“不知读的什么书?”

    徐谦道:“礼记。”

    赵提学颌首点头道:“不错,你很聪明,钦差本就是礼部出身,此次乡试出题,多半会从礼记中搭截。”

    徐谦故作愕然地道:“怎么是钦差出题,不该是大人吗?”

    赵提学不动声色,看似淡然地道:“这是无妨的,他毕竟是上差,见识比本官高得多了,请老大人出题,却也没什么。”

    他说得大度,徐谦却隐隐的从赵提学口中听出了讽刺的意味,于是他握紧拳来,愤慨地道:“话是这么说,可是规矩就是规矩,朝廷的规矩一向如此,便是内阁大臣下来,也不该如此罢?既然如此,那么朝廷设立学官做什么?”

    赵提学的脸色一变,呵斥道:“不可胡言乱语,你懂什么,竟敢大放厥词?”

    徐谦不由苦笑:“我这也是为大人抱不平而已。”

    赵提学风淡云清,道:“本学还需要你来抱不平?你好好读你的书,考你的试就是。”说完语气更加缓和,道:“其实你的学问在整个浙江都在一等之列,中举只是稀松平常。”

    徐谦忙道:“大人谬赞。”

    赵提学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这一次你却是要小心了,功名事关前途,自然该小心一些的好。”

    徐谦忍不住道:“这又是为何?”

    其实理由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偏偏徐谦要打破沙锅问到底。赵提学沉默了一下,才道:“近来的风声,你听说了吗?你休要诓骗本学,本学一直将你当后进晚辈,不要跟本学打马虎眼。”

    徐谦不由地眯起眼来,整个人变得有几分激动,心里道:就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且看看你怎么说。

    徐谦道:“这个……学生是有一些耳闻,不过学生却有些不信,这些坊间流言未必当得了真,学生反正是不相信堂堂钦差,历经两朝的老大人会这般小气,只因为学生得罪了他,他便伺机报复。”

    其实赵提学的心思是想怂恿徐谦去外面闹出点动静,整一整这钦差,毕竟他是官身,被人家压得死死的,可是徐谦不一样,徐谦好歹还有钦命在身,只要舍得一身剐,肯定能闹出点幺蛾子来。谁知道徐谦弯弯绕绕,无论如何都不上当,令他一时有些上火,偏偏徐谦说不信,不管你信不信,你也拿他没办法。

    赵提学终于还是有些忍不住了,冷笑道:“依本学看,这也未必,朝中的官员龙蛇混杂,品性如何,谁能说得清?总之本学在衙门里是听到了风声,说这一次有人非要你名落孙山不可,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徐谦微微一笑,道:“抡才大典,学生不信有人敢这般明目张胆,学生中不中,不是别人说了算,而是学生说了算,只要文章做得好,没有不中的道理。”

    赵提学瞪了徐谦一眼,冷漠地道:“实话和你说吧,若是别人,或许没这个本事,可是本次考试的主考能不能让你名落孙山,也不到你说了算。”

    这个家伙……是真的单纯还是故意挤兑老夫来着?(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