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朋友,你是来卖萌的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每日清晨,徐谦起得很早,随即便将徐晨从被窝里拉出来,紧接着二人一前一后直接进书房,徐谦拿着书架上的书看,徐晨则是乖乖地坐在另一边读写。

    徐家的家教自徐谦这个变态开始,再传承到徐晨身上,多半轻松不到哪儿去了。有了名师指教,又有铁尺威胁,徐晨的学业进步得倒是很快,至少四书已经能勉强背出了,不过能不能体会其中的含义,那只有天知道。

    这种清闲的日子,徐谦料到不会太久,不是他这个人性子使然,而在于许多事既然做了,就已经不能回头了。

    徐谦预料,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事等着他。

    因此,对于徐晨的教育,徐谦打算聘请一个西席蒙师,好好敦促。否则以徐晨的性子,天知道会野成什么样子。

    好在京师和杭州一样,读书人依旧是比狗还要多,很多进京赶考的书生因为离家千里,手头很不宽裕,因此也很愿意寻份既能温习功课,又体面的差事做。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徐谦的际遇,有许多好衙门请去做书办。这教书先生却也不算什么太坏的事,尤其是给一些富家子弟教学,不需要带着十几个娃娃折腾,省心许多。

    徐谦特意让闲得发慌的徐福出去聘人,只用了半天功夫,徐福就已经物色到了人选,他眉飞色舞地道:“公子……公子……还真寻到了一个秀才,此人说了,师者授业解惑,本是理所当然,徐晨堂弟想读书,他愿倾囊相授。而且他还说了,只要徐家提供饭食,其他一概不取。”

    徐福是个钻进了钱眼里的人,要多吝啬就有多吝啬,现在专门给徐昌父子做管家倒是很来劲,他虽然吝啬,好在从不贪墨,因此徐昌很是放心这个侄子。

    不过徐谦对徐福的话只信八分,倒不是怕他偷懒随意找人来滥竽充数,而在于这家伙太吝啬。他选人的标准多半就是人家的要价高低来比较了。

    徐谦可不相信这么好的事,乡下的蒙学先生或许只要求食宿,那是因为水平太低,也不好意思向东家要钱,况且口里虽说不要钱。逢年过节,东家还是会封几角银子,表面上是不要钱,其实多少还能意思意思。

    京师这边的行情却是不一样,一般聘金都不低,徐谦甚至做好了一年豁出去十两银子的打算,毕竟现在老爷子贵为锦衣卫百户。油水丰厚,便是多养几个也不在话下,这种不要钱的货色,他还真不敢要。

    只是既然都已经谈了。那么索性来见一见。他招呼徐福去把人叫到厅里去,自己则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慢悠悠地踱步到厅里等候,过不多时。果然有个少年书生进来,这人还真是个少年。比徐谦大不了多少,身上的衣料竟也不寒酸,虽非丝绸儒裙,却也是上等的布料。

    少年虽然年轻,举止倒是得体,朝徐谦拱拱手,笑吟吟地道:“学生姓何,敢问东翁如何称呼。”

    徐谦苦笑,东翁……这个名字还真是怪异,他连忙道:“何朋友请坐,听你口音,似乎不是京师人士?”

    少年书生坐下,笑吟吟地道:“学生是江西吉安人。”

    听到吉安二字,徐谦不由肃然起敬,吉安出才子啊,在这大明朝,吉安的考霸层出不穷,大明历经近三百年,恩科加上常例的会试、殿试也不超过一百次,只是这江西吉安府就为大明朝提供了十二个进士,占整个大明朝进士的一成有余,据说还有两次抡才大典上,吉安人居然一举包揽了前三名,即状元、榜眼、探花俱都出自吉安府。

    这种考霸之乡实在招惹不得,要知道整个浙江,到现今为止也只是出了两三个状元,就这已经很了不得了,可是和吉安比起来,浙江考霸们多半要泪流满面,甘拜下风。

    不说状元,至于进士那就更是多如繁星了,至少徐谦知道的是,眼下在这京师,五品以上的吉安人就超过了二三十个,身居要职者更是不少。若是只算祖籍,便是当今内阁首辅杨廷和和其子大明三大才子之首的杨慎,其实也算是吉安人,只是后来举家搬去了四川而已。只是这同乡之谊毕竟都还在,因此这几年,吉安人在朝中颇为吃香。

    徐谦连忙肃然道:“久闻贵乡大名,何朋友既然出自那里,想来学问是有的了。”

    少年书生微微一笑,道:“学生今年恩科,恰好中了本省禀膳生员。”

    吉安府的禀膳生,含金量可谓极好,比徐谦这浙江的禀膳生更加了不得,徐谦不由愕然,便忍不住问:“那为何何朋友不参加江西的乡试,却是跑来京师?”

    少年书生傲然道:“考个秀才就已足够了,功名于学生而言,不过是过眼浮云而已。”

    徐谦愣了一下,这不是他的口头禅吗?这厮莫非是盗版?

    接着便听少年书生又道:“读书人最重要的是求学,学海无涯,吾当上下求索,岂可虚度光阴,整日想着功名的事?”随即他冷笑道:“若读书只以功名而论,那么这书读来又有什么意思?世上贪慕富贵虚名之人何其多也,并不少学生一个。”

    一番话……差点没让正在喝茶的徐谦将口里的茶水喷出来。

    这孙子不是当着和尚骂秃子吗?你要高尚,别人就非得贪慕富贵虚名是不是?徐举人才刚中举呢。

    徐谦好不容易镇定心神,心里不免想,原来是个理想主义的书呆子,便问他:“既如此,何朋友不好好去求学,却又为何教书?”

    姓何的书生方才大义凛然,说到这里却有些扭捏了,支支吾吾地道:“实不相瞒,学生是从家里逃出来的,身在京师,囊中羞涩,又不能向家中索要银钱,是以决心谋个清静的差事,只要有安榻之地,有果腹之食即好。”

    徐谦顿时明白了,这个满脑子奇思妙想的读书人当然不能为世俗所容,便是他的爹娘多半也受不了这么个家伙,这家伙便流窜到京师没饭吃了。难怪看他衣料光鲜,并不像是贫困人家,却是跑来饥不择食,连教书先生都做。

    此人能在江西中禀膳生员,这样的水平放在别的地方,中个举人可谓是轻而易举,就算是会试,也未尝没有登科的机会。以他的本领,想来教徐晨读书也是绰绰有余。

    如此算来,自己还真是捡了大便宜,随即便微微一笑道:“既如此,那么吾家堂弟便有劳何朋友了,何朋友什么时候可以搬来?从今日开始,便开始授业如何?”

    见徐谦爽快,这位‘何朋友’更加爽快,舔了舔嘴,似乎是饥肠辘辘的样子,连忙道:“学生眼下暂住悦来客栈,只是还有几天的房钱还没有结算,若是要搬,府上若是能打发几个人来帮忙那便好极了,至于房钱……”

    这个时候,少年书生的脸色顿时暗淡下来了,方才还大义凛然,现在却被几个铜板弄得灰头土脸。

    徐谦微微一笑,道:“这都是小事,我让我家堂兄替你办了吧。”

    说到就做到,‘何朋友’显然也是迫不及待,也不客气什么,连忙领着在徐家闲着无事的徐福、徐禄和徐杉三人去搬了行礼来,他的行礼倒是不少,足足几个箱子,其中有一箱子都是书,徐谦招呼他的时候正好瞥见,心里不由暗暗在想,此人偷偷出门,便能带上一箱子的书,这人必定是出自书香门第大富之家,否则便是殷实人家也未必能有如此多的藏书。

    他跑路出来,应该还是带了几个仆从的,否则这么多的行李,谁来替他搬运?难不成是这些人兴匆匆地跟着‘少爷’来京师玩,结果这位少爷脑子发昏,既不肯回去又囊中羞涩,于是大家索性跑路了?

    对于这个人的背景,徐谦便留上了心,到了夜里吃饭的时候,徐昌恰好又不知被谁请去了吃酒,徐谦陪着这位何朋友吃饭,这家伙狼吞虎咽,别看身材清瘦,饭量却是惊人,徐谦心里不免在想:“千万不要学这厮,人有了理想,是要饿肚子的。”

    他突然想起,自己居然还没问清人家姓名,只怪这家伙给自己的震撼实在太多,以至于连这最基本的事都忘了问了,而这厮估摸着从进门开始就打徐谦饭菜的主意,所以也没心思说,现在酒足饭饱,自然也该盘问一下,徐谦便道:“敢问先生名讳。”

    何朋友打了个嗝,长长吐了口浊气,随即道:“学生简明不足挂齿,名叫何心隐,别字柱乾。往后东翁唤学生柱乾即可。”

    何心隐……

    徐谦这一下子突然感觉自己又被坑了,他有种直接把这厮赶出家门的冲动,他不知自己怎么就倒了这么多的霉,怎么家里净是招来一群乱党份子和邪门歪道。

    这位何兄在二十年后很是出名,不但是人出名,而且事迹也很牛,这家伙在几年之后就会成为心学干将,提倡的学说更是骇人,更是提出什么“无父无君非弑父弑君”的观点,这厮还弹劾过严嵩,又跑去骂张居正,最后死于狱中。(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