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钦差大人,不好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等到胡大人看到了末尾编撰者的署名,王艮二字格外的醒目,不由地陷入沉思。

    胡大人对这叫王艮的颇有一些印象,可是一时也想不起是谁,他心里只是料定,这王艮应该是个大儒。

    不管怎么说,胡大人心里还是颇为高兴的,至少这份报纸还是大大地褒扬了他,虽然注解的经义有点让人不明所以,而且这编撰者王艮一副和自己很熟稔的样子,妄自揣测了自己写文章的用心,胡大人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这种事以讹传讹,不是人人都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他心情大悦之下,不由地有了几分得意,只是这个时候,外头却有个跌跌撞撞的读书人冲进来,大声道:“大……大人……不好了。”

    这个读书人也是个举人,胡钦差和他家算是世交,这一次南下,便索性充作了胡钦差的幕僚,想来江南见见世面。

    此人叫吴华,他和别的幕僚不一样,其他幕僚大多都驻在钦差行辕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日埋首案牍,尤其是这段时间,胡钦差鸠占鹊巢,包揽了乡试,这些带来的人更是忙得团团的转。而吴华倒是清闲,仗着自己与胡钦差的关系,每日清早便兴匆匆地出去会交友、踏青,日子过得倒是颇为滋润。

    对于吴华,胡钦差倒是没有太多的责怪,他当然知道,人家不过是个挂个幕僚来游玩的,本来就不指望他做什么事,况且此人学问、品行在胡钦差眼里都是俱佳,几代深结的友谊让胡钦差对吴华有着几分宠溺般的大度。

    听到不好二字,胡大人皱眉,因为他清楚吴华的为人。这个家伙一向散漫,一个散漫的人对任何事都可以漠不关心,这种人大叫不好,多半是真出了什么事。

    胡钦差镇定心神,手抚案牍,虽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可是脸上却做出从容之色,道:“贤侄不必惊慌,注意自己的仪容。”

    吴华喘着气。道:“外头出事了,许多读书人纠集起来,正在几处议论,说是大人不适合主考,还有人胆大包天。竟敢说钦差歪门邪道,绝不能主持抡才大典,还有人说,要来钦差衙门请愿。”

    “啊……”饶是胡钦差再如何有涵养,如何心机深沉,此时此刻也不由大惊失色。

    这是丑闻,绝对的丑闻。本来他想趁着乡试,好好地混点名望和资历,若是再能发现几个好苗子,暗中给予一些提携。将来这些人必定高中,一旦入朝,就是他的左膀右臂。

    这件事的阻力其实并不大,他是礼部侍郎。按理确实有督学的职责,又是钦差。地方上的许多官员都得巴结着他,唯一的阻碍就是那姓赵的提学,这位赵提学的背景,他也打探清楚了,没有什么稀奇之处,所以他才借着这个机会,直接来了个喧宾夺主。

    可是假若浙江这边的读书人一齐反对,这件事就不再是官场争斗这么简单了,想想看,你堂堂礼部侍郎跑来这里主考,结果大量读书人站出来叫骂,这脸皮还往哪里搁?你就算是主考,到时候放了榜出来,落榜的人自然会大叫不公,少不得又要骂他狗血淋头。

    本来主考是好事,可如果发生这样的事,那就是大大的坏事了。

    胡钦差只是稍稍想了想,道:“莫不是那个赵提学暗中挑拨生员滋事?”他不由冷笑:“难怪赵提学不动声色,原来竟是暗中使绊子,嘿……本官倒是小瞧他了!”

    吴华却是摇头,道:“问题不在这里,而是在今日的明报上。”

    “明报?”胡钦差拿起案上的报纸,略略地又看一遍,除了这头版有一篇吹捧他的文章,似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可问题就在于,这文章又没有挑唆读书人来骂自己,分明是说自己学富五车而已,这和学生闹事又有什么关系?

    吴华苦笑道:“大人有所不知,大人可知道撰写这篇文章的大儒是谁?”

    胡钦差道:“上头写着的是王艮,老夫有些印象,却是一时想不起是什么人。”

    吴华叹气道:“这个王艮,乃是王学大儒,门生弟子遍布天下。”

    “王学……”听到了这里,胡钦差倒是有印象了,王学是新近窜红的学说,据说在京师有不少高官都是王学门人,不过具体是谁,胡钦差也说不清,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王学眼下并没有被朝廷明令禁止,甚至有一些官员并不忌讳自己是王学门人的身份,甚至还引以为荣。在礼部里头经常也会有理学和王学孰优孰劣的争论,只是胡钦差并没有参与这种事,在他看来,什么学都只是敲门砖,有了官身,多研究一些诗词歌赋才有些意思。

    吴华见胡钦差还是一头雾水,忍不住跺脚,捶胸跌足道:“大人,这篇文章表面上是夸赞大人,可是却包藏着祸心,不可小视啊。大人的文章被王艮拿出来注解,难道就没有发现这注解有些怪异吗?”

    胡钦差也意识到了问题,颌首点头道:“不错,确实有问题。”

    吴华苦叹道:“问题就出在这里,王艮是以王学的立场来解读大人的文章,大人的文章明明是理学正宗,可是经他的歪曲,却满篇都是知善恶、致良知、知行合一。杭州的读书人看了这篇文章,见王艮这般吹捧大人,会以为如何?定会以为大人和王艮必定是密友,既是密友,王艮的注解自然而然也就是权威解读了,因此在读书人们眼里,大人便成了正宗的王学门人。”

    “王学门人……”胡钦差呆了一下,他顿时觉得大大不妥了,他可不想做什么劳什子的门人,京师那边各种学说确实也经常有交锋的时候,可是现在朝廷对这种事管禁并不严格,即便如此,胡钦差也不愿被人当坐哪个门人来看待。

    可是胡钦差又生出了疑问,就算他是王学门人,那又如何?这王学门人做官的多的是,为何唯独这些读书人却是反对自己?

    胡钦差想不通啊。

    而这吴华游手好闲的作用终于体现了出来,可见游手好闲并非是坏事,至少耳目灵通,什么事都瞒不过他,吴华苦笑道:“若是在其他地方,这倒也没什么,可是浙江这边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大人可知道这明报有编撰六人,现如今赞同王学和理学的各占一半,因此明报现在的文章之中,理学、王学都有,久而久之,这里的读书人对王理之争格外敏感,每日报纸出来,理学骂王学文章,王学骂理学的观点,日日都是这样吵闹。”

    胡钦差顿时明白了什么,浙江这边,王学和理学的矛盾激化得很厉害,许多事就是这样,本来大家起先只是学术观点不同,可是一旦把问题摆到了台面上来讨论,就少不了争吵,一争吵,情绪就会比较激动,若是在京师,王学、理学还在相互讨教的范畴之内,可是在这浙江,王学和理学之争已经彻底非此即彼了。

    吴华道:“大人想想看,那些理学之人见主考的钦差都是王学之人,会怎么想?”

    胡钦差脸色一变,表情越来越难以捉摸起来,原来问题是在这里,在矛盾激化下的浙江,自己被人误以为是王学之人,自然会让理学的人感到担忧,毕竟这一次是他主考,理学的考生必定会受到影响,对于理学之人来说,这是很不公平的事。

    吴华叹息道:“其实还有个更深的原因,那便是大人毕竟不是提学,大人虽然可以主考,可也只是主考而已,提学辖制本省读书人,甚至可以对一些犯了学规的读书人进行惩罚,严重一些,就算革掉功名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大人不一样,大人毕竟不能革掉读书人的功名,如此一来,大人虽然贵为上差,可是读书人却未必害怕,正因为如此,才有人敢于闹事。”

    胡钦差忍不住道:“既然有理学之人闹事,那么那些王学之人呢,王学之人难道就没有肯站出来说话的?”

    吴华摇头道:“有是有,只是浙江这边,王学的读书人不过十之一二,起不了什么作用,更重要的是,理学之人之所以闹,是因为害怕大人到时候偏袒王学考生,所以才是激烈,甚至不惜有人要聚众闹事,王学之人毕竟没有危害到切身利益,却也只能袖手旁观。”

    “好哪!”胡钦差忍不住拍案而起,怒气冲冲地道:“此事定是徐谦作怪,此人还真是大胆,连本官都敢消遣。”(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