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张:斗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士子风流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听到这些议论,谢诏只是莞尔一笑,仿佛自己和徐谦并无任何关系,他静静坐着,一声不吭。

    在他看来,徐谦毕竟是个小人物,就算是如今有了功名在身,声名鹊起,可是对谢家这样经营了上百年人脉和底蕴的家族来说,却还是差得太远。

    若是在杭州倒也罢了,可是现在在京师,却是完全不同了,杭州只是谢家的祖籍之地,可是京师却是谢家的老巢,到了这里,谢家是主场,徐谦想要和自己争宠,那也是不容易的事。

    谢诏如今安排妥当,自然是信心满满,过了片刻,一个太监急匆匆地过来,伫立在楼中,扯起嗓子:“昭圣慈寿皇太后、安娴皇太后驾到!”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不禁打起精神,纷纷站起来,谢诏心中大喜,他怕就怕徐谦及时赶来,若是赶在皇太后大驾之前赶到,父亲处心积虑的布置就白费了功夫,而现在两宫太后已经到了,还没有见到徐谦踪影,单单这怠慢之罪怕是少不了了。

    正在这时,有许多仪卫打头,紧接着便是女官进来,再之后是两宫的随侍太监,最后两宫太后在太监的搀扶下,凤冠吉服,带着说不尽的雍容华贵踏进楼中。

    士人们不敢直视,纷纷拜倒在地,一起道:“娘娘圣安。”

    两宫太后步入楼中的凤榻,一左一右坐下,随即帷幔放下,整个宝相阁被这帷幔一分为二,坐在左侧的,自是昭圣慈寿张太后,她显得年长一些,却也是保养姣好,肤色白皙。此时端庄垂坐,给人一种菩萨一般的郑重,使人心怀敬意,又不敢过份亲近。

    右侧的王太后较为娇媚。仪态上却是不及张太后,不过在这凤冠衬托之下,也自有一番威势。

    两位太后吟吟笑着对视,并不像外间传言一样在心怀什么芥蒂。随即听到张太后的声音道:“都起来罢,你们是天之骄子,亦是我朝未来的文曲栋梁,地上冰凉。身体发肤受之于尔等父母,切记爱惜。”

    众人仿佛听到妙曼仙音,一字一句都令他们浑身通泰。于是纷纷站起来。

    王太后莞尔一笑。道:“是了,张娘娘说的不错,你们不要拘谨,请你们入宫召问,既是皇帝的主意,也是哀家和张娘娘的心思,常言说。江山代有人才出,哀家和张娘娘素闻浙江乃是文风鼎盛之地,骚人墨客多如繁星,因此便想见识见识,怎么,人都来齐了吗?”

    与张太后比较起来,这位王太后虽然也有威仪,说话动听,可总是让人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不过谁敢在这个问题上计较?王太后刻意发问,其实并非有心,一时脱口而出而已,并不是想到人会来不齐,毕竟宫中召见,从不曾有过臣下怠慢的事,便是内阁大佬,宫中一道口谕也就召之即来了,天大的事也得暂且放下,更不论这些暂时只有功名的读书人了。

    楼中先是鸦雀无声,显然大家有些紧张,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谢诏见状,趁机道:“禀娘娘,浙江解元徐谦至今未到,却不知是被何事耽搁了。”

    这一句话道出来,张太后和王太后瞬时愕然。

    这倒是由不得他们不愕然,因为这种事前所未有,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连这种场合都敢姗姗来迟。

    张太后秀眉蹙起,闪露出了几分不悦。不过她的性子素来端庄,虽是不悦,却也只是一刹那的功夫。

    只是王太后却不同了,王太后最是敏感,毕竟他从王太后晋为皇太后,和嘉靖一样,都是多疑的性子,认为别人瞧不起她,又或者并没有把她这个太后放在眼里。这就如某个暴发户,总是冲动易怒一样,这并非是说他们本心就坏,天生就缺乏涵养,而在于他们缺少认同,人的地位急剧提升,则不免心虚,非得体现一下自己的优越不可。

    王太后冷冷地道:“好大的架子,莫非连哀家都请不动他吗?浙江虽有栋梁,可是这狂生却也不少哪。”

    士人们见王太后有凤颜大怒的迹象,都吓得有些不知所措,唯有谢诏心中暗喜,连忙假惺惺地道:“或许他真有什么事耽搁了,娘娘若是不信,待会等他到时,问一问即可。”

    他故意这样说,其实却是摸透了王太后的脾气,要知道王太后这样的人,本来就因为徐谦不尊重她而生气,此时谢诏一副为徐谦辩护的姿态,自然让王太后生出了厌恶和逆反的心理,王太后没有多想便道:“有什么好问的?天大的事和哀家也无干系!”

    三言两句之间,谢诏已经占尽了上风,他故意激着王太后撂下这句话,便是希望待会徐谦来时,便是想要解释也不成了,而且也已经引起了两宫太后足够的反感,到时姓徐的莫说给他下绊子,现在两宫太后对他深痛恶绝,自身都已难保了,会不会被驱逐出去都是两说。

    张太后这时不由莞尔笑道:“好啦,好啦,既然有人姗姗迟来,那么也就不等他了,此次邀你们来,便是来见见面,随意说些家里长短,你们切莫耻笑我们,哀家和王娘娘虽然贵为太后,可终究是妇人,头发长见识短,比不得你们。”

    张太后一番打圆场的话却是让王太后醒悟过来,堂堂太后,确实不该在这种事上纠缠太多,她便抿嘴轻笑道:“是啊,哀家就喜欢听你们这些年轻人说一说新奇的趣闻,是了,哪一个是谢诏?请出来见一见吧,哀家久闻谢公子端庄得体,是有名的才子,今日既有这机缘,自然要见一见才好。”

    人家召这么多人入宫,本来就只是想见谢诏的,谢诏十年前虽然曾入过宫,不过那时候他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因此张太后也不太记得,至于王太后从前远在安陆,那就更不必说了。

    听到王太后问话,谢诏连忙站起来,长身作揖道:“学生谢诏,见过娘娘。”

    张太后和王太后的目光都不禁朝谢诏看过去。

    她们原本满怀期待,毕竟外间都曾说这位谢公子风流潇洒,才华出众,因此进了这楼之后,目光便在那些相貌不错的士子身上打量,心里暗暗猜测,谢诏到底是哪个俊杰。

    只是现在真正的谢诏站了出来,却是令两宫太后都不禁大失所望。

    这家伙不但相貌平平,而且还是个秃子。

    须知在这个时代,男人都是束发,因此若是秃顶严重之人便显得格外的醒目,倒不像后世短发那样能寻到办法尽量遮掩。

    且不论其他,单单这秃顶,只怕就足以让张太后和王太后心里觉得不满了。

    她们此时心里想些什么,别人未必知晓,可是谢诏却是看出了端倪,他自然知道自己的缺陷,不过他倒是不怕,毕竟外间早已流传出消息,自己便是预备的驸马,而且朝廷百官对自己的出身和品性都颇为认可,自己虽有缺陷,只要表现不俗,想来还不至于让两宫太后食言而肥。

    眼下能不能打动太后,就此一举了,想到公主下嫁关系着家族荣辱,谢诏不敢怠慢,连忙道:“学生此次进宫,特意为两位太后备下了礼物,请两位太后笑纳。”

    “哦?”张太后虽然失望,此时见谢诏彬彬有礼,对谢诏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她并没有想到召这些士人入宫还会有礼物送来,于是笑道:“宫中还未赏赐,你们却来送礼了,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宫里勒索你们的财货呢,不过礼多人不怪,你既有心,那么拿来看看吧。”

    前头半截自然只是玩笑话,后头半句语气温和了许多,显然是觉得谢诏有心,颇为欣赏。

    便是对谢诏外形很是厌恶的张太后此时也不由有些改观了,只是她没有吭声。

    正在这时,外有却有太监道:“浙江解元徐谦求见。”

    听到徐谦来了,这些甘做绿叶的士人们不由又打起了精神,文人相轻嘛,姓徐的小子实在太胆大,因此不少人免不了怀着看热闹的心思。

    谢诏的嘴角不由掠过一丝冷笑,此时他巴不得徐谦这时候出现,倒是想看看,徐谦能如何金蝉脱壳。

    宝相楼里的美好气氛也就自此打破,张太后微微蹙眉,显得有些怫然不悦,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你倒是来了,便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气,这姓徐的,未免也太不懂规矩了。

    张太后这样想,王太后就更不必说了,她的心眼可未必比张太后好,反而对于别人的怠慢最是耿耿于怀,她的脸色霎时冷了下来,慢吞吞地道:“叫进来吧。”

    过不了多久,徐谦便进了楼来。

    虽然这家伙做出的事有点讨厌,不过等他进来,和谢诏一比,却实在是醒目得多,毕竟一个相貌丑恶,一个相貌俊秀,卖相这东西对男人来说不重要,对女人却是重要得紧,至少这家伙在这个时候给张太后和王太后的印象顿时好了一些。(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