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有人要完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大人,这徐谦狼子野心,居然借着明报鼓动读书人对抗大人,是不是立即严惩,给此人一点教训?否则纵容下去,天知道此人还会闹出什么来。”

    这吴华也颇为着急上火,他也不愿意被人灰溜溜地赶回京师去,就算是回去,那也该是和钦差一道风风光光地返程,再加上他和胡钦差关系匪浅,不免和胡钦差同仇敌忾。

    胡钦差先是勃然大怒,可是渐渐的,竟是冷静下来,他摇摇头道;“净之,你想得太简单了,这篇文章从头到尾都在夸赞老夫,老夫若是这个时候兴师问罪,别人会怎么看?怕是徐谦巴不得本官这么做,士林清议和官场不一样,官场上可以官大一级压死人,可是士林却不同,官身在这里头没什么用处,一旦把事情闹大,到时真要有生员跑到这里来滋事,御使们趁机弹劾,那赵提学再突然反击,本官纵是侍郎,只怕也难以脱身。”

    他幽幽地叹口气,自来了这浙江,他就感觉很憋屈,先是被徐谦抢了他的差事,既然交不了差那就交不了差吧,趁着这个机会养养声望也好,一开始倒是出奇的顺利,结果人家一篇文章就弄得自己手忙脚乱。

    虽说他是客场作战,这徐谦乃是本地的地头蛇,可是胡钦差感觉自己憋屈得厉害。

    不过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这种事越是强硬,越是会闹得下不来台,他咬咬牙道:“这件事不能闹,人家就是巴不得我们闹,眼下最紧要的还是辟谣要紧,你立即和周先生几个商量一下。把消息传出去,就说老夫压根就不认识王艮,至于什么王学门人,更是不知所谓之词。”

    吴华沉默了一下,只好点头道:“可惜便宜了那个徐谦,明明是他招惹大人,大人却轻易放过他,罢了,事不宜迟。唯恐生变,学生这就去办。”

    吴华走了,胡钦差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他感觉到,在杭州有一拨人似乎在耍弄一个阳谋。明知是计,他却无路可走。就算是辟谣,真的有用?

    只是他官老爷做久了,在京师,虽然清议也厉害,却也没有这般坑爹的,因此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那吴华接了胡钦差的授意。连忙去和钦差行辕的几个幕僚商议了片刻,随即便放出了消息,无非是对于眼下所有人关注的事否认,消息传出。那些义愤填膺的读书人先是安静下来,似乎有打退堂鼓的打算。

    既然钦差都已经否认了,看来似乎没有纠缠的必要。

    可是到了次日清早,这一次胡钦差并没有上头版的人物志。而是在时事新闻的小版面里占了一小则消息。

    “钦差行辕矢口否认与王艮私交,再三否认与王学牵连。”

    一句非常简短的话一点都不起眼。不过毕竟钦差主考浙江,如今已经成了所有读书人关心的人物,但凡有他的消息,大家都不敢错过去。当有人看到这则消息,却是勃然大怒!

    其实明报确实是如实的报道了钦差行辕的举动,只不过明报没有说“钦差与王艮并无私交,亦与王学并无关联。”反而在这里头加了矢口否认、再三否认的词句。

    这其实就是一个暗示,大家都是读书人,真当大家是傻子吗?大家都是靠文字混饭吃的,若是连这个都看不懂,那才怪了。

    钦差否认和王艮有关系,吓,人家王艮在报上也并没有说和他过从紧密,有什么私交,王艮的文章只是一篇单纯的人物志,这明报的人物志已经涉及到了数十个知名人物,难道这些编撰个个和人物志中的人有私交?人家既然没有说和你有关,你矢口否认什么?这难道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此外,钦差又否认与王学有关联,若是没有关联,你又否认什么?

    其实这一则小消息看似简单,却是一种高明的暗示,暗示钦差大人在看到清议汹汹之后立即做了缩头乌龟,要和王艮、王学撇清关系,他越是撇清,就越让人觉得这其中定然暗藏着蹊跷。

    那些理学之人似乎对钦差并没有觉得满意,理由很简单,大家觉得钦差大人很无耻,而且到了无耻之尤的地步,更是有人猜测,这位钦差必定是和王艮有私交,便委托王艮为他撰文,立下一个好牌坊。王先生一片赤诚之心,权当是为自己友人立传,将钦差吹嘘的天花乱坠,结果谁知道文章出了问题,这钦差不但不念旧情,当机立断的和王艮撇清关系。

    其实你是王学的都无所谓,大家是学术之争,争得红了脖子,终究是有人支持,有人会反对。可现在既然涉及到了道德问题,那么就让人难以容忍了,理学之人唾弃钦差的德行,心学之人不但唾弃钦差的人品,再加上王先生素来是他们敬重的偶像,他们觉得王先生受辱,更加暴跳如雷,就在前一天,还有心学的人为这钦差辩护,现在这些人立即调转了枪口,比所有人都更加激进。

    杭州城炸开了锅,别人可以没有道德,可是你是钦差,又是本次乡试的主考,将来是许多人的大宗师,认这么一个家伙为宗师,谁肯心甘情愿?

    于是乎,一群群读书人在酒肆里,在茶楼里,在商会里聚集起来,先是抨击,接着就是商量闹事,读书人不怕闹事,唯独不敢闹提学的事,因为提学对读书人有生杀大权,可是钦差不一样,他就算是主考,可毕竟不是提学,他能越权主考,难道还能越权处置读书人?

    既然不怕你这个钦差,这种事不闹白不闹,不过毕竟是钦差,虽然大家都在想闹事的办法,可是过激的手段却是不多,其实也有闹事的读书人,到了钦差行辕外头写了一首讽刺的诗词,结果被当值的人拿了,据说钦差那边下发到了杭州府处置,说是要以儆效尤。

    到了这个时候,倒是有许多人有些退缩了,读书人惹上官司毕竟面上不太好看,毕竟人家有钦命在身,又是礼部侍郎,是京师来的高官,况且巡抚衙门那边似乎也和钦差穿了一条裤子,已经下了条子,说是近来有读书人妖言惑众,寻衅滋事,眼下乡试在即,读书人不好好读书,却是整日游手好闲,若再有人犯禁,定然严惩不贷。

    巡抚衙门的态度,毕竟非同凡响,这一下子,虽然叫骂不绝,可是大多却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第三日,也就是在乡试的前一天,这一天是个很平凡的日子,不过对于明报来说,却是一次见证历史的时刻,最新出炉的报纸经过最后的查验之后,随即便全部放了出去。、

    而在王艮的房里,这位王夫子的脸色有些疲倦,显然一宿未睡,此时的他却勉强打起精神,因为徐谦清早赶来,就坐在他的对面。

    “今天之后,这钦差就要滚蛋了!”徐谦伸了个懒腰,打着哈哈道:“哎,本来嘛,他做他的钦差,主持他的乡试,和我有什么关系?学生毕竟是个读书人,读书是我的正业,结果却非要闹到这种撕破脸皮的地步,若是主考官重新换上了赵提学,不知会不会给我一点加分,说实在话,我已连中小三元,而乡试是大元的第一步,若是能中个解元,这才是真正的风光。”

    徐谦旁敲侧击,打听王艮的态度,因为他知道,赵提学和王艮是穿一条裤子的,借着王艮,想听听这赵提学的意思。

    王艮却是一点都不显山露水,道:“你就这么肯定钦差今日就要逃之夭夭?”

    徐谦在这方面很是自信,道:“除非他不想在官场上混了,否则非走不可,你等着看吧,等今日的报纸卖出去,我们就有乐子瞧了。王先生,求你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了,赶走钦差,可是赵提学授意学生和你相互勾结,狼狈为奸,这么一桩丑事是大家一起做的,赵提学到时主考,不会对我这‘战友’无动于衷罢?若真如此,学生冒着这么大的干系做这等事,岂不是给人当了枪使?”

    王艮含笑道:“徐公子宽心,以你的本事要中举不难,只要考场发挥得好,位列前茅,却也不是难事。”

    徐谦发现王艮这家伙不知是不是不开窍,又或者是故意消遣自己,自己是来走后门的,跟你扯什么临场发挥?真材实料,他是有,不过考试这东西很多事都是说不清的,若是赵提学能给自己悄悄加一点印象分,这才更有把握。

    结果徐谦是将心向了明月,明月却照了沟渠,人家压根就在跟你打太极。(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